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特佐


總警長:有單位不合作 捉回劉特佐計劃失敗

: 2020-01-13 19:01:08

(吉隆坡13日訊)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坦誠要於去年將富商劉特佐帶回國的努力已經失敗!

 

阿都哈密今午在武吉阿曼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時說,他承諾要在去年底將劉特佐帶回過受審的承諾,因有單位不合作而失敗。

 

不過,他說,警方還是會繼續努力,同時也會追查劉特佐在國內的所有資產,將這些資產充公歸還於民。

 

 

他形容,劉特佐的這些行為是“搶劫”人民資產,這些資產中甚至包含屬於他自己的錢,因此警方不會放棄對付他。警方預計他留在國內的資產有數以百萬記的財產,因此警方會追查並充公這些資產。

 

另外,針對劉特佐聲稱他受歐洲的一個國家提供政治庇護的說法,阿都哈密僅回應說,如果他能去歐洲,那就去吧。

 

他也感謝一些組織在追查劉特佐的下落時,為警方提供幫助。

【納吉世紀審訊】戶頭任劉特佐操控 納吉承認沒損失

: 2020-01-08 16:01:43

(吉隆坡8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同意,雖然他在審訊中指控大馬富商劉特佐操控了他的銀行賬戶,可是,他從劉特佐匯入的資金中受益,沒有面對任何損失。

他在SRC洗錢案自辯環節第十天接受主控官拿督希旦峇蘭交叉盤問時同意,他從劉特佐在2014年及2015年匯入到他銀行賬戶的數百萬資金中獲益,但強調自己並沒有要求匯款。

他同意,雖然在審訊中指控銀行賬戶被劉特佐操控,事實上他並沒有面對任何損失。

希旦峇蘭調侃納吉,在審訊中自稱受害者,卻是首名被操縱銀行賬戶卻從中受益的受害者。

對此,納吉強調,他並沒有提出匯款要求。

希旦峇蘭認為,劉特佐不可能操縱時任首相兼財長及全國最有權力的政治領袖的銀行賬戶。

他表示,納吉在供證中說時任機要秘書拿督阿茲林是可信任之人,因此假設阿茲林曾告知納吉2014年12月及2015年2月其賬戶匯入總額4200萬令吉,阿茲林也沒有理由向納吉隱瞞在銀行賬戶上顯示的4200萬令吉匯款。

納吉不同意上述說法,重申阿茲林並沒有告訴他4200萬令吉匯款一事,也否認自己透過阿茲林知道其尾數880、898及906銀行賬戶內的存款餘額。

未看過結存單

他同意希旦峇蘭的說法,即他不為匯入賬戶的資金負責,只負責花費賬戶內的資金,也同意自2011年開設賬戶至2015年3月關閉賬戶期間,他從未看過有關賬戶的結存單。

“阿茲林只告訴我賬戶內是否有足夠資金簽發支票,我沒有仔細查明匯入賬戶的資金,也沒有問阿茲林資金來源,我以為資金都是來自合法來源。”

希旦峇蘭假設,SRC兩家子公司即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有限公司,並沒有針對4200萬令吉匯出賬戶而採取行動索回該筆資金,因為控方第41名證人財政部策略投資組副秘書阿菲達指SRC是首相的公司,納吉一口否認,並認為管理層應採取行動。

賬戶多次透支

希旦峇蘭向納吉出示2014年6月30日大馬銀行尾數為906的個人賬戶結單顯示,該賬戶多次出現透支後,就有現金存款匯入。

根據結單,2014年6月18日賬戶出現透支16萬9874令吉87仙,19日就有現金存款25萬令吉,在20日簽發24萬4000令吉後,賬戶再次出現透支16萬3924令吉87仙;23日,匯入現金存款16萬5000令吉後,賬戶餘額為1075令吉13仙。

根據2014年9月30日的結單顯示,在9月9日,該賬戶透支473萬1922令吉97仙,翌日便有500萬令吉匯入。同樣是9月,每當此賬戶簽發支票出現透支情況,就有現金存款匯入,包括了在17日現金存款10萬令吉、18日150萬令吉、24日25萬令吉、25日100萬令吉以及29日5萬5000令吉,賬戶在30日的餘額為3029令吉94仙。

原本拒認戶頭替代簽名

納吉原本聲稱不認得、也不知道他在大馬銀行3個私人戶頭的替代簽名,在主控官希旦峇蘭提示開戶頭表格已經有替代簽名後,納吉才辯稱“可能忽略了。”

