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師

假警致電指洗黑錢 廚師心慌被騙3萬

: 09/18/2018 - 10:15

(關丹17日訊)不法分子冒充警方人員致電一名44歲廚師,指對方涉及撞後逃、洗黑錢等案件,令對方感到心慌,最終騙走該名廚師3萬令吉積蓄。

彭亨州警察總部商業罪案調查組主任華茲爾指出,該名假警是於上週四致電受害者,自稱來自檳城四條路警局,指對方在金馬崙高原涉及一宗出租車撞後逃的案件。

接著,假警將電話轉駁至另外2名同樣冒充為警長級的人員,後者聲稱受害者的銀行戶頭涉及洗黑錢活動。

“假警恐嚇受害者,說警方和國家銀行正在調查他的案件,需要繳付一筆4萬5000令吉的保釋金才能解決。”

他指出,受害者不疑有詐,感到害怕而被迫依照對方指示匯款3萬令吉入對方提供的銀行戶頭。該戶頭持有人為一名男子的姓名。

“假警說另外1萬5000令吉餘款會在檳城高庭繳付,藉此博得對方信任。”

他續說,受害者事後向朋友透露事件,才發現自己掉入對方設計好的騙局中。警方接獲投報後,已援引刑事法典420條文開檔調查。

何順文走廚師這條路 討厭到喜歡 還是拿鍋鏟

: 02/18/2018 - 11:22

因為家裡從事餐飲業,小時候就得到店裡幫忙,剝蒜、切蔥、洗碗、擦杯等雜事都得幹,讓何順文漸漸對廚房的工作產生厭惡。尤其是有一年的農曆新年,必須留在店裡幫忙而無法與同學們去拜年,讓他更加討厭廚房工,自此立志長大後不當廚師,卻偏偏事與願違,反而讓他一步一步接近廚師這條路,彷彿冥冥之中有一股引力,越是抗拒它,反作用力越大。

在海外當了近20年廚師,如今40歲的何順文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坦言,真正當上廚師後,他才徹底對廚師行業改觀,從討厭到喜歡,甚至還鼓勵身邊親朋好友加入這一行。

小時候因很討厭廚房工,每逢學校假期,他寧願到農場撿雞蛋打工賺錢,也不願到店裡幫忙。雖然如此,自小在店裡的磨練,讓他練得一手好廚藝,12歲開始已懂得煮麵給顧客吃。只是當時年紀小,切菜技術還不到家,難免會切到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至今仍深深烙印在他的手背上。

當上廚師後徹底改觀

眾所周知,農曆新年期間,尤其是除夕與年初一,餐館到處都是人滿為患,所以大部分的餐飲業者都會抓緊這個機會開店營業,何順文的父母也不例外。

“我還記得,小六畢業之際的農曆新年,我跟同學們都約好了在巴士站集合,然後搭乘巴士到老師家拜年,結果我因來不及完成洗碗擦杯的工作,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同學興高采烈地去拜年。”

他說,那時候同學乘坐的巴士剛好路經餐館,有位同學還從車窗探頭出來跟他揮手說再見,當下眼淚奪眶而出。

雖然事隔已久,但當時的畫面,何順文至今仍歷歷在目。他說,落淚的那一刻,他就立志長大後不當廚師。

至於之後為何當了廚師,何順文說,這要拜一班好友所賜,語氣中帶點諷刺。

中學時期,何順文是個叛逆小孩,不愛唸書,跟一班同學約定初中三後就輟學,到新加坡打工賺錢。“大家說好了初中三年終考試一定不能考過關,結果只有我一人傻傻遵守這個約定,我只花了15分鐘就作答完畢,踏出考場。”

成績放榜時,順文發現只有他一人考試不及格,其他同學統統過關,被出賣的感覺讓他不好受。

他只好一人到新加坡找工作,一心以為電子廠工作可以掙很多錢,無奈應徵了3份電子廠工作,都因學歷不夠而不被錄用,讓他待業了兩三個月。

失業這段期間,看到身邊的朋友都還在唸書,何順文曾萌起返回校園讀書的念頭,於是主動返回母校查問詳情,但校方開出必須重讀一年的要求讓他打退堂鼓,最終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我當時是這麼想的,如果重讀一年,豈不是跟妹妹同級?我才不要!”

