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


希盟首相人選沒說是誰 法哈斯抨卡立不尊重安華

: 2020-05-28 15:05:39

(吉隆坡28日訊)國家誠信黨宣傳主任卡立沙末昨天暗示希盟成員黨已經同意了首相人選,不過,人民公正黨霹靂州主席法哈斯隨即發文告指責卡立沙末的說法,不尊重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兼公正黨主席的拿督斯里安華。

法哈斯也是安華的政治秘書;他說,卡立沙末若不想說出安華的名字,就應該對這種會使當前局勢惡化的言論更加敏感。

他強調,希盟成員黨如今的關系非常好,沒有虛偽的領導人,而安華則毋庸置疑是希盟的首相人選。

他也引述安華的言論,指每位領導人都必須協助人民在各自地方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直到國會於7月複會,因為這才是當務之急。

“每位希盟領導人也必須同心,在發表聲明時也務必格外小心,以免給任何人有機會讓我們陷入彼此對抗的空間。”

卡立沙末也是沙亞南區國會議員;他於昨天在服務中心召開記者會說,希盟正在磋商取得政權後的唯一首相人選,相信很快便能解決一些問題,但他不願透露有關人選究竟是土團黨主席馬哈迪或公正黨主席安華。

檳2土團議員撤挺希盟

: 2020-05-23 17:05:36

(檳城23日訊)檳州土團黨兩名議員撤回對檳州希盟政府的支持,成為檳州的在野黨議員。

雖然如此,這對檳州希盟的政權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因在全檳40個州議席中,希盟依然掌握35議席的絕大優勢。

這兩名土團黨州議員是柏淡區州議員卡力曼達與直落巴巷區州議員祖基菲。

根據《當今大馬》報導,卡力曼達被詢及改變立場的原因時,他說需要遵守“黨的方向”,同時支持首相丹斯里慕尤丁。 

“我認為在此之後,我將被視為反對黨的議員。”“我的立場是與黨和主席(慕尤丁)同在。”

祖基菲則說,自行動管制令開始,他就沒有被邀請參加州政府的會議了。 

“在檳州,我黨已真正被視為在野黨了。”

今年2月“喜來登政變”後,這兩名土團黨議員曾兩次拜訪檳州首席部長曹觀友表態支持希盟政府。 

兩人目前獲得聯邦政府委任官職,卡力曼達受委為檳州區域發展機構(PERDA)主席,祖基菲則受委為瑪拉機構(Mara Corp)顧問團成員。

聲明223已退出希盟 土團支持慕尤丁領導

: 2020-05-20 17:05:22

(吉隆坡19日訊)以首相兼土團黨總裁丹斯里慕尤丁為首的土團黨鄭重表示 ,土團在今年2月23日召開的最高理事會會議上議決退出希盟,以便與希盟以外的政黨組成一個新政治聯盟。

慕尤丁與黨最高理事和全國州主席發表聯合聲明,強調上述決定明確,無需被質疑。

聲明說,他們全力支持成立由多個政黨組成的國民聯盟,其宗旨和目標已納入國盟諒解備忘錄中。

聲明提及,“為了人民的福祉和國家政治穩定,我們同意土團黨加入國盟。我們也堅定支持由丹斯里慕尤丁領導的國盟政府。”

土團黨主席敦馬哈迪昨午召開記者會,抨擊首相慕尤丁“恣意妄為”,之前承諾倒納吉政府,但之後在沒徵詢黨的意見下改變立場,包括土團黨退出希盟的決定,也不曾在希盟最高理事會上討論。

較早前,馬哈迪陣營的“土團黨電視”也公布一段疑是慕尤丁在土團會議談話的錄音,指土團在2月23日“喜來登行動”當天的會議,並沒議決要退出希盟。

聯署者名單如下:

1.丹斯里阿都拉昔-副主席

2.拿督阿都拉昔-副主席(雪州主席)

