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車一族(下):戀上甲蟲車‧愛它易養又易認


: 2009-04-23 14:04:35
在許多人的眼中,甲蟲車是可愛的,我們常常看到一些老舊的甲蟲車在路上緩緩行駛,偶爾也看到一些外觀設計古靈精怪的甲蟲車在我們身邊越過。由於它的車齡不小,有些人稱它為古董車。有些人對它讚不絕口傾心不已,同是32歲的“思大”講師葉慧君與在IT公司任職的男友馮德溫,就是一對情陷甲蟲車的情侶。未駕著甲蟲車上路之前,葉慧君平日出門都是由男友馮德溫負責載送,然而如此溫馨的日子不常,2005年,男友必須到檳城工作,她在別無選擇之下得自己駕車上班。買車前,男友給她兩個選擇──日產或甲蟲車。結果,她挑上了小巧可愛卻沒有音響沒有冷氣且是1967年出產的老舊甲蟲車。“選擇它是因為駕起來讓我感覺很舒服,而且它很獨特可愛,又容易認。我的朋友常常憑車認人。”就這樣,這輛甲蟲車陪她走過了兩年的歲月。這段期間,這輛老舊甲蟲車從未拋錨,因此駕著它到處去讓她非常有安全感。“這要歸功於車子的性能還有平日良好的保養,我每兩個月都會把它送去做保養,一年保養費也不超過2000令吉。”目前,她將這輛甲蟲車送往修復,稍後將會以全新的面貌見人。她和男友於2007年12月買了現在駕著的這輛1969年生產的甲蟲車,“但這輛車的狀況沒有第一輛保持得好。”衝力十足可上高原葉慧君說她對甲蟲車的情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就連她自己做夢都不曾想過會愛上甲蟲車。“以前我的夢想之車是日產或本田轎車,現在我已將它們除名。”很多人以為這種老舊的甲蟲車比較耗油,而且駕起來似乎有氣無力走不動,其實不然。“它的衝力十足,上雲頂和金馬崙都不成問題,而且耗油量普通。大家在路上常看到這些車慢慢走,很多時候是因為駕駛人正在享受駕駛那輛車的樂趣,或者是故意的要讓人欣賞那輛車。”甲蟲車也擴大了她的生活圈子,當與人初次見面尤其是同樣駕駛甲蟲車的人,彼此都能很輕易地打開話匣子。有時在路上遇到“同類”拋錨,她也會主動停下來看看是否幫得上忙。“在路上遇到相同的車,不管認不認識,我們都會鳴笛打招呼,因為駕的是同樣的車,讓我們覺得格外親切。”她透露,當一群同樣駕駛甲蟲車的朋友出來聚會時,通常都會帶著另一半,這樣一來聲勢也更壯大了。車子進水無損它鍾愛儘管車子已經很殘舊,但她對它可是鍾愛有加天天駕著上路。與甲蟲車共處短短兩年,車子間中也出了些小問題,卻無損葉慧君對它的鍾愛,這部車子還為她的駕車生涯增添不少別的駕駛人所體會不到的趣事呢!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水淹車子了。“一到了常下雨的季節,我的車難免漏水,水深有時還高達一吋。女生通常都會把鞋子放在車內,我也不例外,為免鞋子被浸壞,我得用紙袋把鞋子裝起,然後掛起來。”淹水情況嚴重的話,她還必須在雨停後用瓶子把水清掉,再用報紙手水吸干吸水。除了漏水問題,這輛沒有冷氣的甲蟲車的窗口也已操作失靈,她只能依賴旁邊的三角鏡通風,因此如果有人要搭葉慧君的順風車,她都會事先聲明。“慶幸的是,這輛車的主要材料是鐵,所以只要車子是在行駛中,就可以很快散熱,所以還不至於太悶熱。”儘管如此,她從未想過要為這輛車裝冷氣,因為這將對引擎造成壓力,“我們想做的,就是把那輛車保持越久越好。”