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殯


【少年遭霸凌墜樓斃命】 2同學靈堂致歉遭斥責 “你們害我兒丟命”

: 2020-03-05 13:03:28

(新山5日訊)17歲少年江駿喆墜樓案,被指霸凌死者的2名男同學昨晚到靈堂向死者道歉,令痛失愛兒的死者父母悲痛難奈,禁不住斥責2名霸凌同學害兒丟命。

昨晚11時30分,兩名被指霸凌死者的同學,在父母陪同下抵達靈堂,並在死者靈柩前懺悔致歉。

死者父母及哥哥面對2名同學時,情緒非常激動,聲聲責問:“如果今天是你們的兒子跳下來,你們會怎麼做,逼到我的兒子沒有路走,跳下來。”

死者父親江錦全也希望2名同學能說出真心話,並指只要對方說實話,就會選擇原諒他們。江錦全當時情緒有些激動,家人一度緊擁他安撫情緒。

親屬包圍2霸凌者怒吼

在2名霸凌死者的同學向死者懺悔後,馬華巴西古當區會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林道祥將死者父母及2名霸凌同學帶到一旁,讓雙方面對面對話。

對話期間,死者親屬也包圍著2名霸凌者,並不時對2人怒吼,場面火爆。

死者親屬不僅怒斥霸凌同學害死一條人命,也斥責其父母不懂得教育孩子;面對眾人的責備,2名霸凌同學的父母始終保持沉默。

同學指駿喆拒入私會黨被霸凌

死者江駿喆所就讀的國際學校同班同學指,死者因拒絕加入私會黨,而屢屢在校園遭霸凌。

該同班同學昨晚在追思會上透過電訪時表示,死者是於今年起被同班同學逼迫加入私會黨。

這名同學指出,他也曾試過被私會黨同學威脅入黨,但他當時極力反抗,對方才沒有再來打擾他。

他說,死者生前曾向他透露遭同學逼迫加入私會黨,而同班的私會黨成員也會趁他不在死者旁邊時,趁機干擾死者。

他表示,死者墜樓之前,他還與死者及一班朋友一起打籃球,死者當時還對他說,可能當天是最後一次與他打籃球。

林道祥指出,江駿喆的遭遇令人感到痛心,他已向教育部反映此事。

他說,接下來將更加關注新山東北區學校,有關私會黨及學生遭霸凌的事件,也會滲入學校設法幫助受害學生。

駿喆舉殯 父母相擁痛哭

17歲少年疑不堪凌霸跳樓斃命事件,死者江駿喆今早舉殯,獲逾百名親友送別,而駿喆的父母更難忍傷痛,相擁哭泣,場面悲慟。

為陪伴愛子走完人生路程,父母也不避忌習俗,聯同長子為駿喆扶靈送別。

當棺木移至靈車,駿喆父親淚流滿面,母親更頻喚孩子“寶貝”痛哭。

今日上午,駿喆的親友與昔日同窗及好友逾百人前來為死者道別。其遺體過後葬於馬西貢貢基督教墓園。

在轉入私立中學之前,江駿喆曾在寬中古來分校就讀。而今早舉殯前,寬中古來分校師生44人,特地乘坐一輛巴士到來靈堂,送駿喆最後一程,並將他最愛的籃球帶來。

家屬感謝寬中師生的情義,要求眾人與愛兒的遺照合影,留作紀念。

今早到來靈堂的41名學生,大部份是死者去年的同班同學。陪同到場者還包括3名老師。

駿喆的同學受訪時透露,同學們於去年下半年曾與他一同打籃球,而他當日忘了把籃球帶回去,籃球自此留在同學家中。

該同學透露,駿喆以前是寬中古來分校的籃球隊隊員,熱愛籃球運動。

該同學表示,今早除了把駿喆最愛的籃球帶來之外,老師也特地烘製了他喜歡吃的小蛋糕,希望他一路走好。

另外,駿喆的一名親友受訪時說,除了寬中古來分校師生之外,駿喆生前就讀的私立學校,其校長、老師及部份學生,這幾天也曾到靈堂慰問家屬。

與好友打籃球 駿喆沒透露遭霸凌

死者江駿喆的一名籃運好友受詢時說,他與駿喆及其哥哥相熟,大家時常約在一起打籃球。

他說,事發前數天,他們還在駿喆住家附近的籃球場打球,當時駿喆並沒透露遭霸凌的事情。

他表示,駿喆為人善良,思想單純。

警:深入了解霸凌事件

全國防範罪案基金會柔南警區主席葉沅明,今早曾到江駿喆的靈堂會見其親友,以深入了解該霸凌事件。