在接受盤問時,納吉堅稱當時他不知道該替代簽名,也不認得。

後來,他在主控官提示下翻閱開戶文件時,確認看到相關替代簽名事宜,才以“可能忽略了”來回應。

他也不同意希旦峇蘭的說法,即他把戶頭的一切事物都歸咎劉特佐。

追問及開戶當天便有了替代簽名,納吉說,他從來沒有授權其他人使用有關替代簽名。

對於前機要秘書拿督阿茲林是否曾通知他,因戶頭餘額不足以致支票無法兌現,他聲稱不知道,若有此事,阿茲林會通知他。

他也否認補足戶頭不足餘額的錢,有一部分來自劉特佐、一部分來自他本人。

劉特佐:大馬政治迫害 “歐洲國庇護我”

: 2020-01-06 17:01:01

(新加坡6日訊)被馬來西亞警方通緝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聲稱,他因為一個歐洲國家認為他受到“政治迫害”,而於去年8月為他提供庇護。

他說,這個國家是遵從《歐洲人權公約》(ECHR)而給予他庇護;但他在接受新加坡《海峽時報》訪問時,拒絕透露這個國家的名字。

此外,他也基於“嚴重的個人安全理由”,拒絕透露目前身在何處。

稱受到政治迫害

“不過,我可以證實我是於2019年8月獲得庇護,這個國家是基於我受到政治迫害,以及我的人權持續受到侵犯,因此根據《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及《歐洲人權公約》的原則行事。”

他表示,所有國家都受限於這些條約,並根據這些條約行事。

歐洲共有47個國家簽署《歐洲人權公約》,包括塞浦路斯。去年11月初,有報道指劉特佐擁有塞浦路斯的護照。

在這之前,也有報導指劉特佐擁有加勒比海小國聖基茨和尼維斯(St.Kitts and Nevis)的護照,但已經被終止。

馬來西亞警方早前曾表示掌握劉特佐的行蹤,但拒絕透露地點;與此同時,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則否認劉特佐藏身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更早之前,也有傳言指劉特佐匿藏在與馬來西亞沒有簽署引渡協議的中國。

阿都哈密去年曾承諾於年杪之前將劉特佐帶回馬來西亞,面對與一馬發展公司有關的控狀,但他指控其他國家不願合作,甚至否認劉特佐在他們的國家,即使已有證據顯示。

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也面對多項與一馬發展公司弊案有關控狀,被指與劉特佐濫用一馬發展公司及其子公司SRC國際公司的資金,但他堅稱一切都是由劉特佐策劃,就連他也是被劉特佐所欺騙。、

稱所有指控含政治動機

雖然逃亡在外,劉特佐依然經常通過律師發文告,堅稱他在一馬發展公司案是無辜的。

他在接受《海峽時報》的訪問時,也重申所有對他的指控都含有政治動機,並指對他的攻擊無視基本人權與公正的司法程序。

他表示,很難相信馬來西亞政府會認真的保障他的安全,尤其是在有高官和政治人物公開推測利用綁架或其他非法操作將他帶回馬來西亞,這都是違反國家人權及外國司法的行為。

他聲稱,馬來西亞政府是利用他的案子,以轉移國際對馬來西亞內部問題的關注視線。

稱是一馬案代罪羔羊

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劉特佐接受《海峽時報》通過電郵訪問時,也辯稱他只是代罪羔羊,必須對一馬發展公司案負有更大責任者另有其人。

他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當媒體大量挖掘他的新聞時,對真正涉及相關籌款活動的全球金融公司、機構或顧問等反而著墨不多。

“接受或拒絕任何交易的決定,是掌握在股東、公司管理層和董事局的手里,而為這些公司提供諮詢服務的是國際銀行家、律師和其他獨立專業人士。”

“真相是,我是他們最容易推下水的目標,因為我不是政治人物。”

待政治氣氛安全才返馬

劉特佐也說,他只有在感到大馬政治氣氛令他覺得足夠安全,才會返回馬來西亞,並尊重法治,以便能夠讓他陳述事實,並為自己辯護。

“我期待,終有一天,馬來西亞的政治氛圍能讓我覺得可以安全回家,同時能夠尊重法治,以便還原事實真相,而我則可以堅定地自辯。”

