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華才


劉華才:提高英語水平 師資教學法是關鍵

: 2019-09-13 15:09:16

(八打靈再也13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指出,要提高我國的英語水平,不是單靠各項政府考試中使用歐盟國家資格憑證架構(CEFR)同等的評估標準就能夠實現,師資與教學法才是關鍵。

 

身為為前大學教授,他認為,要提高我國的英語水平,應該從教學方法及師資方面著手,單只是在政府考試中使用歐盟國家資格憑證架構,並不足以提高英語水平,治標不治本。

 

“就像你不給馬兒上好草料和科學訓練,卻期望它成為冠軍馬一樣。要想提高英語水平,我們必須從最基本的師資與教學方式著手。”

 

他今日發文告表示,大馬教育素質日益低落是不爭的事實,例如學生的英語程度都有不斷滑落的情況,這與教育政策,尤其是英語和國語對於數理教學用語不斷更換,令師生無可適從脫不了關系。

 

因此,他說,要提高英語水平就必須從教育政策上著手,而首相敦馬哈迪首推的英語教數理政策,其實對提高英語水平的作用不大,政府應該深入研究,做出對學生最好的選擇,而不是使學生不斷地成為試驗品。

 

他強調,英文教數理對掌握英文的幫助並不大,因為數理科不重視語法,大部分用語是專有名字,日常對話中不常用到。

 

“我認為應該增加英語課節數,同時在校園內創造講英語的環境,讓學生能夠學以致用,這樣才能提高英語水平。”

辯論華淡小爪夷文政策 劉華才向林吉祥下戰書

: 2019-09-11 18:09:32

(吉隆坡11日訊)民政黨主席拿督劉華才向民主行動黨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林吉祥戰書,邀請後者針對希盟政府強行在華丶淡小推行爪夷文書寫課的政策展開辯論。

他說,既然行動黨一眾領袖都認為在華丶淡小推行爪夷文書寫課題好事,而且林老先生也控訴民政黨領袖日前在一篇文告中,指責他“露出真面目”,主張在華丶淡小介紹爪夷文,違背過去對爪夷文的言論不符合事實,那麼就通過公開辯論來辨清事實。

“其實我早前也有邀請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一起辯論爪夷文課題,但張副部長至今仍未有任何回應,因此我想張副部長已經棄戰,所以我希望做為民主行動黨資深領袖的林吉祥可以接受我的邀請,通過公開及透明的平台,理性的辯論爪夷文書寫課政策。”

劉華才於今日發文告指出,根椐一則於1984年6月3日刊登在《南洋商報》的剪報,當時出任行動黨秘書長的林吉祥明確表達反對爪夷文列為華小必修課的立場,並指憲法第152條文規定國文是以羅馬字書寫的馬來西亞文,因此,將爪夷文列為華小必修課已經違反憲法,因為爪夷文並非國文或官方語文的一部分。

“現在希盟政府所推的爪夷文書寫課,基本上和林吉祥當年所反對的是一樣的,爪夷文書寫課是被納入華小和淡小的國語課本中,而國語課是屬於正課,即必修科,難道1984年的爪夷文和2019年的爪夷文不一樣嗎?”

“我想不管過了多少年,爪夷文還是爪夷文,但是林吉祥已不是林吉祥了,我認為林老先生無需通過發文告來顛倒是非,就讓我們來一場辯論,時間和地點就讓林吉祥決定。”

“我希望林吉祥老先生可以接受與我辯論,因為真理是越辯越明,透過辯論的方式,人民將可對這項政策有更透徹的了解。”

劉華才說,辯論文化也是民主行動黨未執政前所鼓吹的,民政黨希望讓政黨之間的辯論,成為健康民主的一部分。

劉華才:加強認知 民政積極爭取青年支持

: 2019-09-11 18:09:59

(吉隆坡11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坦言,民政黨對青年而言是相對的陌生,因此該黨必須在這方面更為努力及更積極的爭取青年的認知和支持。

他說,青年確實是該黨必須積極爭取支持的對象,不只是為了來屆的大選,也是為了民政黨永續發展。

“我們刻在積極的舉辦各類的活動,以吸引青年的關注,加強他們對民政的認識,進而給予民政支持。”

劉華才是今日率領包括民青團及婦女組領袖前來拜訪光明日報同事及贈送月餅,他在交流中分享了該黨近期展開的一些活動,同時也期望媒體反饋社會各界對於民政黨的一些看法。

他說,該黨之前舉辦的“與民政黨領袖一起喝珍珠奶茶”的全國活動,讓他意識到這個“危機”的存在,唯他也慶幸還來得及,讓民政通過各種管道去“喚醒”青年認識民政黨。

“我們的青年團、婦女組也會繼續舉辦更多'接地氣'的活動,以拉近民政黨與社會各階層的關係。”  

