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戰


曾否認納吉涉命案 慕沙與網民“口水戰"

: 2019-12-17 16:12:03

(八打靈再也17日訊)自謀殺蒙古女郎阿旦杜雅罪名成立的前特警阿茲拉爆料,指命案與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及他的親信阿都拉薩有關後,時任全國總警長丹斯里慕沙哈山曾於2015年,還否認此命案與納吉有關的指控。不過,慕沙哈山今天凌晨開始在推特上不斷發帖及回應推特用戶的提問,在推特上與網民展開針鋒相對的“口水戰”。

 

慕沙哈山於今晨1時在推特上發了一段以爪夷文法呈現的帖文,一位推特用戶還在帖文下翻譯為“人民已厭倦了政治人物的自大及謊言” ,此翻譯還獲得慕沙哈山回應正確。後來,慕沙哈山又發了一則帖文“當有人討厭我們,不需要擔心,那些假裝喜歡我們的人才更加危險”。

 

對此,一位推特用戶對此在帖文下問他昨晚是否失眠,他回應說:“'InsyaAllah nyenyak'(睡得很好),並做了'subuh'(黎明)時分的禱告;重要的是要確保真相得直,而非誹謗。”

 

慕沙哈山也另一條推特上發帖指那些沒有事實依據的人是最大的說謊者,一位推特用戶ExposingKlepto對此譏諷他“真相會浮出水面,你的謊言會被公之於眾。”

 

早前一則推文似乎是回應慕沙哈山說他已經完成了他的黎明祈禱,ExposingKlepto譏諷:“這是真的,阿茲拉及另一名前特警西魯就是在齋戒月期間,依據納吉的指示殺死阿旦杜雅,他們也遵守了'sahur'(齋戒前的早餐)及黎明時分的祈禱。”

 

慕沙哈山對此回應:“這是通過調查證實的,還是只是誹謗?”針對另一名推特用戶指人民已厭倦了執法單位結案,尤其是與貴賓有關的案件的這種特殊待遇時,慕沙哈山則解釋:“警方無法結案,警方只能在存有犯罪因素的情況下進行調查,總檢察署才有起訴的權力。”

【國會】雪大制水 VS 1MDB課題 納吉阿茲敏互嗆

: 2018-03-12 16:03:07

(吉隆坡12日訊)雪州大制水 VS 1MDB課題,哪個更重要?國會下議院今日因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和雪蘭莪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的互嗆,進而引發朝野議員的相互叫罵,令議會廳陷入口水戰。

朝野議員陷罵戰

這場口水風波最終在議長丹斯里班迪卡的介入,才平息這場由阿茲敏在問答環節質問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事件是否影響國家債務水平,而納吉則反嗆雪蘭莪州水供問題才是更應關注事項所引發的口水風波。

也是鵝嘜區國會議員的阿茲敏,向親自到國會回答問題的納吉提出附加提問時提到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問題時,國陣議員隨即紛紛起立抗議。

巫統華玲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阿都阿茲要求阿茲敏應該管理好雪蘭莪州的水供問題,而納吉隨後在回答問題時,也就雪蘭莪州水供問題反嗆阿茲敏。

阿茲敏起立向議長抗議時,國陣議員紛紛起哄,要求阿茲敏坐下,並要求議長對付不聽指示的阿茲敏。

議長班迪卡認為納吉的回答沒有問題,只是強調雪蘭莪州水供與國家債務問題同樣重要,並叫阿茲敏即刻坐下,不然便將採取行動,才結束這段插曲。

雖有人游說卡立不再參選

雪州前大臣兼敦拉薩鎮區國會議員丹斯里卡立重申,雖然有人嘗試遊說,但他已決定不會在來屆大選參與競選。

他在國會接受馬新社訪問時表示,他要把機會讓給其他人,和專注於社會活動。

“前政黨(公正黨)也有找我,伊斯蘭黨也有問起(關係競選),但是我已決定不再參選。”

現年72歲的卡立表示,他當了敦拉薩鎮國會議員逾10年,是時候給年輕的領袖照顧該區選民。

“所以我認為時間已夠,想把這個機會讓給那些有興趣成為該地區國會議員的人。”

卡立是於2014年遭公正黨開除,當時因為他違抗公正黨最高理事會議決委任黨主席拿督斯里旺阿茲莎成為雪州大臣人選的決定。

 

達立:除了口水戰激烈 大選料充斥仇恨憤怒

: 2018-03-06 10:03:01

(吉隆坡5日訊)砂拉越首長署部長拿督達立朱菲立認為,在即將到來的第14屆大選,除了口水戰將變得更激烈,憤怒、仇恨、相互厭惡、譴責與混亂的強度也將增加。

他說,政治媒體的可憎,以及魯莽的政治媒體戰,將會帶來分裂、兩極分化與不團結,而報案與訟訴則將增加及浪費警方的資源與時間。

“在訊息互通的世界,可以輕易接收與傳播各種所接受到的訊息、數據、事實、謊言與假相等,而能夠充分利用科技者將是最大受益者,交戰雙方相信都會加以利用,媒體戰爭的指揮權爭奪戰將就此爆發,沒有人會屈服。”

政治媒體戰帶來分裂

達立於今日在吉蘭丹大學主辦、歐盟新伊拉斯莫斯計劃(Erasmus+)聯合資助的社會變革國際媒體素養大會上,主講媒體與政治溝通講題時認為,政府控制訊息的時代經已消失。

他說,如今是一個複雜的政治媒體溝通時代:印刷媒體快速下滑,海報戰可能被較廉宜的手機戰取代,由砂拉越報告、紅豆兵、部落客等所取代,並朝對手的錯誤狠狠打擊。

他說,在訊息對稱的世界,它可能是一個公開的殺戮領域,有豐富經驗者再加上年輕人的技術結合,訊息將可以輕易傳達給目標群體。

他將焦點縮小為五大領域,即貪腐與圍繞它的問題、經濟與生活成本如消費稅及取消補貼等將備受指責、種族與語言、宗教與地方情緒如砂拉越、沙巴、登嘉樓和吉蘭丹的油和天然氣稅等課題。達立說,由於國內有多達51%互聯網用戶是通過WhatsApp獲取資訊,對政府在控制或維護假消息於社交媒體平台的廣傳形成巨大挑戰,因誤導人民的假訊息可以在彈指間傳播,有時甚至會引起民眾騷動。

他認為,假新聞已於2017年成為媒體文化,而馬來西亞正在從傳統體制轉向影響更大的小範圍領域,但他相信社會有足夠智慧不被假新聞牽著走。

“現在是人們控制技術,而不是被技術控制我們的時候。”

另外,達立為大會開幕時說,數據顯示,世界人口於2018年1月已達到75億9300萬人,當中有40億2100萬人是互聯網用戶,31億9600萬人是活躍的社交媒體用戶,這說明世界上50%以上的人口都是活躍於社交媒體的媒體文化人。

“馬來西亞也不例外,3270萬人口中有約67%是互聯網精明者,是世界社交媒體用戶最活躍之一,除了51%的WhatsApp用戶,臉書及優管的活躍用戶則分別有56%及26%。”

他說,政府在處理媒体素養問題時障礙,是教育人們負責任地使用媒體,包括勿為個人利益而濫用訊息、道德關注與信息操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