3.拿督麗娜哈侖-婦女組主席

4.拿督斯里韓沙再努丁-總秘書

5.拿督莫哈末沙烈-總財政

6.莫哈末拉茲-宣傳主任

7.丹斯里阿茲雅欣-最高理事

8.莫哈末再希-最高理

9.拿督蘇基曼-最高理事

10.阿茲琳達-最高理事

11.拿督莫哈末拉菲克-最高理事

12.旺莫哈末沙里爾-最高理事(彭亨州主席)

13.莫哈末法益茲-最高理事

14.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最高理事(霹靂州主席)

15.納茲華哈麗瑪-最高理事

16.拿督諾丁沙烈-最高理事

17.拿督斯里禮端-最高理事(馬六甲州主席)

18.拿督沙魯丁沙烈-最高理事

19.拿督萊斯胡先-最高理事

20.旺賽夫-最高理事

21.丹斯里萊斯雅丁-森美蘭州主席

22.拿督卡馬魯丁-吉蘭丹州主席

23.拿督斯里哈茲茲-沙巴州主席

24.拿督拉查里-登州主席

25.瑪茲蘭-柔佛州主席

26.莫哈末蘇海米-聯邦直轄區州主席

27.查茲里-砂拉越州主席

蔡通易吁勿背後捅刀 希盟應疫情後再奪權

: 2020-05-20 13:05:09

(居林20日訊)馬華吉打州聯委會署理主席蔡通易認為,希盟若要重奪政權可等到疫情後才來跟國盟政府交手,而不是趁著政府忙著與疫情交戰時在背後捅刀。

他說,大馬僱主聯合會執行董事拿督三蘇丁已發出警告,我國在開齋節後可能出現裁員潮,預計或有200萬人失業。政府現在要兼顧的事情很多,需要空間和時間來處理。希盟若基於政治野心而不願配合及支持政府的抗疫和重振國家經濟行動,至少也要有政治道德,不要伺機添亂,影嚮國民收入與福利。

他說,國家元首為國會主持開幕時已清楚說明,是敦馬哈迪自己執意要辭首相職,所謂的政治陰謀要陷害他的事並不存在、更沒有後門奪權這回事。至於希盟會跨台,是因為成員黨領袖之間的互信出現問題。

蔡通易今日在文告中讚揚國盟政府與抗疫前線人員在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努力。

他說,我國在對抗疫情的表現獲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同和肯定,但是在大家集中打擊冠病之際,卻有一批人趁機再掀起另一輪政治風暴是自私且沒有政治道德的行為。

他表示,此事也證明我國真的需要反跳槽法令,若朝野議員真的以民為本,那就更應該攜手制定反跳槽法令,一勞永逸解決國家政治困境,避免政治青蛙有機可乘。

再有錄音流出 爆敦馬223議決退出希盟

: 2020-05-19 18:05:23

(吉隆坡19日訊)網上流傳一個錄音片段,疑是前首相敦馬哈迪在“喜來登行動”當天早上主持的土團黨特別最高理事會議上,議決退出希盟。

這段長達1分鐘20秒的錄音,是錄自今年2月23日早上11時召開的土團特別最高理會議,當天就是引發變天的“喜來登行動”。

問理事是否需時思考

根據錄音,敦馬在會議上先咨詢最高理事的意見,是否要在當天做出退出希盟的決定,還是需要多一些時間來深入思考,因為對他而言,要獲得巫統的支持是不太穩定(fickle)。

大部分的最高理事回應要在當天做決定,接著集體發出很大的聲音說,要今天決定退出希盟。

指不喜歡行動黨安華

類似敦馬聲音的人在會議上提到:“我本身也不喜歡行動黨和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其它的也一樣,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我們要確定時間,還是我們今天採取行動。如果是今天,好就今天,今天我們退出希盟”

早前,敦馬陣營的土團黨先上傳兩個土團黨最高理事會會議的音頻,內容是要證實土團並沒有在當天達致退出希盟的協議,這是流傳的第三個錄音。

“敦馬陣營”土團黨領袖出示相信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發言的錄音,指錄音證明是慕尤丁親口呼籲黨領袖給予時任首相兼主席敦馬哈迪時間,以決定是否要讓土團黨退出希盟。

