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


被控部長突遭釋放” 哈迪:希盟比巫統更糟

: 2018-09-15 10:09:46

(瓜拉登嘉樓14日訊)伊斯蘭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指出,巫統領導國家60年有大臣及部長級人馬被控及被判坐牢,反觀希盟上台不足4個月,卻發生已被控上法庭的部長級人馬突然遭釋放,從中可以預見如果希盟繼續領導國家,將比巫統更糟糕。

“希盟將比巫統更糟糕及更恐怖。”

他今日為伊斯蘭黨支持者大會堂首屆代表大會主持開幕,致詞時如是表示。

他也在致詞時舉例該黨於1990年執政登嘉樓州後,馬上兌現競選宣言,即廢除蘇丹馬慕大橋收費站,同時也宣佈取消住宅門牌稅,減輕低收入民眾的生活負擔。

“但是希盟卻在執政聯邦政府後,遲遲未宣佈廢除大道過路費的消息。另外還重新徵收銷售及服務稅,讓人感覺希盟政府的無能。

“我們從銷售稅時代去到消費稅時代,又回到銷售與服務稅,來來去去都不能解決問題。既然如此,就交給伊黨以伊斯蘭方式去解決問題。”

伊斯蘭黨支持者大會堂主席巴拉蘇巴拉馬廉在致詞時說,為了準備迎戰來屆大選,該堂計劃增加支持者會員人數至少10%。

他說,如果支持者大會堂的人數少,伊黨的斗門則難以宣揚至非穆斯林。

廖中萊:馬華無需退出 巫統搞極端國陣必消失

: 2018-09-14 17:09:33

(雙溪大年14日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強調,馬華無需退出國陣,若巫統放棄中庸改走極端種族路線,國陣有一天會自動消失。

他說,馬華與巫統及國大黨共同爭取獨立並組成國陣,國陣一直以中庸之道來治國。倘若巫統走向神權,國陣將會自我消滅,因此馬華不用矮化自己,退出國陣。

他指出,馬華在509大選雖慘敗,但黨領袖和黨員並沒放棄鬥爭也沒氣餒,在無拉港補選中,華裔支持率從7.3%提升到12.6%。另外,廖中萊說,盡管被誣蔑,但馬華絕對沒有與伊斯蘭黨合作。馬華的立場是國家多元、維護憲法及保護世俗國體制,不讓國家走向極端種族與宗教路線。

“他今早為該黨吉打州聯委會年度代表大會主持開幕時說,在無拉港補選中,因伊黨支持馬華而被行動黨形容為“邪惡聯盟”。廖中萊說,“邪惡聯盟”應屬林吉祥和行動黨的專利,過去行動黨多次勾結伊黨,玩弄華社情緒。

“他們到今天還跟伊黨2.0(誠信黨)抱在一起,邪惡聯盟在行動黨的扶持下開花結果。讓國家走向極端的種族宗教路線。”

廖中萊挺魏家祥接棒

馬華吉打州聯委會主席拿督李志亮說,該黨已被排除在國家政治主流之外,該黨須接受轉換政治軌道的事實。

“以政治哲理來說,這並非馬華政治終結,相反,身為唯一的華人反對黨,應被賦予新的政治使命。”

他指出,對馬華創黨史而言,這更是一項新的挑戰,只是其過程比馬華在國陣政府時期更嚴峻。

在今日的代表大會上,馬華共通過9項涵蓋黨務,政治,教育,經濟及民生的提案,包括敦促希盟政府實踐大選承諾,正視華社政經文教各領域權益。

在教育方面,該會呼吁政府盡速承認獨中統考文憑,制度化年度撥款予華小,華中及獨中及大力反對落實宏願學校。

黨須接受轉換軌道事實

廖中萊今日也公開力挺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接棒總會長職,他說,魏家祥目前是馬華唯一的國會議員,也是署理總會長。

他說,這是其個人意見,希望黨選能順利展開,新屆領導層順利誕生。廖中萊認為,這次黨選雖有競選,但應以和為貴,不要為黨帶來傷害,且該黨有能力,也有足夠的經驗應付黨選所衍生的各種課題,故堅信不會有黨爭的出現。提到馬華是否會在波德申補選協助競選時,他對此保留態度,認為國陣還沒確定是那個政黨代表上陣。