剛巧當時一名在新加坡餐館打工的朋友告訴他餐館要請人,在別無選擇下,他只好暫時接受這份工作。就這樣,他就進入廚師行業,一做就做了20多年。

他說,他很慶幸遇到很好的上司,上司非常器重他,20歲就當上了副廚師長,還接受新加坡媒體訪問,開始有些名氣。之後,陸續代表餐館去比賽,取得不俗的成績。

在新加坡當廚十多年後,何順文於2010年轉到泰國發展,但還是做回老本行。他形容,2010年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年,因為那年他推了幾份高薪的工作,前往泰國工作。

“短短兩個月內,我接到拉斯維加斯、雅加達和北京三地的餐館要聘請我去當廚師,可是最後我被泰國餐館高層的誠意所打動,選擇到泰國發展。”

在泰國的餐館服務了4年,因家人的催促和想念家人,何順文遂於2014年決定回國發展,自己開店當老闆。

在海外打拼近20年後回國,他便在家鄉森美蘭州開設了一家海鮮餐館,發現想像的生活跟現實不一樣,步伐很慢,生活很悶,不太適應。

後來,餐館營業4年後,因為兼顧不來,加上人手不足,他只好把餐館出租給別人,專心搞好吉隆坡的餐廳。

目前,何順文是如意餐廳的總廚,也是餐廳的董事經理。

他表示,餐廳業務可能今年會擴充,所以他需要把全副精神放在餐廳裡。

要煮給領袖吃緊張到失眠

何順文除了有機會烹煮料理給高官顯要品嚐,還有不少國家領袖也吃過他煮的食物,包括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和吳作棟、現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泰國前首相塔辛和英樂、菲律賓前總統阿羅約及中國主席習近平等。

他說,每次要烹煮料理給國家領袖的前一晚,他都會因為緊張而失眠,而且食物端上桌之前,他必須親自檢查一番,確保食物不會有任何差錯。

“我不想因為某個員工的疏忽,導致食物出現問題,我這些年辛苦付出的努力就會毀於一旦。”

不過,經過多次的磨練與經歷,何順文已經可以克服心理壓力,烹煮料理給大人物也不會像從前般戰戰兢兢。

日前,謝霆鋒和加拿大星級名廚大衛洛可(David Rocco)來馬為《名廚爭鋒》(Celebrity Chef: East vs. West)進行拍攝,何順文有機會與謝霆鋒見面及交流廚藝,還烹製了餐廳的招牌壽司給對方品嚐,讓他很高興。

回國創業最大挑戰聘員工

回國創業後,何順文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員工問題。他發現在外國工作的馬來西亞人和本地人的想法有很大落差,本地人不愛做廚房工,在聘請員工方面很頭疼。

他說,很多人都嫌廚房工時間長,很辛苦,甚至還帶有有色眼鏡看待廚房工,認為廚房工沒出息,實際上,廚師在國外是備受尊敬的行業,而且能夠賺很多錢。

“廚師是一門靠手藝的行業,如果本地人不願意做,以後的趨勢就是由外勞來取代。”

何順文說,雖然這一行很辛苦,但能夠在菜餚上發揮創意,並獲得客人的讚好,這種滿足感是任何事物都比不上的。

“每次有外國客人來,我都想要如何在自己的菜餚上尋求突破,帶出馬來西亞的特色。我想在食物當中帶給大家‘好玩’的感覺,吃起來才不會枯燥乏味。”

需投入大量時間精力

廚師,向來都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這份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如果缺少持續不斷的熱情,就會覺得十分枯燥。但何順文對此並不擔心,對他來說,烹飪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也會通過不斷的學習與創新,來不斷挖掘這項工作的樂趣。

他每到一個國家,都會逛當地的菜市場、海鮮市集,以及品嚐當地的道地美食,從中尋找烹煮料理的靈感。

他說,作為一名廚師,需要不恥下問,才能將自己的知識錦囊裝得更飽滿,所以每每跟其他廚師聚集一堂時,他都會把握機會向他們學習,交換心得。

雖然過去20年都在海外當廚師,但何順文依然心系祖國,希望有朝一日能夠一圓以馬來西亞廚師身份參加比賽的心願。

他已參加過無數的烹飪比賽,也贏獎無數,包括2016年獲得亞洲酒店業白金獎(HAPA)亞洲主廚原創大師、HAPA廚王,以及HAPA非凡創意菜餚獎。他也是2016年馬來西亞國際美食節黃金廚師之一。

對他來說,贏獎是一個很大的肯定,而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贏得米其林星級獎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