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特工(一):陳泰維妙筆修舊照‧為相尋框


: 2009-04-29 12:04:52
古董買賣家陳泰維,三十多年不斷地“出賣文化”後,幾年前決定做一些“好事”──維修舊鏡框及還原相片,就是他想“扣”住傳統文化的一份心意。這門工作冷得很,陳泰維心知肚明,他說,賺不了錢之餘,手工更是非細不可,對那些破爛不堪的鏡框,不但要對它背景有一點了解,還得有個非常有幻想力的腦袋,否則想救也救不了。維修舊鏡框的想法,是從他愛珍藏舊相片開始。“讓很多人害怕的死人照我都收藏了很多,數十年來都收藏了600張,有好的相片一定要配上最襯它的鏡框,所以,維修舊鏡框最終成為我的專業,為被遺棄死人照鑲上最合適的鏡框,也算是為它們建立一個美好的‘家’。”走進“陳家古玩”,抬頭一望,多數人會覺得毛骨悚然,只因牆上掛滿了成排成列的“死人照”,而且鑲上的,全都是古時的橢圓形鏡框。只見主人家陳泰維邊望邊滿足地說:“照片裡的人物我全不認識,很多是我從跳蚤市場買回來的,後來學會維修及改造舊鏡框後,我就給它們鑲上最合適的鏡框,瞧!配搭得多完美!”56歲的陳泰維原從事美工藝術業,收藏古玩則是他自小的唯一嗜好,後來,自己做生意賺了些錢後,就開了這家由三家店面組成的一站式“陳家古玩”,專經營古董古玩的買賣生意。垃圾場檢舊鏡框陳泰維說,要成為一名稱職的收藏家,非得要懂心理、知識和思想,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無師自通,三十多年來,只要和藝術有關的,從雕刻到改造,他都有大家所想像不到的才能,樣樣皆通,而近年來,他服務的範圍更包括了冷得不行的“維修舊鏡框及修復舊相片”。“說到這額外的服務,其實也是我‘出賣文化’多年後,希望能為保留舊物盡一份心意,非常古典快失傳的舊橢圓形鏡框,丟掉一個就少了一個,雖然這樣的工作要耗去我很多的時間和心思,也賺不了幾個錢,但我甘之如飴。”看到一手挽救回來的作品就覺得非常滿足的陳泰維向記者表示。會萌生修復舊鏡框和舊相片的念頭,陳泰維說,全都是為了那收藏了三十多年的舊相片有一個完整的“家”而起。“我很愛收藏舊相片,不管是什麼照片,包括死人照、結婚照和棺木照,我都收藏了很多。收藏陌生死者的照片,很多人可能覺得很恐怖,但我當它們是寶,有些還是從垃圾場撿回來的,有不少更被子孫損毀了,我就利用電腦還原它,前後都收藏了六百多張,很多是超過百年的舊照。”舊照片一直是他的心頭愛,但在幾年前,他對僅僅收藏舊照片有點不滿意,覺得不找一個美美的框給它們鑲上,好像也太對不起它們了,但若要鑲框,對古物文化抱持完美主義的陳泰維又覺得“四四方方的相框太花俏,會削去舊照的原味。”為此,自那天起,他就瘋狂地收集舊相框,而且非常堅持要找的是60年代開始絕跡的圓形和橢圓形鏡框。圓形象征服圓滿和諧“舊時代的人都愛用圓形和橢圓形鏡框,象徵圓滿和諧,除了相框,家中鏡子的形狀也最好採用這兩種,或是稜角較少較不尖銳的鏡子,然而現代人都傾向於用方形鏡框,看到圓形的鏡框,都會皺著眉頭說:‘好土,好陰沉,好恐怖。’”他說,舊鏡框除了外形是圓的,用料都是木和石膏,很多時候還會用稍微浮突的鏡片,而鏡框的圖案設計,都是非常特出的手工雕刻,除了花紋,也有人物等設計,非常有心思和韻味。“哈哈,很多時候我都是在駕摩多經過垃圾場時撿到的,但很多被丟棄的舊鏡框也已破爛不堪,都是經過我特別加工和重新設計改造過,才成功打救回來,不過,能保留的我都儘量保留,這本來就是珍藏古物的意義嘛!”修復舊鏡框的手藝,他是無師自通,之前他一直都為人做紀念品,對製作過程,他已經有一個基本的概念,雕刻又是他的強項,所以,修復和設計鏡框的技巧,他在短短時間內就輕易上手了。有時,對一些完全毀壞沒辦法修復的相框,他只好忍痛把某部分鋸掉,然後廢物利用,把一些壞了的鐘或擺設品給接上去,重新設計過,有時給它雕上花卉,有時給它裝上他最愛的天使,也就成為一個全新漂漂亮亮的裝飾品了。“我目前也幫人修復舊鏡框和古董鏡框,一個鏡框可能要花幾星期才能完成,但也有試過花上整年的,時間花得越長,即是難度越高,我就覺得有趣非常,要我花再多的心思也不在意,有時,連虧本生意也做,只要自己覺得有滿足感,有意義就好了。”