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

疑不堪債務壓力 手握兒子聯繫號碼 律師跳樓亡

: 08/19/2018 - 18:36

(吉隆坡19日訊)一名45歲的華裔律師,疑不堪面對債務的壓力,昨日向孩子提及尋死的念頭後,今早寫好遺書從高級公寓9樓住所一躍而下,了結生命。

此宗跳樓案是在今早10時許,發生於都達馬斯路(Jalan Dutamas)某高級公寓。

冼都警區主任慕努沙米助理總監披露,警方接獲投報後趕往,發現死者衣著整齊,但頭破血流,手中還握著孩子手機號碼的字條,要求幫忙通知兒子及女兒。

他說,住在死者寓所隔壁單位的兒子並不知死者何時出門。

據死者兒子聲稱,父親面對業務上的債務,曾透露有意尋死的念頭。

警方也在死者的家中發現一張他所寫的遺書。

警方已將此案列為猝死案處理。

疑不堪負債壓力 律師留遺書墜樓亡

: 08/19/2018 - 17:46

(吉隆坡19日訊)一名中年華裔律師疑不堪負債壓力,昨日向孩子透露尋死念頭後,寫好遺書後今早在隆市某高級公寓單位3樓一躍而下,當場頭破身亡。

這起跳樓案于今早10時18分,發生在都達馬斯路(Jalan Dutamas)的某高級公寓。

冼都警區主任慕努沙米助理總監指出,警方接獲公眾投報後趕往案發現場,發現死者(45歲)頭破血流,並且手握遺書及留下孩子手機號碼,要求幫忙通知兒子及女兒。

“警方接報後上門向死者孩子錄供,死者的孩子住在死者屋子旁邊的單位,因此他不清楚死者有出門。”

他指出,警方有在死者的住家內發現一張遺書,死者生前是一名律師,有面對債務問題。

他說,警方將此案列為猝死案處理。

人生沒有過不了的坎,請給自己多一次機會。若有解不開的心結,請聯絡心靈扶助協會(Befrienders)03-7956 8144或 03-7956 8145(24小時熱線)http://www.befrienders.org.my

不滿販毒客戶判死刑 律師比開鎗手勢被扣

: 06/03/2018 - 17:04

(檳城3日訊)律師不滿其涉嫌販毒的客戶被判死刑,而在高庭外做出“開鎗”的手勢,還說:“他出來射他”的話,結果因涉嫌恐嚇副檢察司而遭警方扣留助查。

據了解,此案件發生在上個月31日中午約12點50分,當時法庭正在審訊一宗毒品案,結果被告被判絞刑。

其辯護律師在被告被庭警還押回扣留所時,當著庭警面用國語對被告說:“Keluar nanti tembak dia”,還對著副檢察司,擺出“開鎗”手勢。

該名副檢察司由於擔心安全受威脅而報警。警方過後扣查該名律師。據了解,警方將以刑事法典506條文對此案展開調查。

檳州總警長拿督達威甘受詢時證實,當天該名律師因恐嚇副檢察司而被扣捕,目前該名律師已被保釋外出,警方會針對此案調查。唯達威甘不願透露案情或詳細經過。

律師醫生工程師上陣 檳誠信黨征1國3州

: 04/14/2018 - 17:48

(北海14日訊)國家誠信黨以專業人士迎戰檳州1國3州,4名候選人有2名律師、一名專科醫生及一名工程師。

該黨攻打的國會議席是甲拋峇底,州議席則是雙溪賴、峇東巴西及峇六拜。

該黨檳州主席拿督姆加希昨晚在威北雙溪賴舉辦的政治講座會上,宣布候選人名單及介紹他們的背景。

他說,來自吉蘭丹的再迪醫生是希望聯盟甲拋峇底區部主席,上陣甲拋峇底國會議席。

“再迪畢業自理科大學,曾於峇眼專科醫院、大山腳專科醫院、檳城醫院及哥打峇魯醫院任職,目前為兒童專科醫生。”

他說,峇東巴西州席候選人法益斯律師,則是青年團全國署理團長。

“峇六拜州席候選人阿茲魯是檳州青年團副團長,也是工程師,至於雙溪賴州席,則由任職律師的尤斯里上陣。”

希盟共用標誌團結一致

該黨全國主席莫哈末沙布在壓軸演講時說,雖然土著團結黨被社團註冊局下令“暫時解散”,但是希盟成員黨最高領袖在開會後都議決,將在同一標誌下競選,以顯示該聯盟團結一致,對抗對手的決心。