葉沅明表示,該基金會非常關注此事,而警方也將介入調查,以杜絕校園霸凌事件再次發生。

金庸出殯 馬雲蔡瀾等送別

: 2018-11-13 13:11:07

(香港13日訊)上月逝世的香港《明報》創辦人、武俠小說泰斗查良鏞(筆名金庸)昨天於香港殯儀館設靈,今早出殯。多名生前好友,包括蔡瀾、李純恩、陶傑等人一早到場,中國國家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亦有到場致意。

家屬按照金庸生前意願,喪禮以私人形式進行,不設公祭。殯儀館對開的行人路兩旁擺滿悼念花牌,不少由政要好友送上,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等。

早上10時48分大殮儀式結束,6名身穿白衣的殯儀館職員將靈柩由靈堂搬上靈車,金庸兒子查傳倜則捧著父親的遺照緊隨上車,蔡瀾等生前好友亦登上旅巴,陪伴金庸走最後一程。遺體過後移送到寶蓮寺火化。

另外,香港文化博物館昨天下午亦在金庸館外設置弔唁處,讓公眾人士簽署弔唁冊,悼念一代文學泰斗,弔唁處將開放至本月30日。

【勇嬤黃包笑喪】流淚唱完 世上只有媽媽好 兒女歌聲送別黃包

: 2018-03-12 14:03:14

(檳城12日訊)在兒女的歌聲中,102歲的人瑞勇嬤黃包,無憾地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路。

勇嬤黃包今午2時舉殯,7名子女在她的靈前獻上數首歌曲,感謝母親一生無微不至的照顧和教誨。

當《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音樂響起時,黃包子孫都臉露不捨神情,7名子女雖說要歡送老人家投身樂土,但在唱至中段時還是一度哽咽,畢竟要和至親分離還是很不捨得。

在伴著淚水下子女們還唱完了整首歌,讓母親能安心的離開。黃包的曾孫也在靈堂前獻唱“孝順不能等”送行曾祖母。

靈車繞過唐人街老家

約有70名子孫及親友相送黃包最後一程,子女也在出殯前於住家門外燃放鞭炮。

三兒子余文秀在靈堂前致悼念詞時指出,他們7兄弟姐妹會永遠掛念及思念媽媽,希望媽媽投身到極樂世界和爸爸會合。

他說,父親離開已有60年,也許父親及母親未來不能成為夫妻,但希望父親及母親能再續前緣,未來投身成為父親的女兒,爸爸離開60年,相信爸爸來世會很愛媽媽。

由於52號唐人街老家(也是雜貨店)是黃包最懷念的地方,在出殯時家人特別安排,讓靈車開往光大後再繞過唐人街老家,讓黃包見老家最後一眼。

家屬也在出殯儀式上,以黃包個人名譽把帛金分捐給8個單位,包括檳城佛義洗腎中心,檳榔嶼病老院、檳城慈悲院、檳城慈濟洗腎中心、檳城佛學院樂齡之家、Ven.Ipoh Mahindawansa Thero、瑪興達拉瑪佛廟及 Pertubuhan Penganut Dewa Xuanmudian Ginglonggo。

家屬合唱《世上只有媽媽好》 逾百親友送別高福英

: 2018-03-01 16:03:26

(亞羅士打1日訊)被兇徒入屋劫殺的71歲婦女高福英今早在斯里馬來西亞園住家舉殯,家屬在靈堂前隨著樂隊伴奏合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時,大家不禁傷心哭泣邊唱歌,場面悲哀。

高福英在逾百名親朋戚友送別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其遺體被送到吉北伍佰廊太平山莊墓園安葬。

高福英是於2月25日下午獨自在家時,被入屋行兇的劫匪擊破頭、打斷鼻樑骨、勒頸劫殺奪命。依據剖驗報告,死者的致命傷是因後腦遭硬物擊中所致。

高福英育有1名兒子和4名女兒,即居住在柔佛的長子張賀喜(45歲)、居住在日得拉的女兒張燕妮(44歲)、以及居住在米都的張燕君(42歲)和張燕欣(41歲),以及張燕梅。

