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瑋柏 過度腫開唱 粉絲以為看到韓紅

: 09/19/2018 - 15:06

近來除了參與真人秀,潘瑋柏也展開個人演唱會,像他最近便到了南京開個人演唱會,演唱會現場氣氛很是熱鬧,粉絲們的情緒都非常激動,連唱帶跳的現場很燃很炸裂啊。

演唱會讓粉絲們過足了癮,帶著大家找回了以前的回憶,不過演唱會好看,但是他的身材還是震驚了不少粉絲,大家都說偶在這個秋天才過了幾天就胖了這麼多了,胖的連下頜線都沒有了,不知道是不是拍照的角度問題還是甚麼,他和旁邊的舞者相比,就是要大很多。

評論的網友不敢信的樣子,都說前段時間還在錄制說唱節目呢,也沒見到他這麼胖啊,甚至有網友把潘瑋柏看成了韓紅。

演《如懿》馬上翻臉 《延禧》于正譙鄔君梅老鴇

: 09/19/2018 - 14:48

(北京19日訊)又是《延禧》、又是《如懿》!

中國知名編劇兼製片人于正,最近因新作《延禧攻略》翻紅,對台戲《如懿傳》開播時,被外界吐槽到翻,他還出面幫緩頰,抄了大篇心經幫嗆酸民,說要“迴向”要大家別吵了。

沒想到,于正在近日《如懿》評價翻紅之際,竟透過粉絲群組發文,狂酸演員“醜的一逼”,還嗆鄔君梅演的太后是“老鴇”,其實她不僅資歷深厚,還身兼奧斯卡評審,被他這麼一說,讓不少網友看不下去,對話記錄立刻瘋傳。

更驚人的是,于正還被發現早在2014年間,曾熱情邀請鄔君梅來演出自己的戲劇,沒想到她演了同性質的對台劇,他態度立刻180度大轉變,令人咋舌。

除此之外,于正得勢氣燄也不小,除了狠酸《如懿傳》,還評論《如懿》考究史實不夠用功,更親自指導粉絲怎麼黑《如懿傳》,這些不堪手段曝光,讓網友直呼可怕,還有人嘲諷他才是宮鬥高手,也認為他身為公眾人物,這樣背後攻擊實在上不了檯面。

另有人直指于正,竟對在圈內深耕35年的鄔君梅出言不遜,大罵“鄔老師豈是你能抹黑的!”也有人坐等後續,直說:“于媽(于正)是不是想把人緣敗光?”

5天前假酒疑奪4命 衛部:化驗報告未出列猝死

: 09/19/2018 - 14:36

(吉隆坡19日訊)衛生部於昨天發生多人疑因喝了假酒喪命後,下令官員徹查,赫然發現在假酒奪命事件發生的5天前,已有4名男子懷疑喝了假酒於同一天斃命,而警方則因為化驗報告還沒出爐未能證實死因,以致以猝死角度處理。

衛生部已就假酒奪命事件向警方投報。

冼都警區主任慕努沙米助理總監說,警方於昨天接獲衛生局投報後,已將早前的4起猝死案轉為刑事案件調查。

猝死案轉刑事案調查

他於今日主持每月集會後說,4名於上週五(9月14日)先後喪命的死者,分別是2名印裔和2名緬甸籍男子。

他說,當天疑因酒精中毒送院的男子中,還有3人的情況嚴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他透露,一名住在華友花園人民組屋的54歲印裔男子,當天下午1時許出現上吐下瀉情況後,由兒子送到士拉央醫院治療,但於4個小時後不治。

他說,同是住在華友花園人民組屋的另一名印裔男子(56歲,拾荒者),於當天下午5時許被發現在他經常歇息的保安亭出現痙攣情況,被送院後不久斃命。

“29歲緬甸籍男子於傍晚7時50分,被室友發現斃命在甲洞花園的住家;而住在甲洞運來花園的23歲緬甸籍男子,則臥斃在住家門前。”

慕努沙米說,緬甸籍男子的友人表示,死者有酗酒的習慣。

他說,衛生局官員隨後突擊怡保路3英里一間店鋪,帶走3瓶Grand Royal威士忌,分析結果證實這些酒含有可致命的甲醇。

阿尼法也退出 剩49議員 巫統已非國會最大黨

: 09/19/2018 - 12:55

(亞庇19日訊)外交部前部長拿督斯里阿尼法今天證實退出巫統。

加入巫統超過25年的阿尼法說,他退黨的決定即時生效。

他說:“我真的退出巫統,即時生效。”

