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淵港口‧魚來魚往

  • 站在高淵港口碼頭向前望,便是連綿不斷的魚欄和泊之不盡的漁船。(圖:光明日報)

  • 檳威海域近年受第二檳橋建設影響,海水受污染,漁獲大減。這位漁民今天所得的零星魚蝦,反映了情況。(圖:光明日報)

  • 高淵附近海域過去盛產甘夢魚,自從海域受污染,甘夢魚蹤影消失大半。採訪這天遇上一位幸運漁民,他今天捕獲了一船的甘夢魚。(圖:光明日報)

  • 買蝦的大叔很親切,他一邊選蝦,一邊告訴我們如何分辨養殖蝦和海蝦的分別。(圖:光明日報)

  • 一籮的枝仔魚,煎香後滋味比龍躉石斑更讓人喜歡。(圖:光明日報)

  • 一群男人圍着一堆魚,這一幕是叫價。喊價的人不斷叫價,直到有人說“要”為止。(圖:光明日報)

  • 碼頭上的宰魚工人,在漁場的魚產上岸後,即開始忙碌的一天。(圖:光明日報)

  • 高淵港口附近有超過一千戶養魚場。養魚場帶動了威省南部的經濟,也留住了威南男兒們守在家鄉。 (圖:光明日報)

  • 秤一秤,寫上價錢,大魚待會就要送到餐館去了。(圖:光明日報)

  • 大秤底下重甸甸的成魚屬劣等魚,收購後將制成鹹魚。(圖:光明日報)

  • 小房間是雪藏室,一些海產漁獲會收藏在裡頭,過後才被帶走。(圖:光明日報)

  • 周童泰的永順泰魚行,做的是漁產包裝和運送生意,作息和高淵港口息息相關。(圖:光明日報)

  • 撈起從碼頭新鮮運到的海產。(圖:光明日報)

  • 依魚的重量和種類分類好,舖冰。(圖:光明日報)

  • 把冰鎮的魚裝進大袋,置入保麗龍箱子。(圖:光明日報)

  • 箱子繫好帶,準備搬上羅里,運往馬新各地。(圖:光明日報)

  • 養魚場四大魚類──石斑。(圖:光明日報)

  • 養魚場四大魚類──金目鱸。(圖:光明日報)

  • 養魚場四大魚類──銀鯧(圖:光明日報)

  • 養魚場四大魚類──紅魚。(圖:光明日報)

雨後的早晨走進威省高淵港口(Sungai Udang),雨水沖不走港口的魚蝦腥味,走在小柏油路上,還得小心隨時從後而來的載魚蝦摩多,還有地上一坨坨的狗屎。

途經和港口碼頭僅有幾步之遙的毓英華小,小禮堂正傳出《奉獻》,原來大伙在舉行畢業典禮。

這歌,孩子們不只送給教育他們的師長,也獻給孕育他們的高淵港口。

這個北馬最大的漁港,奉獻豐盛漁獲給全馬人民,留住了高淵男兒們的腳步,養活了漁村的兒女。

對訪客來說,高淵的漁港風景,給我們奉獻了蹦跳生猛的魚蝦,讓我們吃到原味的海鮮佳餚,買到純味蝦餅,嚐到有傳奇色彩的咖哩蝦,見到一個漁港的千姿百態。

漁船靠岸

早上10點鐘,我們和其他魚蝦買家賣家,同站在濕漉漉的碼頭甲板上,等待歸航的漁船。放眼望去,綿長的港口泊滿漆上不同顏色的漁船,似乎沒有盡頭。前一晚滂沱大雨,這天出航的漁船不多。

等了半小時,第一艘漁船靠岸。船上壯丁們把一籮籮的紅魚、金目鱸和石斑搬上碼頭,他們臉上都寫著豐收的喜悅。接下來的第二艘,第三第四艘漁船,也都是來自附近養魚場的漁船。港口附近有一千多戶的養魚人家,這個是全馬最密集的養魚海域,和南馬蓬勃的養魚業分庭抗禮。

漁船繼續靠岸,碼頭上的人群情緒跟著鼓動。買魚的,賣魚的,宰殺魚的,載魚蝦的,絞冰塊的開始幹活了。第一次看到那些八九公斤重的大魚在面前張合著嘴,有些還在甲板上奮力的跳。宰魚的刀起刀落,一尾尾石斑紅鯛已無鱗無內臟。開動絞冰機的外勞,讓甲板飄來陣陣冷冷霧氣。

漁獲減少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第一艘捕魚的漁船回航。和那些滿載大魚的養魚場船隻不同的是,漁船上的只有零星的漁獲。眼前的漁夫,一天所得就只有一小桶的瀨尿蝦、幾條細長的牛奶魚,和幾條不知名的中型魚。“漁港不比從前熱鬧。從前漁獲多漁船多,豐收時船隻得在碼頭前排長長的隊,大家桶裡滿是魚。這兩年就不同了。第二檳城大橋在附近海域打樁,工程破壞了魚蝦的家。魚蝦逃走了,我們哪裡還有好收獲。”

漁夫嘆嘆氣說完,把海產交給仲介,轉身就開船走了。他沒有說到的,當然還包括整體的海域污染,以及濫捕濫殺。不久,來了一艘滿載而歸的小船。小船從遠駛近,船上發出點點銀光。原來,這幸運的漁夫,捕獲了一船的甘夢魚,滿滿的魚兒困在網裡,小船一靠岸,人人都圍向前觀看。

仰賴海產生活的高淵人,近年深刻感受到環境變遷帶來的生活轉變。能捕的海魚海蝦少了,只有靠海裡養的大魚大蝦。這些養殖海鮮的味道,當然不比海裡生長的,但生活本來就是這樣,遇到逆境,要生存下去,就得轉變。

魚是這樣運出去的

高淵的漁業為大馬人提供了豐盛的蛋白質,更為不少高淵人製造了事業版圖。

四十幾歲的周童泰在高淵土生土長。幾個月前,他把經營多年,本在家裡操作的永順泰魚行(海產包裝和運送),搬至新廠房。新廠房地大空間寬,中午的繁忙時間可見上千箱的海產在廠房裡轉來轉去,準備運送到新馬各地。

“做漁行能賺錢,風險也很大。上岸的魚必需在限定的時間內送到目的地,錯過了天時地利,魚就廢了。養魚場也一樣,海水污染了,魚群感染了,一不留心,上千上萬條魚就報銷。”

除了用囉哩運送的陸路海產,他也空運漁產。港人不吃死魚,運往香港的,都是裝箱乘飛機,從海裡飛上天的活海鮮。香港之外,新加坡、中國和台灣也是高淵港口魚場的龐大市場。(光明日報/吃東西‧報導:張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