這名領袖向星洲日報出示,這是慕尤丁2月23日在土團黨最高理事會上發言的錄音,也就是“喜來登行動”當天下午2時。

根據錄音內容,以慕尤丁為首的“退出希盟陣營”要求馬哈迪在退出希盟,並與其他政黨結盟,敦馬也被要求進行內閣改組。

 

安華:希盟雖沒多數議席 現任政府難撐至大選

: 2020-05-19 16:05:54

(吉隆坡19日訊)國會反對黨領袖拿督斯里安華認為,即使希望聯盟在國會沒有簡單多數議席,但現任政府也難以維持到下屆大選。

他接受彭博電視台訪問說,倘若現任政府真的有信心,他們對議會事務將會以更常規的方式來處理。

“他們顯然擔心不信任票動議的成功──成功的可能性。所以,政府合法性問題當下就備受質疑。”

由於來屆大選必須在2023年9月或之前舉行,希望聯盟將致力於確保222名議員中的107名議員“完好無損”。

為了避開不信任動議,經歷一周的政治危機後於3月份上台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只是於昨天舉行兩小時的國會會議。

另外,對會否成為反對聯盟的首相人選,而不是前首相馬哈迪的問題,安華避而不談,只說:“這無關人物。”

安華於1990年代出任馬哈迪的副首相時,就一直等待接任首相職。安華在2018年大選與馬哈迪聯手而在反貪平台上贏得勝利後,卻因權力移交時間表的分歧而導致希盟垮台,以及馬哈迪突然辭職引發了一場權力鬥爭,使慕尤丁意外成為勝利者。

但這也促使安華和馬哈迪這對宿敵再次聯手,並於5月9日發表聯合聲明,宣稱“現在是時候”恢複2018年的大選委托。

雖然安華如今是希盟的正式領導人,但他的缺席馬哈迪於昨天國會會議後召開的聯合記者會,使兩人的停戰協議看似脆弱。(LMY)

已議決退出希盟 土團黨組新政治聯盟

: 2020-05-19 15:05:29

(吉隆坡19日訊)以首相兼土團黨總裁丹斯里慕尤丁為首的土團黨今日強調,土團在今年2月23日召開的最高理事會議上已議決要退出希盟,以跟希盟以外的政黨組成一個新政治聯盟。

慕尤丁今天與黨最高理事和全國州主席發表聯合聲明,表示這項決定是很明確和無需被質疑。

聲明表示,他們也全力支持成立由多個政黨組成的國民聯盟,其宗旨和目標已納入國盟諒解備忘錄中。

同意土團黨加入國盟

“為了人民的福祉和國家政治穩定,我們同意土團黨加入國盟。”

“我們也堅定支持由丹斯里慕尤丁領導的國盟政府。”

昨天,土團黨主席敦馬哈迪抨擊首相慕尤丁做事“恣意妄為”,之前承諾倒納吉政府的舉動,但之後在沒有徵詢黨的意見下改變立場,包括土團黨退出希盟的決定,也不曾在希盟最高理事會討論過。

較早前,馬哈迪陣營的“土團黨電視”公布聲稱一段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土團會議談話的錄音,指土團在2月23日“喜來登行動”當天的會議,並沒有議決退出希盟。

聯署者名單:

1.丹斯里阿都拉昔-副主席

2.拿督阿都拉昔-副主席(雪州主席)

3.拿督麗娜哈倫-婦女組主席

4.拿督斯里韓沙再努丁-總秘書

5.拿督莫哈末沙烈-總財政

6.莫哈末拉茲-宣傳主任

7.丹斯里阿茲雅欣-最高理事

8.莫哈末再希-最高理事

9.拿督蘇基曼-最高理事

10.阿茲琳達-最高理事

11.拿督莫哈末拉菲克-最高理事

12.旺莫哈末沙里爾-最高理事(彭亨州主席)

13.莫哈末法益茲-最高理事

14.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最高理事(霹靂州主席)