一同前來拜訪的尚有該黨副主席兼宣傳局主任邱孝利、青年團長黃志毅、婦女組主席黃愛歡、中央宣傳局執行秘書陳水源、及助理執行秘書郭佩芬。

失望擬再發行武士債券 劉華才抨希盟舉債為榮

: 2019-09-09 15:09:08

(吉隆坡9日訊)民政黨主席拿督劉華才對財政部長林冠英表明財政部已做好準備第二次發行武士債券感到失望,並批評希盟政府不思進取,落實有助經濟發展的政策,使國家能夠自強,反而似乎是以到處舉債為榮。

他說,政府應該專注於落實有助經濟發展的政策,而不是天天想著發行債券,靠著舉債渡日。

寅吃卯糧恐父債子還

他指出,雖然政府舉債度日是全球發達或開發中國家常態,但如果寅吃卯糧,借債度日惡化太快,未來龐大債務就必須“父債子還”,國家新生代將背負巨債,債務問題將變成“國家癌症”。

“希盟上台僅一年3個月,已經於今年3月發出總共2000億日元(約73億4000萬令吉)的武士債券,而林冠英早前出訪中國,也和中方商討發行熊貓債券,如今首相又要訪日商討二度發行武士債券,希盟難道要我們的子子孫孫負債滿身嗎?”

須擬策拼經濟找出路

“政府必須擬定全面的策略去為國家拼經濟找出路,這樣國家才有救,而不是跑去日本或中國借錢,尤其是首相在短短一年多里,就已經出訪日本多達6次,平均每兩個半月就訪問日本一次,但至今除了日本為馬來西亞發行武士債券之外,仍未看到其他實質成果。”

他也建議政府應該恢複更稅制透明的消費稅(GST),並將稅率定在4%或以下,以增加政府收入,同時也擬定全面策略減少開銷,逐漸填補赤字及改變經濟體質,實現減債目標。

劉華才:各族唇齒相依 政府應馬上禁杯葛行動

: 2019-09-04 16:09:33

(檳城4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歡迎國內12名知名人士發表聯合聲明,表達反對非政府組織發動杯葛非穆斯林商品運動的立場,並再次籲請政府下令馬上停止這項傷害國家與人民的杯葛運動!

他說,馬來西亞是多元種族國家,各族人民在日常生活上已經唇齒相依,所謂唇亡則齒寒,杯葛非穆斯林商品運動傷害的不只是非穆斯林商家,眾多穆斯林的生活也會受到影響。

“誠如12名知名人士在文告中所言,國內的非穆斯林商家都有聘用很多穆斯林員工,一旦非穆斯林商家的生意受到杯葛運動影響,營利下降,這些商家所聘請的穆斯林員工的收入也會受到影響。”

劉華才今日發文告說,他認同12名知名人士指以種族和宗教名義發起的杯葛行動,不僅不切實際,也在全球消費者都在使用來自世界各地品牌產品的現代經濟體系下顯得虛偽的觀點。

“如果有關穆斯林非政府組織真心要協助穆斯林,那應該推動優先購買國貨運動,而不是這類以種族與宗教為導向的杯葛行動。”

​劉華才:化被動為主動 阿茲莎應讓路安華入閣

: 2019-08-31 17:08:38

(吉隆坡31日訊)民政黨主席拿督劉華才建議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茲莎與其等待首相敦馬哈迪退位,以制造空缺讓人民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入閣,倒不如化被動為主動,自己辭去副首相職,讓安華入閣。

他說,旺阿茲莎在回應馬哈迪聲稱目前內閣沒有空缺的談話時,直言只要馬哈迪退位,內閣便會有空缺讓安華入閣,這顯示希盟內部對首相之位的鬥爭已經漸漸浮上台面。

“旺阿茲莎的談話並沒有錯,這是最好的情況,但是卻不現實,如果馬哈迪肯退位,就根本不會說出內閣沒空缺給安華的話,因此,民政黨認為最好的做法是旺阿茲莎自己辭職,讓安華入閣出任副首相,為接任首相鋪路。”

劉華才於今日為民政黨主辦的2019年獨立騎行摩多車隊(Ride For Merdeka 2019)主持揮旗禮後指出,馬哈迪說內閣目前沒有空缺,因此無法委任安華入閣,這項談話令人民感到擔心,因為這看來馬哈迪似乎無意兌現承諾,在明年傳位於安華。