劉特佐還是堅持本身無辜,不過,在訪問中他並未解釋其龐大的財富來源及究竟誰才是一馬公司醜聞的罪魁禍首。

專注慈善投資癌症研究

談到未來計劃,劉特佐說,他將專注在慈善工作上,特別是投資於尖端的癌癥研究。

他說,一旦解決現有的法律案件,包括與美國政府達成庭外和解,他準備重新投入慈善事業,如協助癌癥研究等。

“尤其是對一名(猶如)‘曾多次患癌癥’的人士來說,(我)會付出巨大的努力,投資於尖端的癌癥研究。”

劉特佐有信心,在說完上述一切後,人們對他的看法與他現在所展現的會截然不同。

《鯨吞億萬》作者之一湯姆萊特  相信劉特佐藏身中國

(吉隆坡6日訊)《鯨吞億萬》作者之一湯姆萊特指出,劉特佐接受新加坡《海峽時報》專訪時,並沒有針對美國和大馬當局對他的多項指控作出回應。他形容有關訪問是沒有意義的。

他今日推文指出,他相信劉特佐目前人在中國,並忙於在中國各地逃跑。

劉特佐日前以電郵方式接受《海峽時報》訪問。

報導相信,劉特佐目前在歐洲一個國家。也有人指稱,劉特佐目前藏身阿聯酋。

不過,湯姆萊特則相信,劉氏最大可能藏身的國家是中國。

《鯨吞億萬》全名為《鯨吞億萬:華爾街、好萊塢及全球受騙記》。該書是由《華爾街日報》記者湯姆萊特與布拉利霍普合著,揭露商人劉特佐、前首相納吉等人所涉的一馬公司案內幕。

《鯨吞億萬》2018年9月18日面市,旋即在馬來西亞大受歡迎,搶購一空。其馬來文版也已在去年12月面市。

 

劉特佐能否帶回?阿都哈密:國外執法機構合作不真誠

: 2019-12-23 11:12:59

(吉隆坡23日訊)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指出,盡管他承諾將在年杪引渡年輕富商劉特佐回國受審,但由於國外的執法機構在雙邊合作上不真誠,導致警方的努力受阻,讓他十分失望。

他說,警方不曾放棄引渡劉特佐回國的努力,他也已親自寫信,甚至會見外國執法機構的領導人協商此事,但無奈,對方表現得不夠真誠,也沒有回報警隊之前給予他們協助的誠意。

“我們掌握很多關於劉特佐的資料,包括他在一些國家的行動及動向,但我們將這些資料呈交給相關的外國執法機構時,他們卻說劉特佐不在該國。”

他說,他對此感到十分失望,但他承諾警方將會盡全力在今年結束前,將劉特佐引渡回國受審。

“事實上,有不少更有誠意的組織一直在協助警方追查劉特佐的下落,警方十分感謝他們的合作。”

 

 

【SRC洗錢案納吉自辯】 納吉:不知數額和日期 劉特佐說沙地國王捐款

: 2019-12-04 14:12:47

(吉隆坡4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出,大马富商刘特佐约2010年中旬时告诉他,沙地国王阿都拉同意以私人捐款的形式支持他,数额可能约1亿至2亿美元。

他说,除了知道捐款会由沙地王子处理,他并未被告知捐款数额或日期。

“或许这笔钱看起来很多,但是沙地王室向来以慷慨闻名,之前已捐出巨款给美国的各类基金,包括克林顿基金以及其他国家,如巴基斯坦、巴勒斯坦,作为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他今日在辩方律师旺艾祖丁引导下供证时表示,从2011至2014年,他接获一笔巨款,相信这是来自沙地国王支持他的捐款。

被告知刘是成功企业家

“刘特佐是这一事情的连接者,我相信他代表沙地王室处理这笔资金。”

他指出,他于2010年1月官访沙地时,和沙地国王阿都拉会面,国王极为佩服大马,以及大马政府在维护多元社会安宁方面的能力。

纳吉说,2007年,他在继子里扎介绍下第一次见到刘特佐。他相信里扎是通过刘特佐的哥哥,和刘特佐会面。

他称,当时他被告知,刘特佐是美国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很年轻,也是拥有许多生意的成功企业家,而且拥有私人投资基金。

随后,他知道刘特佐在依斯干达发展计划上,取得和沙地及国库控股的合作;随后涉及在UBG以及和泰益玛目家族一同进行收购,还认识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

