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馬援金


納吉:敦馬走回頭路 沒援金貧富更懸殊

: 2018-08-25 18:08:31

(吉隆坡2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對首相敦馬哈迪有意逐步減少發放一馬援助金(BR1M),最終停止這項援助計劃的決策感到遺憾,並擔心國內逐漸改善的貧富懸殊差距,恐將重返馬哈迪當年執政時的高水平。

他在臉書貼文聲稱,馬哈迪指一馬援助金源自於偷來的錢,目的是要“收買”人民,而且援助金數額太少,人民無法獲得效益。

他說,馬哈迪指責國陣政府用偷來錢還給人民,是一項奇怪的指控。

他重申,一馬援助金並非偷來的錢,而是透過合理化補貼收益和消費稅所取得。

“一馬援助金非出於政治目的,申請援助金的標準是基於家庭月收入,無關支持任何政黨。”

納吉指出,消費稅所獲的收益高於銷售稅,而被徵收最多消費稅的人士皆是富裕者。因有錢人的消費大,所以被徵收更多的消費稅,消費稅有助減少逃稅,減少非法資金流動,並從“黑市”經濟中收稅。

他表示,馬來西亞經濟增長,令徵收消費稅的收入增加,這是前朝國陣政府發放給低收入B40群體的援助金逐年增加的原因。

他強調,消費稅是有助彌補貧富人士之間的財富和收入差距。

“依據反映社會貧富差距的堅尼係數(GINI)所顯示,我國的堅尼係數在2016年首次低於0.40,直接證明了貧富懸殊的差距已在縮小中。”

“希盟政府上週公佈掌權後的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從首季度的5.4%,下滑至驚人的4.5%,而且失業率也在上升。”

“一些經濟分析師預測,馬來西亞可能在短期內陷入經濟衰退或危機。第14屆大選後,橡膠和棕櫚油的價格也有了動盪。”

納吉認為,當前情況下,窮人應是獲得幫助而非懲罰。如果我們從富人及逃稅的錢拿來幫助窮人,何錯之有?

他提出質疑,希盟是否已忘了競選宣言中繼續落實BRIM的承諾?

“為何現在要反悔和懲罰窮人?看來希盟政府只重視富裕群體,黑市經濟和逃避稅務的商家,而不是想提高工資和幫助窮人。”

稅務會計師協會:免成福利社會 一馬援金不應永久發放

: 2018-04-18 11:04:03

(吉隆坡17日訊)馬來西亞稅務會計師協會主席拿督阿都阿茲認為,雖然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BR1M)可以協助低收入的B40群體,卻不應該成為永久性措施。

他於今日出席2018年馬來西亞稅務大會開幕儀式後說,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不應該是永無止境推行的措施,否則馬來西亞就會變成福利社會。

“倘若每個人都期望政府負責,那就不是好的方法。”

他說,合理的情況應該是,讓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於中短期內協助低收入戶的家長,讓其子女可以持續接受教育,但在他們畢業出來工作,家庭收入因此增加後,就不再發放援助金。

針對國陣在競選宣言中提高各類別援助金金額及增加新增家庭收入4000至5000令吉類別,阿都阿茲不諱言,肯定可以減少目標群體,包括中等收入M40群體的生活費負擔。

不認同廢除消費稅

與此同時,阿都阿茲強調,他不認同廢除消費稅的言論。

他指出,過去實施的銷售與服務稅(SST)是過時且有漏洞的稅務制度,而且消費稅落實後,政府因相關稅收從180億令吉增至440億令吉,才有能力回饋給人民,如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這類直接津貼。

他不認為,物價會隨著廢除消費稅而降低。

他說,廢除中間人交易是降低物價最直接的方式,雖然近期有大平賣這類惠及消費人的活動,但不應該於特定時期才舉行,而是要持續進行。

檢討所得稅法令減少漏稅

內陸稅收局首席執行員拿督斯里沙賓說,雖然在政府支持創新下推動的數字經濟,包括共享經濟等是簇新商業模式,但業者也有責任繳付合理的稅務。

他坦言,隨著今時今日的稅務與10年或20年前比較已變得更複雜,尤其是科技的進化更增加其複雜性,內陸稅收局將會持續檢討《1967年所得稅法令》,以確保法律可與現有商業模式串聯起來。