他說,修復鏡框的收費由幾十令吉到幾千令吉不等,要視修復的難度和手工而定,而他,當然也有著典型的“藝術家脾氣”,沒感覺的,不是有特殊意義或太新的鏡框,他一律不修。近期時,他就修過一面四尺寬八尺長的大鏡子框,他說,那鏡框的修復過程最令他難忘,他花了很長時間很多精神在裡面,雖然收費四千多令吉,但事實上,他做的還是虧本生意,但因為甘心所以在所不惜,而這也是他最滿意的作品之一。還原舊照片,也是同樣的原因。“我自己很愛舊照片,也相當明白舊照片對一些人的意義。“就算拿過來的舊照片破爛不堪,他還是會想盡方法用電腦修復,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小兒科。太太和孩子從沒反對過他的嗜好,但時不時總會勸他:“老了,好休息了。”然而,看到他總是那麼投入,只要說起收藏品,臉上都會得意的發光,完全把店舖當成第二個家,也就不再囉嗦了。“這三家店三十多年來佔了我人生中相當重要一個位置,但我相當明白‘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道理,有一天,我可能會全部賣掉,一樣都不留。”只要有特色陪葬品也收只要有特色有價值,陳泰維什麼都會收藏,除了舊照片,陪葬品他也照收不誤。“做我們這行,應該是百無禁忌的,可一些太恐怖的照片或一些死人穿過的壽衣,我就堅持不收。心裡不爽,收了也沒意思。”剛開始收集舊照時,他心裡也是毛毛的,每次幫它們鑲框時,都會在心裡悄悄的告訴它們:“莫怪我,是你的子孫們把照片遺棄了,我才把你帶回來修的。”他說,他打從心裡尊敬它們,自己也是在做好事,舊照片一般上也沒人要買的,他純粹只是收藏。久而久之,他也把照片裡的人物當成自己的親戚,有些人看上去會覺得恐怖,但他卻自在得很,他說:那也是一項藝術品。他說,“我曾買過一些很恐怖的舊照,包括解剖照、死者穿著九代衣服入棺的寫實照片,但,那感覺太恐怖了,我後來也不收了。”張信哲光顧分享收藏心得台灣歌手張信哲幾年前也兩度光顧他的店,他說,這年輕人對玻璃瓷器很有研究,他對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說,張信哲兩次的光顧都是向他買了一對價格幾千令吉的古董燈飾,剛開始他並不曉得他是台灣著名歌手,和他分享收藏心得後,太太在稍後才告訴他。三四年後,張信哲再次光臨店面,當陳泰維問起他身份時,他也大方承認,並告訴陳泰維他從小就對收藏有很濃的興趣,而他歷年來所收的藏品正好可以擺放在他經營的餐館中。“和他聊過幾次,發現他有一點真的跟我很像,我們都是很投入很認真的收藏者,但對這嗜好卻有一套很明確的賺錢計劃,愛它之餘,也會用它來賺錢。他是用他收藏多年的古董燈飾來裝飾他的餐廳,而我則計劃成立自己的小型博物館,我們都認為要先有錢,才能真正去落實自己的理想。”小型博物館趣味古玩全有目前,陳泰維正如火如荼的在裝修著他的小型博物館,這計劃已做了幾年了,小博物館內將擺放著他三十多年來最經典的收藏品。“博物館開放時,我打算一律收5令吉的入門費。其實,收入門費這方式也是為了找到真正的知音者,有收錢,就真的會用心去看,這是我的個人想法。”陳泰維的小型博物館名副其實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內裡所有的收藏品都是很有主題性的,包裝得相當精緻,很有趣味的古玩都可看到,從廚房系列、童年系列到歷史古物系列不等,他的收藏品樣樣都做得極之完整,令人為之驚喜。“我還特地做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戶外小花園,養魚及種了很多植物,讓人拍照留念,要做就做最好的,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林春蓮‧2009.04.27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