“眾所周知,在第14屆全國大選前,馬哈迪承諾只會出任首相兩年,然後就會把相位傳給安華,兩年之期將於明年5月到期,但是至今沒有看到馬哈迪有交棒的意思。”

劉華才也說,目前坊間也盛傳土團黨已經與巫統和伊黨進行密會討論合作,因此,民政黨希望馬哈迪能夠委任安華入閣,以行動來粉碎這項傳言。

【聽他說】劉華才:不為反對而反對 民政挺好政策

: 2018-12-09 15:12:33

創黨50年後,民政黨在509一役全軍覆沒,入黨13年的民政黨新任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博士,毅然肩負起重振民政黨的任務!

劉華才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民政黨已退出國陣,當前是一個獨立政黨,但不會是個純為反對而反對的政黨。“好的政策我們會支持,不好的政策我們必全力反對。我們不會刻意製造問題,但要改善弱點及提出解決方案貢獻國家。”

他指出,該黨放眼下一屆大選取得突破,只有在國或州席破零才擁有代表性,因此全黨上下必須力爭重返國、州議會,才能為民請命。”

參政志在貢獻國家

問:你是在2008年民政黨一振不蹶時,才從全國民青團“冒出頭”,今天更受到廣大黨員的委託,一路走來,你對自己在政黨上的起起落落有何想法?

答:早年我活躍於華社與華團,2002年拿到博士學位後就有了一個想法,就是憑自己的學識為國家做些事情。

當時我想改變國家,但通過華團平台將難有作為,因此我參加了政黨,想從政治平台把國家變得更好。

我選擇民政黨是受時任首席部長丹斯里許子根博士影響,我也是檳城人,當時他是檳州首席部長。一天我摸上了檳首長辦公室與許博士深談,於2005年加入了民政黨。

當時我只想當他的政治秘書,但沒被選上。308後我被提名競選全國青年團職位,後被委為全國青年團總秘書。2013年首次上陣峇都國會,結果敗選。

2013年我被委任為全國副主席,2018全國大選再披甲上陣峇都區,同樣敗下陣來。黨在這次大選後陷入低潮,我提名競選全國主席,結果受到黨員委託成為全國主席。

其實,我的民政黨黨齡只有13年。

回歸重視基層聲音

問:一直以來民政黨給人一種“頭家”政黨的感覺,但從2008年在檳城兵敗如山倒後,至今仍走不出困境,在政治上被套牢了10年。現在換你掌舵民政黨,你有什麼錦囊妙計可讓民政黨“浴火重生”,並重新擦亮民政黨招牌?

答:沒有基層就沒有黨也沒有領袖,領袖是基層選出來的,對草根黨員我們必須重視,尤其那些“打死不走”者。

創黨以來我們首次慘遭覆沒,但黨內仍有很多忠心耿耿的人,這些都是很黨重要的資產,但這艱辛時刻,我們一定要回到基層,領聽他們的聲音。

經過上三屆全國大選的大敗後,包括連柔佛最安全的選區新邦令甘議席也輸掉,令人無言。

我個人認為,民政黨領導層與基層已脫節很久,其實基層早在308大選後就要求民政黨脫離國陣,當時領導層聽到了卻沒有做到。

2013年這股聲浪更大,領導層也聽到了,但卻沒重視這些聲音,我們沒辦法重振雄風,就是因為與基層脫節了。

每個年代的領袖都有不同作風,但每個領袖也有其強弱點,我們要取其強點來彌補弱點。

任期第一年,我會先整頓黨內部,之後運用“藍海戰略”改革。

我會先應用策略制定架構,走出吉隆坡,到全國各州召開中委會議,並與當地區部、分部領袖交流,讓他們對黨有歸宿感及加強向心力。 

善用資源劃熱點區

問:已沒有政治資源的民政黨,你要如何善用黨內有限資源,重拾人民的信心?整合方面會面對挑戰嗎?