當晚主講嘉賓有原任雙溪浮油州議員彭文寶、土著團結黨檳州署理主席拿督斯里沙里夫奧馬、土團黨檳州主席馬祖基及人民公正黨檳州主席拿督曼梳。

【木蔻山言論誹謗案】曾助處理檳政府法律事務 鄧章耀代表律師退出案件

: 03/21/2018 - 17:31

(檳城21日訊)檳州首長林冠英起訴民政黨檳州主席鄧章耀發表木蔻山課題言論誹謗案今日開審,但因林冠英以鄧章耀的代表律師拿督克魯峇卡蘭有處理州政府法律事務為由,身份上有利益衝突,要求徹銷後者的辯護資格,經雙方代表律師商討後,拿督克魯峇卡蘭接受對方要求。高庭法官拿督羅絲拉育將案展至4月13日過堂。

這項決定是在內庭里作出,所以案件臨開審就展期,以讓鄧章耀重新委任代表律師。

身份上有利益衝突

隨後林冠英的代表律師拿督慕勒里受詢時說,鄧章耀的代表律師拿督克魯峇卡蘭有處理州政府法律事務,身份上有利益衝突,商討後要求對方退出此案。

鄧章耀過後在庭外受訪時說,林冠英在去年4月已知道其代表律師是拿督克魯峇卡蘭,但多月來都沒有提出反對,他不解為何卻在開審前要求撤換律師。

林冠英是於2016年11月25日發出律師信給鄧章耀,要後者就11月16日在《星報》及“星報在線”發表有關木蔻山課題的言論,證明其真實性、收回言論及道歉。

鄧章耀於2016年11月15日召開記者會,而有關內容被刊登在《星報》及“星報在線”。

今日,鄧章耀及林冠英都有出庭,鄧章耀於早上8時45分先抵達等待開審,而隨同的支持者包括馬華檳州聯委會主席拿督陳德欽、巫統檳州秘書拿督慕沙、民政黨檳州副主席胡棟強及前進黨檳州主席拿督黃家業等。

林冠英則在上午9時40分抵達,抵達前其支持者已在庭外等待,包括檳州首長政治秘書黃漢偉、多位行政議員、市議員及行動黨基層領袖等。

林、鄧兩人在庭上並沒碰面,林冠英抵達後只逗留約10分鐘,在上午9時52分法官將案件展期後就離開了。

隨著高庭將此案展延,刊登鄧章耀發表木蔻山課題記者會的《光明日報》及《星洲日報》而被林冠英起訴的案件,也一同展延至4月13日過堂。

去年已知委任克魯峇卡蘭

鄧章耀質疑臨時換律師

鄧章耀指出,首長自去年4月已經得知他委任拿督克魯峇卡蘭,以處理這宗案件,但對方卻在最後一分鐘向法庭申請撤換辯方律師。

他在步出法庭後召開記者會時說,此案原定於本月20日及21日審訊,但林冠英事後向法庭申請展延20日的審訊並獲得法庭批准才展延至今日。

“對方在最後關頭卻向法庭申請撤換辯方代表律師即克魯峇卡蘭,理由是克魯峇卡蘭曾協助檳州政府處理法律事務,惟與此案無關。”

“我在去年4月委任克魯峇卡蘭為此案代表律師,克魯峇卡蘭曾告訴我,他曾經協助檳州政府處理法律事務,但我相信他的專業並且毫無異議。克魯峇卡蘭也告訴我,他曾告知檳州政府他將代表我處理此案,當時對方也沒有意見。”

他對於林冠英在最後一分鐘才向法庭申請撤換辯方律師的舉動感到困惑。

他說,雖然他不介意克魯峇卡蘭曾代表檳州政府,但既然高庭批准對方要求撤換辯方律師的申請,他會尊重高庭決定,重新委任辯護律師。

借戶頭 當心被洗錢 律師警告勿成共犯

: 01/15/2018 - 17:09

(檳城15日訊)不法集團洗黑錢的方式五花八門,近來相中民眾想輕鬆賺快錢的心態,而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要求借用銀行戶頭,有意賺快錢者首要繳交至少200令吉的會員費,操作方式讓人高度懷疑是藉此洗黑錢。 

