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

【生命有轉機】積極面對乳癌獲重生 覃雪玲有健康才有希望

: 08/10/2018 - 19:02

(八打靈再也訊)居住在關丹的覃雪玲有很強的保健意識,由於年齡已近更年期,她對有關課題更是特別關注。在2017年12月某一天,譚雪玲翻閱到報紙上如何自檢乳房,因而興起在沖涼自檢,發現自己的左邊乳房有凹陷的症狀。

她回憶說,當時看到左乳凹陷,便立即照着報紙自檢指示,撫摸自己的左乳有否硬塊,可是卻不果。於是,當她去做子宮抹片檢查時,順便對婦科醫生講述有關症狀,做掃描以確認病情。

“在掃描後,醫生告知我左乳下側有6毫米的黑點,叫我作好心理準備,也建議我盡快去吉隆坡的專科醫院做乳房X光檢查(Mammogram),還勸我別再拖延。”

“過了幾天,我前往吉隆坡一家醫院做乳房X光檢查,報告出爐後,醫生告知我左乳患有惡性腫瘤,確診為乳癌第二期。醫生解釋說,腫瘤若是圓形屬良性;若是腫瘤邊有‘爪子’則屬惡性,而我腫瘤的‘爪子’鉤到左乳下側皮膚,因此在鏡子中看到凹陷現象。”

家族第一人患癌症

她提到,一開始醫生給予2星期考慮應否手術,但她完全沒有猶豫半刻,告訴醫生立即可為她進行手術切除腫瘤。醫生也說有兩種手術供她選擇,第一種手術是兩次性,切除腫瘤及檢查淋巴;而第二種手術則是一次性做完兩種治療。她選擇了後者,只因她不想兩次被麻醉。

“我家人都不曾患過乳癌,而我是在家族裡第一個患上癌症的人。當知道患上乳癌很愕然,但我知道要冷靜地面對這難關,也不想夜長夢多,因此,接受一次性手術將腫瘤切除。”

“我會選擇將手術放在第一個步驟,而非化療,這是因為我很害怕化療後的副作用。我先生在4年前因心臟病去世,身邊的朋友也沒有化療經驗,想找個人商量的機會都沒有。因此,我不斷從電視、上網及書籍尋索相關資料,如斷食抗癌法及灌腸排毒法,但屬‘偏方’始終難以信服。”

她坦然說,自己其實比較傾向於中醫治癌,但中醫不像西醫般按部就班且缺乏透明化,而且醫療費也不便宜,讓她缺乏了安全感,因此最終選擇了西醫治療乳癌。

選擇中醫調理身體

覃雪玲提到,她把癌症看得太簡單,以為切除了腫瘤就一了百了,再選擇中醫調理身體。她說,中醫調養期需要6個月左右,費用達2至3萬令吉之間,與其用2萬令吉來調理身體抗癌,倒不如用這筆錢化療還劃得來。

“在關丹,很多與我一樣的乳癌患者都害怕化療,而其中一名乳癌患者拖延了2年的病情,最後惡化轉移致骨癌,坐輪椅共度餘生。”

“我不想用一筆錢買一個不能預測的未來,最後命沒了,錢也沒了。更不想這麼快離開我的家人,女兒剛剛才大學畢業,兒子還需一年完成大學,家人仍然需要我的支持,我不想我的兒女成為孤兒。”

【Profile】

姓名:覃雪玲(Shirely Tang)

年齡:50歲(單親媽媽,育有一兒一女)

職業:保險業務

病症:乳癌

抗癌經歷分享:把健康顧好,你就可得到全世界。
 

傷口再動刀

換醫院切第二腫瘤

雪玲說,她在第一次做完手術後被醫院人員追問要否化療,此舉讓她焦煩及不滿,最後她決定拒絕那家醫院的建議。她也聽從朋友建議,諮詢其他醫院的專科醫生意見。

“當第二家醫院的專科醫生看了我的手術報告後,非常不滿意乳房的傷口。醫生說,在腫瘤未徹底切除下,化療是無濟於事的,對我說需要在同一個傷口動一次手術。醫生叫我放心,手術雖然有一定的難度,只因肌肉已在上次手術後的1個月裡開始慢慢癒合,需再深入開刀,而第二次手術成功徹底切除乳房第二粒腫瘤。”

