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特佐


傳劉特佐飛抵印度轉機 警監視但不逮捕

: 2019-11-13 21:11:30

(八打靈再也13日訊)香港亞洲時報報道,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曾經被目擊在印度阿默達巴德。 

該報引述執法人員的談話指出,當劉特佐前往當地3天,當地的警方監督劉特佐的動靜。

盡管國際刑警發出紅色警報通緝他,但是他並沒有被捕。

國際刑警發出紅色警報通緝劉特佐,因為後者涉及1MDB醜聞而受到新加坡和我國通緝。

劉特佐於11月5日乘搭Gulfstream G200私人飛機抵達當地的Sardar Vallabhbhai Patel國際機場,然後飛往阿聯酋廸拜的Al Maktoum國際機場。

他所乘搭的私人飛機為泰國專機公司MJets,該公司已經否認劉特佐使用其飛機,並表示“上述說法不實、沒有根據”。

劉特佐曾經被指藏身在中國、阿聯酋、科威特、沙地阿拉伯、加勒比海島國聖基茨和尼維斯聯邦。

劉特佐被指曾經擁有聖基茨和尼維斯聯邦公民權,但是在1MDB醜聞爆發後,其公民權被褫奪。

最近傳出塞浦路斯也褫奪其公民權,他是在2015年以投資名義申請公民權。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較早時說,大馬已經要求相關國家引渡劉特佐,但是無法成功。

印度方面不願意逮捕劉特佐可能也是因為大馬方面不願意交還具有爭議性的傳教士扎基爾回印度有關。

劉特佐等25人護照 塞國將撤銷

: 2019-11-07 15:11:33

(吉隆坡7日訊)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塞浦路斯將撤消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和其他25人所持有的“黃金護照”。

報導指塞浦路斯承認在發放護照系統時的風險評估不足,惟之後已收緊申請條件。

根據報導,塞浦路斯內政部長康斯坦提諾於周三說,塞浦路斯內閣認為“黃金護照”的發放必須嚴格遵守該國投資計劃的條款與條件。

目前已有4000人通過塞浦路斯的“黃金護照”計劃而獲得公民身份。

康斯坦提諾說,若9項投資項目中,接獲包括劉特佐等26人的4000份申請,一旦沒有嚴格管控,出現一些問題是合乎邏輯的。

他坦承,當中確實出現錯誤,那就是沒有為高風險人士制定特定的標準。

劉特佐通過“黃金護照”計劃獲得國籍,令塞浦路斯成為全球焦點。所謂“黃金護照”就是以個人投資換取某個國家的國籍。

根據報道,因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案遭通緝的劉特佐,是於4年前通過投資計劃獲得塞浦路斯國籍。

在媒體揭露劉特佐獲得“黃金護照”後,塞浦路斯總統阿納斯塔夏季斯早前表示,若報導屬實,該國應該撤銷劉特佐的護照,但必須在對正當程序進行充分調查之後才能這樣做。

首相:大馬是小國無法迫交人 不能為了劉特佐開戰

: 2019-11-07 13:11:48

(吉隆坡7日訊)首相敦馬哈迪重申,他確實不知道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的匿藏處。

他於今日為國家文化藝術學院第15屆畢業典禮主持開幕後受訪時也表明,作為一個小國家,馬來西亞無法使用強硬手段迫使收留劉特佐的國家交人。

早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馬哈迪表示不知道劉特佐的匿藏處;與此同時,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卻證實劉特佐不是藏身在塞浦路斯,而是“某個小島國家”。

馬哈迪說,有關劉特佐的最新訊息一直在變化,而且全國總警長阿都哈密也不是每次都會向他匯報追捕劉特佐的最新進展。

“全國總警長是全國總警長,我們不會有同樣言論。如果你讓我的肩膀上有(警隊)勳章,我也會發表和全國總警長一樣的言論。”

重申不知劉特佐藏哪

馬哈迪說,馬來西亞不能因為劉特佐而向其他國家發起“戰爭”,因為發動戰爭,不但會落敗,並將失去劉特佐。

“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只是一個小國家,人們有時候會對我們好,有時候卻不會,而我們都必須接受。”

他強調,馬來西亞將全力搜索劉特佐的消息,雖然這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我們被告知劉特佐可能擁有多個國家的護照,也可能已經整容,這些都是謠言,仍未獲得證實,但也可能是真的,這將讓我們的工作變得困難。”

