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

3單位暖心協助 癌青搭飛機圓夢

: 08/21/2018 - 13:51

(檳城21日訊)在大馬兒童圓夢協會的撮合下,一名未曾搭過飛機的白血病末期印青,在昨日乘搭一次飛機後,今日再獲得警方飛行組及大馬民航局的協助,一圓沖上雲霄之夢,暫時忘記患病之苦。

檳城醫院也配合主辦單位保密,為患者卡亞帝蘭製造驚喜。醫院首先要求卡亞帝蘭檢查脊髓液,但後來因“情況有變”而需到檳城民航局一趟,讓到機場後的卡亞帝蘭一門迷惑,等知道目己有機會乘搭飛機後,他才知道主辦單位的用心良苦。

武吉阿曼飛行組特別於今日上午10時,安排小型飛機載送卡亞帝蘭、其母親與姐姐,在檳島上空盤旋一陣後再飛往浮羅交怡然後折返檳城,享受來回一小時的獨特包機配套,讓他留下美好回憶。

18歲卡亞帝蘭於5年前被診斷患上白血病,5年來一直持續治療直至中學畢業,過後他在東家酒店當服務生,病情日益嚴重,近期更被醫生診斷出病情已到末期。

與家人享受飛行

卡亞帝蘭多年前曾許願要與家人一起搭飛機旅遊,但造化弄人,其病情反覆無法如願。

昨天卡亞帝蘭也在巫統峇東埔區部主席拿督再迪的贊助下,乘搭民航班機從檳城飛到吉隆坡作一日遊。

60歲以上老人圓夢 IC自動紅換藍

: 08/15/2018 - 09:48

(吉隆坡14日訊)首相敦馬哈迪為全體國民捎來喜訊,所有持紅色大馬卡(紅登記)、年齡在60歲以上的永久居民,將獲政府無條件發出藍色大馬卡(藍登記),正式成為馬來西亞公民,他們只須前往國民登記局辦理申請手續即可。

他今日在國會與人力資源部長古拉及其部門的官員主持外勞管理特別委員會會議後召開記者會時如是宣佈。並指這是政府昨天作出的議決。

兌現百日新政承諾

至于那些60歲以下者,凡符合特定條件,也可獲政府頒發大馬卡,條件是雙親其中一人須是大馬公民,而且在過去的12年內,至少10年是在我國定居;同時,也需經過簡單國語考試,只要考試合格便可被接受。

馬哈迪聲稱,希盟的14名國會議員、21名州議員和2名上議員昨日召開會議,討論了希盟在競選宣言中作出的百日新政承諾,即解決全國3407名在60歲以上,持紅色大馬卡的印裔居民的地位問題。

據瞭解,全國共有26萬9586人持紅色大馬卡,但不確定60歲以上者的實際人數。

父母其中一人是公民

60歲以下也可申請

古拉證實,上述的佳音也概括其他族群,凡持紅色大馬卡的永久居民,只要到全國任何一間國民登記局辦理申請手續即可。

馬哈迪表明,年齡在60以下的永久居民,只須證明父母其中一人是大馬公民,便具備申請成為大馬公民的資格。

他也提到那些無法證明合法結婚的配偶,若過去的居民多數沒註冊結婚而只進行傳統結婚敬茶儀式,像這種情況,內閣需再討論和決定。

“至少希盟政府在100天之內,兌現了對印裔社群的承諾。”

馬哈迪補充,這些持“紅登記”的人士須前往全國任何一間國民登記局填寫表格,當作是申請大馬卡處理。

出席記者會者還包括鄉村發展部副部長西華拉沙。

至6月杪持紅登記者有27萬人

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指出,截至6月30日,我國有26萬9586名“紅登記”永久居留大馬卡(MyPR)持有者。各州“紅登記”(MyPR)和“青登記”(MyKAS)持有者人數:

州屬 紅登記 青登記

柔佛 3萬8239人 1709人

吉打 5535人 207人

吉蘭丹 5019人 1878人

馬六甲 6423人 242人

森美蘭 7800人 261人

彭亨 1萬565人 1061人

檳城 1萬1065人 487人

霹靂 1079人 38人

玻璃市 1萬845人 849人

雪蘭莪 4萬4288人 2萬1140人

登嘉樓 2399人 1507人

沙巴 7萬5440人 2417人

砂拉越 2515人 419人

吉隆坡 4萬4995人 1137人 

納閩 3281人 330人

布城 98人 6人

總數 26萬9586人 3萬3688人

Royal Pirates James截肢 想單飛圓夢

: 03/22/2018 - 15:43

韓國人氣樂團Royal Pirates在2013年正式出道,成員由韓裔美籍的James、Moon和Soo Yoon組成,原本累積不少人氣前景一片光明,成員之一James卻因意外事故,不得已在去年初退團,同年9月更爆出左手遭截肢消息,但他卻沒放棄音樂夢,目前發起籌款想幫自己實現出EP夢想。

