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山離開門】恕我無禮

: 2020-02-17 10:02:20

大斗捎來消息,美國航空公司甚至也切斷往來香港的班機。這瞬息萬變非常時刻,還不接地氣硬做長線計劃就等打臉了。打亂陣腳,只好順應備戰唄。

興許這下終於顛覆了“恐春”族的思維,要懷念起七大姑八大姨了。啊,原來能夠抱怨,那個才叫幸福。即使毫不起眼的家常,才是尤其的珍貴。果然,老天爺有教無類,你嘗過失去後那果果滋味,直接明白了。

那天在一個新年親友聚會上,理所當然,只能吃套餐;理所當然,有道一本萬利收割意頭撈生環節。環顧那看來並不特別注重衛生條件的設施(一盆兩盆洗過的蔬菜就擱在廁所邊),捧餐的客工整潔度也馬馬虎虎(可見制服上斑斑點點菜汁什麼的),更要命的是連普通的口罩也沒戴……不得不自首,刻下我患有嚴重心理障礙。

大夥兒都在興高采烈的氛圍裡,就我隻黑羊,會很討人厭的 ,一旦口出不慎。可還是破功,忍無可忍弱弱地要求那生魚片就別一道摻下去撈……討人厭達破錶了吧。

我信不過自己的免疫系統

更甚的是,有自視“懶”風趣的,竟口花花地逗那個幫忙分菜的侍者講三講四。呃,反正老娘俺就已討人厭了,不在意添碼直接失禮到底:“那是冷盤耶,你們還跟她侃大山得口沫橫飛……”坐旁邊的親友用手肘撞了我一下:“她們聽得懂的。”果然俺就是專煞風景來的,分菜的她立馬合攏嘴巴不語了。

不是信不過別人,我是信不過自己的免疫系統呀。在這風口浪尖關鍵時刻,自己把關是基本。否則,我幹嘛天天犧牲掉賴床的愜意,摸黑也要出門去晨運,努力不懈把美食這塊慾望降落到最低水平——差不多接近禁(外食)慾的範疇了。(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怕死——的難看 。)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亞洲金智英

: 2020-02-14 11:02:48

大斗是藏不住話的直腸直肚咖,興許回家前已先自我告誡謹言慎行——別說出點燃火苗的話題。可是一進入女子公寓,果不其然就管不住自己了,終於提起了《82年生的金智英》這茬……

其實,老娘俺也不想提,畢竟跟“82年生”有着30年的距離——早已把那種悲催視為日常。況且,金智英的際遇算是不錯了,至少她老公還知道老婆的病源,亞洲還有多少金智英沒她的運氣呢!

她既已點燃了,老娘俺能不扯火嗎?

就從咱們有個跟阿斗她爹稱兄道弟的,幾十年老朋友講起(雖然每年講來講去的,都是陳谷子爛芝麻)。他家幾十年如一日,感到最驕傲兼興奮的就是,儘管父母雙亡,可他們十多個親兄弟,依舊每年回老家團圓,延續那個回家團圓的傳統——人數上大馬紀錄呵。

上人數紀錄有啥值得驕傲

哼,他們兄弟吹水當然吹得盡歡,何止天花亂墜,簡直天花板都塌下來那個。可憐,不就苦了要配合他們兄弟保持這“優良”傳統的老婆麼!十多兄弟,當然,也不是每個人的老婆都傻呼呼(呃,正確來說該是賢惠吧);有聰明的自是等到團圓飯快開始時刻,神算般準時方現身,而且帶齊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孫輩——自家都省得張羅了。

不懂打從哪年開始,老友的老婆成了其中一個大廚要員。於是,延續著那要命的TMD傳統,年年其他人就理所當然等着那幾個人來 鑊鏟了唄。私底下,她曾跟我抱怨過:“還管好不好吃?就當煮豬餿那樣囉。”

可她老公每年沾沾自喜,光updated那些出人頭地的小輩名單,至於妯娌間的嫌隙,他就是那句:“那些長毛不用理她們的。”@#¥%……

上大馬團圓飯家族人數紀錄,有啥值得驕傲的呢你說。這團圓飯吃成這樣還有意思嗎?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女子公寓