“我國已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合作,尋求向使用新科技、在不同平台且跨境營業的數字經濟業者徵稅的最佳方式,以保障國家的稅收利益。”

沙賓說,內陸稅收局作為主要稅收機構,絕對不允許有漏稅、逃稅行為,任何違反稅務條規的公司和個人,一定會受到對付。

他透露,內陸稅收局也會持續關注激進稅務規劃(Agressive Tax Planning)、稅基侵蝕與利潤轉移(BEPS)等可能造成稅收減少的行為。 

他說,基於今年的稅收目標為1347億1300萬令吉,佔預算案的42.6%收入,內陸稅收局將會繼續提升稅務合規水平、執法與推動更多繳稅醒覺計劃。

公務員調薪 一馬援金加碼需55億 高油價解財赤壓力

: 2018-04-17 18:04:18

(吉隆坡17日訊)政府4月4日同意為公務員調薪和擴大一馬援助金(BR1M)額度,經濟學家預測這額外增加各15億與40億令吉開銷,但不致於使政府在貫徹減赤至2.8%目標上脫離正軌。

興業經濟學家自文春認為,油價高漲、消費稅(GST)收入可能再次稍來驚喜,以及政府採取其他方式管理財政,包括減少其他開銷,可調控赤字。

去年收入2204億

最新財政部財政報告顯示,2017年實際收入2204億令吉,比2018預算案中預期的2253億少49億令吉,實際收入增長僅3.8%,相比預期的6.1%。

政府的2018年收入預測2399億令吉,意味增長率8.8%,相比2018年財政預算案預測的6.4%。興業對這項預測樂觀,相信政府將調低預測,儘管不排除消費稅和石油收入有增長驚喜。

在消費稅(GST)方面,2017年GST實際收入達443億令吉,比預測的415億令吉還高出28億令吉;倘若如國行預測般消費強勁增長,2018年將比預測的438億令吉高。

消費稅443億

油價平均為每桶67.50美元,遠高於2018財政預算案預期的52美元,這可能令政府國庫增47億令吉(倘油價穩於目前水平)。油價每漲1美元,國庫多進賬3億令吉。

國油表示今年付政府190億令吉石油稅收,比2017年增160億令吉。

2017年政府的石油收入118億令吉,比預測的109億令吉高9億令吉。

政府原本預測2017年公司稅收按年增6.6%至678億令吉,實收645億令吉,比預測少了33億令吉,或者只比2016年增長1.4%。

政府預測2018年公司稅比2017年實收增長12.4%,來到725億令吉。興業認為這公司稅的預測過於樂觀,在經商成本增加後,要達到這項增長並不易。

今年公司稅增長5%

白文春認為,2018年公司稅增長5%至677億令吉,是比較實際的預測,預期名義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7.6%。

興業的2018年公司稅預測,比政府預測的725億令吉,少48億令吉。

興業強調,公司稅減少不足慮,石油收入和GST潛在增長足可抵銷。

同樣的,2017年個人所得稅實收,比政府預測的少12億令吉。

2017年的非稅務收入427億令吉比預測的451億令吉少24億令吉,主要是其他營收、投資收入少所拖累。

經常開銷2177億

興業指出,在最新報告中,2017年實際經常開銷比預測的2199億少22億令吉,來到2177億令吉,主要是薪資、養老金、債務攤還和付予州政府撥款減少,顯示政府意圖減少開銷,確保不與減赤至3%脫軌。2017年淨發展開銷減23億至430億令吉,原本預測發展開銷是453億令吉,這主要受回收貸款增加拉抬;用於貿易與工業發展的總發展開銷,只減11億令吉。