她表示,第一次切除的腫瘤與第二粒腫瘤的距離只僅差6毫米,只因第二粒的體積過小,因此,乳房攝影及其它掃描技術無法探測第二粒腫瘤的存在。

“之前的醫院在動完手術後,迫不及待撥電話追問我要不要化療,我不敢想像若在之前的醫院化療結果會是怎樣。第一家醫院的手術費共花了近16千令吉,而第二家醫院的手術費只花了約6千令吉左右,手術費不但相差甚遠,而且物不所值。”

醫護員打氣

化療其實不可怕

雪玲說,很感謝幫她化療的醫生,主診醫生不斷提供相關的資料,也解說她的存活率可高達80%,醫院的服務人員在她化療期間,給予她精神上的支持,讓她不再懼怕化療。

“在化療期之前,我不斷從網絡尋索有關資料,但知道越多資訊反而招來‘懼怕’。在進行化療時,我眼看着藥劑開始慢慢注射於我的靜脈,打從心底是多麼恐懼。不過回想起,化療其實也不是這麼可怕。”

她說,她的化療裡共需要注射6支藥物,每3個星期注射一支,放療25次,整個療程大約花上6個月左右。

化療初期體重下降

她提到,在體質過於敏感因素下,雖然醫生已給她有關藥物服用,但她化療回家後都會感疲累、口瘡潰瘍、噁心及嘔吐。在化療後的第二天,她也會用鹽水漱口,減輕口瘡潰瘍的痛楚。另外,在化療的頭兩個月裡,她也減了500至600公克體重。

“在這期間,我因擔心攝取不夠蔬果量及打不贏這場仗,即使是蔬果汁我仍感噁心及難喝。醫護人員告訴我,金字塔飲食不適合於癌症患者,須攝取營養均衡,用美食獎勵自己,而非壓抑自己的食慾,只要不超量就好。”

“在注射第四支藥後,很多的後遺症都一一出現在我的身上,如腳底、手及舌頭腫脹、腳底部脫皮、發燒、骨頭痛等。當醫生知道我有這些症狀後,立即在第五支藥換了另一種藥劑。”

掉頭髮索性剃光頭

她補充說,在接受化療前,醫生提醒她會脫髮,但她可相信用意志力看控制掉髮的後遺症,但事與願違,在接受第一次化療時頭髮已脫得所剩無幾。

“每當早上醒來看到床上都是頭髮時,心情不禁失落起來,尤其是沖涼洗頭時候,手掌一抓,頭髮一大撮就掉了下來,肩膀及地上都是頭髮,完全不留任何情面的掉髮。第三天已脫得可看到頭皮了,那時感到非常沮喪,一度掉下了眼淚。”

“在朋友的開導下,我釋懷了,決定去美髮院剃光。在剃光頭髮後發現自己的頭型還蠻圓的,還自拍分享照片於朋友圈裡。”

業績不達標

保險執照遭撤銷

雪玲說,在患癌前,她對於自己的健康太過於自信,之前的體檢及驗血報告都“達標”,也不把健康當成一回事。她透露,本身是一名工作狂,可一天只睡2至3小時,時時刻刻都想賺錢,只因她是單親媽媽,就職兩份保險工作以支撐整個家庭經濟。

“一般上,我中午跑雜險,晚上與客戶談人壽保險,夜晚回家還需要忙保險的書面作業或報告。除了忙保險之外,我都會為我兒女檢查功課作業,每一篇作文或每一題數學題我都查閱,因為我知道只要把教育基礎打好,孩子就不會叛逆,因而我睡眠時間也相對減少。當我做完了工作已凌晨4點,干脆躺在沙發稍息一會,就準備明天上班。”

善待自己不再窮忙

“在接受化療期間的一個月裡,花了2個星期化療及休息,第三個星期方可做工,第四個星期又要準備下一個療程,因此,我必須將一個月的工作量在一個星期內完成。在治癌與時間的局限下,我無法達到人壽保險的業績表現,因而被公司撤銷保險執照,這無疑對我而言,是個經濟打擊。”

