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魯依莎

安華:若有人提議 努魯可征斯里斯迪亞

: 08/11/2018 - 14:31

(八打靈再也11日訊)公正黨新任主席安華說,雖然目前尚無人提議讓其長女努魯依莎上陣斯里斯迪亞州議席補選,但若有人建議,他將會考慮這項決定。

網媒《透視大馬》報導,他否認努魯依莎為讓路使他成為峇東埔國會議員,而被提議為斯里斯迪亞州議席補選候選人,並反問,為何努魯依莎要以國席以州席交換。

“我從未聽聞此事,為何依莎要轉戰州議席呢?”

早前,公正黨消息向《透視大馬》透露,努魯依莎被提議競選將在9月8日進行補選的斯里斯迪亞州議席。

安華表示,他將會考慮若有人提出這項建議,說道:”沒有人提議,但若有人建議,我將會考慮。“

若努魯依莎辭去峇東埔國席,她將會在辭職後的5年內失去競選資格。

努魯依莎已數次否認她將會讓出峇東埔國席予父親,並形容該選區是她的真愛。

努魯拜會檳商會 承諾扮好TVET主席角色

: 06/23/2018 - 16:21

(檳城23日訊)日前獲教育部長委任為加強技職教育與培訓委員會主席的峇東埔國會議員奴魯依莎說,雖然有人質疑她的委任,但無阻她扮演好角色。

努魯依莎也是公正黨副主席,她今日帶領檳州公正黨領袖拜會檳州中華總商會後,被詢及此事時說,雖然自己不是部長,但無阻她扮演好該角色,並認為這項工作不需擔任部長也可以執行,而她的工作就是協助部長準備有關資料等。

教育部長馬智禮日前宣布,為了加強及提升國內的技職教育與培訓(TVET),教育部將成立一個相關委員會,並委任努魯依莎擔任該會主席。

首要提升技職教育

努魯依莎說,委員會當務之急是要針對如何提升本地技職教育提呈報告,好讓教育部能有效地改善大馬技職教育。

她說,人力資源由市場力量驅駛,政府需準備可以滿足未來市場需求的人力資源,因此有必要與私人界,比如檳州中華總商會交流,了解私人界的需求。

“從他們告訴我,他們需要怎樣的人力資源,因為我們要確保未來的發展中,人力資源是順應需求而非供應,所以我們必須先聆聽,然後才能夠回應有關行業的需求。”

了解私人界需求

與會者包括檳州公正黨署理主席拿督劉子健、秘書祖基菲、檳州第一副首長阿末查基尤丁、檳州行政議員拿督阿都哈林、阿菲夫、國州議員沈志勤、李凱倫、古瑪、王康立及吳俊益。

他們獲檳州中華總商會署理會長拿督楊翼圖接待,商會代表有副會長拿督莊厥成、拿督溫永文、義務秘書拿督駱榮偉、董事丹斯里黃繼樑等。

保證照顧人民福利 努魯勞動節拉票忙

: 05/02/2018 - 18:37

(北海2日訊)“烈火莫熄公主”努魯依莎魅力無法擋,昨早蒞臨詩布朗再也巴剎為該區州席候選人阿菲夫拉票時,民眾紛紛趨前和她合照。

今屆大選代母拿督斯里旺阿茲莎守土公正黨峇東埔國席的努魯依莎,在勞動節公假日依然勞動,一早就到該巴剎,為阿菲夫團隊舉行的迷你嘉年華活動造勢,同時也不忘為後者和本身拉票,冀望選民在509投票日,繼續他們和希望聯盟一個機會。

“一旦509後,希盟奪下中央政權,我們保證會照顧人民福利,因為人民才是真正的YB!”