: 2020-02-13 10:02:14

在臨回港工作的前一日,大斗那幫高中閨蜜,是好是歹,大家像用到盡的牙膏那樣(時間太短要走訪的親人太多——大概沒多少家像咱們那樣不按情理的吧),總算努力在時間表擠出半個下午,湊齊出來吹水打屁了。

諷刺的是,其中兩個是要趕回美國開工的。哈,這自然刺到其他人,所以動不動打從牙縫裡酸出一句:“當然啦你們這些賺美刀的。”哎,這完全是只見賊吃肉不見賊挨打,等繳稅才知被那把稅務美刀追砍得血流成河,特別是尚無家累可抵扣減免的單身族——也只能啞子吃黃連了否則人家更以為你在曬命。(大斗才說了,他們辦公室有個一貫花錢是洗手不抹手模式的小哥,稅月無情剛剛才跟老闆商量借錢繳稅應急呢。)

大概那日瘋得猶覺未盡意(已有家室老公的都要“被回家”),大斗遂私底下了決心,非要爭取年中回美一趟出差不可;而且,打算先飛西岸再跟她們再續前瘋一輪才辦正事。(難得那兩個姊妹都集中在三藩市的灣區工作,一石二鳥的天作之美。)

鬧騰得餐館侍者都擺臭臉

要知道咱家向來是女子公寓,大斗一踏進屋子,自然迫不及待一五一十要跟老娘updated下。然後,她提起當年一個在馬大唸數學碩士班、到他們學校當臨教、歌唱很有張信哲feel的全班女生暗戀對象的人物,如今移民做了島國人還是4個孩子的爸了……“你不記得咩,XX聽他的歌感動得流淚這事……”這是在考老娘的失智指數麼?

總而言之,她們鬧騰得餐館的侍者都擺臭臉趕客了。

然後,其中一個在孕期吃盡苦頭的說:“買房子一定要靠近娘家!”蛤,為啥?“可以跟自己的媽媽發爛渣呀,難不成你敢跟婆婆訴苦咩!”眾女聽得突然淚如泉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孝話笑話

: 2020-02-12 11:02:21

啊,突想起,咱家在新年前的一茬“孝”話——Give Credit When Credit Is Due,難得毛毛蟲變蝴蝶那天,阿斗也找到“孝女”的感覺。

話說,大斗回來過年前,老娘俺口爽爽,在群聊裡跟大斗信口開河的說:“記得給家用呵。”她沒敢惹慢秒回:“好滴。”

就在接她回家當晚,沒想到剛坐進車裡不久,即跟她爹打聽家裡附近有無花旗銀行的分行……那個“孝女”老斗自然好奇她為何這麼急着找銀行。“媽咪不是說了嗎,讓我給家用呀。”呃,沒想到老娘一句戲言,醞釀成了一畝三分地。

“家用?”啊,那真是個新鮮和不具現實的詞兒。在我錯愕得還未回過神來之際,她爹倒是先說了:“哦,這樣是嘛。給家用有101個方法,怎麼偏偏選了這個舟車勞頓既落後又不環保的模式呢?”

“如果我在銀行轉賬,這不等於自動歸納家裡財政部管轄戶頭了嗎?媽咪摸不到又看不到,這還算數嗎?所以乾脆提現給她捧在手裡樂一樂唄。”

何時花怎麼花成了大問題

老娘俺忍不住大爆笑,可轉側突然又十分煩惱起來了。在反思死角逼視着,存在於老肥宅陰暗角落的各種社會議題:先不說一門心思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究竟何時花怎麼花就成了個大問題;袋着一把現款出門,光用想的老娘俺就已腳軟了在這世風日下。

欸,鄉下人都懂得,關在籠子養的雞,日後打開籠門那傻雞也不懂得走出去。為了更方便母女溝通,遂從韓劇知識庫扯出《沒關係,這是愛呀》的一幕,男主趙寅成在浴室掛着那幅駱駝畫:晚上拴住那頭駱駝,白天被解開繩索也仍只有被綁的記憶——同樣寓意也。

路人有說,錢能解決的問題不是問題。然,不擅長花錢的——就會把孝話整成了笑話……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請別添亂

: 2020-02-11 11:02:02

阿斗她爹,終於足齡去申請輕快鐵和火車銀髮族優待價卡了。一早起來喜孜孜,戴上口罩和帽子出門去,還自拍放上家庭群聊去。素來忙得懶理咱們瞎聊的小斗,嚇得遠在另半球也急到第一時間大驚呼,您在哪兒?