阿尼法也是金馬利區國會議員。他向馬新社證實退黨消息,惟不愿進一步發言。

阿尼法說,他將針對退黨一事在近期召開記者會。

阿尼法在第14屆全國大選以156票多數票,擊敗民興黨候選人拿督卡林布章和民望黨候選人嘉法依斯邁,成功捍衛金馬利區國席。

 

隨著吉蘭丹日里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慕斯達法,還有沙巴金馬利區國會議員阿尼法宣佈退出巫統,巫統的國會議員從51人減少至49人,與同樣擁有49名議員的公正黨“平起平坐”。

其實,公正黨原本擁有50名議員,但原任波德申區國會議員丹尼雅為讓路公正黨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製造補選,已於9月12日辭職;因此根據國會網站,公正黨國會議員人數為49人。

若安華成功為公正黨捍衛波德申國席,公正黨就會以50席晉升為擁有最多國會議員的政黨。

納吉挺扎希 指巫伊合作沒有錯

: 09/19/2018 - 11:59

(吉隆坡19日訊)前首相兼前巫統主席拿督斯里納吉今日在臉書力挺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直言巫伊合作沒有錯!

“巫統及伊黨結盟是沒有錯的,因為我們都是反對黨。”

“行動黨和公正黨是反對黨的時候,也曾與伊黨結盟。”

納吉指出,巫統必須給予現任主席阿末扎希空間與信任,以制定重新強化巫統和黨未來方向的方式。

不過,納吉也說,巫統若沒有為所有大馬人,包括華人及印度人鬥爭,單為馬來人及伊斯蘭鬥爭也是不完整的。

“但我認為,若沒有不分種族和宗教為所有大馬人鬥爭,馬來人及伊斯蘭鬥爭也是不完整的。”

《華》記者:把1MDB當政治收買基金 納吉不知劉特佐挪用巨款”

: 09/19/2018 - 11:00

(吉隆坡18日訊)緊咬一馬發展公司(1MDB)弊案不放的《華爾街日報》記者湯姆萊特(Tom Wright)說,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雖把一馬公司當作“政治收買基金”,但他其實並不知道一馬弊案關鍵人物兼大馬富商劉特佐私自挪用了當中大筆巨款。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由湯姆萊特與同事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合著的新書《鯨吞億萬:華爾街、好萊塢及全球受騙記》(Billion Dollar Whale:The Man Who Fooled Wall Street, Hollywood, and the World)終於週二面市。

《當今大馬》一則報導披露,配合《鯨吞億萬》一書的出版,湯姆萊特接受網絡媒體《Coconuts》訪問時說,雖然在一馬弊案中,納吉難辭其咎,但劉特佐才是一馬弊案的真正操盤手。

“我不認為納吉無辜,我很肯定的是,他知道這是個政治收買基金(Political Slush Fund)。他們從中為巫統獲得數億美元,納吉的家屬則獲得豪宅和電影公司等。也許,納吉認為那是他作為首相的福利。”

“這是極度腐敗的事情,但納吉是否知道劉特佐操控這基金的方法,以及對方挪用了45億美元、50億美元甚至可能60億美元?我不這麼認為。”

“我認為,納吉在某個程度上並未參與日常的運作,而劉特佐就不一樣,因劉特佐操控了這個案件。”

湯姆萊特說,就算一馬公司醜聞開始受到關注,劉特佐仍憑著自己跟納吉的關係,挪用了更多的資金。

“我們在寫這本書時,用了一個白板來勾勒劉特佐精心策劃的行動。但他看起來並沒有一套計劃來補洞,或讓這筆生意變得可以永續。他只是利用每個機會來購買下一樣東西。我認為,這是基於他自認跟首相的關係密切而享有豁免權。因此,我們見證了書裡提到的盜賊統治。”

他指出,他們購買超級豪華遊艇“平靜號”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即使是大馬媒體已開始質疑一馬公司,但他們竟然還繼續花錢購買平靜號,這真令我感到吃驚。任何保守和理智的小偷都會填補缺口,但他沒有,反而向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借到一筆新貸款,然後耗用一部分款項來買遊艇。”

他披露,他在報導一馬公司課題後發現,劉特佐就是這起事件的幕後黑手,且負責協調把6億8100萬美元匯入納吉的銀行戶頭。而這筆錢就是2015年爆發的26億令吉醜聞裡的“主角”。

“我覺得,當我們掌握了劉特佐和一些人,包括大馬銀行家WhatsApp的訊息,且這些訊息顯示他曾指示他們如何從其戶頭匯款至首相的戶頭後,你就知道,他是操盤手……(包括)告訴銀行說,6億8100萬美元將從海外運至。”

