扎希挪用基金案


【扎希挪用基金案】 扎希促速發DTSB授權信 證人:沒說為應付護照短缺

: 2020-02-14 18:02:44

(吉隆坡14日訊)涉及前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被挪用健康思維基金會的案件續審,前內政部採辦組秘書拿督阿都阿茲說,時任內政部長的阿末扎希曾吩咐他加速向德達飛訊(DTSB)發出授權信,但相關信函和註解皆沒提及該加速是為應付國內護照短缺問題。

本案週五進入第16天審訊,阿都阿茲是本案第33名證人。

他在主控官阿末沙茲裡副檢察司的引導下,念出阿末扎希在2015年10月15日,在一封德達飛訊志期2015年10月13日的信函上寫下的註解,即“所有概念驗證(POC)都已完成,希望授權信可盡快發出,正如內政部所同意的。”

他早前供證時提到,他是在2015年10月22日收到該信函和註解;他可確認該註解的字跡和簽名屬於阿末扎希,因為他曾通過類似註解,接獲來自阿末扎希的指示。

註解字跡簽名屬阿末扎希

他曾在2015年10月19日與德達飛訊召開會議,會議中,德達飛訊同意降低供應合約價格,即從原本3億2500萬令吉,降低625萬令吉(1.92%)至3億1875萬令吉。幾天后,即同年10月22日便收到上述指示,要求他加速向德達飛訊發出授權信。

他說,內政部最終是在2015年12月15日向德達飛訊發出授權信,該授權信是由時任內政部秘書長簽署。授權信提到,德達飛訊將供應護照晶片長達5年,總價值為3億1875萬令吉,從2016年12月1日生效,直到2021年11月30日。

他解釋,該授權信之所以會提早發出,是因為時任內政部長在上述註解中如是要求。

控方阿末沙茲裡在交叉盤問時詢問阿都阿茲,有關信函和註解是否有提及國內護照短缺的問題時,阿都阿茲回應沒有。

辯方律師哈米迪主張,在2015年曾發生護照短缺問題,阿都阿茲認同。

辯方進一步主張,授權信須被加速發出,是因為3個原因,即因概念驗證已成功完成、護照對馬來西亞人民和政府來說是重要文件,及因為當時原有合約的護照晶片供應量已達最大極限,並出現了護照短缺的問題;阿都阿茲則回應,他並不完全認同上述主張。

【扎希挪用基金案】 證人:42張簽名疑同個人同個蓋章 7支票簽名與扎希不同

: 2020-02-13 18:02:52

(吉隆坡13日訊)馬來西亞化驗局鑑證組文件調查員西蒂努穆斯麗哈告訴法庭,49張健康思維基金會發出的支票中,有1張支票的簽名與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簽名樣本有顯著不同,以及6張支票的簽名稍微不同,因而無法查明。

她於今日在阿末扎希被控挪用健康思維基金會案供證時說,另外10張支票的簽名符合樣本簽名,很大可能是來自同一個人;而32張蓋章簽名的支票,也很有可能是來自同一個蓋章來源。

西蒂也是本案第31證人,她說,49張支票來自艾芬銀行,屬於健康思維基金會戶口出納的支票,這些支票及文件是反貪污委員會高級官員凱魯丁基勞於去年1月24日交給她,以針對文件的字跡、簽名、文件是否改動及紙張印刷鑑定等,進行核對鑑定。

她說,對比的樣本有20份是阿末扎希簽署的政府部門文件、合約、准證批文、建議書及回复給公司的信函。

她表示,她已把完成的化驗報告交給該名反貪會官員。

主控官李敬發也把化驗報告提呈為呈堂證據。

與此同時,辯方律師鄭寶德也要求西蒂確認,該報告與辯方日前交叉盤問時引用的報告是一致的。

西蒂說,與樣本簽名不同的支票,是一張號碼為“526570”及志期2015年11月19日的支票,根據判斷,很大可能不是來自樣本簽署者所籤的簽名。

蓋章簽名有相同特徵

在這之前,前艾芬銀行分行主管供證時說,“526570”支票是發出給馬來西亞皇家警察足球協會,數額為130萬令吉。

針對6張支票無法查明的原因,西蒂說,雖然相關簽名與樣本有一些相似之處,但基於簽名中出現不清晰及特徵有限的原因,她認為有可能是來自樣本主人,只是無法查明。

根據她的鑑定,其中10張支票簽名符合樣本簽名,極大可能是來自樣本主人。

至於32張支票是蓋章簽名,她發現這些蓋章簽名有相同的特徵,惟與其他的手寫簽名支票的簽名圖像特徵不同。

她說,她對49張支票的鑑定過程都有使用專業儀器輔助,即擁有立體顯微鏡儀器的視像光譜校對設備(VSC6000)。

【扎希挪用基金案】第14名證人:存預簽可能 3支票筆蹟墨水不同

: 2019-12-09 16:12:39

(吉隆坡9日訊)保險經紀阿末伊茲漢說,在2015期間,他從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的時任私人助理瑪茲麗娜手中,接到獲3張來自Akal Budi基金會的支票來繳付20輛轎車及摩多車險及路稅,支票總額是10萬7509令吉55仙。

