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大拉瑪教授匯集各系精英‧科研成果上市惠大眾


: 2009-04-28 12:04:43
國大(UKM)常務副校長拉瑪(Rahmah)教授從小就是一個“問題兒童”,因為有著凡事都愛問清楚搞明白的精神,今日的她已經是一名專精於生物科技研究的科學家,愛發問的精神也讓她贏獲多項國際青年科學家獎榮譽,為國爭光。拉瑪教授不但喜歡與學生分享學術知識,她更致力於推動國大提倡的“多元學術課系轉移研究”(Multidisciplinary Trans-Faculty Research),目的就是把各個科系的學術精英聚集起來,就一個課題進行研究,繼而把成果商品化,以讓各個層面包括學生、學校和社會大眾從中受惠。和拉瑪教授短短的一個半小時交談,早就被她的學術魅力給深深吸引著,同時亦被她重學術多於個人宣傳的態度欽佩不已,“我們先來談談大學吧,然後你才會明白大學和我在做些什麼。”她說。從70年代開始,國大就致力於學術研究,而當時進行學術研究的最大目的,就是讓參與研究的大學生能從中受益,同時也希望研究所得的成果,能讓接下來的大學生在學術上有所精進。國大如今致力於提倡“多元學術課系轉移研究”(Multidisciplinary Trans-Faculty Research),其方式是集合各個科系的精英於一實驗室下,針對某一個特定課題進行周詳的研究,然後再把研究成果商品化,以確保研究的成果與發現能讓更多人受惠。“我們要的是一個能利及普羅大眾的發明,而不單單只是要達致學術上的成就而已。“在此概念下,則表示‘多元學術課系轉移研究’所涉及的層面不單只是單一方面的,例如只是屬於生物科系或只是局限於藥劑系,反之,它可以涉及研究如何大量生產,怎樣讓成品更經濟實惠,如何在競爭市場中脫穎而出、如何符合國家法律條文等,總之,研究是全方位的。”在此情況下,研究的團隊精英中或許包括了生物科系精英、法律系精英、經濟系精英、市場系精英等等;簡單來說,就是將不同學術領域的精英收納於一個團隊中,請精英們盡各自的專業學術與意見,使研究更深入、超凡,讓牽涉的範圍更廣更多。
洛神葵制成美味營養果汁就以洛神葵(roselle)為例,精英們研究如何提高它的結果量、增加果實的營養成分、培育優質樹苗、教導農民培植方法,繼而延伸到果實採摘下來後生產出美味可口的洛神葵營養果汁,在工廠大量生產,銷售到全馬甚至全球等等。再舉一個例子,當我們談到氣候變化溫室效應,或許腦海中出現的只是單單屬於氣候學系裡的研究,而事實上,國大要進行的研究或許會要超出此範圍,因為氣候變化不單只是涉及氣候學系的學生,它也包括了工程系、社會科學系、環境系,甚至法律系等等。每一組的學術研究人員人數大約是五六人,都是來自不同學術領域的專家,相比之下,這支團隊更全面及完整,所得到的研究成果亦更加客觀且有深度。以上的例子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箇中的難度、開銷和所花費的時間卻因研究課題而有差異,一些研究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一點都不簡單。國大是全馬第一個採納這項策略的大學,同時設定了8個領域來<7740>重研究,這8個領域包括氣候轉變、民族特性與文化差異、納米科技、更新能量、區域延續發展、醫藥和健康科技、生物多樣性之生物科技發展,以及以內容為基礎的資訊學。“我們的研究是集體且全面的,或許當某些研究有了成果,就會對政府施政構成一定的影響和貢獻。”拉瑪教授重申。提供創業基金國大校園“多元學術課系轉移研究”成果高,某些研究甚至已經向政府申請專利權,以便進一步朝商品化銷售策略前進!拉瑪教授表示,對國大大學研究感興趣的商家,無任歡迎前來國大以洽商雙方面的合作契機,“我們的強項是研究,甚至也有新發現且已經向政府申請專利,如果商家們覺得我們的哪一些研究發明具有商業潛能,不妨與我們聯繫,以便讓研究成果商品化,利惠更多人士。”而其中一個例子,也就是前述提及的洛神葵研究了。