答:政治資源肯定大幅度減少,黨內的政治資源分配也不能像過往,如何善用有限資源發揮最大效果就像藍海策略。

我們要在藍海策略中找出其“熱點”,就如在222個國會議席中,我們不可能競選全部席位,況且我們已是獨立政黨,沒任何限制,須先做好部署找出對黨有利的“熱點”議席。

我會把檳城當成重點區,檳城要如何善用有限資源去達到最大效果,首先就必須先照顧好黨員,然後才延伸去照顧人民。

有三樣培訓工作一定要有,第一:要讓黨員知道勿忘創黨初衷與使命,並喚醒已“埋藏”很久的政治鬥爭。

第二:強化民政黨在社交媒體的影響力,我們會投入資源並培訓黨員與人民溝通的技巧。第三則是為前線領袖,包括領導層在大眾面前演說的技巧。

我也會鑑定選區並遴選潛能候選人,為下屆大選展開備戰工作。我會在近日的中委會議上討論備戰第十五屆大選的事宜。

備戰工作不能拖延,若民政無法重回國會將會被人民永遠遺忘。今後我們須扮演好反對黨角色。

這次遴選候選人的方式會與過去不同。我理想中的候選人,是可在任何上陣選區獲得當地黨員認同。

換言之,今後民政黨的候選人會通過黨內初選機制敲定。若連我們的代表沒被這名候選人說服,此人要如何去說服選民把票投給他?

我不希望臨陣換將的問題繼重演,這對在選區默默耕耘的同志不公平。 

中委會結合老中青

問:在你的領導下,你會否重用年輕人發起改革之路,也讓民政黨更有顯朝氣勃勃? 

答:我的中委會是結合老中青,元老扮演着提醒與建議工作;中年負責執行;年輕人則扮演帶動性工作。我覺得應該放手讓年輕人去帶動,肩負起部份的改革工作。

身為全國主席,我的首個使命是讓民政黨在下屆大選重返國會。第二個使命是積極栽培新的接班人。以後是年輕人的天下,我會讓黨年輕化。

這事項我會與全國民青團團長黃志毅深入討論。現在我們的青年體育部長才26歲,我認為青年團團長必須更年輕化,不可能叫一個過40歲的人來擔任青年團長。

我希望民青團能與我黨配合,找回民政黨的價值觀與明確的政治鬥爭路線,包括辦更多政治活動營讓大專生參與,加強他們的政治意識及加入民政黨。

要走出種族色彩

問:民政與國陣分道揚鑣後,民政黨的未來何去何從?

答:雖然民政是標榜多元種族特色的政黨,但不會特意去招收更多巫印裔黨員去應對選戰,我們要結合各方力量打破種族“藩籬”。任何認同民政黨理念者,我們都會接受與合作,我不想國民間繼續讓“種族化”禍害下一代。

黨選時有黨員問我,沒有國大黨與巫統輔佐下的民政黨,來屆大選要如何打,我的回答很簡單,我要的是馬來西亞人的選票,在爭取選票之際,我們不能再繼續被“種族化”套牢,我們要走出種族色彩。

退出國陣才能重生

問:當時你代表民政黨中委會宣佈退出國陣,當時背負了部份黨員的罵名,今天你當上全國主席,是否證明全國黨員都支持民政黨退出國陣?

答:我必須澄清,中委會並沒委託我去宣佈此決定,只是我開會後欲離開民政黨總部時碰上了媒體,才透露了中委會的決定。

第一次中委會上,兩股50對50的聲音“膠着”在此課題上,直到第二次中委會才獲大多數中委支持退出國陣,我個人主張退出,因為這樣才能讓民政黨浴火重生。 

至於未來會否與其他政黨合作,我覺得此可能非常高。以目前大馬政局來看,來屆大選我們會用回民政黨的旗幟上陣。

時間證明我的能力

問:你給人的印象是文質彬彬,也有黨員認為你是許子根第二,缺乏強勢領導魄力。在當前政治亂象中,你怎樣證明出你的強勢領導魄力? 

答: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才上任,現在評估我的能力表現未免太早。希望那些批評我的人在我做了一屆全國主席之後再來評估,到時再證明你們的想法是否正確。

我必須強調,身處不同時代的領袖就需有不同作風與風格,我是否強勢就由時間去證明。

 

不意外張念群歸罪前朝 劉華才:火箭領袖都這樣

: 2018-09-19 22:09:48

(吉隆坡19日訊)對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將近期引發爭議的教育局結構重組計劃歸罪給前朝政府,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表示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將所有問題歸咎於他人,正是民主行動黨領袖一貫的做法。

他說,不管是以前在野時或如今已成為執政黨,行動黨領袖向來都是有功自己領,有錯就歸咎於他人或前朝政府,他們永遠都不會犯錯,更加不會認錯,這已成為行動黨領袖的共同特徵。

“我要提醒張念群,她如今已經貴為副部長,而人民選她出來就是為了糾正前朝政府的錯誤,而不是延續前朝的錯誤。因此,她必須放棄這種犯錯了就怪前朝的思維。”

“如果希望聯盟政府連涉及數百億令吉,並且已與中國及新加坡簽定合約的東海岸鐵路計劃和馬新高鐵計劃都可以取消和展延;難道只涉及教育部的州教育局結構重組計劃就不能夠喊停?”