劉特佐斥草率寫快熟歷史

湯姆萊特:花3年撰寫

針對劉特佐指《華爾街日報》記者湯姆萊特和布拉利霍普“草率出書”一事,湯姆萊特反擊稱,他和《紐約時報》記者Bradley Hope足足花了3年時間,才完成《鯨吞億萬》的撰寫工作。

湯姆萊特週二在紐約舉行的新書發佈會上披露:“草率出版?我們可是花了3年的生命(撰寫這本書)。”

《鯨吞億萬》一書是於週二在吉隆坡與紐約同步舉辦推介儀式,在這之前,劉特佐的個人網站日前刊登一項聲明指出,最近有3本跟一馬案相關的專書“草率”出版,而《鯨吞億萬》就是其中之一。

“《鯨吞億萬》是最近草率出版的3本(一馬案相關)專書,其作者試圖在沒有考慮證據,甚至課題都還未開始解決之前,就書寫‘快熟歷史’。”

他指稱,《鯨吞億萬》只是基於他的富裕生活方式而武斷地給他判罪,這是最惡劣的媒體審判案例。

“我們只是請求閱聽人在選擇閱讀這本書或其他的相關專書時,必須謹記這點。”

劉特佐也援引《金融時報》及《澳洲金融評論報》的兩名書評人的說法,加強自己對《鯨吞億萬》的批評。

“誠如《金融時報》及《澳洲金融評論報》的書評人和評論人等指出,這本書大部分在講述全球金融機構、主權財富基金和一馬公司管理層所執行的交易。而這些人擁有豐富的金融交易經驗,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事實上, 每當所謂的詐騙發生時,劉特佐就從他們的論述中消失,之後才在沒有證據下,被指控必須為相關詐騙負責。但如《金融時報》所說,這樣的故事並不足以使專書熱賣,或為作者拿到拍電影合同。因此,這本書把指控當作事實,把八卦當作是正規報導來書寫。”

他說,這本書採取的敘事架構,允許作者書寫名流、模特兒和派對,根本無法證明任何指控。

“與其等案件的全盤真相水落石出,作者選擇在美國官司尚未審結,以及根本未有任何證據呈堂前,就出版他們的故事。”

此外,《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在書評中曾指稱,兩名作者“偶爾扯遠了”。

“有一點很明確。如果好萊塢要把故事搬上螢幕,這是寫劇本的完美素材。”

“捏造故事指沙地捐款”

《鯨》作者:納吉作法瘋狂

《鯨吞億萬》合著作者布拉利霍普通過推特指出,納吉捏造假故事,指自己從沙地阿拉伯皇室拿到資金的作法“瘋狂”。

“大量文件已證明,幾乎所有錢都是來自一馬公司。試問,這些沙地王子為何要捐獻這些盜竊自一馬公司的錢呢?如果他要展示一點誠信,他至少該承認這些錢是從一馬公司掠奪而來。”

“然後,他可以解釋,他以為或被告知,這筆錢是來自沙地阿拉伯,並辯稱這其實是來自沙地阿拉伯(王室),他的作法是極度糟糕的伎倆。”

凱里:已成巫統最重負擔”

“當局須馬上逮捕劉特佐”

巫統林茂區國會議員凱里說,目前下落不明,但卻被視為一馬公司案件的關鍵人物的大馬富商劉特佐,已成了巫統最沉重的負擔。

隨著劉特佐日前通過個人官網堅稱自己無罪後,凱里週二通過推特回應說,既然希盟政府聲稱擁有足夠證據提控劉特佐,而警方也指已掌握劉特佐的行蹤,那麼,當局必須立即逮捕他。

堅信劉特佐人在中國“獲有權勢者保護”

《鯨吞億萬》的合著作者湯姆萊特說,他堅信一馬弊案的關鍵人物劉特佐目前正匿藏在中國,且獲得“有權勢的中國人”的保護。

“劉特佐得到北京方面的保護。雖然我們都知道有權勢的中國人(的做法)……但最終,我們希望,他會入獄。”

他坦言,撰寫《鯨吞億萬》的過程並不容易。

“我們已經接到上千封律師信。對於第一次出書的作者來說,我們知道這要耗費很多錢。”

此外,本地網站“thecoverage”摘錄《 紐約時報》的報導指稱,劉特佐在被指涉嫌盜用一馬發展公司的45億美元後,並不影響劉特佐和奧斯卡影帝李奧納多狄卡比奧、澳洲超模米蘭達克爾(Miranda Kerr)及美國波神凱特奧普頓(Kate Upton)的交往。