創意工業產品可帶來收益

首相敦馬哈迪說,有素質的創意工業產品如電影、電視劇及動畫,是可以為國家帶來收益的出口產品。

他說,創意工業在我國是發展中的領域,截至3月31日,國內有2986間擁有多媒體超級走廊地位的公司,其中345間公司屬於創業內容與科技組。

他於今日在國家文化藝術學院(ASWARA)第15屆畢業典禮致詞時說,在創業內容與科技組的多媒體超級走廊地位公司,2018年的銷售額達76億9000萬令吉,出口額14億令吉,提供1萬1471個就業機會。

馬哈迪強調,馬來西亞不能失去多元文化與藝術的身份。

“我國需要平衡物質發展與文化藝術發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加強民族文化。”

他指出,就像其他國家文化一樣,馬來西亞文化經常因為外來影響、溝通發展、科技變化等產生變化。

“在這方面,藝術與文化教育相當重要,因為我們不想有文化衰退。”

他說,文化衰退將侵蝕我國和民族生存的價值觀。

“如果不倡導藝術與文化,公眾將不再了解文化的功能與用途,反而更了解外國文化,如此一來,我們繼承的良好價值觀也將失去。”

此外,馬哈迪說,我國的豐富文化不應該只在國內發展,反之應該擴大至國際,同時學習其他國家文化。

出席畢業典禮者包括旅遊、藝術及文化部長莫哈末丁可達比。

馬哈迪伉儷獲創意藝術榮譽博士

首相敦馬哈迪與夫人敦西蒂哈斯瑪,在國家文化藝術學院第15屆畢業典禮中雙雙獲得創意藝術榮譽博士學位。

馬哈迪獲頒創意藝術(文化藝術發展)榮譽博士,西蒂哈斯瑪獲頒創意藝術(提倡創意藝術)榮譽博士,由國家文化藝術學院院長沙哈薩迪副教授頒發。

國家文化藝術學院頒發創意藝術榮譽博士學位給馬哈迪和茜蒂哈斯瑪,是為了表揚兩人在發展藝術與文化方面的貢獻。

馬哈迪說:“這項榮譽對我們意義重大,但更重要的是,這項榮譽讓藝術與文化成為受

關注的課題。”

【一馬案續審】沙魯爾:1MDB借貸PSI 5億美元 逾3.8億流入劉特佐公司

: 2019-11-06 18:11:19

(吉隆坡6日訊)一馬發展公司(1MDB)前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阿茲拉證實,1MDB在2010年借貸給1MDB-PSI聯營公司(之後改名為PSI Holdings)的5億美元,當中的9100萬瑞士法郎(約3億7989萬7700)最終流入大馬富商劉特佐擁有的Good Star公司。

沙魯爾是納吉被控25項涉及1MDB洗黑錢案的第9名證人,他今日在第20度被傳召上庭供證,接受辯方首席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就一份有關1MDB將5億美元匯給PSI Holdings的文件,要求他闡明當中的細節,如是供證。

沙菲宜指出,文件顯示,PSI Holdings在2010年9月14日收到來自1MDB匯入的5億美元貸款。

“一個星期後,即2010年9月23日,PSI首席執行員Tarek Obaid指示將這5億美元當中的8200萬瑞士法郎(大約8300萬美元)轉賬至他在JP Morgan的個人賬戶。”

沙魯爾同意沙菲宜的說法。不過,對於沙菲宜主張Tarek Obaid和Good Star合作轉移資金一事,沙魯爾表示他難作出這個結論。

不知轉移資金目的

“我可以說的是,這5億美元的貸款匯入1MDB-PSI,Tarek Obaid將當中的8200萬瑞士法郎從PSI轉至個人賬戶後,再轉到Good Star。”