也是原任詩布朗再也州議員的阿菲夫,也在會上向人民派發其“成績單”,並表示如果再次或人民委託,肯定會為詩布朗再也的選民謀取更好的發展。

努魯粉裝變鄰家女

(大山腳2日訊)昨天是勞動節,緊鑼密鼓應戰的公正黨峇東埔國席候選人努魯依莎(左圖)換上粉紅長袖襯衫、花裙子和球鞋出席記者會,卸下平日黑灰藍系列“戰袍”的她,讓緊張的大選氛圍瞬間變得溫和許多。

公僕選票不會被驗

努魯依莎今早在本南地安曼基金會召開記者會說,關於公務員選票受政府操控的說法,包括全馬多達160万名公務員被下令禁止參政、公務員的選票受檢驗,不允許投選反對黨,否則將被對付或裁退,這些都是不實的傳言。“夠了啦,國陣不要再用這种說法來恐嚇公務員了,根据法律所有選票絕對保密。”

她抨擊,國陣政府推出的“保障年輕人”政策,制造300萬個就業機會給年輕人,但其實每10項新職業里面只有2項惠及本地年輕子民。

公正黨詩布朗再也州議席候選人阿菲夫說,州政府執政檳州10年,不曾有公務員因投票傾向而被削減;相反的,檳州的就業機會一直在增加,因此公務員無需擔憂,為了捍衛公務員的尊嚴,更應該拒絕貪污腐敗的政府。

【姐姐妹妹走出來‧系列2】努魯:為人權公義鬥爭 女性參政社會更美好

: 03/08/2018 - 16:12

1998年9月,時任副首相的拿督斯里安華遭革職並被控瀆職和雞姦罪名,18歲的長女努魯依莎(Nurul Izzah)每天風雨不改地出庭給父親打氣加油,後來就有了烈火莫熄公主的形象。現在,她已是兩屆班底谷區國會議員兼公正黨副主席。

3年前,努魯依莎放棄了12年的婚姻,選擇當單親媽媽,全心全力投入政治工作。她強調,參政不是她一個人或她的家事,因為她視政治為生命的呼喚,必須履行的責任。現年37歲的她在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首先闡明她參政的原因。她說,很多人還一直以為她參政是因為家庭,事實並非如此。

“你必須清楚一點,當司法不公時,不只是我父親面對的問題。當年,還有很多其他人在不公平的司法制度下被扣留,我是被當時的環境鼓勵下參加政治。即使我到國際人權組織提出抗議,也不只是為了安華一人,同樣也為了其他人伸張正義。如果只是因為家庭,我何必參政?”她強調,多年來堅持的政治改革,一切都與公正和司法制度有關,因為她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鬥爭。

與國家改革一起成長

“已經20年了,這是一場漫長的鬥爭。我們要塑造一個經過改革的馬來西亞,你不能期望在37歲時就結束。我們開始的改革議程不只因為安華,回顧過去20年,你會發現很多人都已經了解改革的重要性,即使是前首相敦馬哈迪。”“我相信這是一個可以堅持下去的旅程。1998年開始改革鬥爭,看著黨在2004年大選只贏得一個議席,2008年成功奪得5州政權,2013年更贏得52%支持率,你可以看到這場改革運動的成長。這也是我學習的軌道。”

無可否認,努魯依莎與國家改革一起成長,她的人生與政治已經無法切割。然而,身為女人,她還需要兼顧丈夫、孩子和家庭。2004年,她單方面提出離婚申請,並在進行超過一年法律程序後,夫婦倆於2005年正式離婚。

努魯依莎的離婚曾引起轟動和輿論。面對馬來社會保守的家庭觀念,指她沒有辦法管理好家庭,又如何治理政黨等言論,她淡淡地說:“這是人生。”“離婚反映出很多家庭的問題。你努力維持婚姻生活,但不成功。無論如何,我與孩子的父親維持著友好關係,我們都為孩子培育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

“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我平和地對待所有言論,但最重要的是我孩子和家庭,以及所有愛我的人明白我所做的一切。當然,那終歸是私人問題,最後還是回到你的工作表現,我確保我的選區和政黨運作如常,誰還理會那些輿論?”她說,政治工作讓她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人生,彼此互相關懷,以共同的理念為目標,而不是因為物質的供給。“我希望我孩子長大後明白,為何需要捍衛和爭取馬來西亞多元化的重要性。”