興業認為,發展開銷的減少只佔名義GDP的0.2%,統計局調整大馬2017年GDP增長至5.9%,意味增長勢頭保持。

然而,發展開銷低於預期,中小供應商與承包商則申訴發展計劃減少,並不反映GDP的高增長率。

興業認為,政府基於收入減而減少開銷,這可能衝擊整體經濟增長,惟興業認為這仍處於可管理水平。

政府在2017年追加一筆71億2000萬令吉撥款,興業認為這並不影響2017赤字佔GDP的3%目標。

稅務會計師協會:長久發放BR1M 大馬恐變福利社會國

: 2018-04-17 15:04:15

(吉隆坡17日訊)馬來西亞稅務會計師協會主席拿督阿都阿茲認為,雖然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BR1M)可以協助低收入的B40群體,卻不應該成為永久性措施。

他於今日出席2018年馬來西亞稅務大會開幕儀式後說,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不應該是永無止境推行的措施,否則馬來西亞就會變成福利社會國。

“倘若每個人都期望政府負責,那就不是好的方法。”

他說,合理的情況應該是,讓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於中短期內協助低收入戶的家長,讓其子女可以持續接受教育,但在他們畢業出來工作,家庭收入因此增加後,就不再發放援助金。

針對國陣在其競選宣言中提高各類別援助金金額及增加新增家庭收入4000至5000令吉類別,阿都阿茲不諱言,肯定可以減少目標群體,包括中等收入M40群體的生活費負擔。

與此同時,阿都阿茲強調,他並不認同廢除消費稅的言論。

他指出,過去實施的銷售與服務稅(SST)是過時且及有漏洞的稅務制度,而且消費稅落實後,政府因相關稅收從180億令吉增至440億令吉,才有能力回饋給人民,如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這類直接津貼。

他不認為,物價會隨著廢除消費稅稅而降低。

他說,廢除中間人交易是降低物價最直接的方式,雖然近期有大平賣這類惠及消費人的活動,但不應該於特定時期才舉行,而是要持續進行。

前往稅收局申請 拿不到一馬援金可上訴

: 2018-04-02 17:04:48

(吉隆坡2日訊)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說,申請2018年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失敗者可以從今日起開始提出上訴。

他今日在其臉書專頁與推特發文說,申請者可以前往附近任何一間內陸稅收局提出上訴申請。

“申請今年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不獲批准的人士,你可以從4月2日起至2018年5月31日,在任何一間內陸稅收局@LHDNMofficial進行上訴。”

納吉說,申請者也可在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官網https://ebr1m.hasil.gov.my,查詢他們的申請狀態與最新的資訊。

政府共撥款68億令吉,以於今年分階段發放一個人民援助金給720万名受惠者,第一期援助金已於2月26日發放,第二及第三階段則將分別於6月及8月發放。

下月31日截止 一馬援金即起可上訴

: 2018-04-02 14:04:29

(吉隆坡2日訊)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說,申請2018年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失敗者可以從今日起開始提出上訴。

他於今日在其臉書專頁與推特發文說,申請者可以前往附近任何一間內陸稅收局提出上訴申請。

“申請今年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不獲批准的人士,你可以從4月2日起至2018年5月31日,在任何一間內陸稅收局@LHDNMofficial上訴。”

納吉說,申請者也可在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官網https://ebr1m.hasil.gov.my,查詢他們的申請狀態與最新的資訊。

政府共撥款68億令吉,以於今年分階段發放一個人民援助金給720万名受惠者,第一期援助金已於2月26日發放,第二及第三階段則將分別於6月及8月發放。

未獲一馬援金者 下月可至稅收局上訴

: 2018-03-19 18:03:35

(檳城19日訊)民政黨班台惹雅州選區協調員胡棟強促請一馬援助金申請者,若至今還沒獲得有關援助金,可在4月2日過後親自到內陸稅收局(LHDN)辦公室申請上訴。

他說,如果是檳城的申請者,可到土庫街的內陸稅收局11樓提出上訴。

他指出,一馬援助金受惠者,最好能提供銀行戶頭號碼給當局,讓援助金直接匯入受惠者戶頭,省卻麻煩。沒提供戶頭號碼者,須前往各別地區的國陣服務中心領取現金券,才去銀行兌現。