他指出,波德申國席原屬印度國大黨,若該黨以整頓內部改革為重大事務而宣佈放棄競選的話,他給予尊重。

顏炳壽:要維持尊嚴 馬華須退出國陣

馬華前副總會長顏炳壽不認同廖中萊無意退出國陣的決定。他說,馬華若要有尊嚴的走下去,退出國陣是最好的決定。他說,伊黨在無拉港補選替馬華站台,已讓華裔難以接受,雖說馬華和伊黨沒合作,但已讓華社感覺丟臉。

針對他在黨選的動向時,曾在上屆黨提名競選副總會長的顏炳壽則三緘其口,只透露會在近期內宣佈動向。

【波德申補選】 伊黨巫統“聯合演習” 哈迪:增反對黨選票

: 2018-09-14 14:09:05

(瓜拉登嘉樓14日訊)伊斯蘭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說,波德申補選是該黨與巫統的“聯合演習”,以增加反對黨的選票。

他指出,伊黨與巫統在雙溪甘迪補選屬進1號排檔剛熱身階段,無拉港補選則已進入3號排檔全力奮進。

“伊巫兩黨合作,可以看出能夠為候選人招來更多的選票,我希望在波德申補選的成績會更好。”

他今日為伊黨支持者大會堂首屆代表大會開幕後,在記者會指出,伊黨在波德申有黨所、區部及黨員,再加上來自森美蘭其他地方的黨員,相信可以協助整個補選工作的順利進行。

“我們也會根據情況,支援整個補選工作。”

伊黨:加強反對黨力量 讓路巫統上陣波補選

: 2018-09-13 18:09:37

(瓜拉登嘉樓13日訊)伊斯蘭黨長老會主席拿督馬弗茲表示,伊黨決定讓路給巫統上陣波德申國席補選。

他說,伊黨比較傾向一對一的對決。經過討論,伊黨決定讓給巫統上陣波德申補選。

“我們將為巫統助選,給予巫統候選人支持。”

他是今日出席伊黨長老協商理事會會議後,在記者會上受詢時如此表示。

沒正式結盟但有共識

他說,伊黨與其他反對黨取得非正式的共識,即任何補選,只會派出其中一個反對黨的代表上陣,以加強反對黨的力量。

他指出,雖然伊黨沒有與其他反對黨正式結盟,但大家已有共識,只派出一個反對黨的代表上陣補選。

公正黨宣布將在波德申國席製造補選,讓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上陣,以尋求重返國會。

拉菲茲:雙方支持者或不滿 巫伊合作對希盟有利

: 2018-09-09 16:09:00

(瓜拉登嘉樓9日訊)人民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認為,巫統與伊黨關係日益密切,預料這樣發展下去,兩黨可能會展開正式的合作。而兩黨合作的話對希盟來說是有利的,因為這或導致原本支持其中一黨的選民轉而支持希盟,尤其對伊黨感到“不舒服”的巫統黨員,同樣的,伊黨黨員也會因對巫統不滿而支持希盟。“這樣的情況可能間接改變我國政治局面,尤其是吉蘭丹及登嘉樓的政治局勢。”

他說,東海岸,尤其是登嘉樓及吉蘭丹的情況與其他州屬不一樣,丹登兩州的非馬來人選民不多,可是伊黨與巫統合作會影響遊離選民的投票選擇。

他昨晚出席公正黨烈火莫熄20週年活動後說,目前巫統與伊黨相信兩黨依然得到馬來人的支持,認為兩黨合作能夠集中馬來選票,就可以擊敗希盟贏得較多席位,可是他並不這麼覺得。

另一方面,他表示,公正黨內部文化与其他政黨如巫統及伊斯蘭黨不敢公開批評是不一樣。

他說,公正黨創黨至今成功維持強大,因為能夠公開批評及有效落實民主程序。(BPK)

納吉:屬大選競選基金 巫統追討充公鉅款

: 2018-09-09 16:09:16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說,警方在其私邸及柏威年公寓所充公的大筆資金都是巫統的大選競選基金,因此巫統將會通過司法程序來索回。

他聲稱,管理黨的所有資產,包括接受商人、個人、非政府組織和公司的政治捐款,是巫統主席的其中一項職責。

“此外,巫統主席也負責在選舉期間轉移與支付黨的開銷。”

納吉今日在其臉書專頁貼文說,巫統黨章有闡明主席的上述權利,而且是敦馬哈迪時代以來的普遍情況。

“時任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曾於2015年9月6日的巫統最高理事會議中承認此事,同時沒有質疑首相的這個特別權利,因為這是長久以來就已經在實踐的情況。”