“根據新書的內容,李奧納多獲得的畢卡索名畫及黑人藝術家真米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畫、米蘭達的鑽戒,以及凱特的愛馬仕柏金(Birkin)包包,都是禮物。”

 

傳承籌備10年 否認被迫退休 馬雲:沒人幹得倒我

: 09/19/2018 - 10:33

(杭州19日綜合電)2018年阿里巴巴投資者日週二在杭州舉行,馬雲演講中稱,自己不想64歲才退休,那只會耗在公司折磨年輕人。他還否認自己退休是因為有人要幹倒自己;馬雲強調,沒人幹得倒我。

在宣佈傳承計劃一週後,馬雲在阿里巴巴全球投資者大會首次談到了決定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心路歷程。他說,“這不是突然的決定,而是我深思熟慮、審慎的決策,我為這個計劃已經準備10年。”

台下500多位投資者就像在聽段子,馬雲在一片笑聲中說:“這裡面不涉及到任何政治因素。”

馬雲告訴投資者,為阿里巴巴傳承他已經準備了10年。“我可以瀟灑離開,因為繼任者會比我更好。”談到一年後即將接過董事局主席一職的張勇,馬雲表達了完全的信任,他100%相信張勇會做得更好。

100%相信張勇做得更好

馬雲表示,早在2005年,阿里巴巴獲得雅虎第一筆投資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有一天會離開。 

“阿里巴巴要做102年,但沒有人能夠做102年CEO,我們需要一個傳承體系,要良將如潮,要有一個模式來傳承公司業務,並且為此做準備。”

從2005年到2009年,馬雲與蔡崇信一直在討論企業傳承話題,並且拜訪了很多企業、機構,希望了解如何做一個長久的企業。在拜訪過程中,馬雲發現,做好一個企業很容易,但做一個可持續的企業、長期發展的企業並不容易。

“我們最終設計了自己的模式——合夥人機制。”馬雲介紹,2009年,阿里巴巴創始人團隊辭任,開始探索合夥人機制。從那以後,阿里巴巴每年都在不斷思考這個傳承計劃。

本次投資者大會,是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層最大規模的集體亮相,也是對阿里巴巴“良將如潮”人才梯隊和未來佈局的集中展示。

馬雲驕傲表示,“他們都是新一代年輕領導人,他們證明在年輕人身上花時間是最好的投資”;“很多創始人不敢離開公司,我可以瀟灑離開,因為我知道繼任者會比我做得更好。”

對於傳承計劃宣布後,外界的各種猜測和謠傳,馬雲也一一做了澄清。一年以後,他依然會是阿里巴巴合夥人,阿里巴巴文化的守護者。同時,他將全心投入教育、公益等他熱愛並且擅長的事業。

馬雲曾在杭州電子工業學院任教,後於1995年創業中國黃頁,1999年二次創業成立阿里巴巴。

“有人說馬雲你有沒有一點傷感,不是啊,沒有啊,我還非常年輕,54歲,在阿里巴巴我是老了,可是在我的人生里,我還是非常年輕,在接下來的16年,70歲之前,我還可以做一些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馬雲說。

馬雲還談到,他對阿里巴巴的未來充滿信心,阿里巴巴對今後20年有著清晰的發展規劃,今後將全面推進新零售、新製造等5新戰略迎接未來挑戰。

無照騎摩多撞羅里 夫妻死1屍2命

: 09/19/2018 - 10:25

(大山腳19日訊)一對共騎摩多的羅興亞籍夫婦與一輛羅里相撞,導致怀孕3個月的妻子當場死亡。

該宗死亡車禍昨早10時許發生在宋萬慶路交通燈路口。事發時該名25歲的死者與32歲的丈夫從武吉丁雅前往大山腳方向,并在上述地點遭遇橫禍。

威中警區主任聶羅斯說,當時兩夫婦共乘的摩多原本要右轉,突然又改變方向直走,導致與一輛羅里碰撞,後座的妻子摔下路面,慘死巨輪下。

根据警方調查,死者的丈夫並沒駕駛執照。死者被送往醫院剖驗,并證實死者怀有3個月身孕。

慕斯達法退黨 巫統僅剩50國會議員

: 09/19/2018 - 10:15

(吉隆坡19日訊)巫統日里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慕斯達法宣佈退出巫統,從即日起,巫統只剩50個國會議員。

慕斯達法過去曾任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他週二發文告說,巫統目前的方向已不再和他向來秉持的政見一致,且沒有太多的努力顯示巫統的復興程序已開始。

針對此事,巫統林茂區國會議員凱里形容,慕斯達法退黨後,形同巫統失去了一盞明燈。

他週二晚通過推特發文指出,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應該為慕斯達法退黨一事負起責任。