不過,沙魯爾表示,他並不知道對方有什麼計劃或出於什麼目的轉移資金。

沙魯爾表示,在案件調查期間,他有看過PSI Holdings資金流向圖,但沒有留意每個交易的細節。

沙菲宜接著問沙魯爾,是否有人曾向他出示與PSI Holdings資金使用的相關文件。

另外,沙菲宜告訴沙魯爾,PSI Holdings其實就是“1MDB-PSI”聯營公司的新名字。

沙魯爾表示,他這才知道。

雙手凍僵 沙魯爾申訴法庭太冷

是冷氣太冷?還是供證緊張?已經是20度上庭的沙魯爾今日“控訴”法庭太冷,導致其雙手冷凍,笑言下次要戴著手套上庭。

沙魯爾是今日開庭接受沙菲宜交叉盤問約半小時後,就因為受不了庭內的低溫,向法官申訴其雙手凍僵了。    

法庭通譯員隨即調高冷氣的溫度。

而此時,沙菲宜告訴沙魯爾,如果有需要,可以短暫休庭,他還笑笑問沙魯爾,是否因供證緊張,雙手才會冷凍。

此言一出,庭上傳來笑聲。

不過,案件繼續至上午11點左右時,沙魯爾再次表示感到冷凍,要求短暫休庭,獲得法官允許短暫休庭,並在11點40分續審。

劉特佐施壓盡快款匯PSI

沙魯爾今日不認同沙菲宜主張1MDB至少有9至10個月的時間考慮是否要通過PSI的5億美元貸款,他說,劉特佐曾告訴他,最好盡快把貨款匯給PSI。

沙魯爾今日在沙菲宜要求他說明他在這起事件上所面對的壓力時,認同沙菲宜的說法,即劉特佐要他最好盡快把這筆5億美元的貸款匯給PSI Holdings。

沙魯爾在昨日供證時指出,在劉特佐的施壓下,1MDB需要盡快將5億美元的貸款匯給PSI Holdings。

他說,劉特佐曾告訴他,1MDB應迅速向PSI提供貸款,以吸引更多有利可圖的投資及其他激勵措施。

1MDB曾向大馬銀行和渣打銀行貸款,然後將貸款匯給1MDB-PSI,這些貸款包括2010年的5億美元,以及2011年的3億3000萬美元。

​2公司接收匯款理由不一致

沙魯爾認同,Tarek Obaid及Good Star給予銀行匯出及接收8200萬瑞士法郎款項的理由不一致。

沙菲宜今日在庭上出示志期2010年9月23日的銀行文件,文件是JP Morgan銀行官員Jonathan Conner記錄他與Tarek Obaid針對轉賬8200萬瑞士法郎的談話內容。

文件內容顯示,Tarek Obaid告知Jonathan Conner,他與沙地國王阿都拉及杜基王子會面,並指他受邀加入國王與其他王室在麥加的重大發展,是因投資而轉賬大筆款項。

Good Star志期2010年9月24日的銀行文件則顯示,匯款理由是根據一項投資管理協議(私人產權)償還貸款或投資。

沙魯爾同意,Jonathan Conner的談話記錄是銀行反洗黑錢的部分舉措,使銀行了解客戶。

沙菲宜指出,Tarek Obaid 2010年9月的銀行月結單顯示,他於23日指示轉賬8200萬瑞士法郎給Good Star;Good Star在隔天收到這筆款項。

他指出,Good Star銀行賬戶文件解釋巨額轉賬的理由是根據一項投資管理協議(私人產權)償還貸款或投資,此匯款是償還貸款或投資的第二部分。

儘管沙菲宜向沙魯爾出示多份銀行文件以顯示9100萬瑞士法郎的流向,但沙魯爾說他從未見過有關文件,因那是銀行的內部文件,也無法確認有關交易,因他沒有涉及其中。

對於文件中的客戶支持文件部分註明,客戶告知將在日後拜訪時帶上文件;沙魯爾對此表示震驚,直言:“哇,這樣也可以啊?”

針對沙菲宜主張他是否意識Tarek Obaid與國王阿都拉的關係甚好,沙魯爾說,Tarek Obaid在他面前確實如此表現,也表現出與杜基王子有良好關係。

總警長:利用他人名義 劉特佐擬在塞國置業

: 2019-11-06 17:11:55

(吉隆坡6日訊)警方發現一馬發展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正試圖利用他人名義,在地中海島國塞浦路斯置產。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指出,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組是在三個星期展開的一項行動中,發現劉特佐正準備在塞浦路斯置產。

他是今日在吉隆坡警察學院為“商業罪案調查指南和總監指令書”主持推介禮,在記者會上表示,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組是在不分晝夜研究和調查所有關於1MDB舞弊案的資金時取得這項發現。

劉特佐不在塞浦路斯

不過,他認為,劉特佐並不在塞浦路斯,而是依然在原本匿藏的國家。

他再次重申,警方已透過各種方式,包括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與有關國家的執法單位接洽來把劉特佐帶回大馬,並非如外界所譴責,指警方沒有盡力。

“可是叫我們失望的是,儘管兩方在警務上合作無間,但對於要求(查找劉特佐)卻是不受理,甚至給予他貌似劉特佐疑已整容等不合理的理由敷衍。”

他說,劉特佐是涉及舞弊數十億令吉的盜國賊,他不會放棄遊說相關國家執法單位給予協助。

像懦夫匿藏原本國家 總警長:劉特佐不在塞浦路斯

: 2019-11-06 15:11:25

(吉隆坡6日訊)全國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否認一馬發展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目前匿藏在塞浦路斯。“他還在原本匿藏的國家,像雞一樣躲著。”(He is still there. Like a chicken!)