近來James接受訪問時,透露過去曾一度想輕生,後來靠宗教信仰撐過來。“現在很慶幸仍活著。”James也表示,目前已搬回美國,期間進行5次手術,雖結果不盡理想,但沒放棄音樂夢。“我在群眾募資平台發起籌款,希望藉大眾力量圓夢,推出屬於自己的個人專輯”,有了這個籌款計劃,他坦言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胡歌留言打氣 白血病粉圓夢

: 03/06/2018 - 14:34

(北京6日訊)因《瑯琊榜》走紅亞洲的胡歌,帥氣形象深植人心。有女粉絲近日私訊謝謝胡歌,多虧了這部劇,讓她在化療白血病期間有了勇氣撐下去,沒想到真收到偶像回應:“我不是騙子啊!我是真的胡歌,等您的回覆!”欣賞已久的偶像還主動要幫她留票,被邀請前往觀賞主演的舞台劇,感動直呼:“抱著我爸先哭了會。”

粉絲看到胡歌回應後,開心到不能自己,“這是我最好的新年禮物。”她也答應偶像會乖乖配合治療,用最佳狀態去看他的演出。

胡歌等到粉絲回應後,鬆了口氣說:“終於回覆我了!”鄰家大哥的語氣,絲毫沒有明星架子,甚至擔心對方太累。“可以分兩天看,第一天下午看上半場,第二天晚上看下半場,我給妳留3套票,妳可以帶爸爸媽媽一起來看。”

貼心舉動讓女粉絲感動到不能自己,為了不帶給偶像太多麻煩,她表示一天內看完就好,但確切時間還得問醫院。胡歌一看不但不嫌煩,反而很有耐心地說:“沒關係,有需要告訴我。”整起事件等到粉絲去看完演出才曝光,興奮貼出和偶像的合照,也讓外界窺見胡歌暖心的一面。

冰花男孩圓夢遊北京 驚悉世上原來有暖氣

: 01/20/2018 - 15:10

(北京20日訊)中國雲南“冰花男孩”王福滿因為在嚴寒天氣下步行上學,頭髮和眉毛都沾滿冰霜而引發關注。他昨日在多方協助下,如願造訪首都北京。他說,到了北京才第一次知道這世上原來有暖氣,驚呼很神奇;這句話也突顯了中國貧富差距懸殊。

8歲的王福滿和父親及10歲姐姐昨午抵達北京,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搭飛機;一家人走出首都機場大廳,就被現場媒體圍住採訪。談及坐飛機的感受,王福滿童言無忌地稱飛機上很舒適,但3個小時的飛行感覺很無聊。

他說,在雲南老家,晚上需用木炭取暖,但在北京不用燒柴,屋子裡還很暖和,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有暖氣,覺得很神奇。

在建築公司中建三局及多方安排與協助下,王福滿與家人會在北京逗留3天,他們今早到天安門廣場看升旗儀式,之後參觀警察學校,因王福滿曾提過他的願望是長大後當警察。

此外,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已為王福滿的父親王剛奎提供新職位。王剛奎說,未來希望給孩子物色一所較好的學校,起碼上學不用再受凍。

助圓癌女捐大體心願 85歲拿汀買冰庫贈學院

: 01/04/2018 - 17:41

(古晉4日訊)罹患盲腸癌的甘寶娟希望在人生走到盡頭時,能夠回到古晉善終,惟礙於古晉無語良師學院沒有冰庫存放其大體,繼而將對醫學生學習解剖造成影響,讓她心生猶豫。為了完成甘寶娟的心願,作為砂拉越首位大體捐贈者的拿汀阿瑪黃彭玉蓮毅然捐出一筆善款,作為購買冰庫的費用。

數次捐大體被拒

85歲的黃彭玉蓮聲稱,捐款只是微不足道的付出,惟也希望藉綿薄之力在社會起著拋磚引玉作用,呼吁各界人士踴躍捐款,讓無語良師計劃能在古晉落實。

彭玉蓮在許多人還對大體捐贈全無概念時,已一心一意希望將來百年歸老后能捐出大體。早在20年前,她與夫婿已故拿督阿瑪黃佛德到台灣慈濟參訪,從而對“大體老師”有所認識並心生感動。她曾數次向台灣慈濟申請成為大體老師,但因她不是台灣人,加上台灣與大馬有距離,一旦往生,無法第一時間把遺體運送到台灣,令她的申請一再被拒。