他指出,刘特佐最终成为一名具有影响力,和王室、阿联酋有良好关系的人,并且有能力和这些人会面及讨论,让他对刘特佐的能力有了基本的信心,以获得来自阿联酋和沙地投资。

他披露,这份信任源自数起事件,第一就是刘特佐有能力从阿联酋所拥有的Mubadala Development Co获得大笔投资。

“接着在2011年,刘特佐在阿布扎比王储阿勒纳哈扬访马时,扮演重要角色,讨论了阿布扎比和大马的进一步投资和潜在合作伙伴关系。”

聶法依沙玩弄我和SRC董事會

纳吉直言,时任SRC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聂法依沙玩弄他和SRC董事会。

“为什么他们(董事)可以轻易全盘接受聂法依沙所出示的东西和说法。”

他在辩方律师旺艾祖丁引导下说,现在可以清楚看到聂法依沙玩弄两方。

他表示,面对他时,聂法依沙指董事会已对有关事项作出决定;面对董事会时,却说是纳吉指示有关的事情。

他也否认证人依斯密和苏博的说法,指控聂法依沙是SRC和他之间的联系者。

他强调,他没有理由通过聂法依沙指示SRC董事会。

令他感到惊讶的是,SRC其他董事包括依斯密,都没有直接和他对证,只是一味接受聂法依沙的说法。

“这关乎公司资金,而且依斯密是一名在管理官联公司上,拥有丰富经验的企业家。”

股東有權決定董事去留

纳吉强调,委任或开除任何董事的权力,掌握在公司股东手上,依斯密及苏博声称首相有权力委任及开除董事的说法,极不合理。

他认为,SRC和1MDB的权力掌握在首相手中的说法,对政府相关公司来说很普遍,但不代表这些公司必须盲目跟从首相、财长或任何一方的口头指示。

“在涉及拨出SRC资金的营运或投资事务上,董事会必须明白,他们是获得我和政府信任的受托人作出的决定必须让公司取得最佳利益。”

他指出,若董事会未向财长部或他确认,就盲目跟从首席执行员的话,显然是疏忽职守。

他也否认曾建议或施压在SRC公司章程中,添加117条文作为控制公司董事会的方法,据他了解,名誉顾问的建议只限于公司章程117条文提及的事情,与SRC运作无关。

“我不认为117条文赋予权力让我控制SRC,因为董事会并没有寻求我的建议,我也没有以名誉顾问的身份给建议。”

內閣成員自由發言 批准SRC貸款沒被約束

纳吉否认内阁批准退休基金局提供贷款给SRC,是因为此事受到他的关注,以致内阁成员都受到约束而必须批准。

他受询及有关2011年8月17日和2012年2月8日的内阁会议,内阁批准退休基金局提供40亿令吉贷款给SRC一事,如此回应。

他认为,把内阁形容为“橡皮章”,肯定对内阁成员带来侮辱。

“将内阁会议记录列为机密,是为了每位内阁成员能以部门和政府的利益为先,自由发言。”

他不相信有哪位内阁成员会抛下责任,不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他强调,部长在内阁会议上反对首相或其他部长的建议,是内阁进行讨论的目的。

沒針對銀行賬戶與劉溝通

纳吉说,尾数694的银行账户余额及交易,都是由阿兹林不定时向他汇报,他当时指示阿兹林监管这个账户,并与刘特佐交涉,确认捐款何时汇入账户,不过,他没有就此账户与刘特佐私下沟通。

因此,他对于为何银行不直接和阿兹林或聂法依沙联络,深感不解。

他补充,他从未与大马银行客户经理余静萍、Daniel Lee及Krystal Yap交涉。

从未授权刘特佐

针对刘特佐和余静萍(译音)通过黑莓手机对话,纳吉表示不知情,因为他将事情交给阿兹林处理。

他在代表律师拉玛哈兹兰引导下说,他对于银行为何要与刘特佐联络,感到吃惊,因为他从未授权刘特佐。“我也不知道,聂法依沙在这方面已接获来自刘特佐的指示。”

纳吉表示,他当时不晓得聂法依沙和刘特佐是亲密盟友,以及聂法依沙从2008年开始,曾在UBG和刘特佐共事,直至报章报导后才得知此事。

他说,他事后确认,大马银行尾数694账户的结单,从没交给阿兹林保管,而是在他不知情下,根据刘特佐的指示保管。

他强调,完全不知道2011至2013年的尾数694账户汇出款项记录,他都是由阿兹林定期告知,关于有美元外币汇入户头及相关资料,则是刘特佐告诉他。

“通过阿兹林,我知道几封来自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代表的信函,作为他在2011至2013年收取捐款的证明,这些信函是由刘特佐交给阿兹林。”