15.納茲華哈麗瑪-最高理事

16.拿督諾丁沙烈-最高理事

17.拿督斯里禮端-最高理事(馬六甲州主席)

18.拿督沙魯丁沙烈-最高理事

19.拿督萊斯胡先-最高理事

20.旺賽夫-最高理事

21.丹斯里萊士雅丁-森美蘭州主席

22.拿督卡馬魯丁-吉蘭丹州主席

23.拿督斯里哈茲茲-沙巴州主席

24.拿督拉查里-登州主席

25.瑪茲蘭-柔佛州主席

26.莫哈末蘇海米-聯邦直轄區州主席

27.查茲里-砂拉越州主席

恢復人民賦予委托 希盟矢奪回政權

: 2020-05-17 19:05:18

(吉隆坡17日訊)希望聯盟強調,不會放棄奪回國家執政權的努力,並以恢複人民賦予的委托,重新掌政為優先目標。

人民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國家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土著團結黨主席敦馬哈迪和沙巴民興黨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達,於今日在一篇聯合文告中如此表示。

“希盟主要領導人連同馬哈迪和沙菲益阿達於今日在一場由安華主持的會議中,針對明日重新召開的國會商討對策。”

“會議達成一致協議,將以恢複人民賦予的委托,重新掌政為優先目標。”

希盟指出,基於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未能於明日的國會中檢驗所獲得的支持,在野黨因此認為政府的合法性存有問題。

“在野黨也對慕尤丁為了爭取國會議員對其支持,通過委任政府相關公司職務和部長級大使的舉動感到擔憂,並認為這是一種不良做法,打亂希盟在22個月前開始的機構改革進程。”

“在野黨認為,隨著涉嫌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洗錢案的里紮阿茲獲釋,它也釋放出一個訊息,即涉及數名個政治人物的其他個重大案件,也將以相同的方式解決。”

希盟指出,國盟政府新成立的幾個內閣部門的撥款至今仍未獲得國會通過,有關部門所花費的任何開銷,無疑也將引發疑問。

希盟說,它們於今日的會議中,也同意慕尤丁所宣布的2600億令吉經濟刺激配套還未獲得國會通過,所以國會議員必須有機會針對有關經濟刺激配套進行辯論,以確保為人民提供的援助不會出現紕漏。

“國會必須是一個可以良好運行的民主機構,以確保制衡進程可以不受限制地進行。國會也是一個考驗與驗證首相的支持,以及商討、辯論及決定法案及人民問題的地方。”

與此同時,希盟強調,對政府於明日國會會議只進行國家元首開幕的議程感到不滿。

為了即時解決人民所面對的問題,希盟重申國會會議必須有辯論環節的立場。

223會議沒議決退出希盟 敦馬派公布錄音打臉慕陣營

: 2020-05-13 18:05:34

(八打靈再也13日訊)土團黨主席敦馬哈迪陣營的“土團黨電視”公布一段錄音,聲稱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2月23日土團黨會議上的發言,打臉慕尤丁及其陣營領袖欺騙黨員。

在錄音中,被指是慕尤丁的男子呼籲黨領袖給時任首相兼主席敦馬哈迪時間,以決定土團黨是否退出希盟。這意味著土團黨當天並沒有像慕尤丁所言,議決退出希盟。

“土團黨電視”指出,這是2月23日“喜來登行動”當天下午2時,慕尤丁在土團黨最高理事會上發言的錄音。”

根據錄音內容,慕尤丁陣營原本要求馬哈迪退出希盟,與其他政黨結盟,並進行內閣改組。

 權授權敦馬作決定

在錄音中,慕尤丁要求其他人動起來,讓行動一觸即發,並希望敦馬可以在國會召開前進行內閣改組,在一個星期內完成所有的事。

他要求大家再等一個星期,讓自己更清醒,今天大家太過情緒化了。

“我們去思考黨史上最大的問題,就是退出希盟,轉移至(新)聯盟但我們依然是政府,一個土團黨領導的政府,這是重要的……可以的話,今天我們原則上結束會議,之後我們全權授權敦馬(去決定是否要退出希盟)。”

然後,眾多最高理事紛紛拍桌子或拍手,高喊“同意!”

