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中馬  |  北馬  |  東霹  |  柔佛  |  森甲

新加坡販毒判死‧非總統特赦決定‧青年盼政府使權打救

  • 云大舜(左起)、拉威及蘇蘭德蘭召開記者會,呼吁大馬政府協助楊偉光逃脫死罪。(圖:光明日報)

(吉隆坡)22歲大馬青年楊偉光在新加坡販賣海洛英被判死刑,但他在未向新國總統提出特赦申請前,該國內閣則已認定他的刑罰,因此其新加坡代表律師拉威吁請大馬政府應行使最高權限,要求國際法庭鑒定該國是否妨礙司法。

楊偉光因涉及於2007年6月12日,在新加坡販運47克海洛英,並在隔年11月被新加坡高庭判處死刑。不過,楊偉光因在獄中皈依佛教,認為上訴將違背佛教教義,因此放棄上訴,願意受刑。

他原訂是在2009年12月4日正法,但6個兄弟姐妹,欲通過律師致函向總統要求特赦卻遭拒絕,惟有通過介紹找上拉威律師幫忙,要求向最高法院上訴庭申請上訴。

販賣海洛英判死刑

拉威今日(週四,6月10日)透過大馬律師公會召開記者指出,楊偉光被諭令在今年5月14日進行絞刑;惟卻在用刑前緊急喊停。這是新加坡第一宗死囚問吊前,獲暫緩死刑的案件。

“依據司法程序,特赦死囚是總統的權限,但新國總檢察署卻指內閣已認定楊偉光的刑罰。”

在上訴庭宣佈裁決前,新國的律政部長公開發出一項文告,內容提及“楊偉光,他是年輕,但如果我們讓你逃過一死,那是發出甚麼訊息呢?我們將會是對外頭所有販毒者發出一項訊息,只要你利用年輕人或擁有幼兒的母親運毒至新加坡便可逃過一劫。如果我們對這些被捕的人產生憐憫心,如果我們不執行法律,那我們無法阻止販毒者進入大馬。”

拉威聲稱,正當他們努力想要為楊偉光減刑時,卻赫然發現並不是總統作出特赦的最終決定,反而是內閣部長。

要求國際法庭鑒定

“楊偉光仍年輕,母親因患有憂郁症,因此家人都不敢告知兒子將判死刑一事。”

因此,他呼吁大馬政府行使最高權限,儘快協助這名青年減少刑罰,政府可要求國際法庭鑒定該國是否妨礙司法。

“這至少是大馬政府可為楊偉光做的事情,但這必須儘快進行,以救回他一命。”

8月28申請最後一次特赦

拉威指出,楊偉光可申請最後一次特赦的日期是今年8月28日。

他說,亞洲仍有3個國家依然對毒販執行強制性死刑的刑罰,即新加坡、泰國及馬來西亞,但許多國家因強制性死刑的刑罰過於殘忍,因此都廢除此刑罰。

出席記者會的尚有律師公會憲法法律委員會主席雲大舜、反死刑人權代表律師蘇蘭德蘭、拉蒂華、國際特赦組織執行董事諾拉及大馬人民之聲協調員鄭文輝。

律師公會入稟吁廢強制死刑

律師公會憲法法律委員會主席雲大舜提到,依據國際特赦組織數據顯示,大馬法庭於2008年裁決22名被告強制性死刑,而2009年的人數則達69人。

他聲稱,律師公會反對進行強制性死刑,至少這些死囚可減刑至監禁。他表示,該公會在此案件上,能在司法角度上所扮演的角色有限,不過公會將向英女皇律師商討殺人犯及毒販被判決強制性死刑的課題,並入稟挑戰廢除刑罰,以作為“試驗性”案件。

反死刑人權代表律師蘇蘭德蘭則表示,大馬政府不應在此課題上保持沉默,應伸出援手協助楊偉光。他補充,公會將通過講座及和平集會,以向有關部門施壓。

另一名反死刑人權代表律師拉蒂花則補充,在回教教義上,未闡明需對毒販判決強制性死刑。(光明日報· 201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