“我們大學也提供創業基金,讓有興趣者成立公司大量生產或執行研究發現,而當然,涉及研究的人員或教授就是理所當然的公司創辦者。”在70年代,國大比較專注於學術教育,後期加強於學術研究和發展,近來年則強調讓研究成果商業化,積極邁向更高峰同時賺取成果利益。“學術知識變得更靈活,甚至可說是活學活用,如此一來,最終受益的將是國家和民眾。”獲第三世界青年科學獎拉瑪教授從小就是一個“問題兒童”,連父親也怕了她那“機關槍”式發問發個不停的好學態度,“我自小就是這樣,不但愛問問題,而且如果沒得到完整的答案就不甘心不滿足,最終,別人回答不了我的提問,我就只好自己去找答案囉,如此一來,也造就了今天的我。”小時候拉瑪看見天上的雲朵,小小的腦袋會發出疑問:“雲這麼輕,仙女們怎麼可以坐在上面。”問題之絕,令人噴飯。在中學時,老師有談及脫氧脫糖核酸(DNA)、蛋白質、酵素等詞彙,但拉瑪教授對那些“皮毛”的講解很不滿意,想更深入研究的她於是一頭栽進生物科技領域的無底洞,撰寫博士論文時,她就是以DNA修復為題,完成了她的個人學術研究。“如果沒有搞清楚事情的A到Z,我是無論如何也不甘心的。”這位在1990年榮獲第三世界年輕科學家獎,在去年榮獲英國議會研究大獎的拉瑪教授說。也因為有著這一份“不甘心”的態度,即使到現在,拉瑪教授還是一直沒有放棄研究事業,“我們如果和學生分享書本上的研究,那其實已經是過時的發現,唯有分享現在我們著手中的研究,那才是及時和當下的,這才是我們學術人員尤其是教授們應該做的事。”拉瑪教授從來不吝與學生分享自己的研究發現,因為她相信唯有透過分享,學生才能夠獲益更多。摘取龜淚最難忘從1985年開始,拉瑪教授就參與了至少19個研究,而當中都是以DNA的研究為主,稱拉瑪教授是這方面的專家一點也不過為。在這19個研究當中,最令拉瑪教授滿意的“作品”,就是動物疾病研究以及疫苗研究。“我也做過一個石甲魚的研究,目的是提高石甲魚的品質……我對這些研究成果都非常滿意,原因無他,只因為研究能夠幫助到更多人。”為了進行研究,拉瑪教授可說是全馬走透透,“就某一些研究我們是不可能坐在實驗室或冷氣房裡進行的,反之我們要走到田裡去,走進大自然的世界去。”教拉瑪教授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下鄉”,是她特地飛往沙巴,然後把某一種魚類帶回登嘉樓做研究。又有一次,她親自到登嘉樓的蘭道阿邦(Rantau Abang)等海龜下蛋,為的就是取海龜的眼淚和生殖器黏液,以進行DNA測試。“取海龜眼淚的情景歷歷在目,我們凌晨3點就開始等著了,海龜上岸下蛋時,我們都不敢驚動它牠們,直到海龜下完蛋,用爪把海沙將蛋蓋起來準備下海的一刻,我們才敢站出來,捉著牠取牠的眼淚和生殖器黏液……過程真令人難忘。”在拉瑪教授的眼中,沒有研究就等於原地踏步,猶如呆在山洞裡看世界,看來看出,世界還是和山洞一樣大。下鄉推廣科研教育翻開國大出版的“研究與發展產品”目錄報告,裡頭都詳盡的記錄了國大的研究與發現,證明了本地研究亦能登大雅之堂!從電腦領域方面的資訊摘錄系統、精英學校多媒體學習系統,到生活科學領域的天然膠生產系統、洛神葵瘦身產品,再到醫藥與健康領域的手術技術等等,均令人目不暇給,暗嘆原來馬來西亞的研究也“能”。拉瑪教授就表示,各項研究和發明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而無論是政府、私人領域或國際機構都給予馬來西亞研究很大的援助,大家均獲得雙贏的收穫。她也指出,從2000年開始,國大就從多方面下手,以期提升小學生對發明與研究的興趣,“我們經常會到鄉區學校進行學生教育計劃,讓他們了解何為生物科技,如今全國總共有超過5000所學校參與了這項計劃,喚醒了很多學生對它的興趣。”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高寶麗‧2009.04.2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