呃,看來她也受網絡上,漫天亂七亂八的資訊影響不輕。據悉,搞到連美國都開始鬧口罩荒這種程度,特別是在中國城一帶。有人懷疑,是被中國人掃貨惹出的非議。是真是假,難辨。總而言之,這股蔓延驚慌波瀾幾乎比病毒更具威脅感,整到危機四伏人人自危似的。

可是,馬來西亞是怎樣的天氣,戴帽子也就算了,連帶加上口罩,中暑的幾率恐怕更高。果然,不久他就不得不一一卸除下來,寧願採取遠離人群自防較自在舒服。

最好的方法就是靜觀其變

其實,早先他原本已訂了要到中國大陸出差的機票,大斗當面勸他暫時還是別去蹚那驚慌渾水,省得下次入境美國可能會自找麻煩。可他仍固執地覺得不礙事,大概有感打亂行程比較麻煩這樣。直到歐美澳全面切斷來往中國的班機,看來事態比想像中要棘手,始死死氣跟航空公司接洽退票。

這種時刻,想要靜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靜觀其變,能夠避免的話,就遠離網際汪洋資訊,尤其是自覺判斷力不足的——否則自己嚇自己都嚇餐死去。有廢柴轉貼過來,香港人繞着幾條街排隊——買口罩!到底發生什麼事呀,香港咩嘢冇……(此下省略一串名牌子的名號外夾一串粗口)搶口罩成了潮流……

在這條納百川的資訊汪洋裡,有人跳進去,全力以赴試圖當個拯救者;當然,亦有唯恐天下不亂者,以他人的死亡來建立自己的觀點……但不添亂就別在傷口撒鹽了,你的高見不見得特重要。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驚慌蔓延時代

: 2020-02-10 11:02:02

對於這個“驚慌蔓延”時刻,俺是老宅在在。哈,自從脫離網絡B40跳躍成暴發戶後,老娘俺在屏幕前吃好吃飽得不思出外。無論武漢還是肺炎,跟俺的距離就是屏幕上的數字和文字不近不遠,不帶焦慮感的。

可就在大斗準備飛回去香港開工的前一晚,不懂是不是Sunday night blue的“返工悲催症候群”所致,她突然噴嚏連連如鞭炮速發,接着就涕泗流漣起來了……霎時間就像從歡樂喜劇,切換成唰唰唰扯面紙的苦情戲碼畫面似的。

老娘俺還半開玩笑的說:“喂,會不會一下機即被送往隔離間去呀。”不意,她一臉認真的說,那正是她在擔憂的事。呃,這種時刻這種玩笑真的開不得。

瘟疫和股市是焦慮雙刃刀

事實上,這些天來儘管在度假中,身在沙發上擺爛心在焦慮,每早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滑手機,接收下大局風向走勢——瘟疫和股市是把焦慮雙刃刀。反正她說的俺既不懂也不關心,就父女倆聊得嗶林叭啷瞎起勁(路人誤以為屋裡在開群英會)。不過,左拐右轉這茬瘟疫驚慌,總算打到臉上來了——到四圍的藥行去找口罩和洗手液都撲了個空時。

想起上陣子煙霾來襲時,老妹搶到一些N95型口罩,並捎了些許過來給我備用。於是,急往抽屜扒找……呃,找是找到了,可惜,好像有點久收的樣子(上方的膠紙脫落了)。靚妹本來就對老媽子的“收藏品”心有慼慼的偏見,何況要戴在口鼻上這種親密接觸的物品,此刻見狀自然更是敬而遠之。“都不知你收收埋埋了多久……”欸,老鼠不愁夾子愁,勉強是沒幸福的。

幸虧在同事群聊裡得悉,不同國籍的同事的媽媽們,分別有從加拿大和日本給他們寄來口罩救濟這樣——平安過了香港安檢就行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家常靜好

