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


回國隔離被照顧周到 隔離者向政府致敬

: 2020-04-12 20:04:23

(八打靈再也12日訊)“再次感謝你馬來西亞,你讓我感到安全。我一直都是、永遠都是為這個國家而驕傲的公民,因為這個國家給予我許多。Tanah tumpahnya darahku(我出生成長的地方)!”

當回國公民因為疫情嚴峻必須被強制隔離,而引起諸多怨言之際,一名從英國曼徹斯待回返大馬的民眾在臉書留下感性的字句,感謝政府為了人民的安全所做的一切,同時致以崇高敬意。

名叫沙辛阿南達的網友說,他是在多哈(Doha)過境回來吉隆坡,當時飛機上約有50人,大家都被隔離分開坐。

“飛機起飛後,我們必須填寫一份健康聲明表格,除了一般信息如姓名、年齡等,還有與冠病相關的問題。表格也要求我們填寫航班和座位號碼,相信是為了追蹤曾與疑似冠病患者接觸的人。”

他指出,他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後,兩名制服男子在登機橋上迎接他們,其中一人在旁監督嚴格要求他們遵守1公尺的距離,另一人則帶著他們前往空中列車(skytrain)站,然後由一名女警帶他們去巴士站。

他表示,巴士把他們載到大廳,每輛巴士最多只能容納10人,一些座位標有“X”確保分開坐。一名女警官在巴士上確保一人落坐後,才讓下一個人登上巴士。

他補充,每個站點至少有一兩名警官值勤,整個過程十分順暢,讓人感覺似乎排練了多年。

小細節考慮周詳

“我們下巴士後走向(入境處的)移民局櫃台,接受紅外線體溫檢測。過後,再被帶到右邊的衛生部官員小組。約有10名官員全副武裝,每人都配有一張桌子和椅子。這一幕讓我印象深刻。”

他說,一名女官員向他微笑打招呼,稱呼他為“adik”(弟弟),雖然只是很小的事情,卻讓他倍感親切。他交上健康聲明表格,再三確認是否出現任何癥狀,女官員給他一份自我隔離表格,讓他每天監督和報告所出現的癥狀。

他指出,他們接著排隊使用消毒搓手液,接著再獲得另一份表格,現場填寫個人資料和緊急聯絡人,同時等待另外3批人的到來。

沙辛阿南達表示,20分鐘後,一名警官向他們簡單解釋隔離期間需註意的事項,此事,所有人似乎都在思考著會被帶到哪里,他無意間也聽到有人希望是吉隆坡的5星級酒店,警官也不確定他們會在哪里隔離,只是保證會是個好地方。

隨後,他們在另一名官員帶領下,前往領取行李。所有行李早已完好放在一邊,避免他們在輸送帶前尋找個人行李而造成擁擠。

他說,官員再帶領他們到入境大廳登上雪蘭莪精明巴士。上巴士前,一名消防員對他們的背包和行李進行消毒,我們也必須再次使用消毒搓手液,然後從另一名官員手上領取一大包零食。在巴士上,還有人幫他們置放行李。

“政府對每一個小細節都考慮得很周詳,整個過程非常有系統,上巴士時只允許一個人上去,以保持社交距離。”

他表示,約30分鐘後,3批人都登上了巴士,巴士司機才告知,他們會被帶到吉隆坡宴賓雅(Impiana KLCC)。

檢測登記快速有效率

沙辛阿南達指出,到酒店的路程只有50分鐘,當他們抵達時,都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大家忙著拍照和拍視頻。

“因為眼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遙遠的反烏托邦時代。幾十名全副武裝的人站在一張長桌旁,看上去就像是一條流水線,所有人都忙著替我們檢測和登記。”

他說,下巴士前,一名空軍特種部隊(PASKAU)成員向他們講解下一步必須做的事情,並要求他們準備好護照進行登記手續。

他們一個接一個搬運行李,根據地上的黃色標記排隊。官員檢測了他的體溫,遞給他一張表格,和之前獲得的自我隔離表格差不多一樣。

他稱,他把護照交給另一名官員複印,等待的同時,另一名官員詢問他的電話號碼和原居地。他拿回護照後,也獲得房間鑰匙和2個口罩,然後很快被帶入酒店。

他認為,整個過程看起來快速而匆忙,卻非常有效率,最主要是減少與他人的接觸。

“房間里有2箱礦泉水、用來裝骯髒衣物的塑料袋、一個裝有咖啡、餅幹和零食的袋子等。”

