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回教黨吵什麼

: 08/10/2009 - 20:09
每一個城市都有廉價旅館,破落骯髒,根本不能睡,也沒有多少人會到這些旅館住宿。它已成為了特種行業的生存空間,無數性工作者就在這種環境下,從事著最古老的行業。若她們平均每天接待10個客人,每間旅館有10名性工作者,每個城市有10間類似的旅館,一天就有1000名來自中下層的嫖客。許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市場是如此龐大,它不合法,卻因為有市場需求而存在。但是,這種廉價性服務只會在城市出現,無法在小城鎮小鄉村生存。原因很簡單,鄰家老王這頭才踏上旅館的階梯,只怕半個村鎮的居民都在談論了,更不用說的是,老王的老婆立即抱著孩子提著刀子趕來旅館。沒有市場,所有就沒有供應。不過,這不代表男人沒有需求,所以小城故事特別多嘛。還有每隔數個月組團到鄰國奉獻外匯的炮兵團,永遠是絡繹不絕。有市場就有供應,就算這個市場不容許供應者的出現,有需求的人自然會向外尋找他要的東西,市場供需的原理就是這麼簡單。雪州回教黨吵著要在回教徒集中的地區禁酒,這是非常矛盾又愚蠢的要求。如果有一個地方全都是男人,推銷員會不會笨到上門推銷衛生棉?我在全是回教徒的地區賣酒,每天只有三幾個非回教徒會上門買酒,結果囤到啤酒變成紅酒都賣不出,市場自然會將我淘汰。回教黨的目的是甚麼?他們不是看市場供需,而是搞政治把戲製造爭議,藉此留住中堅支持者的心。政治遊戲與市場需求是一樣的,這個市場依然有許多選民愛吃這一套,所以回教黨才能生存和茁壯。同樣的,一些巫統領袖也在搞著同樣的把戲,玩弄著種族議題,偏偏就有許多人覺得悅耳動聽。只要種族政治存在,回教黨就有市場,行動黨三不五時就得面對同樣的麻煩。問題是,行動黨需要回教黨才能一圓執政中央的美夢,所以你就得忍氣吞聲,一次又一次面對回教黨的無理取鬧。當然,回教黨的做法也是一種談判技巧,這叫做“會鬧的孩子有糖吃”。回教黨要的是甚麼?無非是更多的權位,直到一天擁有足夠的本錢,到時實不實行禁酒令是一回事了。實際上,在回教黨掌大權的州屬並沒有禁酒,雪州回教黨吵甚麼?矛頭對內不對外,雪州回教黨領袖演出的這場大戲,只是一場愚蠢拙劣又沒有遠見的政治鬥爭。難怪,首相納吉信心十足,揚言在下一屆全國大選能夠重奪雪州政權。
光明日報/潑墨‧作者:戴志強‧2009.08.1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