: 2020-02-07 11:02:20

明天就是元宵節,新年那個“新”字可以下畫了,總歸要納入家常生活了唄。

這個年,欸,該怎麼說呢?興許可小釋了口氣了吧大家?先不說關鍵時刻爆發出的武漢肺炎危機,把這個年氛搞得特低迷。實際上,咱們在這小區住了快10年了,往年年關未至,社區這裡那裡都開始有孩子在玩煙花什麼的,多多少少醞釀起那種氛圍。

邪了門的,今年出奇靜蠅蠅到,連最關鍵兩大重要過年事項,迎財神和初八晚拜天公時刻,竟也只依樣畫葫蘆似的,稀稀落落響了幾聲爆竹,呃,就算完事了。

不過,說開來,這正月年節上,其實正是歐美剛度完“紅毛年”回來開工忙到飛起時刻。俺家那個小斗是沒話好說,可那個儘管置身在亞洲,畢竟依然是吃歐美茶飯的大斗,也不得不把工作帶在身上,依照歐美時間連線工作。

人回來心仍留在北美公務

話說,一日大斗跟一個在瑞士的投資者聊完公事,順便提了下此刻她人在馬來西亞過年這樣。哈,不意對方一聽,竟然說——她也是馬來西亞人,檳城人也!

路人說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這總的來說,畢竟有貶義暗房裡存放着的“跳船厲害”的案底存檔。可是,咱馬來西亞人(╮(╯▽╰)╭),沒海水的地方亦能找到不出奇,犀利的是——大斗說,曾跟她接觸了整年長,由於她說的英語略帶着法語口音,加上是老外姓氏(應該是結婚冠上夫姓),從來沒想過她會是亞洲人乃至馬來西亞人——都在吃腦的高職位子上的……

當然,這一切自非天掉下來的,大斗專程回來為見她那高中閨蜜,人是回來了可心仍留在北美的公務上。明明拿了假期,卻還天天日夜不懈為公司賣命,居然等到散band那天,才勉強擠出來見上一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除夕笑梗

: 2020-02-06 10:02:34

出來晨走,遇到幾個同樣運動不懈的晨友,自然邊走邊哈拉,突留意到我手臂那塊大新燙疤,遂調侃說:“煮什麼大餐搞到傷成這樣呀!”哈,她這句真夠力,正好戳中我那三腳貓功夫的硬傷。

於是,說着說着,順便再添個新年笑話讓她們更開心下。

話說,除夕夜大斗突想吃滑蛋河和福建麵作宵夜。呃,也難怪她心思思那些重口味的,咱們在午間就吃過了團圓飯,而且她吃得特清淡,就專注在蒸魚和鮑魚加一些素菜,其他的肉類也沒見她沾筷。

問題是,大年過節的,餐館沒預訂是想都別想進去卡位子了。況且,那幾塊錢一個價位的大炒,開口下單等着被人打臉?嘿,還虧老娘跟得街坊吃家多,想起小區裡,有家由印度大廚掌鑊的海鮮樓,及他的老婆是砂拉越友族——肯定有開。再說,在過大年夜吃團圓飯的華人是不會去幫襯的(沒冷氣不夠體面嘛)。(這要聲明下,人家大廚雖是印裔,可鄰里一致公認,他是那兒一排幾家大炒餐館中煮得最地道好吃的一家囉。)

死不要臉欲蓋彌彰打哈哈

不過,更大的問題是:怎樣去可完全考倒老娘俺了——要去到那兒我才認得出是哪家。幸好阿斗她爹抓得準我描述的蛛絲馬跡,儘管一時“好像這裡轉”,一時“好像那裡轉”,也虧這小區並不那麼大,兜兜轉轉,總算沒辜負宵夜人的期望……

一眼望去,餐館裡高朋滿座,顧客不是印度友族就是非洲人。大斗隨我下車去打包,見幾個捧餐的印尼女工給客人上的菜,大致都不失海鮮樓菜餚標準。

印尼妹遞給我兩包麵時,用不鹹不淡的發音說了句:“恭喜發財!”大除夕晚的讓家人吃這個也太丟人了吧老娘俺……“Bukan Cina啦……”死不要臉欲蓋彌彰的打哈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開卷有益