他說,一日三餐的食物都很棒,並且免費住在4星級(有些是5星級)的酒店,不但有全天候的監控,醫療團隊也在我們門口駐守。

他表示,他們共有74人被隔離,一名負責照顧他們的中尉把大家加入一個WhatsApp群組中,方便溝通。很快,各種感激的字句充斥在群組中,大家都不吝惜贊美和感恩之情。

隔離反而培養團結精神

沙辛阿南認為,此次的隔離反而培養了人們早已失去的社區意識和團結精神,雖然不知道疫情何時結束,但他相信,我們會一起度過難關,因為這是馬來西亞人最擅長的事情。

他坦言,自己是其中一名漏夜離開外國的人,因為他對未來充滿不確定。

他敦促那些閉門造車、紙上談兵的經濟學者和反對意見多多的人,如果不想承認政府正在採取的是良好措施,至少也別妨礙他們。

護照逾期被扣留 顏龍標助中國女子回家

: 2019-10-18 11:10:30

(丹那美拉17日訊)40歲中國女子因護照逾期被扣留,加上身無分文無法回國,如今在哥市熱心商家顏龍標的協助下,搭乘飛機回國與家人團聚。

現年40歲的李姣鹽,來自中國湖南,她數年前抵馬旅居檳城,爾後在雲頂旅遊時因護照逾期被移民局執法人員扣留。

李氏是在本月7日被扣,隨後被送往丹州的丹那美拉扣留營。由於只諳華語,造成她和官員在溝通上面對難題,加上身無分文,所以一直被扣留在扣留營裡。約10年前開始協助落難關在扣留所的中國人的熱心商家顏龍標,在接獲丹那美拉扣留營官員聯繫後,特前往瞭解情況,並協助李氏回國。

顏龍標抱著行善積德的心,迄今已協助逾30多名中國人回國。

“丹那美拉扣留營官員與我相熟,他們會在中國人因為各種緣故被扣留,面對沒有盤川回國時聯絡我。我通常會安排贊助機票,協助他們回國。”

李姣鹽在顏氏的協助下,今日已飛往中國廣州,顏氏也特留下100令吉及1200元人民幣,供李氏回國所需。李姣鹽與顏氏會面時,也聲聲感謝顏龍標,願意對她這位陌生人伸出援手。

林文明:若要引渡嫌犯回國 政府須先援引互助法令

: 2018-09-28 17:09:56

(檳城28日訊)盛傳全國都在追捕的年輕富商劉特佐人在中國,基於馬中沒有簽署引渡協議,大馬政府要捕獲劉特佐就猶如大海撈針嗎?究竟政府在什麼情況下才能引渡一名嫌犯回國?

執業律師林文明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政府若有意引渡一人回國,首先要援引1992年引渡法令,或援引2002年大馬刑事互助法令(mutu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act, MACMA)要求雙方警方合力調查。

他說,然後再看看嫌犯匿藏的國家是否已與我國簽署引渡條約(extradition treaty)或司法互助協議(Mutual Legal Asistance treaty),才能依造程序完成引渡。

林文明認為,首相所說的“非正式管道”,可能是我國內政部長親自致函要求中國移送劉特佐回國接受審判,或者向中國控告劉特佐,要求帶劉特佐回國。

他說,因為除了兩國協商與遵循法律,我國不可能明目張膽到中國搶人。

他指出,就算兩國間有簽署引渡協議,也有個別條件與層面,須視情況而定。

黃漢偉:兩國沒簽引渡協議 只能靠外交關係處理

 

對此升旗山國會議員黃漢偉律師也解釋,引渡條約是國家間引渡罪犯的依據;司法互助協議則是深化打擊罪犯的合作協議,兩國除了引渡外,也可互相協助蒐證與合作調查。

他說,大馬有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簽署司法互助協議,但沒有與中國簽署任何有關引渡的協議。