國內許多有使用臉書的網友,近來都會讀到此貼文:“如果你有以下銀行戶頭,如Maybank/Public Bank/CIMB/Am Bank/Hong Leong Bank.這裡有個兼職工作(不會影響正職工作/上學),收入:每天100令吉至300令吉,地點:在家,時間:10/30分鐘,有興趣請留言。”有關貼文沒寫明實質工作內容,卻以要求借出數家銀行戶頭作為兼職條件,不免令人起疑。

為了解這份“兼職”的實際操作情況,光明日報記者佯裝為徵求者主動聯絡對方。一名自稱網絡兼職管理員的人士向記者解釋,這份兼職的工作內容,主要是幫助網上購物平台累積業績。賣家會先將一筆金額轉賬至記者的銀行戶頭,後者再用這筆錢來購買賣家在網上平台的貨品,這種行為也稱為“刷單”。

稱團隊有70萬人

這名不願公開身份的受訪者補充,通過這種做法,有關賣家就能累積聲譽,評價也會提高,那麼未來就有更多的消費者對他們產生信心,並向他們購買商品。

“每次刷單後,兼職者就能得到佣金,每單約18令吉。”

她自稱本身的團隊目前有70多萬人,並有意招收更多兼職者和賣家,擴大團隊陣容。

她也說,如果要加入團隊,就必須繳交會員費,費用從200令吉至390令吉之間。

她解釋,每單生意都是管理員們找來的,而管理員也必須向新加入的兼職者提供培訓。若免費讓人加入,會擔心兼職者不珍惜和亂評價,因此繳交會員費是作為保證金,並起到約束的作用。

“會員費分為200令吉、260令吉及390令吉。如果你選擇了200令吉,未來你想要升級以獲得更多優惠,就必須另繳交390令吉。”

她說,會員繳交費用後,會有一名老師帶領入行。不同價位的會員費,會提供不同的培訓,而享有的優惠也不同。在培訓後,管理員便會向兼職者索取銀行戶頭,將錢匯入後,才開始“刷單”。

劉麗清:勿為賺外快上當

針對臉書公開要求借出銀行戶頭,法律與實事(The Law & The True)版主劉麗清律師在臉書上揭發這起事件,並警告民眾勿隨意借出銀行戶頭,否則將觸犯法律。

“洗錢,就是通過你的銀行戶頭,接受來路不明的巨款。對方隨後再提取,並放入下一個銀行戶頭。轉來轉去,警方便無法得知這些錢的動向。”

“而這些錢,相信最終又會被不法集團拿去放貸,而那些一開始借出銀行戶頭的人,就成了共犯。”

劉麗清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指出,賣家將錢匯入兼職者的銀行戶頭,再由後者去購買賣家本身的商品,這種行為正是讓兼職者直接幫賣家洗錢。

“網絡無孔不入,年輕人容易上當,無意間變成洗錢的中間人,卻自以為在賺外快。”

她指出,根據刑事法典424條文(不誠實或欺詐地移去或隱瞞財產),罪成者將面對罰款。推事庭可判戶頭擁有者坐牢最高5年,或罰款1萬令吉。

許文思勸民眾勿鋌而走險

執業律師許文思指出,民眾將銀行戶頭借給第三者匯錢或領錢,都有可能會觸犯2001年(613法令)反洗黑錢和反恐融資法令。

許文思指出,反洗黑錢和反恐融資法令下被控者,罪成可判不超過15年監禁,也可被罰款非法經營額的5倍,或是當時進行非法營業額,或500萬令吉,視何者為高。他說,很多人不明白借出銀行戶頭的嚴重性,而不法集團正是看中了這一點,佯裝網絡兼職平台,騙民眾的銀行戶頭來洗錢。

許文思指出,現在有很多年輕人,每天只想要賺快錢,這一類人最容易變成不法集團的受害者。他也奉勸民眾,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賺錢應腳踏實地,不要為貪圖輕鬆鋌而走險。

范盈:網絡交易須謹慎

馬來西亞微商聯盟主席范盈博士指出,網絡上交易必須謹慎,不要相信沒有真實姓名及照片的人。

她指出,微商,就是使用手機端的社交媒體,通過交流與分享來建立個人及商品的口碑及信任關係,並從中產生交易。范盈也補充,當進行交易時,民眾應事先查明戶頭姓名是否與賣家名字一致,避免上當。