“在那一刻,我體會到了現實世界的殘酷,也終於明白什麼是‘人走茶涼’的道理。我不得不放棄人壽保險的工作,僅專注於雜險工作。在那時,我也明白以前過的日子只是窮忙而已,並不是‘生活’。”

她表示,在一個月裡,她用一個星期完成工作,善用其餘的時間調養身體。她不僅通過食療,還需要心靈及運動調理身體,也會積極尋找自己喜愛的運動項目,如甩手運動、跑步等,讓自己身體“動”起來。

學會不執著

患癌得比失多

雪玲認為,在抗癌的路上,積極心態是極為重要的。人必須要有正面的思想面對病魔,人若抱着恐懼的心態面對化療,想像的副作用都可演變在自己身上。另外,她也很感激醫護人員給於她很多抗癌的成功個案及正能量,讓她面對化療裡的未知數恐懼及徬徨。

她憶述說,在注射化療第四支藥的養病期間,骨頭的疼痛讓她起不了床,甚至端起食物的力氣也沒有。幸好,在這期間有朋友購買昂貴的補品給她吃,以及照顧起居飲食。另外,她也很謝謝朋友樂意借車給她,還載她從關丹前來吉隆坡進行化療。

“在患癌期間,我得到的比失去還要多,我感受到切膚之痛,領悟到‘重生’的道理,勿太執著,也無需太計較,癌症讓我知道健康是多麼的重要。”

加央醫院:去年接66病例 乳癌乃玻女性首號殺手

: 07/11/2018 - 15:48

(加央11日訊)加央端姑法霞中央醫院主任奧斯曼指出,該院在去年共接獲66宗乳癌病例,患者以40歲或以上女性占多,乳癌也是州內女性的首號“殺手”。

他表示,端姑法霞醫院接獲的各類癌症病例中,逾半數病例皆為乳癌,因而呼吁女性們必須時刻檢查乳房,若發現硬塊或其他異狀,應到醫院進行診斷。

“根據一項調查顯示,國內每19名女性中便有一名是患上乳癌的高風險者,及早發現乳癌可通過手術治癒,若已達末期唯有面對死亡。”

他說為,院方為讓女性更準確檢驗乳癌,今日到本月13日在院方停車場展開乳癌免費檢驗計劃,希望境內女性踴躍前往檢查。

他披露,檢驗活動中將使用流動乳房攝影技術為女性檢查乳房,該儀器每日只能為70人進行檢驗,檢查時間為早上8時至下午4時,而孕婦則不能接受此項檢驗。

新療法激活免疫系統 全球首例 末期乳癌痊癒

: 06/06/2018 - 11:58

(華盛頓6日訊)美國一名患有乳癌的女子,由於癌細胞已擴散到肝臟等不同地方,病情已屆末期。她最後接受度身訂做的免疫療法,完全清除了體內的所有癌細胞,兩年內都沒再發現癌細胞,相信為全球首例。專家期望新療法可以醫治更多末期乳癌患者或其他不易治療的癌症,讓更多病人受惠。

曾任職工程師的珀金斯於49歲那年接受數次化療後,未能阻止右邊乳房的癌腫瘤擴散到肝及其他地方,當時她獲告知僅余下3年壽命。她憶述病情嚴重惡化,“要盡量停止活動,避免手臂疼痛。我已放棄了戰鬥(治療)”。她甚至辭職准備迎接死亡。後來珀金斯獲挑選參加免疫療法試驗計劃,嘗試利用自身的“腫瘤浸潤淋巴細胞”(TILs,內含T細胞)抗癌。

免疫療法旨在以不同機制激活免疫系統對付癌細胞。TILs由人體自行生產,雖然可入侵和破壞癌細胞,但通常因為不夠強或數量不足而不能完全殺滅癌細胞。在今次的新療法中,醫生首先取得珀金斯的癌症樣本化驗,分析基因確認其變異。專家其後針對4個異變基因,因它們會在腫瘤內製造出異常的蛋白質。醫生接著抽取珀金斯的TILs免疫細胞作大量培植,挑選最能夠分辨出異變蛋白質而殺死癌細胞的TILs細胞。