創立Negawsklov甲蟲車俱樂部與葉慧君的感性相比,馮德溫顯然是高層次的甲蟲車迷。打從7歲開始,他即已莫名的喜歡上甲蟲車。12歲那年的某一天,媽媽著他外出買些東西,剛好讓他碰上Volkswagen賣零件的展覽,結果他就呆坐在附近觀看了兩個小時,也早已把媽媽的吩咐拋在腦後,回家時兩手空空,最後只好再跑一趟,把媽媽要的東西買回家。也是Negawsklov俱樂部其中一名創辦人的他,對甲蟲車的認識可說是非常透徹,任何細節和微差都逃不過他的雙眼。“Negawsklov是Volkswagen的倒寫,這是我們在2001年成立這個俱樂部時,其中一人想出來的。當時我們有6個人,從開始聚在一起喝茶到成立俱樂部,都是很偶然。到現在,也還不像是個非常正式的俱樂部,我們只有一位秘書,俱樂部裡的工作也是我在處理,沒有主席和其他委員。”俱樂部的運作方式也與眾不同,他們沒有大量招收會員,在這方面他們講求的是合得來與否的感覺,因此迄今他們也只有28名會員,加上會員的女友也只是五十來位,車則有約80輛。雖然俱樂部規模小,卻被不少大型廣告相中,包括麥當勞、亞航等,還曾經接受過不少訪問。這幾年,由於許多會員的車都在修復中,因此他們比較少聚會。“為甲蟲車修復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就好像我給女友駕的第一輛車,我在2000年買下它,前年才開始做修復,估計要到今年4月才能完成。“我要做一輛完全原裝的甲蟲車,花在買零件的費用大概也有三萬多令吉。”他披露,為了完成原裝甲蟲車之夢,他花了7年的時間,到日本、歐洲等國家去搜尋由德國生產的原裝零件,結果成功讓他找回80%的原裝零件。“零件都有它的編號,外行人看起來是一樣的,可是我知道它不一樣。”逛街看見心頭好即問是否願出售除了給女友駕的第一輛及第二輛甲蟲車,馮德溫還擁有另外兩輛已經不能行駛的甲蟲貨車。他用了約7萬令吉買回這4輛車,除了通過朋友介紹,他也會在空閑時著車到處逛,只要看到有人的家停著一輛他有興趣的甲蟲車,他便會停下車找車主,問問人家是否有意出售。他的4輛寶貝分別生產於1969年、1967年(轎車),1967年及1973年(貨車)。他也打算修復兩輛貨車,“一輛我要做快車,我會放大引擎的容量,把它做成超人款,顏色有紅白黃藍,另一輛會做成蝙蝠款。”他說,4輛車他以5000令吉至1萬5000令吉的價錢買到,但是一旦開始進行修復就要花很多錢,四輛車如送往修復預料要花個16萬至17萬令吉。雖然他笑稱這樣的嗜好並沒有帶來甚麼樂趣,相反只有把辛苦當樂趣,但是他可不言悔,還說要後悔也是沒有趁早買多點,因此錯過一些少有的型號,比如1964年的Porche。他說,這個嗜好帶給他很大的滿足感,而且車子能保值,這種種都讓他覺得值得。“這些車是越原味的越有價值,但是也要視乎它的獨特性和狀況。”他也以他所擁有的第一輛車為例,他用了5000令吉把車子買回來,坐了7年後現在花三萬多令吉進行修復,過後那輛車可以再駕上10年,“17年也只是用了四萬多令吉,但是如果你兩年換一次車,肯定損失一兩萬。”和女朋友拍拖6年的他驚訝於女友會喜歡甲蟲車,而現在甲蟲車已成為他們之間的話題,而修復後的第一輛甲蟲車他會也體貼的讓女友的隨喜好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何欣瑜‧2009.04.21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