他指出,警方反而發現一馬發展公司(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正試圖利用他人名義,在塞浦路斯置產。

他說,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組不分晝夜研究和調查所有關於1MDB舞弊案的資金,並在3個星期前展開的一項行動中,發現劉特佐正準備在塞浦路斯置產。

他今日在吉隆坡警察學院為“商業罪案調查指南和總監指令書”主持推介禮後,在新聞發布會上這麼指出。

“有人譴責警方沒有盡力想方設法帶回劉特佐,但我確實已透過各種方式,包括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與有關國家的執法單位接洽。”

不過,令他感到失望的是,盡管雙方在警務上合作無間,但對於他的要求(查找劉特佐)卻是不受理,甚至給予他貌似劉特佐疑已易容等不合理的理由敷衍他。

無論如何,他說,劉特佐是涉及舞弊數十億令吉的盜國賊,他不會放棄游說相關國家執法單位繼續協助尋找劉特佐。

【一馬案續審】沙魯爾反駁沙菲宜 “我沒串謀劉特佐”

: 2019-11-05 14:11:47

(吉隆坡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首席辯護律師丹斯里沙菲宜主張,一馬公司(1MDB)前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阿茲拉有可能和我國“頭號通緝犯”劉特佐及仍在逃的1MDB前首席投資總監聶法依沙串謀,惟沙魯爾對此作出否認。

納吉涉及1MDB洗黑錢案今天進入第31天審訊,此案第9名證人沙魯爾繼續接受沙菲宜的交叉盤問。

沙菲宜也出示了日期2010年7月21日,沙魯爾與納吉之間開會的會議記錄,沙魯爾之前指會議記錄是聶法依沙在7月21日之前準備的。聶法依沙也是SRC國際公司前董事經理兼首席執行員。

沙菲宜追問,為何聶法依沙能在他與納吉開會前便準備好會議記錄?由此看來,似乎劉特佐和聶法依沙擁有“特異功能”,能“預知”即將發生的事情並準備會議記錄。

認同聯營計劃失敗

沙魯爾回應表示,他無法猜測為什麼會這樣,但有可能是在會議召開前已討論了的內容。

此外,他也認同沙菲宜所指,1MDB-PSI聯營公司是失敗的聯營計劃。

“1MDB在聯營公司佔40%的股份,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 Ltd則佔60%的股份是一項失敗的交易。”

總統:批發過程失誤 劉特佐塞國護照撤銷

: 2019-11-05 11:11:34

(吉隆坡5日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所持有的塞浦路斯護照已被撤銷。

 

根據《美聯社》消息,塞浦路斯總統阿納斯塔夏季斯基於護照批發過程出現失誤,因此宣布取消發給劉特佐持的護照。

 

國際媒體報導,已經整容成“熊樣”的劉特佐,是於2015年9月18日入境塞浦路斯及取得急件護照後,通過英國居留權與公民身份規劃公司──恆理環球顧問事務所亨氏(Henley & Partners)的安排,獲得這個坐落地中海東部島國的護照。

 

劉特佐為了獲得護照,也滿足塞浦路斯的申請條件,即在該國銀行存入500萬歐元(約2326萬令吉),為期3年,以及購買至少價值50萬歐元(約232萬令吉)的房子。

 

報導指出,阿納斯塔夏季斯表示,針對批發那本被喻為“黃金護照”的程序展開調查後,證實失誤,因此取消劉特佐的護照。

 

塞國發4000護照給投資者

 

“我們必須承認,里頭出現失誤,以致他可以公然持有塞浦路斯護照,這不應該發生,一般上申請護照的投資者有10至15人不具備資格。”

 

“我們將會褫奪任何以不當方式取得公民權者的資格,就這樣,越快越好。”

 

首相敦馬哈迪於6月8日宣布通緝劉特佐歸案,而移民局則在反貪污委員會要求下,取消劉特佐的馬來西亞護照。

 

另一方面,美國司法部於2017年披揭劉特佐持有加勒比海小國聖基茨和尼維斯(St.Kitts and Nevis)的護照,而謹慎的聖基茨和尼維斯首相蒂莫迪哈里斯,也於今年6月通過國際刑警,取消發給劉特佐的護照。

 