雖然如此,黃彭玉蓮未曾放棄捐贈大體的心願。去年5月,當她得知無語良師計劃在古晉辦講解會,她不但出席聆聽,還成為砂拉越首位簽署捐贈大體的志願者,盼望將來能遺愛人間,把生命的最后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

德國進口需15萬

無語良師計劃在古晉已獲得砂拉越大學撥地,但迫切需要購買可存放3名大體老師的冰庫。有關冰庫從德國進口,單是購買冰庫,就需耗資15萬令吉,還不包括安裝等相關瑣碎費用。

日前媒體報導,甘寶娟希望和另一半曾祥仁回到兩人當初相戀的古晉過寧靜生活,卻擔憂一旦回到古晉,可能會因為古晉的無語良師計劃,還沒有冰庫而無法達致心願。

其實在更早之前,黃彭玉蓮已有捐款念頭,當她知道甘寶娟的心願後,更讓她篤定的把念頭化為行動。

無語良師學院創辦人陳慶華透露,甘寶娟的新聞見報后,至今接獲逾7萬令吉的捐款。惟鑑于離15萬令吉目標還有段差距,因此希望民眾踴躍響應。有意捐款者可撥電03-9131 5523或傳真03- 9130 6523,或電郵[email protected]詢問詳情。

黃彭玉蓮受訪時多番強調自己並不偉大,並笑言捐款也是因為自己也有用到冰庫的一天,既然已發願捐大體,如今只是加速行動,也盼望更多人對當“大體老師”有所了解,加入捐贈者行列。

【T台築夢靠自己完結篇】馬幣猛跌被迫暫停大學學業 Alicia Amin盼效人權律師助弱勢

: 05/26/2017 - 11:48

大馬女模艾莉西亞(Alicia Amin)原本是人生勝利組的一員,早年,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是律師,母親是醫生,父母皆是事業成功人士,讓她從小衣食無憂。

在柔佛出生及長大的艾莉西亞,直到15歲那年才搬到吉隆坡。

“我住在新山的那段日子,一直都是在新加坡求學,所以,我每天早上4時30分就起床漱洗,因校車5時30分就會前來接載我到和新山僅一水之隔的新加坡上課。每天放學後,我還得到處學藝,生活可說是非常豐富充實。”

她有四分之一的德國血統,混血兒的深邃輪廓讓她從小被視為美女。然而,高挑的身材卻成了她的煩惱之一。

“大馬男性多喜歡長得甜美的嬌小女性,像我這種長得高挑的‘壯女’反而會嚇跑一般男性。”

陪友試鏡 意外中選

2010年,她陪同一名友人到吉隆坡試鏡時,竟誤打誤撞闖入娛樂圈。“我在試鏡地點等了半小時後,友人仍然沒有出現,當時,我原本想要轉身就走,結果,有工作人員問我到來的目的,當我說明自己純粹是陪朋友試鏡時,工作人員卻建議我也參加試鏡活動,後來,我就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參加試鏡,結果雀屏中選。”

她踏上模特兒之路後,走得相當平順,且沒有太多阻礙。她也覺得,在學生時期當模特兒是一項相當奢侈的享受,因她原本就家境不錯,現還可輕鬆通過模特兒的工作賺取額外的收入,好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為舒適。

“16歲那年,我因認為自己已有能力獨自在這世界闖蕩,所以決定輟學,但父母卻極力反對。不過,由於我當時的收入已足以讓我自給自足和自立,以及足以買車和搬到外頭租房自住,所以,我一意孤行的放棄學業。”

遭鍵盤勇士批評生活方式

艾莉西亞輟學後的數年內,狀態大勇,工作不斷找上門來。除了圈內知名人士一再邀她合作,她偶爾也會接到時尚界以外的拍攝工作,並以不同的方式收費。

過去多年來,她在職場上的經歷相當順遂,幾乎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其他模特兒因為年紀比我大,所以都相當照顧我。我們常常一同出席社交場合。甚至有時候一起泡夜店,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生活方式之一。然而,當時卻有一批鍵盤勇士通過網絡批評我的生活方式。”

接着,還有網民針對她的種族和宗教信仰作出攻擊。“但我無所謂,因為我覺得信仰和生活習慣是很個人的東西,從來沒有人可以去強迫我們成為一個自己不想成為的人,更何況是專用鍵盤攻擊他人的酸民。”

對於外人的批評,艾莉西亞表現得坦蕩蕩。雖然也曾有一些親友批評她的穿着。但她並不在乎,她認為,偽裝自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拒赴飯局陪吃

