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醬糊:蘋果的誘惑

: 05/06/2009 - 15:36
西方有一句諺語說:“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即“每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照這樣看來,蘋果就是對人體最有益的水果了,似乎還可以加多一句:“每日一蘋果,疾病全要躲。”蘋果的種類有很多,有人愛吃紅蘋果,也有人愛吃青蘋果。有種“華盛頓紅蘋果”肉質結實,咬下去又甜又爽,是特優品種。底部有五塊凸起的部份,故又叫“五指蘋果”,台灣則叫“五爪金龍”。有些香港人把蘋果叫做“蛇果”,為甚麼呢?應該不是指人們吃了蘋果後,就動也懶得動,像條懶蛇一樣,學會“蛇王”吧?有一個解說是:《聖經》的《創世記》中,夏娃是受了一條蛇的引誘,吃了蘋果,才因“偷嚐禁果”跟亞當搞三搞四,而“搞出人命”的,所以蘋果也叫“蛇果”。其實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真正原由是:以前有一種華盛頓紅蘋果輸入香港,名叫“Delicious Apple”,廣東話譯音是“地厘蛇蘋果”,縮短來叫是“地厘蛇果”,最後干脆縮短成“蛇果”,跟《聖經》裡的那條蛇絕對沒有關係。這種華盛頓“地厘蛇”紅蘋果,果皮紅得發亮,外形誘人,以爽甜著稱。另一種日本的富士蘋果,體積碩大,果皮紅中略帶淡黃色斑紋,甜味不錯,但爽口度則略遜前者。澳洲出的青蘋果甜中帶酸,另有一番風味,但非常爽脆,口感特佳。關於蘋果的歌,也有好幾首,我們最早接觸到的,該是那首兒歌《我是一個大蘋果》,開頭兩句是:“我是一個大蘋果,哪個孩子不愛我?”相信許多人仍然會唱。後來台灣有一首《蘋果花》,被楊燕唱到街知巷聞,她也被冠上“蘋果花歌後”的美譽,也許大家都記得那幾句歌詞:“蘋果……花迎風搖曳,月光……照在花影裡,想起了你,想起了你,噫……只恨你無情無義一心把人棄,害得我朝朝暮暮夢魂無所依……”最近期的一首蘋果歌,就是Twins的《士多啤梨蘋果橙》了,內容是描寫少女為博取男友的歡心而只吃生果餐減肥,且聽這段Rap歌詞:“士多啤梨啤梨蘋果橙,蘋果橙士多啤梨點樣揀?係咪減一磅,佢就愛我多一晚?想愛一個人,使唔使咁艱難?蘋果橙士多啤梨點樣揀?到底有冇人陪我撐?搞成咁真係有D唔抵爭,好在我唔係冇得揀……”蘋果對我們人類的影響極大,牛頓當年就是坐在蘋果樹下,看見蘋果掉下來,而發現了萬有引力。男人獨有的男性象徵喉結,英文叫“Adam´s Apple”,即“亞當的蘋果”。至於蘋果的故事,我們從小就聽過不少,包括神箭手威廉泰爾,把他兒子頭頂上的蘋果一箭射下來。白雪公主是受她的後母化身的巫婆所騙,吃下毒蘋果而昏迷不醒的。就連《死亡筆記》裡那個毫不恐怖,樣子反而非常“騎呢”的死神,也超愛吃青蘋果。話說許多年前,我忽然接到一個初中同學的電話,說要來拜訪我。多年不見,我當然萬分高興,滿懷期待與好友敘舊。當天他給我帶來了一個蘋果,我心想:人家千里送鴻毛,物輕情意重,他千里送蘋果,雖然只有一個,也算是一番心意。怎知他接著說:“這個蘋果最多維他命是在蘋果皮,但蘋果皮打了蜡,不能吃,如果削了皮吃,我們便吸收不到那種維他命了,怎麼辦好呢?”接著他從大皮包裡取出一瓶東西,一面示範一面解說:“這瓶神奇的液體,是專門為洗脫果皮上的蜡而設計的,只要沾一點在蘋果皮上抹一抹,就可把蜡質洗脫掉,你就可以放心連皮吃蘋果了。”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失去聯絡多年的這位老朋友突然冒出來找我,並非為了敘舊,最主要只是為了做直銷生意,想說服我買那著名直銷公司所出的那瓶專洗蘋果皮的“神仙水”,還想“踢”我入會,遊說我做直銷。我看著那個蘋果,感覺就像白雪公主面對老巫婆在施展那“蘋果的誘惑”(似乎言重了),一時百感叢生。最後,我沒有買那瓶“神仙水”,也沒有“被踢入會”,只向他買了一些其他較實用的直銷產品,象徵式應酬應酬。那項“蘋果誘惑計劃”失敗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那位老同學。至於那天他有沒有把那個蘋果留下來送給我吃,還是把它帶走拿去下一站做示範,我也記不起來了。依然深深記得的,只是求學時期與他一起那份雙方都別無所求的深厚純潔友誼。
光明日報/專欄‧作者:李系德‧2009.05.03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