“如果沒有給予委托,我們需要再開一次會,OK?授權敦馬。”

這時,一些最高理事喊著不要再開會,他們同意慕尤丁的建議,讓馬哈迪去做決定。

慕尤丁告訴最高理事,土團黨領袖不曾懷疑過敦馬的智慧。

“他當了首相那麼久,我們必須尊重敦,所以無論他叫我們做什麼我們都必須去做。所以如果同意,我們可以結束會議。我們的決定就是原則上我們尊重敦馬的看法,我們理解他的意思,但再給他多點時間。”

錄音結束後,視頻出現這段話:“雖然會議並沒有作出退出希盟的決定,但當天晚上,慕尤丁就在沒有告知馬哈迪及署理總裁拿督斯里慕克力的情況下,指示所有土團黨國會議員前往喜來登酒店。”

視頻也出現一張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親吻巫統布城國會議員東姑安南的手的照片。

視頻隨後出現幾段文字:“喜來登行動只是引起了不存在的印象和危機。”

“基於對喜來登行動的叛徒行為失望,敦馬辭職,而慕尤丁趁著這機會宣布土團黨退出希盟。”

“但根據這個錄音,土團黨在2月23日的最高理事會會議中議決退出希盟是不正確的!”

“現在是誰在欺騙誰?”

敦馬:火箭不可能摧毀馬來人 ​選流氓當領袖自我滅亡

: 2020-05-12 19:05:59

(吉隆坡12訊)對許多馬來人相信民主行動黨可以在政府中摧毀馬來人,前首相敦馬哈迪表示為此深感羞恥,因為行動黨不可能摧毀馬來人,而馬來人卻會因為選擇了流氓擔任領袖而自我摧毀。

 

他於今日在部落格撰文,坦承馬來人有很多弱點,除了在商業及企業領域都不太成功,還發現到有很多貧窮的馬來人涉及毒品、犯罪與貪污,在監獄中也有很多馬來囚犯。

 

“可是,馬來人會如此軟弱,以致於一個政黨都可以摧毀他們嗎?”

 

馬哈迪指出,當馬來人選擇流氓成為領袖的時候就會被摧毀。

 

“為了守護馬來人的命運,我們建立了一個巫裔政黨,這個巫裔政黨成功了,成功擊敗英殖民政府,取得獨立,建立了一個國家,並且成了亞洲之虎。”

 

他說,這個從未失敗的巫裔政黨,卻於2018年5月9日失敗了,而之所以會失敗,是因為這個巫裔政黨被盜賊所領導,讓一個受人尊敬的國家,變成了一個盜賊統治的國家。

 

勿重複流氓領袖所為

 

馬哈迪指出,為了不要重複這位流氓領袖的所作所為,他因此摧毀了這個巫裔政黨,因為這個巫裔政黨的首要目標不再是為馬來人鬥爭,而是接受賄賂。

 

“他們也妖魔化了行動黨,讓馬來人懼怕行動黨。”

 

他說,馬來人曾經勇敢地與英殖民政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及世界銀行對抗,然而現在卻懼怕行動黨,懼怕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

 

“這份軟弱從何而來?他們想要從誰的身上取得庇護?來自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還是來自馬來伊斯蘭政府的流氓領袖?”

 

“甚至還有人說,即使那位流氓領袖是盜賊,他依然是馬來人。當他擔任領袖時,他保護馬來人了嗎?他輸了也是因為保護馬來人嗎?”

 

“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打高爾夫球,也是保護馬來人的證據嗎?”

 

馬哈迪質問,以前的年輕馬來人無所畏懼的與英殖民政府抗爭,如今支持納吉的年輕人卻是為了尋求納吉的庇護,他們是否已經成了弱者?

 

“我感到羞恥、非常的羞恥,原來有些人如此害怕行動黨,以致於願意背叛人民所賦予的使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