塑造愛心社會從教育開始

努魯依莎表示,女性議程是可以讓社會變得更美麗的元素。“你要一個善心和充滿關懷的社會就得從培育開始。女性更了解這些,因為她們就是看顧孩子和管理家庭的關鍵人物。”

“當然,男人也扮演重要角色,也是過程中的一部分,你必須從教育兒子開始,教育你兒子和兄弟尊重女性、關心女性、了解女性。”

比起過去十年,現在政壇已經很多女性,努魯依莎說,女性同伴的並肩支持很重要。“女性是女性最大的支持者,因為過程真的很困難。我期望我有更多的導師去實現女性議程、家庭議程,才能為國家提供動力。”

她認為,自己很幸運,在最重要的時刻遇見了很多為女權鬥爭的名人,但最令她感動的卻是平凡的女人。

“公正黨支持者都不是來自主流,他們都是很勇敢的人,這些女性都令人難忘,因為當大多數人都支持主流時,他們跳出了框框。我很高興成為大家一分子,因為我不想盲目地生活,一味只有自我美好的感覺。”

不請保姆 讓孩子學習自理

政治以外,一對子女的教育是努魯依莎另一個堅持。面對繁忙的事務和兩名年齡分別為9和11歲的子女,她每天努力分配時間。

“首先你必須緊記作為母親的職責,要關心孩子的成長,接著是自己的事業。我非常幸運擁有強大的後盾支持我。”

“我住在父母家,有母親和妹妹幫忙。想像一下,如果我是一個人住,加上我國工作環境並沒有多少育兒設備,這也是職業女性的難處,魚與熊掌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政府需要塑造我國成為一個父母宜居的地方。”

提到時間的分配,她認為,時間的品質比多寡重要。“我非常努力地確保每天可以載送他們上學,也許一天只有一兩個小時相處,但我們很珍惜這段時間,接著最重要的是溝通。”

努魯依莎家裡只有主要負責煮食的幫傭,沒有聘請保姆。“現在孩子都長大了,我要讓他們自理,自己洗衣服,不然接下來很困難。”

她指出,馬來家庭一個關鍵的挑戰就是讓孩子在成長中學習自理,尤其是職業女性。“我必須教導孩子生活技能,我女兒8歲就學煮食,她現在也很會煮了。”

國家需要好首相無關性別

如果說馬來西亞將迎來第一位女首相,努魯依莎一直是人選。她笑著回應:“我經常說,我國需要一個好首相,性別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了解這個關懷和治理國家的職位。”

她說,許多人並沒有看到光環後所需要背負的責任。“這是非常巨大的負擔,你不只是要確保國家安好,還需要培育一個多元文化的居住環境,社會正義至上,確保低收入階層人民都受到照顧。”

“我見證過司法不公,經歷過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我不希望其他人走我走過的路,所以我必須做好我自己的一部分,即使是很小的角色來改善它。無論你是記者或是教師,我們都應該化理念為行動,推動改革議程,讓它每天一寸一寸地前進。”

她表示,作為女性政治人物也非常具挑戰,惟她感到很幸運,因為父母都是政治人物。

“我與政黨自1999年一起成長,與此同時,大馬政壇的活動或文化一直都由父權主宰,所以你必須讓大家知道,女性參政可以讓政壇更加多采多姿和具代表性。”

採訪手記——在家做好女兒媽媽本份

安華入獄以來,女人當家的戲碼一直在安華家上演。不過,在外是領袖,在家永遠是婆婆和媽媽。印象中與努魯依莎的近距離接觸是六七年前的事,那時的專訪對象是她母親旺阿茲莎,她那兩個才幾歲大的子女在客廳鬧著玩。

努魯依莎與前夫結婚十多年,彼此深愛對方,提出離婚的確引起轟動。她一直視此事為私穩而不多談,非常感激她的分享,想必也是一場煎熬。 

這次訪談在醫院探望安華時抽空完成,亮麗外表掩飾不了她的倦容。努魯依莎就是如此努力地做好女兒、好媽媽和好領袖的本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