僱聯


私人界花紅較往年低 僱聯:公僕僅500元

: 2019-12-28 11:12:30

(吉隆坡28日訊)市道慘淡,紅花縮水。馬來西亞僱主聯合會執行董事三蘇丁預測,私人界的花紅較往年低,不過再差也比公務員好,因為公務員只有500令吉。

“有些領域表現放緩,花紅會減少,不過,我會說比政府公務員好,公務員只有500令吉。”

他接受《透視大馬》訪問時說,今年表現較好的是出口領域,或許發給員工的花紅會增加。

根據《透視大馬》報導,馬來西亞中小型企業公會總會長江華強對今年的花紅也不樂觀,尤其是中小型企業,在過去一年,因為政府政策不明朗,許多中小型企業不敢投放資金,預測中小型企業的花紅是1個月。

“我認為今年的花紅會減少,從明年開始許多新政策要出台,例如燃油補貼和最低薪金等,中小型企業會改變公司營運架構。”

他說,許多消費者改變購物模式,盡管購物商場看似人潮許多,但是消費者改變節省購物。

“無論是商家、企業還是消費者,都會選擇預留多一些儲備金,擔心明年的經濟仍沒有起色。”

建築行業面臨寒冬

另一方面,《透視大馬》報導也說,我國建築行業正面臨寒冬,不僅建築成本增加,尋不著熟練工人讓發展商和承包商頭疼,市面上的發展項目也減少。

馬來西亞房地產發展商公會(REHDA)柔佛分會主席張潤安說,無論市道如何差,他個人認為,員工過去一年辛苦的努力,值得擁有花紅。

“可能會調整一下花紅和獎勵幅度,畢竟花紅並不是必定要支付給員工,若企業面臨困難,希望員工可以理解。”

“1997年經濟風暴時,國家經濟也很差,不過只要公司財務許可,也會給員工發放花紅和獎勵。”

然而,馬來西亞建築商公會(MBAM)會長符績理坦言,建築行業面臨寒冬,不少員工面臨減薪的窘境。

“許多公司財務表現差,員工可能有面臨減薪的風險,談論不上發放花紅了。”

【大城市基薪1200元】 僱聯:國人承擔物價漲 超過95%受惠者卻是外勞

: 2019-10-23 19:10:16

(八打靈再也23日訊)大馬雇主聯合會主席丹斯里阿茲曼強調,政府建議從明年起將大城市的最低薪金調至1200令吉,最終超過95%的受惠者將會是外勞,但最低基薪調漲引發的物價高漲的後果卻由本地人來承擔。

他說,這項調漲將同時構成構成連鎖反應,因為外勞會把大量收入匯回國。

他說,大馬每年都流失180億令吉的外匯,國行2017年的估計是上升到340億令吉,而首相曾估計包含合法和非法外勞的外彙在內的外匯流失可高達600億令吉。    

阿茲曼是今日和24個商業組織就明年度的預算案對雇主造成的影響召開會議後進行記者會。他批評財政部長在設定最低工資時更偏好其個人的判斷,選擇再次忽視國家薪金理事會專家們的建議和意見。

他說,該會根本沒有被知會和參與調漲最低薪金的事,而此事理應在國家薪金諮詢理事會討論,更何況最低基薪今年初才調至1100令吉。

他認為,政府應該履行大選時的承諾,補貼50%最低薪金的調漲。

在加班費的門檻,從月薪2000令吉調漲至4000令吉,以及產假從60天增至90天的影響,阿茲曼說,僱聯估計單是加班費門檻調高,企業的經商成本每年將增加338億5000萬令吉。

“僱聯建議政府檢討這項建議,即讓月薪2000令吉以下的員工繼續享有1.5倍的加班費,而2000令吉以上的則只支付單一的加班費。”

他認為,任何關係勞工法令的修正應和勞僱雙方,並帶到全國勞工諮詢理事會(NLAC)商議,而非摒棄既定的最佳做法和忽視業界聲音。

他表示,我國高達98.8%的企業是中小型企業,當中60%是僱用少過5人的微型企業,90天產假會威脅微型公司存活。

“僱聯認為政府應該通過就業保險基金或社險機構來做出補貼,以免業者承受高昂的經商成本。”

他建議政府通過類似生活援助金的補貼,提供250令吉的生活費補貼給本地員工,這樣一來就不會流失和導致貨幣貶值。

“僱聯也建議將調薪的定義從基薪改為總收入,以減輕雇主的負擔,因為一些員工大額的收入是來自佣金或加班費等。”

阿茲曼也認為,政府在工業關係法令修正下,將關鍵領域如銀行、海陸空交通、郵政和燃料供應從限制罷工的必要服務領域中剔除,將會帶來重大的困擾,進而導致業界的不和諧和引起騷亂。

大馬製衣商會主席拿督斯里陳天保認為,最低基薪的調高將會影響到生產力,進而影響到競爭力。

“以製衣業來說,員工的薪水主要是以“件薪”來計算,這可刺激員工的生產力,但基薪調漲之後,員工的生產力反而下降了,因為不管縫多縫少,其基本收入都已達到千多令吉了。”

僱聯:免加重成本 人頭稅政策應重檢

: 2017-12-26 18:12:03

(八打靈再也26日訊)馬來西亞僱主聯合會促政府,重新檢討將於2018年1月1日起落實的強制僱主承擔外勞人頭稅政策(EMC),因為人頭稅的轉移將加重成本15%至20%,進而間接提高物價。

僱主聯合會也建議政府,在聘用外勞政策上,讓相關業者參與發表意見,包括成立聯合咨詢理事會進行深入研究與討論,以協助各行各業推動國內投資,確保馬來西亞經濟持續成長。

內閣是於2016年3月25日決定,從2017年1月1日起推行強制僱主承擔外勞人頭稅政策,基於工商界大反彈而延至2018年實行。

僱主聯合會於今日進行會議後召開記者會,提出以上建議。共有22個會員協會出席會議,包括影響最大的製造業、建築業、種植業與服務業領域代表。

僱主聯合會執行董事拿督三蘇丁說,隨著政府針對外勞實行不同的措施後,如接踵而來的每年為外勞提供醫藥檢驗、要求提高的醫療費、提供集中住宿與交通措施,以及2018年6月重新檢討的最低薪資,聘用外勞的費用將越來越高。

“一年的外勞體檢花費就至少3億6000令吉,加上外勞抵馬時額外附加的三項檢驗則花費10億令吉。然後,馬來西亞醫藥協會(MMA)也要求提高體檢收費,從最低10令吉提高至50令吉,還有外勞來源國種種要求,比如印尼和尼泊爾要求零手續費等等,不斷加重馬來西亞僱主的負擔。”

“聘用一名外勞約需要6240令吉,政府要求僱主提供住宿與交通,衛生部也強制為外勞購買醫療保險。這些福利連本地員工也沒有!”

三蘇丁指出,若根據240萬名合法外勞的數據,政府徵收人頭稅、各種費用與稅務所得每年超過30億令吉,若政府要求僱主吸納外勞人頭稅,不僅政府收入減少,加重僱主負擔,且將導致更多馬幣外流。

他表示,在沒有改善或透明化整個聘用外勞系統的情況下,強制僱主承擔外勞人頭稅並非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