他表示,他不知道汇款者的专门身份及特定的转账,只知道长期以来汇入尾数694账号的资金,都有向国家银行汇报,由于国行没有向他反馈问题,他便认定没有出现意外情况。

纳吉指出,截至2013年7月,他被告知尾数694账户还剩余21亿令吉,这超出他近期内的资金规划。

“对于这么大笔钱在账户内,我感觉不自在,因为我担心一旦泄露,在政治角度上肯定会被扭曲,决定把所有剩余的未使用捐款归还,只是保留部分。”

他称,最终有约6亿2000万美元归还给捐款者Tanore Finance Corp,剩余约1亿6200万令吉则转移到他之后在2013年8月新开的账户。

否認不讓胡斯尼涉及1MDB事務

纳吉否认曾指示第二财长部长拿督阿末胡斯尼不要涉及包括SRC在内的1MDB公司事务,更形容胡斯尼自嘲像个“Office Boy”的说法,是一个笑话。

他说,阿末胡斯尼作为第二财长部长的签名,已经反映事实,对方有出席2012年2月8日的内阁会议,这也是内阁批准担保的日期,也没有挑起任何课题。

他强调,一名第二财长部长宁愿自降身份称自己为“Office Boy”,还宣称自己是根据指示行事,这种说法根本说不过去,显示对方的说话自相矛盾。

自称Office Boy是笑话

他也认为,阿末胡斯尼指得不到他允许到瑞士索回被当地当局冻结的资产,已完全离题。阿末胡士尼有以非正式方式告知可以协助解决此事,但是他已回复对方没有需要。

至于个人银行账户需要交个第三方,即机要秘书处理的原因,纳吉解释,因为当时他作为首相、财长部长、巫统主席、国阵主席及北根国会议员,事务烦多,根本无暇亲自打理账户。

“我的账户都是交由机要秘书打理,银行结单记录都是交给机要秘书保管,当需要支付特定费用时才会查询余额。”

他认为,交由第三方处理账户会更有效率。

他说,身为首相兼财政部长,日常除了要出席许多会议,也要关注国际关系及重大灾难,例如MH370及MH17事件,他都需要持续关注。

不知SRC委IPSB進行項目

纳吉表示,对于涉及SRC委任IPSB,并给予2亿5000万令吉进行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的事宜,他根本毫不知情。

针对SRC国际公司前非执行董事拿督苏博雅欣供证时指出,SRC公司前首席执行员聂法依沙告知“上层”,即纳吉同意在未经董事局批准下委任IPSB作为企业社会责任伙伴,并会获得2亿5000令吉,纳吉感到难以置信,因为苏博身为其中一名SRC董事,必定知道企业管理所使用的行政程序。

“我从不知道上述企业社会责任计划,我只知道SRC只会在获得利润时进行企业社会责任,也不曾通过聂法依沙批准此事,同时,不管是作为财政部长或首相,在批准任何决定时都必须以书面方式进行,决定后也要根据董事局行事。”

对于涉及SRC转移至IPSB的14项总值1亿2300万令吉的转账记录,他也表示不知情,也不曾指示聂法依沙或其他人转账。

沒向胡斯尼隱瞞D524文件

纳吉表示,他没有向阿末胡斯尼隐瞒D524文件的事清,也没指示任何人对阿末胡斯尼隐瞒此事,他完全不清楚后者是否知道此事,这胥视拿督末诺纳威(时任财政部副秘书长)是否有依照条约,先将此事告诉阿末胡斯尼。

文件的内容涉及SRC申请政府担保事宜,阿末胡斯尼早前在庭上供证时声称,他是在反贪会向他展示D524文件时,首次看见这文件,并申诉纳吉在他未看这文件之前,就签署文件。

指签名被人冒签

针对标注P510的文件(财政部长机构在2012年2月17日的会议记录,此会议有关SRC),纳吉指出,据他了解,此文件尚未提交,因此他无法证实文件的真实性。

“因为在其他文件,我的签名被人冒签。如果这份文件是原版的,必需通过BMKD,而原版的文件肯定是存在的。”

傳劉特佐飛抵印度轉機 警監視但不逮捕

: 2019-11-13 21:11:30

(八打靈再也13日訊)香港亞洲時報報道,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曾經被目擊在印度阿默達巴德。 