“還沒有個人銀行戶頭的人,希望他們盡快去銀行開戶頭。”

他說,不少一馬援助金申請者投訴,去年獲得援助金,今年卻沒獲得,有些申請了亦沒獲得。他希望當局加快審核程序,別讓人民等太久,若不合格就必須清楚告訴申請者不被批准的原因,有關部門公務員須提高工作效率,勿拖泥帶水。

大臣頒356人一馬援金 72學生獲柔政府獎學金

: 2018-03-19 11:03:48

(新山18日訊)柔佛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今午在新山百萬鎮民眾禮堂頒發一馬援助金給356人,同時代表州政府頒發獎學金給72名大學生,每人5000令吉,作為他們升學的費用。

大臣在儀式上致詞時透露,頒發一馬援助金的目的,是為了幫助真正貧窮的人士;在此前政府是以津貼日用品形式提供協助。

“不過政府發現有些高薪人士,或是外勞購買津貼日用品,所以一馬援助金比較能鑑別真正的貧窮家庭。”

他也說,有些受惠者在網上貼文問何時發一馬援助金,他答應要帶孩子去玩,政府並不鼓勵這樣的行為。

他指出,無論如何,站在補助人民的角度,政府仍會繼續發放一馬援助金,也是大部分人民都需要的。出席上述活動者包括新山市長安然等。

陳慶亮促太平受惠者 縣署補領一馬援金

: 2018-03-13 18:03:12

(太平13日訊)民政黨全國青年團團長陳慶亮促請一馬援助金太平受惠者,若無法在指定日期及地點索取現金固本者,可到拉律峇登縣署辦事處索領。

他說,政府通過各種方式發放援助金予低收入國民,其中因為受惠者沒有戶頭或沒有更新資料,所以才會通過到禮堂排隊索領現金固本。

他說,這種安排並非要為難受惠者,只是讓他們更快可以獲取援助金,這都是洽當的安排,因此勿受有心人的擺弄及挑撥,進而仇恨政府。

陳慶亮今早在太平市議會禮堂主持頒發援助金予太平區內的保閣亞及后廊選區的1500名受惠者儀式致詞時,如上指出。

他也促請受惠者到銀行開設戶頭,以便易于獲取津貼。

【國會】 副財長:助城市貧窮群體 一馬援金擬加碼

: 2018-03-07 17:03:49

(吉隆坡7日訊)財政部副部長拿督奧斯曼說,政府准備研究提高發放給城市貧窮群體的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數額的可能性。

他指出,政府瞭解到城市的生活成本遠比鄉區高。

“政府將研究把城市貧窮群體的援助金提高少許的可能性,因此,這是一項長期計劃。”

他今天在國會下議院會議回答國陣丰盛港區國會議員拿督阿都拉迪夫的附加提問時,這麼說。

阿都拉迪夫詢問政府,是否有需要調高月入3001令吉至4000令吉的城市家庭所獲的900令吉一馬援助金?

奧斯曼說,從2012至2017年期間,政府共撥出256億2000万令吉以發放一馬援助金。

他指出,政府今年發放68億令吉一馬援助金,有超過720萬人受惠。

他在回答阿都拉迪夫的提問,有關政府共發放多少撥款及受惠者人數,這麼說。

他指出,2012年一馬援助金撥款達20億9000万令吉,受惠者有418万人;2013年29億令吉,680万名受惠者;2014年36億4000万令吉,696万名受惠者;2015年53億5000万令吉,744万名受惠者;2016年53億6000万令吉,728万名受惠者;2017年63億1000万令吉,722万名受惠者。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