男教師控傷9歲男生案 3次過堂未呈傷勢報告 辯護律師要求撤控

: 01/09/2018 - 17:17

(威南9日訊)1名男教師被控致傷9歲男生,其辯護律師指控方3次過堂未能提呈傷勢醫藥報告書而將其當事人提控,根本是太草率,他將要求法庭撤銷有關控狀。

教師被控打傷學生案,今早在雙溪爪夷推事庭開審,因控方未能提呈傷勢醫藥報告書,推事諭令案展2月19日再審,而控方必須提呈有關報告書。因此案涉及儿童,女推事希絲旺在聆審時宣布清堂。

被控男教師諾依查禮(52歲),在高淵詩里圣淘沙學校執教英語,他被控于去年8月2日,在課室內打傷1名9歲3年級男生。他于去年12月11日被控上庭,控方援引刑事法令323條文(蓄意致傷)提控,罪名成立將面對1年監禁或最高2000令吉罰款,或兩者兼施。被告否認罪狀要求審訊,獲准以4000令吉保外候審。

被告辯護律師莫哈末法里在庭外向媒体表示,控方已3次在庭上未能提呈傷勢醫藥報告書,因此,他在庭上告知推事有關控方之指控太草率,因為缺少了致傷之證据。

“我在庭上辯論,指控狀太草率,並應等到有傷勢醫藥報告書才來審訊。而我有要求撤銷此控狀,但推事諭令給控方最后期限至2月19日再聆審。”他表示,如控方屆時未能提呈傷勢醫藥報告書,被告可能有機會獲得不等于無罪的釋放。

辯護律師愛上性侵殺人犯 獄中和他結婚

: 06/29/2017 - 11:21

(紐西蘭29日訊)紐西蘭一名律師幫一名性侵殺人犯辯護,沒想到卻愛上他,認為他是無辜的,最後還高調在監獄裡結婚,伴郎是新郎的獄友,也是一名殺人兇手。

這名性侵殺人犯里德(Liam Reid),2007年在涉嫌性侵殺害一位聽障女子阿格紐(Emma Agnew),並搶劫、企圖殺害一位21歲學生,被判監禁23年。

他的辯護律師莫瑞(Davina Murray)始終相信里德是清白的,他還表示:“我恨我愛上他,但是我害怕失去他”、“在上訴期間我親吻了他,我從沒用這種方式親吻過一位男人。”、“他讓我笑,他讓我想念,他讓我哭泣,讓我感覺美麗,讓我唱歌。”還在上訴期間,偷偷帶iPhone、香菸與打火機等違禁品給里德,最後被吊銷律師執照。

而這段不被祝福的戀情,沒有阻撓她追愛的決心,她還寫信給一位朋友說“將有兩名證人走進監獄,作為我婚禮上的證人”。

不過新郎在一次庭訊中否認相戀,只說:“她是唯一相信我是無辜的人,她是唯一站在我身邊的人,她是我的律師但我認為她是一個朋友。”

買地訂金遭跳票又失聯 青年投訴律師失信

: 05/27/2017 - 11:46

(馬六甲26日訊)34歲汽車零件銷售員聲稱,由於土地買賣無法達成協議,律師過後以支票兩次退回5萬令吉訂金及律師費,但兩次都跳票,律師最後失聯。他懷疑律師失信,向公正黨地方政府事務局主任林祥和求助。

吳永興(34歲)為一名汽車零件銷售員,住在晉巷。

他今日在記者會說,他的父親於去年4月看中馬接一片約4依格的土地,之後將5萬令吉交給律師作為律師費及訂金,不料後來土地買賣不成,父親則在同年7月1日去世。

他說,土地買賣不成後,律師於6月9日以支票退回5萬令吉,但卻是一張跳票。該律師於6月24日重開支票退款,但同樣是跳票。

他指出,他已多次聯絡該律師,但皆聯絡不上,律師樓職員也一再推搪說律師不在,就算他留下手機及訊息,對方也不回應。

他懷疑律師失信,因此去報警,但警方說此為民事案而不受理。

他也向律師公會咨詢,該會指此案涉欺騙成份,但該會同樣不接此案,於是他向公正黨求助。

林祥和指出,他在接到事主求助後,多次撥電律師樓,但卻面對同樣的遭遇,一直聯絡不上有關律師。

他也聯絡甲律師公會,該會建議他聘請律師,他過後也聯絡律師公會總部,總部要求他把相關的文件寄上,並會開檔調查有關涉及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