該報引述執法人員的談話指出,當劉特佐前往當地3天,當地的警方監督劉特佐的動靜。

盡管國際刑警發出紅色警報通緝他,但是他並沒有被捕。

國際刑警發出紅色警報通緝劉特佐,因為後者涉及1MDB醜聞而受到新加坡和我國通緝。

劉特佐於11月5日乘搭Gulfstream G200私人飛機抵達當地的Sardar Vallabhbhai Patel國際機場,然後飛往阿聯酋廸拜的Al Maktoum國際機場。

他所乘搭的私人飛機為泰國專機公司MJets,該公司已經否認劉特佐使用其飛機,並表示“上述說法不實、沒有根據”。

劉特佐曾經被指藏身在中國、阿聯酋、科威特、沙地阿拉伯、加勒比海島國聖基茨和尼維斯聯邦。

劉特佐被指曾經擁有聖基茨和尼維斯聯邦公民權,但是在1MDB醜聞爆發後,其公民權被褫奪。

最近傳出塞浦路斯也褫奪其公民權,他是在2015年以投資名義申請公民權。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較早時說,大馬已經要求相關國家引渡劉特佐,但是無法成功。

印度方面不願意逮捕劉特佐可能也是因為大馬方面不願意交還具有爭議性的傳教士扎基爾回印度有關。

劉特佐等25人護照 塞國將撤銷

: 2019-11-07 15:11:33

(吉隆坡7日訊)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塞浦路斯將撤消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和其他25人所持有的“黃金護照”。

報導指塞浦路斯承認在發放護照系統時的風險評估不足,惟之後已收緊申請條件。

根據報導,塞浦路斯內政部長康斯坦提諾於周三說,塞浦路斯內閣認為“黃金護照”的發放必須嚴格遵守該國投資計劃的條款與條件。

目前已有4000人通過塞浦路斯的“黃金護照”計劃而獲得公民身份。

康斯坦提諾說,若9項投資項目中,接獲包括劉特佐等26人的4000份申請,一旦沒有嚴格管控,出現一些問題是合乎邏輯的。

他坦承,當中確實出現錯誤,那就是沒有為高風險人士制定特定的標準。

劉特佐通過“黃金護照”計劃獲得國籍,令塞浦路斯成為全球焦點。所謂“黃金護照”就是以個人投資換取某個國家的國籍。

根據報道,因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案遭通緝的劉特佐,是於4年前通過投資計劃獲得塞浦路斯國籍。

在媒體揭露劉特佐獲得“黃金護照”後,塞浦路斯總統阿納斯塔夏季斯早前表示,若報導屬實,該國應該撤銷劉特佐的護照,但必須在對正當程序進行充分調查之後才能這樣做。

首相:大馬是小國無法迫交人 不能為了劉特佐開戰

: 2019-11-07 13:11:48

(吉隆坡7日訊)首相敦馬哈迪重申,他確實不知道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的匿藏處。

他於今日為國家文化藝術學院第15屆畢業典禮主持開幕後受訪時也表明,作為一個小國家,馬來西亞無法使用強硬手段迫使收留劉特佐的國家交人。

早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馬哈迪表示不知道劉特佐的匿藏處;與此同時,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卻證實劉特佐不是藏身在塞浦路斯,而是“某個小島國家”。

馬哈迪說,有關劉特佐的最新訊息一直在變化,而且全國總警長阿都哈密也不是每次都會向他匯報追捕劉特佐的最新進展。

“全國總警長是全國總警長,我們不會有同樣言論。如果你讓我的肩膀上有(警隊)勳章,我也會發表和全國總警長一樣的言論。”

重申不知劉特佐藏哪

馬哈迪說,馬來西亞不能因為劉特佐而向其他國家發起“戰爭”,因為發動戰爭,不但會落敗,並將失去劉特佐。

“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只是一個小國家,人們有時候會對我們好,有時候卻不會,而我們都必須接受。”

他強調,馬來西亞將全力搜索劉特佐的消息,雖然這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我們被告知劉特佐可能擁有多個國家的護照,也可能已經整容,這些都是謠言,仍未獲得證實,但也可能是真的,這將讓我們的工作變得困難。”