醫生最後將挑選出的800億個TILs細胞注入珀金斯體內,並配合協助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的藥物Pembrolizumab治療。經過42個星期後,珀金斯體內已完全沒有癌細胞,新注入的T細胞於治療後17個月內仍然存在體內。珀金斯稱,當治療清除體內大部份癌細胞時,她由坐著等死的狀態變得可以在行山時走完約64公裡的路程,她形容這是個奇跡。

負責治療的馬里蘭州的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醫生稱治療效果顯著,過去兩年都沒發現珀金斯體內有癌細胞復發。外科主任羅森堡強調目前仍屬於試驗階段,而其他采用此療法的患者並未有反應。但除了珀金斯外,兩名分別患末期肝癌及結腸癌的患者亦康復良好。羅森堡稱,這3個個案顯示,此療法有望為對付體內器官的實質固態瘤(例如胃癌、食道癌、卵巢癌)提供治療藍圖。

沒參與治療計劃的加拿大安大略癌症研究所科學主任勞德瓦尼認同,新療法對末期乳癌有前所未見的效果。不過專家亦稱珀金斯目前僅屬個例,未必能複制成效,而且治療方法不僅復雜及成本高昂,也要在病人腫瘤內找到足夠免疫細胞,才可令治療見效。這次試驗結果刊於《自然醫學》期刊。

【病不絕望】勤練郭林氣功 徐旖英抗癌成功不是夢

: 12/27/2017 - 11:33

(怡保訊)抗癌之路雖然不堪回首,也可喻為異常激烈的戰鬥,不過現年54歲的徐旖英卻用堅定信念過關斬將,證明康復並不是偶然,需靠努力,而曾是一名金寶拉曼大學學院講師兼科系主任的她,患癌後選擇提早退休,譜寫另一段嶄新及寫意的人生。

與癌症鬥爭7年的她,是於2010年5月初發覺罹患乳癌,一切來得無聲無息,她幾乎難以置信,“乳癌”這兩個字眼從檢測報告“跳”出來,當時她的反應如雷劈一樣,突如其來的重大打擊,瞬間被死亡及悲傷的情感灌滿,頓時感到六神無主及徬徨無助。

安然度過7年

她接受訪問時說,她向來有自我檢查乳房的習慣,當時觸摸乳房處出現小腫塊時,馬上向學院的醫生檢測,醫生當下一觸摸已察覺不對勁,要她即刻往醫院進行乳房X光造影(Mammogram)及超聲波掃描(Ultrasound)檢查。

她說,醫生一直叮嚀不能有任何拖延,甚至馬上批病假讓她必須往醫院走一趟,她完成兩項檢測後,在外科醫生的建議下,也進行活體組織切片(Biopsy),報告出爐後證實罹患第二期乳癌,屬於惡性腫瘤。

“醫生當時建議我立刻入院安排切割手術,惟我覺得需先與家人商討,醫生當下僅給兩天時間考慮,因為腫瘤擴散很快,不宜再猶豫,經與家人商量後,我聽取家人意見儘速接受治療。”

她分享,她僅是諮詢一名醫生,因為活體組織切片的結果非常精準,不會出現錯誤,而且醫生也沒讓她考慮過久,她便不假思索接受西醫治療,她相信越早治療,康復的機率也會相對提高,可達70%至80%。

“我的腫瘤很小,雖然只有逾1公分左右,不過醫學資料顯示,只要轉移至淋巴線,就屬於第二期癌症。”

她說,她本身不適於切割乳房,主要是擔心術後脊椎會無法負荷,故此醫生建議進行淋巴結切除術,因為她的腫瘤屬於表面性,自己用手也可觸碰腫瘤的位置,惟手術後出現另一個隱憂,乳房處生長肉塊,待至翌年再進行切除手術,幸慶檢測結果顯示僅是良性水瘤。

“手術後迄今已過7個年頭,而該水瘤也從兩粒融合為一粒,我每年返回醫院進行超聲波掃描,醫生也指該水瘤沒有擴大,且每年都有在緩慢變小中。”