敢怒敢言的艾莉西亞在面對網民的批判時,雖然毫不畏懼,但她在言語之間也透露了內心的百般無奈。

 

“我在拍藝術照時,只要是從藝術角度出發的要求,如需要較為性感,我都不會介意,但很多保守人士卻會因此對我指指點點。我常想,我尊重他們的選擇,但他們卻不願意尊重我們和我們的選擇。”

 

她說,她平日的生活圈子除了多和模特兒在一起,她也開始接觸一些社會活躍分子,並想為弱勢群體發聲。

 

“時尚界有時候很複雜,有些人士甚至開價找人出席飯局陪吃,這時,我會坦白告訴對方,我不做那一套。只要果斷拒絕,就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處境。”

 

雖然她常通過網絡和粉絲交流,但她的工作多是來自業界的推薦,鮮少是通過社交媒體而來。

 

勇於推動性別平等 人權自由

 

許多女性都曾遭遇性騷擾事件,艾莉西亞也不例外。

她說,有一次,她到一間便利商店買飲料時,一名陌生男子走上前搭訕,並對着她的頸部吹氣。

 

“這是一種肢體上的性騷擾行為,於是,我轉過身和他對質。其實,這幾年下來,我對一些無知人士不尊重人權的態度感到非常厭倦。”

 

在社交媒體上,艾莉西亞也向來敢怒敢言,可說是個典型的憤青。她平日除了勤於推動性別平等、人權自由,也常常針對宗教課題給予意見。

因此,她的個人網頁累積了不少粉絲,但也同時招惹了一群酸民。

 

“許多少年少女常通過社交媒體告訴我,他們有多欽佩我有做自己的勇氣,並向我討教。我也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他們對自由的渴望,以及為了追求自由而欲言又止的一面。他們想要拋開種族和信仰加在他們身上的枷鎖,然後盡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也有些無奈,因為我在給予他們意見時必須特別謹慎,畢竟每個人的背景大不相同。我的環境允許我到處橫衝直撞,但其他人不見得能有同等的環境,萬一他們因為勇於做自己而被對付時,誰來保護他們呢?”

 

所以,艾莉西亞常常勸告這些少男少女先努力充實自己,直到自己有能力自力更生時,才來選擇一處可以讓自己更加自由和獲得解放的生活環境。

 

曾放棄事業赴澳留學

 

2015年,模特兒事業如日方中的艾莉西亞毅然離開時尚圈,隻身到澳洲墨爾本升學。

 

她說,雖然她當時的事業正處於高峰狀態,但早年輟學一事卻令她內心存有一丁點的不自在,總覺得自己還想嘗試些什麼。

 

她在時尚圈的出道時間比很多人早,並也因此在業界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事物,且比同齡朋友更早體驗到上流社會的生活,但她的內心卻總是有個缺口。

 

“時尚圈的前輩都很照顧我,他們都把我當成小妹妹來照料,但我總覺得自己缺少了一些什麼,並感覺自己總是融不進他們的圈子。我覺得,這世界還很大,還有許多東西需要我去探索。”

 

於是,她選擇在2015年,即她22歲那年,從絢爛回歸平淡,即放下模特兒事業,重返校園充實自己。

 

不過,到了2016年年杪,由於馬幣幣值狂跌,她的父母再也無法負擔她的大學學費,於是,她被迫重返大馬。

 

這也使得她的學習人生突然間歸零,因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令她感到錯愕不已,且一時之間不知該何去何從。直到有天晚上,模特兒友人問她有無興趣參加《亞洲超級名模生死鬥》節目時,剛回國的她抱着碰運氣的心態參加,最終順利入選十四強,而此事也為她回歸時尚圈的決心點燃了一線希望。

 

盼拜人權律師西蒂卡欣為師

艾莉西亞再次回歸大馬時尚界後,也在第六季超模大賽中取得不俗的成績。不過,她坦承自己至今仍不確定會在時尚界待多久,但她會試着順其自然地往前走。

“我覺得模特兒的工作本來就是一道橋樑。一般人因為時尚而認識我,我則想藉着自己的影響力,去為有需要的人士發聲。這就好比我們在走秀的時候,最重要的任務是把穿衣服的態度帶出來。”

她說,非常欣賞本地人權律師西蒂卡欣(Siti Kassim)坦率及敢作敢為的作風,並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她合作,或是拜她為師,以便自己未來有能力替弱勢群體發聲。

“年輕人需要不斷充實自己,無論是多唸書,或是多學習各方面的才藝,這對日後的人生非常重要。這世界非常遼闊,只有走出去,才能夠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寬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