: 2020-02-05 11:02:02

話說回來,其實咱家亦是善用淘米水達人。小時老媽除了留起洗碗去油膩,更拿來醃製青菜。不懂老媽打哪來的神奇偏方,更以燒飯大滾出來的稠米湯來治嘴角潰瘍;還有,體質燥底的我,常在“發熱氣”時生喝淘米水……

以前老媽在屋邊四周空地種菜,吃不完皆以淘米水醃製起來,甚至還有芋頭葉梗。她用一個玻璃瓶塞滿先以鹽脫水的菜,注入淘米水然後倒插在一個大碗裡,靜置在陰涼地方自然發酵。看到瓶內的菜醃製得轉黃後,取出即可食用……那時牙齒還未敗壞到對酸性反應過敏,那是最惹味的下飯菜。

不過,後來家裡多了個擅長不懂裝懂的仙家,怕死得連碰都不敢碰,放進冰箱還生怕被感染到什麼去這樣。現在倒好,多得網絡各仙家大神等的資訊流通,他受教得興致勃勃自己做起醃製食物——發酵過的食物有益喎!@#¥%(本來沒想要抽他後腳的卻也沒忍住那把餘火)……

看來真人秀比狗糧劇實在

天曉得,淘米水多珍貴呀!以現在人忌諱吃米飯的情況下,就算有自詡飯桶如我者,一天也頂多才淘兩小杯米,盛起來都不夠做炮製呢。所以,預知要醃菜就得先要在冰箱備留,煮上好幾天飯才儲存夠——因只要那沉澱後的濃度。

當然,淘米水還有另一功效,發酵後可拿來澆菜治蟲——不過,那味兒,呃,手指沾過後歷久不衰,跟觸碰過大便沒差。

……抱歉,歪樓一下:那天聽大媽們呻起蹲的苦楚,俺突就跳針想起在《三時三餐》裡,看到他們在地裡勞作時,有個穿在屁股後面的神奇小道具:輕便得不礙走路,可一旦蹲下即成了小凳子安置屁股。

眾大媽一聽,個個都來勁了:“你如看到順便替我也買一個!”看來真人秀比狗糧劇實在。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山離開門】淘米水

: 2020-02-04 11:02:15

小斗一直有向老娘俺大推韓綜《三時三餐》,特別是有車大嬸(男神車勝元喲)那幾集。據悉就因他還真能在灶頭上把鑊鏟耍得似模似樣,而得大嬸稱號的。哈,這麼說他可是被演戲耽誤了的伙頭軍呢。

不過,老娘的娛樂順序,自然不是這樣排的。諸多念茲在茲的好劇坑都來不及填滿(別忘了之前咱是網際的B40貧困戶),幾時方輪得到綜藝這塊?況且,深夜(白天俺也有正經事做的)去追看飲食節目,這不是自掘墳墓是什麼?

(大斗看《一起吃飯吧》,目睹劇中人吃快熟麵,饞得她喉嚨伸出手,跳起來如法炮製一鍋——視肥如歸一樣放膽的吃將起來!可頂着脹鼓鼓的肚皮,即就悔不當初大呻:“見鬼了快熟麵竟也看起來那麼可口。”嘿,快熟麵就是一種會令人上癮的“毒品”。)

過農村慢生活老梗真人秀

不過,這次在飛回來的長途上,因不敢喝酒催眠(上回因空腹喝了杯Jin & Tonic吐得老娘連胃都反過來的慘狀,見過鬼還不怕黑咩),但又不想進入有劇情負擔的電影。刷來刷去,就隨機(是飛機的機不是random)點擊了《三時三餐》,純謀殺時間。

哈,不就是大明星以自供自足三餐,過農村慢生活的萬年老梗真人秀。不過,這季首次全女班(嘩嘩嘩,首嘉賓迎來是男神鄭雨盛——若刷臉換糧全韓國女性都願飛撲去買單吧),儘管她們裝勞作裝吃苦頭,看起來很懸浮——有點咱們的艾城生活寫照似的……

爾後,她們說要做大醬湯,先需要淘米水……哈,倏想起在艾城小斗充大廚擔當,就如法炮製。果然開卷有益。韓流娛樂如今橫掃世界,但從連淘米水也善加利用這環說起,多少有點去日苦多意味。呃,搞到老娘如今也留起第二輪米水做湯……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