停工年半治療

她說,此前她沒有察覺任何徵兆,也鮮少患病,本身也沒家族遺傳病史,僅是診斷患癌數個月前,偶爾晚上會甦醒片刻,睡眠質量不如以前,身體有時也會抽筋。

她坦言,患癌與壓力有著一定關係,曾與一些同齡患癌的友人探討,後者皆是在患癌初期壓力頗大及脾氣易暴躁。她本來脾氣很好,乃家中六姐妹中最好脾氣的,不過患病後容易失意及易怒。

“患病後,我馬上停工一年半,進行每3星期一次的化療,一共6次共耗時約5個月,需胥視體內白血球或紅血球的含量,若偏低則不適宜化療,須注射相關的加強劑或進食雞蛋,完成整個化療療程中,再做放療30次,每次5分鐘。”

她續說,完成兩個療程後,由於她服食特定藥物長達5年,因而出現子宮壁增厚的困擾,必須進行子宮擴張及刮除術(D&C ),否則會有1%至3%罹患子宮癌的風險,她聽取醫生勸告而停止服用該藥物,子宮壁迄今雖未完全恢復正常,不過逐年已有稍微變薄。

“患癌期間,進手術室的次數為4次,包括淋巴結切除術、水瘤切除術、化療泵(Chemo Port)植入手術及子宮擴張與刮除術,每次注射麻醉針後,數個小時內躺於手術台上,渾然不知發生何事,令人害怕。”

她笑言,完成療程後已喪失短期記憶,再返校執教時,近兩年內所學習的新課程內容已忘記,但舊時的記憶仍歷歷在目。

【Profile】

姓名:徐旖英

年齡:54歲

職業:退休人士

病症:乳癌

感想:只要心態樂觀,積极應對,抗癌成功不是夢!

療程不如戲劇般辛苦

她分享,化療期間必須有心理準備會起一定副作用,如大量脫髮,當時每次睡醒看到床上脫落的頭髮會感到懼怕,洗澡時也是如此,所以化療第三次後索性剃光頭髮,如此就不會害怕。她說,由於受一些戲劇的誤導,如大量脫髮或嘔吐等,當時聽聞需化療也是堅決抗拒,甚至有“寧願死掉”的念頭,惟化療過程中,只要遵循醫生的指示服食藥物或維他命等,其實並沒想像中那般辛苦及悽慘。

“化療的過程難免比放療辛苦,回想起也會落淚,但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有一班親友積極陪伴及支持,也有癌症康復者不斷散播正能量,而我也在化療期間服用補助品約一年半,有助於減輕辛苦。”

她透露,放療的過程並不會感痛楚,只是後期會灼傷脫皮,相信現時的醫學非常先進,病患可從中減緩痛楚。

心態要樂觀積极應對

已滿腹經驗的她分享,抗癌的良方必然是儘速治療、清淡規律飲食、適當鍛鍊身體,而正面的心態則排於第一位,病患必須要放鬆,醫生常鼓勵她必須保持心情開朗,癌細胞才會受抑制。

她坦言,化療過程中,受藥物影響而變得思緒模糊及心情低落,妹妹當時鼓勵她寫日記,寫下抗癌期間的點點滴滴及心情寫照,對她而言起着正面作用,當下她意會到親情及友情扮演重要角色。

“八旬高齡母親的性格開朗,她告訴我開心與否也要過日子,母親從未為此掉下一滴眼淚,而我在進行化療期間,身在國外各地的姐妹特地飛回怡保,相續陪伴我做化療,而母親則負責打點我的膳食,不斷鼓勵我快樂過日子。”

癌症,並不等於死亡!

單身的她從不言放棄,並再三強調,一旦知悉患癌症後,千萬不要遲疑及懼怕,應儘快接受治療及改變生活作息,癌症年輕化與不良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吃宵夜及遲睡都是不良習慣。

“我選擇中西合璧,先做一系列切除手術、化療及放療後,再以中醫調理身體。”

她勉勵,只要勤加改變生活作息,及每天練氣功保健治病,對延年益壽起着積極作用外,也可提高生活質量,千萬不要自我放棄,尋找知識了解自己的病症,勇敢與癌症抗戰。

勤練郭林氣功

她坦言,患癌後的她算是很幸運,友人介紹她練郭林氣功,當時許多練氣功的師姐前輩不斷鼓勵她攝取均衡的營養,包括攝取足夠的肉類,不要過於忌口,畢竟食材的毒素遠遠不及化療針的毒素。