因此,他指張念群的說辭不合邏輯,也難以令人接受。

沒全面改革計劃

劉華才說,教育部於短短4個月內就可以在多項決策上U轉,顯示教育部長馬智禮及副部長張念群領導的教育部已經失去方向,根本沒有全面的教育改革計劃。

“教育政策的好壞將對國家未來的榮衰有直接影響,任何的教育政策都必須要有一致性,不能夠朝令夕改,不能夠今天說不給(撥款),明天又說會給;也不能夠今天說承認(統考),明天又說要5年。我想教育部根本連方向都沒有。”

他說,教育部於過去4個月只做出幾項較重要的決策,但令人驚訝的是這項宣佈竟然U轉。

“我想張念群也是被教育部的決策出現太多U轉而搞到語無倫次,以至在華小及華文科督學被取消的課題上,竟然說出‘只是升級,沒有取消(職位)’的解釋,令人感到啼笑皆非。”

他強調,教育是非常嚴肅的課題,而且影響層面非常深遠,因此,他希望教育部日後在做出任何決策前,應該先進行諮詢工作,然後展開深入及全面的研究及探討,等到一切拍板定案後再作出宣佈,而不是先作出宣佈,等到民間反彈後再作U轉。

劉華才針對統考抨希盟 一里路變十萬八千里

: 2018-07-09 15:07:26

(吉隆坡9日訊)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恭賀”希望聯盟政府將民政黨和馬華力爭之下的承認獨中統考最後一里路,成功變成十萬八千里路!

他於今日發文告說,國陣政府經過重重難關,跨越層層隘口,在民政黨和馬華的力爭下,終於以執政政府的名義下把承認統考列入競選宣言,讓承認統考可以走完最後一里路。

“不過,民政黨在過去的努力和付出已經付諸流水,被希盟政府破壞殆盡。”

“我過去曾把巫統高層帶進董總,與半島馬來學生聯盟及土著權威組職等堅決反對統考等團體見面談判了無數次,就是為了要說服他們不要阻礙承認統考。”

劉華才炮轟希盟政治人物,尤其是民主行動黨的政治人物,不論是反對黨或者執政黨的身份,都是一貫的“大嘴巴”,不明就裡的針對統考大放厥詞,遇到困難就開始帶華社遊花園。

他指出,教育部長擔心承認統考會影響國文地位和國民團結的言論根本不邏輯,因為世界教育發展趨勢正走向多元開放,這是國家不斷進步的先決條件。

他強調,承認獨中統考並不會影響國語地位及國民團結,不斷政治化承認統考課題才是問題所在。

他批評,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坐上位後連腦袋也一併換位,竟然大言不慚的說要到年尾才能決定。

劉華才:州內存反風 檳民政有信心破零

: 2018-05-07 18:05:29

(吉隆坡7日訊)第14屆大選是歷來最激烈,而且選情最難預測的大選,對民政黨來說,這是生死之戰,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有信心在檳城不但可以破零,而且在一些選區也將能減低多數票,而突破口主要是以行動黨為主的州政府管理不當和多宗醜聞,檳州人民間已經存在“反風”。

民政黨出戰11國會議席及31州議席,放眼在“現實機會”(realistic opportunity)下奪得5國12州議席,但多區的選情激烈,原本佔優勢的選區也呈膠著狀態,呈現“五五波”的不容樂觀局面。

吁選人不選黨

上兩屆大選掀起的“華人海嘯”,從多項民調結果顯示,華裔選民傾向反對黨。如今國陣面對希望聯盟名譽主席敦馬哈迪掀起“馬來海嘯”的嚴峻挑戰,對民政黨而言,任何選區少過50%巫裔選民的,贏面都不大。 

劉華才說,該黨的策略是游說和說服選民“選人不選黨”,希望他們以候選人的“成績單”、未來願景與承諾、人品作為考量,寄望打動更多至今未做決定的游離選民。

他說,根據該黨候選人的回饋,“感覺很好”,因為他們接觸的選民都給予熱情的招待和鼓勵,但這未必會反映在選票上。

對安順持保守態度

劉華才對安順國席“終極一戰”持保守態度,因為該黨原本自信馬袖強打的“1+1牌”,即服務和問政有較高的勝算,比起對手只會高談闊論國家課題而不顧民生問題是略勝一籌。

他說,在對方採用的不健康競選文化下,形勢變成了是一場“五五波”的硬仗。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