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移植骨髓‧血癌童逝世了【籌足,停止籌款】

: 07/10/2009 - 19:03
(柔佛‧新山)於5月間剛被確認患上血癌的11歲男童李文偉還來不及移植骨髓,即於早前吐血後,在半昏迷狀況中逝世。由於他逝世前已陷入昏昏沉沉的狀態,因此,他未留1句遺言即告別人世,僅眼角留下淚水。李文偉的父親李發海(40歲)披露,文偉逝世前1週只有前3天能進食,其餘時間都是處於身體乏力不適的狀況。他說,文偉是於週日晚上10點30分在新山班蘭醫院咽下最後一口氣,當時只有文偉的姑姑在場。醫生束手無策週日晚上9時許,李發海離開病房為在醫院照顧文偉的姐姐買晚餐,當時,文偉的情況已不甚樂觀。由於醫院不允許超過2位家屬留宿照顧病患,他在把晚餐交給姐姐後,就獨自坐在醫院樓下守候。“沒多久,姐姐打電話告訴我,文偉走了。”李發海是於5月10日發現孩子的淋巴腺腫脹,結果,新山中央醫院的醫生於5月12日證實文偉患上血癌。過後,他把文偉送到吉隆坡中央醫院就醫,並於6月29日把文偉帶返班蘭醫院留醫。李發海說,文偉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治療期間,醫生已坦言文偉病情嚴重。他披露,文偉臨終前一週,病況更趨惡化,由於吉隆坡醫院的醫生當時已束手無策,於是,他為免家人需舟車勞碌北上南下探望文偉,因此,他就要求院方把文偉轉送到班蘭醫院就醫。“文偉入住班蘭醫院前3天,已不大能吞咽食物,但他卻想吃印度煎餅、炒麵等,而我也買給他吃。接下來幾天,他更痛得無法進食喝水,只靠打嗎啡止痛,過後,他一直昏昏沉沉,肚子不斷腫脹。我心裡很難受也很沉重,但又不能做甚麼。”“醫生說已沒辦法動手術了,只能一天拖一天。文偉的2個哥哥每天都到醫院看望他,在文偉逝世那天,2個哥哥也一直守在醫院。”他說,文偉臨終前曾吐血,但未留下遺言,連眼睛也不曾張開。“文偉是在睡眠狀態中離世。從證實患病到逝世,文偉前後與病魔抗爭了1個多月的時間。”帶孩子驗是否有癌症遺傳基因因罹患血癌而去世的男童李文偉的母親及他的家人,包括母親的外公及舅舅,都是因為罹患癌症而相繼逝世,因此,為安全起見,李發海已於6月17日陪同2兒1女到吉隆坡醫院檢查身體,以查驗他們的身體是否帶有癌症遺傳基因。李發海披露,他本身及2名年齡分別為15及13歲的兒子,以及現年8歲的女兒的身體檢查報告將在不久後出爐,而他打算在辦理文偉的身後事後,再動身到吉隆坡領取這些報告。“醫生不排除文偉患病與遺傳基因有關,但我認為,文偉平日愛吃煎炸食物,以及少喝水的不良飲食習慣,很可能也是間接導致他罹患癌症的原因之一。文偉出事後,我就不斷告誡孩子要珍惜身體,且要加倍注意個人飲食習慣。”骨灰安置亡母靈塔李發海原本打算簡化孩子李文偉的喪禮,但文偉的2名哥哥卻希望能為弟弟舉辦1個正式和莊重的喪禮儀式,於是,他在教會弟兄姐妹的協助下,在士姑來五福城加略山教會設置孩子的靈堂,過後於週三(7月8日)把孩子遺體送往新山綿裕亭火化。李發海的妻子是於2002年因大腸癌引發肝癌而過世,過後,他的骨灰被安置在新山中華公會骨灰塔,而李發海也準備把文偉的骨灰安置在同一座骨塔,以便妻子和孩子永相依。曾把3兒寄住孤兒院從事裝修散工的李發海在妻子癌症病逝後,因經濟能力不足而無力照顧年幼孩子,他過後因此把3名兒子送到孤兒院寄住6年,幼女則交由住在怡保的母親照顧。去年11月,他才把3個兒子接到新山同住,而原本休學的2名兒子也因此得以重返校園。他說,他當初是因為沒有能力支付孩子的學雜費,而讓15和13歲的兒子休學半年,直到文偉的醫生提醒他後,他才為孩子申請在新山宏藝花園國中就讀初中三和初中一的課程,幼女則在怡保唸小學二年級。李發海已於3年前再婚,他和第2任妻子育有1名現年2歲的女兒。他說,次任妻子目前在咖啡店工作,由於他本身的收入不穩定,所以,他們1家的開銷只能算是勉強度日。“我在這段期間已拖欠300多令吉的水電費,加上房租和孩子的學雜生活費等,一切都得精打細算。我已把其中1間房租出去,希望能減輕負擔。”
光明日報‧2009.07.1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