“我一直在巫統與伊斯蘭黨結盟的事情上提醒黨,同時也因此招來黨內的抨擊。”

指巫統應兼顧各族權益

慕斯達法認為,巫統在為土著及伊斯蘭權益奮鬥的同時,也需兼顧其他種族及宗教的權益,因為巫統不能只靠馬來人及土著的支持而生存。

“原則上,我的政見是巫統必須成為一個包容、中庸及中立派的政黨,且巫統必須繼續為土著及伊斯蘭權益奮鬥,但絕對不可以將其他種族及宗教的權益擱置一邊。”

他指出,他和其他人一樣觀察我國的政治動向,包括巫統的方向、國陣及國家的未來,而最近的關鍵進展讓他覺得邁向恢復人民的信任及黨形象的路越來越艱難。

51人酒精中毒14危急 假酒奪19命

: 09/19/2018 - 09:48

(八打靈再也18日訊)衛生總監拿督諾希山驚揭,雪州及吉隆坡地區週二早上爆發假酒奪命事故,截至下午5時,已證實有51人因酒精中毒送院,其中19人已喪命,多人因陷入昏迷而被送入加護病房急救。

警方披露,所有死者及留院治療的患者相信是飲用了Mandalay威士忌、KingFisher啤酒或Grand Royal威士忌這3款酒而出事,而警方還在調查這些酒是否被摻入有毒物質。

此外,諾希山說,雪州週二共發生45宗酒精中毒案例,吉隆坡發生6宗,而在51名受害者當中,有3人是大馬公民,其餘皆為緬甸、尼泊爾、孟加拉及印度公民。

他週二晚發文告說,酒精中毒事件已造成19人死亡,14人情況危急,9人入院接受治療及觀察,另9人則在接受檢查後獲准回家。

“吉隆坡、雪州及縣衛生局調查結果顯示,這些酒精中毒者是在隆靈地區的商店購買混合烈酒,有關樣本已被送往雙溪毛糯的實驗室化驗。”

有些受害者從沙亞南U4買酒

雪蘭莪總警長拿督馬茲蘭證實,雪州發生多宗酒精中毒奪命事故後,警方已介入調查,目前還在等待解剖報告,以確認死者的死因。

他週二下午發文告說,初步調查顯示,這些人都是在喝酒後因身體不適而送院就醫,警方於週二晚7時接獲首宗投報後介入調查。

“警方已把案件列為猝死案處理,並追查出售這些問題烈酒的店面,以採取進一步行動。”

據悉,其中一批人是在沙亞南U4地區的一間店買酒,因此,警方週二下午也派員到這間店充公一批廉價酒,並帶返警局化驗。

由於死者人數眾多,事情已引起雪蘭莪警察總部高度關注,雪州警方也已於週二召開緊急會議,召來各區警方到總部開會,商討如何結合各區力量,儘速把造成這起慘案的始作俑者揪出來。

各區警區主任已接到指示,並展開檢舉行動,以加強打擊生產假酒的不法活動。

疑假酒集團濫用劣酒牟利 Kingfisher是印度著名啤酒

在警方已鑑定的3款有問題的酒類中,其中,Kingfisher啤酒是印度的著名啤酒,因此不排除是假酒集團借用這些品牌的酒瓶注入劣酒或假酒用以牟利,繼而引發命案。

根據網上介紹,Kingfisher啤酒是印度聯合釀酒集團釀造的啤酒。該品牌成立於1978年,它佔印度36% 的市場份額,並銷售到52個國家。

Grand Royal威士忌則是一款在緬甸出售的烈酒,該品牌成立於1995年,並且是其中一款在緬甸最暢銷的威士忌。

妻:喝酒後嘔吐呼吸困難 丈夫送院急救15分鐘不治

一名因誤飲有問題的酒而死亡的尼泊爾籍死者古艾登星(36歲)的妻子古朵摩瑪雅(35歲)說,丈夫週一晚喝酒返家後曾嘔吐,隔天請假在家休息,不料,他後來申訴不舒服,緊急被送院急救15分鐘不治。

她披露,丈夫生前是在塑料廠工作,她則是在一間嬰兒紙尿布廠工作,丈夫於週一晚8時飲酒返家後,起初並無不妥,但不久後即在嘔吐一輪後便入睡。

“他早上的時候本來準備上班,但因不舒服而告假,我則出門工作,不料,他下午2時打電話給我,指他呼吸困難,要我返家送他入院。”

她與丈夫結婚已18年,兩人育有3名分別17、15及10歲的孩子,他們都曾在尼泊爾生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