她指出,化療期間身體虛弱,會感到暈眩無法練氣功,但她也會到操場呼吸新鮮空氣,讓心情開朗起來,練氣功後對身體復原,也有着很大幫助。

“練氣功時,毛孔會張開易傷風,必須做好防禦工作,氣功導師也有建議不同的飲食方法,如若血小板下滑,可吃花生仁外衣或紅棗等。”

她分享,迄今每日清晨5時起床,洗刷完畢後就到操場練氣功約2至3小時,過後吃過早餐再返家,下午會閉目養神半句鐘,常練氣功也讓癌細胞不會發作,她練氣功已有7年,除了化療期間外,其餘日子從未缺席。

她說,在家中也自行練手棍功,利於心脈通暢,我們休息,但癌細胞卻沒休息,所以她每天準時練氣功,練氣功時可吸收足夠氧氣,癌細胞不易發作,導師也是23年癌症康復者。

“康復後辭退講師的工作,便積極改變生活作息,早睡早起,年邁的母親已行動不大方便,我就留在家中照料母親,以及照顧姐姐的孫女,打點生活的大小事,保持心情開朗,享受退休生活。”

她分享,練氣功不能空腹,她起床後會吃小麥草摻合甜菜根的燕麥類,運動後才吃一般早餐,晚餐則於家中煮一些有機的食材,蔬菜以汆湯為主,再輕微翻炒。

“我一般採用椰油煮食,有時想吃煎魚就會塗抹黃薑粉於魚表面再輕微煎熟,黃薑粉有抗癌作用,而家中以吃魚肉及豬肉為主,病患必須要吃些紅肉,可增加紅血球的含量,不要太過局限食材,否則人生沒有樂趣。”

 

文/潘淑儀.2017.12.27

 

中醫師:乳癌患者可對症吃中藥

Q:聽說乳癌患者不可食用諸如人參、當歸、紅棗與枸杞子?

A:近年負面報導指乳腺癌的發病原因與雌激素過高有關,一些如人參、當歸、大豆與雌激素相關的中藥與食品也被一一列為乳癌病人該避免的食品,造成許多癌症患者備受困擾,也很謹慎地選擇食品。

其實,這些植物雌激素與動物、化學合成或藥物性雌激素是兩回事,含有植物雌激素的食物相對比較安全,例如大豆之類的豆製品含大豆異黃酮雌激素,植物雌激素與乳腺癌間沒有直接關係。

許多中草藥都含有植物雌激素,而一些植物雌激素,像是flavonoids及kaempferol都曾有細胞與動物實驗證明它與抗癌有關。然而,不同成分及濃度植物雌激素是否具有抗癌作用,有待更多臨床研究作為結論。

台灣曾發表一篇健保資料庫裡的回顧研究,探討有關含當歸及人參的中藥,與西藥泰莫西芬(tamoxifen)的交互作用,並了解造成乳腺癌倖存者的子宮內膜癌風險,總結髮現當歸和人參等含植物雌激素,似乎並沒有增加子宮內膜癌的風險,反而有降低風險作用。

用藥劑量才是關鍵

另一篇研究也有證據表明植物雌激素與乳腺癌的關係是保護還是促進取決於多個因素,包括植物雌激素的暴露時間、個體代謝差異、激素環境、攝取的植物雌激素是來源於天然食物還是補充劑,以及食物的種植過程等。

其次,這些藥食同源的中藥,在藥膳或日常烹調料理中包括馬來西亞廣受歡迎的肉骨茶、人參、當歸、枸杞、紅棗等使用量都是較低,含有的微量植物雌激素更談不上起有害作用的劑量。因此,適度補充飲食與富含植物雌激素的食物才是關鍵,無需刻意避免。

至於以中醫角度認為,對症下藥,與該用藥劑量才是關鍵,一些乳癌病患的症狀,還是需要當歸及人參,許多常用的處方也都含有該類微量的中藥。服用這些中藥與否,需由專業中醫師,經過辨證論治後才決定,而非聽從傳言,自己抓藥。在不對症的情況使用不該用的中藥只會使病症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