現年40歲的阿末伊茲漢是本案第14名證人。他較後接受辯方律師哈密迪的交叉盤問時聲稱,相關支票上的筆蹟墨水不同,即支票上的項目內容與簽署人的簽名,所使用的墨水不同,存在預簽的可能性。

他表示,從瑪茲麗娜接收Akal Budi基金會的支票,有關支票日期分別是2015年1月22日、2015年4月15日及2015年9月22日。

伊茲漢也是早前本案13證人方素琳(安聯保險分行經理)提及的保險經紀,在扎希為20輛轎車及摩多購買車險時,扮演中介角色,並從中獲取10%佣金。

扮演中介角色

他在主控官李敬發副檢察司引導下念出書面證詞時提到,他除了替扎希及其家人管理車險有關索賠事務,也包括更新車險及向陸路交通局繳付路稅。

“每當要求更新車險時,我事前計算好所有數額,並告知瑪茲麗娜,後者獲扎希的同意後,我就前往布城內政部辦公室領取相關支票。”

伊茲漢指出,他接獲支票後,會分批透過持有的Maya顧問服務公司繳付款項給安聯保險公司,另外提出現金繳付路稅給陸路交通局。

他表示,他是在2014年8月在門戶開放活動上,透過友人介紹才認識扎希的。

哈密迪在交叉盤問的環節詢問伊茲漢,根據3張原版支票,支票上的項目內容,包括數額、日期及收款人的筆蹟是否使用不同墨水時,後者同意有關的說法。

伊茲漢隨後受李敬發副檢察司盤問時,解釋相關支票預簽的可能性,並指助理瑪茲麗娜或因時間緊迫,加上車險即將到期,為方便處理保險費而做出預簽的可能性。

本案另一名主控官拿督拉惹多蘭因身體不適,因此今天的審訊只有一名證人供證,承審法官科林勞倫斯擇定,明早9時續審。

也是巫統主席的阿末扎希,共面對47項控狀,包括12項在刑事法典409條文下被控的失信、8項2009年反貪污法令第16(a)(B)條文下的貪污指控及27項2001年反洗黑錢和反恐融資法令4(1)(a)下的洗黑錢指控。

【扎希挪用基金案】證人:車牌多為38號 扎希夫婦擁20車摩多

: 2019-12-03 21:12:26

(吉隆坡3日訊)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紮希和妻子拿汀斯里哈米達以及一名前特別事務官,一共擁有20輛汽車及摩多,且當中不乏豪華轎車包括寶馬320i (A)、奧迪Q7和馬賽地CLS 350,同時大部分的車牌號碼是38。

48歲的陸路交通局助理總監紮哈魯丁告訴高庭,他們所擁有的汽車還包括豐田Vellfire、淩志LX 460、豐田陸地巡洋艦、本田奧德賽以及克萊斯勒吉普牧馬人。

1年路稅3萬5726令吉80仙

紮希夫婦所擁有的摩多是2輛哈雷戴維森車型、2輛杜卡迪、2輛寶馬、1輛川崎及1輛本田C100。

阿末紮希被控挪用AkalBudi基金案,今日進入第六天審訊。根據控方早前開案陳詞,阿末紮希涉嫌挪用AkalBudi基金會的資金來支付個人信用卡賬單、購買汽車保險及私人轎車路稅。

紮哈魯丁是控方第12名證人;他說,阿末紮希夫婦為所擁有的轎車及摩多,一年支付3萬5726令吉80仙路稅。

他在主控官李敬發副檢察司的引導下,讀出書面證詞時說:“我參照SAB 38 M汽車(淩志)的信息文件,我證實這輛車的路稅是5900令吉80仙。

“我參照SAB 38 A汽車(豐田陸地巡洋艦)的信息文件,我證實這輛車的路稅是4366令吉80仙。”

證人逐一讀出這些車的詳細信息與保險,其中19輛轎車及摩多是註冊在阿末紮希夫婦名下,其中一輛汽車則是註冊在阿末紮希時任特別事務官拿督祖哈利名下。

證人在受詢問時,也證實這些車都是私人所有。

由於也是峇眼拿督區國會議員阿末紮希要前往國會,針對《獨立警察投訴及行為不檢委員會(IPCMC)法案》投票表決,承審法官今日提早休庭,並擇定明日下午2時30分續審。

巫統主席阿末紮希共面對47項控狀,包括12項在《刑事法典》409條文下被控的失信、8項《2009年反貪污法令》16(a)(B)條文下的貪污指控及27項《2001年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法令》4(1)(a)下的洗黑錢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