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潮:茶的味道

: 08/06/2009 - 10:00
許多人揶揄日本茶道過於形式化,其實不然,他們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姿勢都已溶入生活每一個層次,他們肢解每一個步驟,一秒一秒完成細節像流著的血液這麼自然,故久而久之成為點茶本能,成為“美”。進一步問清楚“形式化”是甚麼?不約而同也就認為整個點茶過程程序太多,規矩太多,悶騷包。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悶”成了一條滔天大罪,只要有人喊悶,就證明閣下沒料到,會隨時被逐出行列受死,或閣下將會被禁止做閣下正在做的事。覺得“悶”的人通常表示:咱們喝茶不拘小節,愛怎麼泡就怎麼泡,依個人口感喜歡就好,沒有對錯的。於是一個二個性情中人忘掉傳統,罔顧茶況,漠視茶器,丟棄秩序,視個人體驗為最大的佐證,把自我放得無限大,紛紛自立門派做其掌門人,宣揚其自得其樂之寶典。這些掌門人,有的煮了一公升熱水,只泡出兩小壺茶(約300cc),浪費資源還沾沾自喜。有的憑一隻無托蓋杯走天涯,白瓷蓋杯上茶色痕跡斑斑,分明是清潔無方。有的又強調茶之濃烈,三泡即棄。總而言之,林林總總,無奇不有,請恕我說一句,這些欠缺品味,生活粗糙的人,如何懂得欣賞茶道的專注以及它的形式美?中式茶世界受到一定的社會政局衝擊,早已跨入“人非物非事事休”時代,中式的茶道,再也回不去唐代宋代那種華麗盛況。而無可否認,這種細膩的美一直留在日本茶道。日本茶道選擇在規定的時間內,做規定的程序,講規定的話,行規定的禮儀,用規定的手勢點規定的茶來喝,在在表現了對人,對器,對事的正視與尊重,就好比我們親手下廚弄個靚湯打邊爐招呼朋友,上湯要用甚麼料,一分一錢不可少,火候先猛後文,未足四小時絕不能動,下料時先菜後肉還是先肉後菜?最關鍵用那種醬油?何時應蓋上蓋子何時又需開?如果大家沒有依足規矩做,這打邊爐不吃也罷。那是經過代代相傳的一種稀有氣質,400年前他們這麼做,400年後他們仍然這麼做,閒閒地站出來鞠個躬就是“茶的味道”。選茶點茶喫茶是這種態度,街邊賣一碗麵也是這種態度,穿件時裝塗個口紅還是這種態度,早已經成為生命中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態度,而非形式了。
光明日報/專欄‧作者:許玉蓮‧2009.07.2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