大選期間有鉅款是常態

他說,馬哈迪也曾公開承認,在卸任黨主席後移交一筆14億令吉的現款給繼任的敦阿都拉。

納吉說,他曾建議成立一個管制政治獻金的法案,但遭到當時的民聯所拒絕,所以接收政治捐款顯然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

他說,商家和個人在大選期間給予國陣的捐款,大部分都是現金,所以國陣也以相同的現金方式分發給全國222個國會選區與505州選區的候選人作為競選基金。

納吉說,馬哈迪建立首相辦公室及首相官邸時,也作為了收藏政治捐款而在這兩個地點建設保險庫與保險箱。

他說,當國陣在509大選意外落敗後,存放在首相辦公室及首相官邸的現款就由官員轉移到吉隆坡柏威年的一間公寓內,以做下一步安排;但負責運送的數名官員,卻在轉移這筆款項的過程中趁機偷走350萬令吉,並已遭到反貪污委員會揭發與逮捕。

他坦承,國陣對有關資金的處理仍未作出決定時,收藏現款的公寓便遭警方突襲與充公。

“馬哈迪清楚首相辦公室在大選期間存有大筆現款,因為馬哈迪在擔任巫統主席及首相時期也是這麼做。”

此外,他宣稱,首相署官員將資金從首相辦公室轉移至柏威年公寓也不是一項秘密,警方也肯定知道該公寓單位藏有大筆現款。

“這筆資金屬於黨的資金,巫統已準備好律師團隊,以與有關當局談判及索回。”

他也說,如果不是大選期間,柏威年公寓、他的住家或首相辦公室都不會存有如此龐大的資金。

27國貨幣是旅遊餘款

針對警方所充公的27國貨幣,納吉的解釋是,那是他出國旅遊或公幹時剩餘的款項。

他說,任何經常出國旅遊與工作的人,家裡肯定會有一些沒用完的外國貨幣,他與家人也不例外。

他說,在被充公的現款中,外國貨幣僅佔非常少的數額。

納吉說,儘管他曾經針對此事向許多本地媒體澄清,卻因為警方始終拒絕退還這筆現款,他這才決定在社交媒體長篇大論針對事件作出解釋。

“如果沒有對被扣押的資產作出指控,就得於3個月後依法退還。”

他表示,他將會於較後時就被充公的金飾與手提包解釋。

納吉:屬大選競選基金 巫統將追討充公鉅款

: 2018-09-09 15:09:07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說,警方在其私邸及柏威年公寓所充公的大筆資金都是巫統的大選競選基金,因此巫統將會通過司法程序來索回。

他聲稱,管理黨的所有資產,包括接受商人、個人、非政府組織和公司的政治捐款,是巫統主席的其中一項職責。

“此外,巫統主席也負責在選舉期間轉移與支付黨的開銷。”

納吉今日在其臉書專頁貼文說,巫統黨章有闡明主席的上述權利,而且是敦馬哈迪時代以來的普遍情況。

“時任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曾於2015年9月6日的巫統最高理事會議中承認此事,同時沒有質疑首相的這個特別權利,因為這是長久以來就已經在實踐的情況。”

他說,馬哈迪也曾公開承認,在卸任黨主席後移交一筆14億令吉的現款給繼任的敦阿都拉。

納吉說,他曾建議成立一個管制政治獻金的法案,但遭到當時的民聯所拒絕,所以接收政治捐款顯然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

大選期間有鉅款是常態

他說,商家和個人在大選期間給予國陣的捐款,大部分都是現金,所以國陣也以相同的現金方式分發給全國222個國會選區與505州選區的候選人作為競選基金。

納吉說,馬哈迪建立首相辦公室及首相官邸時,也作為了收藏政治捐款而在這兩個地點建設保險庫與保險箱。

他說,當國陣在509大選意外落敗後,存放在首相辦公室及首相官邸的現款就由官員轉移到吉隆坡柏威年的一間公寓內,以做下一步安排;但負責運送的數名官員,卻在轉移這筆款項的過程中趁機偷走350萬令吉,並已遭到反貪污委員會揭發與逮捕。

他坦承,國陣對有關資金的處理仍未作出決定時,收藏現款的公寓便遭警方突襲與充公。

“馬哈迪清楚首相辦公室在大選期間存有大筆現款,因為馬哈迪在擔任巫統主席及首相時期也是這麼做。”

此外,他宣稱,首相署官員將資金從首相辦公室轉移至柏威年公寓也不是一項秘密,警方也肯定知道該公寓單位藏有大筆現款。

“這筆資金屬於黨的資金,巫統已準備好律師團隊,以與有關當局談判及索回。”