創意工業產品可帶來收益

首相敦馬哈迪說,有素質的創意工業產品如電影、電視劇及動畫,是可以為國家帶來收益的出口產品。

他說,創意工業在我國是發展中的領域,截至3月31日,國內有2986間擁有多媒體超級走廊地位的公司,其中345間公司屬於創業內容與科技組。

他於今日在國家文化藝術學院(ASWARA)第15屆畢業典禮致詞時說,在創業內容與科技組的多媒體超級走廊地位公司,2018年的銷售額達76億9000萬令吉,出口額14億令吉,提供1萬1471個就業機會。

馬哈迪強調,馬來西亞不能失去多元文化與藝術的身份。

“我國需要平衡物質發展與文化藝術發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加強民族文化。”

他指出,就像其他國家文化一樣,馬來西亞文化經常因為外來影響、溝通發展、科技變化等產生變化。

“在這方面,藝術與文化教育相當重要,因為我們不想有文化衰退。”

他說,文化衰退將侵蝕我國和民族生存的價值觀。

“如果不倡導藝術與文化,公眾將不再了解文化的功能與用途,反而更了解外國文化,如此一來,我們繼承的良好價值觀也將失去。”

此外,馬哈迪說,我國的豐富文化不應該只在國內發展,反之應該擴大至國際,同時學習其他國家文化。

出席畢業典禮者包括旅遊、藝術及文化部長莫哈末丁可達比。

馬哈迪伉儷獲創意藝術榮譽博士

首相敦馬哈迪與夫人敦西蒂哈斯瑪,在國家文化藝術學院第15屆畢業典禮中雙雙獲得創意藝術榮譽博士學位。

馬哈迪獲頒創意藝術(文化藝術發展)榮譽博士,西蒂哈斯瑪獲頒創意藝術(提倡創意藝術)榮譽博士,由國家文化藝術學院院長沙哈薩迪副教授頒發。

國家文化藝術學院頒發創意藝術榮譽博士學位給馬哈迪和茜蒂哈斯瑪,是為了表揚兩人在發展藝術與文化方面的貢獻。

馬哈迪說:“這項榮譽對我們意義重大,但更重要的是,這項榮譽讓藝術與文化成為受

關注的課題。”

【一馬案續審】沙魯爾:1MDB借貸PSI 5億美元 逾3.8億流入劉特佐公司

: 2019-11-06 18:11:19

(吉隆坡6日訊)一馬發展公司(1MDB)前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阿茲拉證實,1MDB在2010年借貸給1MDB-PSI聯營公司(之後改名為PSI Holdings)的5億美元,當中的9100萬瑞士法郎(約3億7989萬7700)最終流入大馬富商劉特佐擁有的Good Star公司。

沙魯爾是納吉被控25項涉及1MDB洗黑錢案的第9名證人,他今日在第20度被傳召上庭供證,接受辯方首席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就一份有關1MDB將5億美元匯給PSI Holdings的文件,要求他闡明當中的細節,如是供證。

沙菲宜指出,文件顯示,PSI Holdings在2010年9月14日收到來自1MDB匯入的5億美元貸款。

“一個星期後,即2010年9月23日,PSI首席執行員Tarek Obaid指示將這5億美元當中的8200萬瑞士法郎(大約8300萬美元)轉賬至他在JP Morgan的個人賬戶。”

沙魯爾同意沙菲宜的說法。不過,對於沙菲宜主張Tarek Obaid和Good Star合作轉移資金一事,沙魯爾表示他難作出這個結論。

不知轉移資金目的

“我可以說的是,這5億美元的貸款匯入1MDB-PSI,Tarek Obaid將當中的8200萬瑞士法郎從PSI轉至個人賬戶後,再轉到Good Star。”