馬來西亞不允許人民持有雙重國籍,《聯邦憲法》清楚闡明,一旦證實取得其他國家的公民權,當事者的馬來西亞公民權可以因此被褫奪。

 

根據塞浦路斯報章早前的教導,該國屈梭多糢二世大主教曾於2015年9月1日致函時任內政部長蘇格拉底,要求政府允許劉特佐通過該國的投資計劃,入籍塞浦路斯。

 

不過,蘇格拉底較後時說,塞浦路斯政府將會檢討所發出的歐盟公民權是否遭人濫用,包括劉特佐的國籍也在被證實涉及犯罪後取消。

 

《美聯社》指出,自從為了應對經濟危機而於2013年落實投資計劃以來,塞浦路斯已發出近4000份護照給投資者。阿納斯塔夏季斯也曾坦言,該項以投資及置業換取國籍的計劃,有效協助塞浦路斯重振經濟,避免國家陷入破產危機。

馬印交涉索回寧靜號 美國不爽 擱置起訴訴劉特佐

: 2019-11-04 16:11:37

(八打靈再也4日訊)新加坡《海峽時報》援引法律消息人士的談話,指美國司法部(DOJ)對大馬政府在索回豪華游艇“寧靜號”(Tranquility,前稱平靜號Equanimity)一事上,與印尼政府私下接觸一事甚為不滿,因此擱置起訴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的行動。

報道引述數名靠近談判協商的消息人士,指美國司法部是在去年10月決定起訴劉特佐,及另2名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前僱員,即前投資銀行家萊斯納和黃宗華(譯音),導致原本樂觀的談判進展破滅。

上述原定在去年聖誕節就須做出決定的談判,因劉特佐的談判代表,拒絕美國司法部提出的談判條件,即任何和解協商協議,都須獲得馬來西亞政府的同意。

據悉,行跡不明的劉特佐已經獲得一個歐洲國家的政治庇護,但沒有任何官方消息證實這項說法。

除了因劉特佐不贊成其談判協商須獲得大馬政府同意條件外,該項談判也在今年4月急轉直下,原因是美國司法部不滿大馬政府直接與印尼政府交涉,索回寧靜號游艇。

“接近談判的行政人員說,馬美關系曾一度緊張,因為美國不滿大馬政府在去年8月私下接觸印尼總統佐科威,安排索回這艘豪華游艇事宜。”

“當大馬政府在去年成功索回游艇,並轉售給雲頂集團及易名為寧靜號後,大馬政府再要求索回被新加坡政府扣押,價值3500萬美元的龐巴迪環球5000型(Bombardier Global 5000)噴氣式私人飛機,不過卻遭美國司法部拒絕。”

“加上黃宗華在4月於大馬被捕,談判陷入僵局。”黃宗華較後被引渡到美國,接受與1MDB案相關的刑事控訴。

報告也指出,劉特佐的法律團隊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就他在紐約東區法院面臨的另一項刑事指控達成和解,《海峽時報》援引法律消息人士,指大馬幾乎已經確定劉特佐不會被逮捕引回大馬接受審判。

“大馬的談判代表,也在案件開審前被告知這項和解協議了。”協議內容包括出售劉特佐名下的EMI唱片公司股份,預估市值4億美元,並向談判團隊支付1500萬美元費用。

目前,該公司已經被美國司法部扣押。

劉特佐為潛逃鋪路? 2千萬換塞浦路斯護照

: 2019-11-04 12:11:12

(八打靈再也4日訊)一馬發展公司舞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身在何處?塞浦路斯媒體揭露,在逃的劉特佐4年前取得塞浦路斯的國籍護照,並當地購置了一間價值500萬歐元(約2326萬令吉)的別墅。

根據塞浦路斯當地報章《政治日報》(Politis)報道表示,劉特佐在2015年9月18日入境塞浦路斯,試圖通過法馬古斯塔(Famagusta)一項投資計劃,以獲得塞浦路斯國籍護照,條件是在塞浦路斯銀行存入500萬歐元(2326萬令吉)長達3年,以及購買至少50萬歐元(232萬令吉)的房子。

報道說,劉特佐於2015年9月23日通過全球護照和公民身份公司Henley & Partners以500萬歐元(2326萬令吉)購買在塞浦路斯東部瀕臨地中海的阿依納帕(Ayia Napa)一座還未竣工的別墅。

“Henley & Partners也先後為劉特佐取得聖基茨和尼維斯國籍護照,但因一馬發展公司醜聞案件,導致國際刑警組織取消劉特佐持有這些國家的護照。

“Henley & Partners目前沒有對此事作出回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