他也說,如果不是大選期間,柏威年公寓、他的住家或首相辦公室都不會存有如此龐大的資金。

27國貨幣是旅遊餘款

針對警方所充公的27國貨幣,納吉的解釋是,那是他出國旅遊或公幹時剩餘的款項。

他說,任何經常出國旅遊與工作的人,家裡肯定會有一些沒用完的外國貨幣,他與家人也不例外。

他說,在被充公的現款中,外國貨幣僅佔非常少的數額。

納吉說,儘管他曾經針對此事向許多本地媒體澄清,卻因為警方始終拒絕退還這筆現款,他這才決定在社交媒體長篇大論針對事件作出解釋。

“如果沒有對被扣押的資產作出指控,就得於3個月後依法退還。”

他表示,他將會於較後時就被充公的金飾與手提包解釋。

 

納吉:勿再秉持極端種族路線 “巫統捍衛馬來人,也應顧及他族”

: 2018-09-02 17:09:53

(八打靈再也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也是前巫統主席,他直言,今日的巫統已不能再秉持極端種族路線,或只為馬來人和伊斯蘭爭取權益。

他強調,大馬是多元種族及文化的國家,巫統應堅持中庸理念,在捍衛馬來人權益的同時,也不忘顧及其他種族。

他說,雖然巫統出現不一樣的聲音,但這也是為黨內帶來更多的改變,引領黨員走向更明確的方向。

針對敦馬是否會移交職權給公正黨候任主席安華時,納吉認為,任何決定都不應導致國家政治不穩定,而且他也認識兩人,等到對的時間就會發表談話。

實現2020年宏願 須戰略性決定

納吉表示,大馬目前正邁向先進國的過程中,這期間,如果我國無法作出戰略性的決定,恐怕無法實現2020年宏願的目標。

他說,2020年先進國的宏願也是由敦馬所提出。

“雖然政見不同,但彼此依然是為國家宏願而奮鬥。”

巫統總秘書澄清 納吉等15領袖沒“被休息”

: 2018-08-19 14:08:37

(吉隆坡19日訊)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否認,該黨做出要求15名領袖“休息”的決定。

他針對《透視大馬》報道指,有15名領袖被“票選”需“休息”一事發表文告澄清,巫統在珍德拜舉行為期兩天的激勵營上,根本沒作出如上的決定。

他強調,有關課題根本沒在會上提起,也從未在任何地方包括黨領袖層討論及決定。

他指出,沒有任何黨領袖應被邊緣化,尤其是那些人民或黨員選出來的領袖。

他重申,巫統將繼續保持開放、包容及民主。黨必須按照黨章行事。

據之前報導引述消息指巫統黨員“票選”出15名需暫時“休假”的領袖,包括前首相納吉及巫統大港區部主席嘉瑪尤諾斯。

涉及15人 恢復黨譽 巫統讓納吉嘉馬休息

: 2018-08-18 12:08:53

(吉隆坡18日訊)巫統近期在珍德拜召開會議,以多數票同意讓前巫統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及巫統大港區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馬等15名巫統領袖暫時休息,以重新恢復巫統的名聲。

《大馬局內人》今日引述消息指出,有關決定並不是為了否決這些巫統領袖對黨的功勞,事實上是這些領袖遭到當時反對黨的人格謀殺、被破壞名聲,而致使不為人民所喜愛。

惟該消息拒絕進一步透露,15人名單除了納吉、嘉馬,還有哪些領袖。

“先休息段時間,否則黨很難重新獲得人民的支持。我們也在會議中商討將怎樣扮演好反對黨角色,及如何給予民眾新的選項,出席會議的包括婦女組、青年團、婦女青年團、區部主席,及國會議員。“

據了解,納吉於上週五出席法庭審訊而缺席這會議,嘉馬也缺席此次會議,但其缺席理由仍不明。

“會議也聆聽了一項建議,即未來不再規定由黨主席出任反對黨領袖或首相職位,因為黨主席及最高理事會必須對反對黨領袖或首相進行制衡。

“尤其我們已看到,前首相敦馬哈迪、敦阿都拉及納吉時期,主席兼任首相的情況。當問題出現,沒有人有能力勸說,屆時黨將受害最深。”

消息也稱,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會議總結時,並未對這項建議作出最終決定。

“同時我們也將進行會員漂白計劃,甄別那些在上屆選舉中公開為希盟助選的黨員。每個區部主席將親自進行鑑定並將該名單呈交於州聯委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