針對首相敦馬哈迪指大馬嘗試通過非正式管道,將劉特佐帶回大馬面控,黃漢偉說這也是目前可以做的方式。

“在兩國沒有引渡協議的情況下,只能通過外交關係或私人方法處理此事,過程會比較困難。”他相信劉特佐也非常清楚這個情況。

早前也曾傳出劉特佐匿藏台灣,黃漢偉說,我國與台灣也沒有簽署引渡協議,因為雙方沒有邦交關係。

根據總檢察署官方網站,大馬已與15個國家或特別行政區締結司法互助協議,可依據個別情況引渡嫌犯,分別是汶萊、柬埔寨、印尼、 寮國、緬甸、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泰國、澳洲、香港、美國、英國、印度及韓國。

 

離馬94天未宣誓為議員 前沙巴首長慕沙回國了

: 2018-08-21 23:08:00

(吉隆坡21日訊)沙巴前首長丹斯里慕沙阿曼在離馬94天後,終在週二傍晚回國。

移民局總監拿督斯里慕斯達法阿里發文告說,週二傍晚約6時45分,慕沙阿曼一行人搭乘搭專機,從新加坡實里達機場,飛抵雪州梳邦蘇丹阿都阿茲沙機場。

他披露,移民局官員已檢查慕沙阿曼和其他乘客的旅遊文件,並把他們的記錄輸入移民局的電腦系統,但慕沙阿曼因健康因素,而無法前往移民局櫃檯辦理入境手續。

“移民局已向警方和反貪會的調查官匯報此事。”

慕沙阿曼是於5月17日秘密飛往英國,以致他至今還沒有宣誓為雙溪西埔架州議員。雖然他於7月30日致函州議長要求展延宣誓期限,但其要求已遭州議長拒絕。

過後,慕沙遭我國警方通緝,因為州元首敦朱哈報案指他曾遭慕沙恐嚇。此外,反貪會也要尋找慕沙以協助調查利用2000萬令吉收買州議員以支持他為州首長的案件。

另一方面,慕沙的兒子雅馬尼也在大選中選為實必丹區國會議員,但他與父親一樣,至今還沒有宣誓。

離馬94天未宣誓為議員 前沙巴首長慕沙回國了

: 2018-08-21 23:08:00

(吉隆坡21日訊)沙巴前首長丹斯里慕沙阿曼在離馬94天後,終在週二傍晚回國。

移民局總監拿督斯里慕斯達法阿里發文告說,週二傍晚約6時45分,慕沙阿曼一行人搭乘搭專機,從新加坡實里達機場,飛抵雪州梳邦蘇丹阿都阿茲沙機場。

他披露,移民局官員已檢查慕沙阿曼和其他乘客的旅遊文件,並把他們的記錄輸入移民局的電腦系統,但慕沙阿曼因健康因素,而無法前往移民局櫃檯辦理入境手續。

“移民局已向警方和反貪會的調查官匯報此事。”

慕沙阿曼是於5月17日秘密飛往英國,以致他至今還沒有宣誓為雙溪西埔架州議員。雖然他於7月30日致函州議長要求展延宣誓期限,但其要求已遭州議長拒絕。

過後,慕沙遭我國警方通緝,因為州元首敦朱哈報案指他曾遭慕沙恐嚇。此外,反貪會也要尋找慕沙以協助調查利用2000萬令吉收買州議員以支持他為州首長的案件。

另一方面,慕沙的兒子雅馬尼也在大選中選為實必丹區國會議員,但他與父親一樣,至今還沒有宣誓。

凱里嗆劉特佐 回國面對證明無辜

: 2018-08-12 16:08:57

(吉隆坡12日訊)巫統林茂區國會議員凱里嗆聲大馬富商劉特佐,若認為本身是無辜的,就應該親自回來馬來西亞面對一切。

他在推特貼文提:“如果你認為自己是無辜的,就不要再繼續躲藏了。”

“只要你繼續逃跑,而其它相關法庭案件(SRC國際公司案件)還在審訊中,我的政黨(巫統)就無法脫離1MDB課題及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