堅叔出殯 親友哽咽“你是天使”

: 2018-01-03 15:01:05

(蕉賴3日訊)2012年患上鼻癌的本地資深演員傅志堅,生性樂觀的他抗癌多年,12月31日不敵病魔病逝,得年59歲,遺下遺孀鍾玉美、二子家耀、稼堯及小女文倩。傅志堅在孝恩館5號廳設靈,採基督教儀式,多位藝人包括林奕廷、陳沛江、王駿、陳可美、邱紫君、資深製作人符南施等人亦有到場,為前輩送行。

出殯儀式於早上9時30分開始,眾親友唱詩《奇異恩典》及讀經。曾為傅志堅辦慈善籌款的陳美娥領唱《天使心》,她雙眼通紅說:“這是我帶志堅信主後,他說他最喜歡的一首詩歌。”陳美娥邊哭邊唱,她續說:“你已撇下重擔,回到天父的懷抱,你放心,我們弟兄會看著你的家人,我會陪著你的太太,帶你的孩子回到教會,我們都是一家人。”傅太太更是哭成淚人。

整個儀式約半小時,早上10時出殯,除了家屬,陳美娥亦陪著傅太太一同扶靈。靈柩移至蕉賴火化場火化。

一代女俠于素秋三藩市出殯 與麥炳榮合葬長埋靜土

: 2017-05-25 11:05:01

(美國25日訊)於50、60年代紅遍影壇,有一代女俠之稱的著名刀馬旦于素秋(原名于鳳),於美國時間5月12日,因吸入性肺炎離世,並於當地時間5月23日舉行出殯儀式;家人將她的靈柩安排同葬於其已故夫婿麥炳榮之墓園,讓兩夫婦一起長埋靜土。跟于素秋同住達50年的小兒子麥耀文傷心表示,他很懷念母親每天為自己預備的咖啡與早餐,但見到媽媽遺容面帶微笑,安詳又美麗,家人都感到安慰。

細女挑選遺照 靈堂播放代表作

于素秋的喪禮於當地時間22日在三藩市灣區柯瑪市(Colma)的Woodlawn Memorial Park殯儀館設靈,23日中午出殯,其家人與親友向她進行最後告別。喪禮以佛教形式進行,靈堂布置簡約,于素秋的靈柩放於靈堂正中央,由細女麥錦苓挑選了以母親返港出席《七小福50周年》活動時,戴著太陽眼鏡、穿上旗袍的一張風采飽滿的照片作遺照,照片旁邊圍白色鮮花,並一直播放大悲咒。靈堂另一邊側放了一部大電視,播放于素秋和丈夫麥炳榮生前的兩套代表作,包括《白蛇傳》和《楊門女將告御狀》,讓出席的親友一起懷緬二人昔日的影壇風采。

細仔麥耀文指母遺容面帶微笑

儀式先由家人為于素秋遺體蓋被,接親朋戚友上香致祭、誦經祈福,再由墓園負責人以中英文講述其生平,並答謝所有親朋戚友的慰問,最後家人瞻仰遺容。小兒子麥耀文和母親同住近50年,母親的離去令他不習慣。他傷心表示很懷念每天早上母親會好咖啡,弄好早餐給他,現在感覺家總是空盪盪的:“母親的離世,家人都很傷心,不過看到媽媽遺容面帶微笑,還是十分美麗,安詳的樣子,家人都感到很安慰。”家人並將于素秋的靈柩與丈夫麥炳榮合葬墓園,讓兩夫婦一起長埋靜土。至於喪禮上的帛金,家人將全數捐出予三藩市佛光山三寶寺,亦會考慮在港舉行追思儀式。

七小福越洋送花圈悼念大師姐

于素秋父親于占元收的徒弟元年、元梅、元元、元貞等,分別由羅省及聖拉蒙等飛到三藩市出席師姐喪禮;身為小師弟的成龍、洪金寶、元彪、元秋、元華元彬等,雖未能親身到三藩市出席告別式,但仍越洋送上花圈,以向大師姐聊表最後心意。

育有三子兩女的于素秋,生前患有胃酸倒流,容易令食物誤進肺部,今次更造成吸入性肺炎。她留院接受治療一個多月後不治,彌留當晚,一眾家庭成員均牽她的手,直至最後一分鐘,陪她走完人生最後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