不過,沙魯爾表示,他並不知道對方有什麼計劃或出於什麼目的轉移資金。

沙魯爾表示,在案件調查期間,他有看過PSI Holdings資金流向圖,但沒有留意每個交易的細節。

沙菲宜接著問沙魯爾,是否有人曾向他出示與PSI Holdings資金使用的相關文件。

另外,沙菲宜告訴沙魯爾,PSI Holdings其實就是“1MDB-PSI”聯營公司的新名字。

沙魯爾表示,他這才知道。

雙手凍僵 沙魯爾申訴法庭太冷

是冷氣太冷?還是供證緊張?已經是20度上庭的沙魯爾今日“控訴”法庭太冷,導致其雙手冷凍,笑言下次要戴著手套上庭。

沙魯爾是今日開庭接受沙菲宜交叉盤問約半小時後,就因為受不了庭內的低溫,向法官申訴其雙手凍僵了。    

法庭通譯員隨即調高冷氣的溫度。

而此時,沙菲宜告訴沙魯爾,如果有需要,可以短暫休庭,他還笑笑問沙魯爾,是否因供證緊張,雙手才會冷凍。

此言一出,庭上傳來笑聲。

不過,案件繼續至上午11點左右時,沙魯爾再次表示感到冷凍,要求短暫休庭,獲得法官允許短暫休庭,並在11點40分續審。

劉特佐施壓盡快款匯PSI

沙魯爾今日不認同沙菲宜主張1MDB至少有9至10個月的時間考慮是否要通過PSI的5億美元貸款,他說,劉特佐曾告訴他,最好盡快把貨款匯給PSI。

沙魯爾今日在沙菲宜要求他說明他在這起事件上所面對的壓力時,認同沙菲宜的說法,即劉特佐要他最好盡快把這筆5億美元的貸款匯給PSI Holdings。

沙魯爾在昨日供證時指出,在劉特佐的施壓下,1MDB需要盡快將5億美元的貸款匯給PSI Holdings。

他說,劉特佐曾告訴他,1MDB應迅速向PSI提供貸款,以吸引更多有利可圖的投資及其他激勵措施。

1MDB曾向大馬銀行和渣打銀行貸款,然後將貸款匯給1MDB-PSI,這些貸款包括2010年的5億美元,以及2011年的3億3000萬美元。

​2公司接收匯款理由不一致

沙魯爾認同,Tarek Obaid及Good Star給予銀行匯出及接收8200萬瑞士法郎款項的理由不一致。

沙菲宜今日在庭上出示志期2010年9月23日的銀行文件,文件是JP Morgan銀行官員Jonathan Conner記錄他與Tarek Obaid針對轉賬8200萬瑞士法郎的談話內容。

文件內容顯示,Tarek Obaid告知Jonathan Conner,他與沙地國王阿都拉及杜基王子會面,並指他受邀加入國王與其他王室在麥加的重大發展,是因投資而轉賬大筆款項。

Good Star志期2010年9月24日的銀行文件則顯示,匯款理由是根據一項投資管理協議(私人產權)償還貸款或投資。

沙魯爾同意,Jonathan Conner的談話記錄是銀行反洗黑錢的部分舉措,使銀行了解客戶。

沙菲宜指出,Tarek Obaid 2010年9月的銀行月結單顯示,他於23日指示轉賬8200萬瑞士法郎給Good Star;Good Star在隔天收到這筆款項。

他指出,Good Star銀行賬戶文件解釋巨額轉賬的理由是根據一項投資管理協議(私人產權)償還貸款或投資,此匯款是償還貸款或投資的第二部分。

儘管沙菲宜向沙魯爾出示多份銀行文件以顯示9100萬瑞士法郎的流向,但沙魯爾說他從未見過有關文件,因那是銀行的內部文件,也無法確認有關交易,因他沒有涉及其中。

對於文件中的客戶支持文件部分註明,客戶告知將在日後拜訪時帶上文件;沙魯爾對此表示震驚,直言:“哇,這樣也可以啊?”

針對沙菲宜主張他是否意識Tarek Obaid與國王阿都拉的關係甚好,沙魯爾說,Tarek Obaid在他面前確實如此表現,也表現出與杜基王子有良好關係。

總警長:利用他人名義 劉特佐擬在塞國置業

: 2019-11-06 17:11:55

(吉隆坡6日訊)警方發現一馬發展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正試圖利用他人名義,在地中海島國塞浦路斯置產。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指出,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組是在三個星期展開的一項行動中,發現劉特佐正準備在塞浦路斯置產。

他是今日在吉隆坡警察學院為“商業罪案調查指南和總監指令書”主持推介禮,在記者會上表示,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組是在不分晝夜研究和調查所有關於1MDB舞弊案的資金時取得這項發現。

劉特佐不在塞浦路斯

不過,他認為,劉特佐並不在塞浦路斯,而是依然在原本匿藏的國家。

他再次重申,警方已透過各種方式,包括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與有關國家的執法單位接洽來把劉特佐帶回大馬,並非如外界所譴責,指警方沒有盡力。

“可是叫我們失望的是,儘管兩方在警務上合作無間,但對於要求(查找劉特佐)卻是不受理,甚至給予他貌似劉特佐疑已整容等不合理的理由敷衍。”

他說,劉特佐是涉及舞弊數十億令吉的盜國賊,他不會放棄遊說相關國家執法單位給予協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