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車一族(上):名貴跑車當玩具‧勞斯萊斯豹隱都門


: 2009-04-22 11:04:44
城中有不少名車收藏家,他們不全是行事高調、經常拋頭露面的名門貴族,但是,他們收藏的名車款款如珍珠般,行駛在路上所散發的光芒是如何也掩蓋不了。本地名車收藏家的排行榜上,就有一名喜愛收藏古典跑車卻行事低調的跑車愛好者威廉願意接受訪問來分享他的珍藏,只不過他一向低調,只讓愛車上報,本身卻不想亮相。現年58歲的威廉目前的收藏名單上只有6部名貴跑車,其中勞斯萊斯(Rolls Royce)Carmargue目前是他最寵愛的“寶貝”,讓他津津樂道的是,這輛全球不超過500輛的“經典”名車全馬只有4輛,其中一輛正是他所擁有的。“據我所知,這輛二門式的勞斯萊斯Carmargue在大馬只有4輛,除了我這部,其他的分別由登嘉樓蘇丹、霹靂州皇室成員及一名拿督級人物收藏。”他說,他是在1994年3月期間從國內一名著名企業家處買下這部“寶貝”,並且四處尋找價錢不便宜且“限量”的汽車零件更換,在他細心保養下,至今仍是一部新穎無比的轎車。由於這款轎車是二門式設計,因此,被視為“跑車”,威廉就是喜愛它既“高貴”又有跑車“品味”的獨特設計。“這款車是由當時的法拉利已故著名設計師安德魯平寧法列那(Andrea Pininfarina)所設計,於1975年生產,不過,卻在1984年便停產了,全球只有四百多五百輛。”“勞斯萊斯向來給人豪華奢侈房車的印象,但是,他覺得Camargue非常特別,雖出自勞斯萊斯,但卻是二門式跑車的設計,而我又對這種跑車特別有興趣。”至於他當年是以什麼價錢購得此車,又花費了多少錢為愛車“裝身”,他則三緘其口。“我只能說,曾經有英國佬出價5萬英鎊,我當時覺得還不是(賣的)時候,所以就一直收藏到現在。”收藏名車本來就不是“便宜”的嗜好,除了要有“本錢”為愛車“裝身”和保養外,還要有能力承擔每年為數不小的“路稅”。威廉說,他的“寶貝”Carmargue具有5000cc馬力,一年的路稅近2萬令吉,幾乎可購買一輛國產靈鹿。一部名車的路稅已是2萬令吉,估計擁有6部跑車的威廉每年需繳還的路稅超過10萬令吉。
申請經典車路稅折扣80%不過,收藏名車其實也有其“節省”的辦法,威廉解釋說,車齡超過25年的轎車就可以向陸路交通局申請為“經典車”(Classic Car),屆時,路稅可折扣高達80%。因此,他的愛車Carmargue已屬於經典車,每年只需繳付3000令吉的路稅,即使他常年擺放在家,也會定時前往更新路稅。他坦承,勞斯萊斯可說是皇族及貴族專用的房車,不是普通人有能力可乘。他也引用勞斯萊斯大多數車款都以鬼魅的名稱取名為例,指該車並非人人“受得起”,而他則極少乘坐愛車出門,純粹當作“古董”收藏。所謂“千金難買心頭好”,如有人開出好價錢,不知威廉會否出賣他的“心頭好”?“如果有一天,真的有人可以開出一個令我滿意的價錢,我也不會執著要它留在身邊。”“有時候並不是價錢的問題,如果對方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又或是對方並非為了投資(購入後轉賣從中牟利)等,這些都是驅使我脫售愛車的原因之一,不需要因為開出的是‘天價’我才會賣車的。”在收藏名車的過程中不乏樂趣,讓他沾沾自喜的是,他曾經把寶貝Carmargue借給老朋友充當嫁女的“新娘車”用途,成為他和一對新人美好的回憶。威廉自嘲說,他年紀大了,不再執著於追求什麼名車或跑車。如有人想要出讓或獻購他們的珍藏,他也不妨會考慮買下,作為與收藏家的“交流”。收藏名車花時間花金錢收藏名車是許多汽車發燒友的嗜好,有的人專收藏古董車,有的人則偏愛跑車;有的人收藏名車只為了興趣,有者則視收藏名車為一門賺錢的投資項目。無論如何,名車收藏家總要有“錢”又有“閑”(情),這樣才能購買價值不菲的名車,並且可以長時間、花精神為收藏品作保養。威廉說,他自小就對汽車和摩多抱有濃厚的興趣,礙於當時家境貧窮,即使是一輛普通的汽車,他也只能站在遠處觀望而沒有機會乘坐。雖然如此,他卻從沒有放棄想要擁有一輛名車的心愿,所以,他立志努力賺錢,購買他夢寐以求的摩多和汽車。少年時期的他就開始駕著家裡的鐵馬到處飆車去,還參加過摩多車賽得獎,少年得志的他不知引來多少年輕小伙子的羡慕眼光。自從步入“社會大學”學會自己掙錢後,威廉開始了收藏摩多的嗜好。那時候最“時髦”的摩多莫過於Vespa,他當然不會錯過。喜好飆車的他也曾經購買名貴摩多,讓他過足飆車癮。不過,他也笑笑地坦承,飆車雖好玩又刺激,但也要付出可導致“損手爛腳”的代價。6部名車車齡均逾25歲目前已頭髮微白的威廉,對收藏名車的熱愛卻從來沒有退減。目前,他共收藏了6輛名貴跑車,包括勞斯萊斯Camargue、愛快羅密歐(Alfa Romeo)、保時捷911 Carrera Turbo和3輛不同款式的Jaguar。大多數是車齡超過25年的古典轎車和跑車。更早以前,他收藏過的名車無數,當中包括馬賽地、福特、寶馬等,大多跑車的顏色都是深色系,如黑色、深藍色、艷紅色等,因為他認為這類顏色的跑車才夠“Cool”(有型)。他說,在眾多名車之中,他偏愛名貴跑車,但是,偏偏他這輩子不曾收藏過聞名的跑車法拉利和藍寶堅尼。“我比較喜歡收藏一些較冷門的跑車,再說,法拉利跑車長期的保養費高昂,不是一般人能夠負擔得起。”聽他這麼一說,難道冷門跑車的保養和路稅就比法拉利、藍寶堅尼等名貴跑車來得便宜嗎?其實不然,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收藏家總是享受於自己擁有而且別人沒有的玩物之中。能夠把名貴跑車當玩具般放在手心把玩的人提到自己的心頭好時,其臉龐就會露出一副“威水”樣,然後向你娓娓道來他的“威水史”。他說,在他收藏過的名貴跑車中,最令他懷念的就是馬賽地跑車,“我最喜歡馬賽地豪華跑車,這是因為它的設計適合所有年齡層的人駕駛。”他說,乘坐名車也要視車上坐的人與車是否“匹配”,“選購車子的時候,什麼樣的車、什麼款式、適合什麼年齡都需要作考量,否則坐上不適合自己氣質與格調的名車就會顯得格格不入了。”對馬賽地跑車情有獨鍾的他曾因為擁有多部馬賽地跑車而感到自豪不已,不過,一場經融風暴卻把他所有的馬賽地跑車給“捲”走。雖然他至今已有能力“捲土重來”,甚至能夠購買比以往更多的名貴跑車,但是,他目前的跑車收藏名單上竟然沒有一部是馬賽地跑車。“那年發生的金融風暴,我忍痛把一部部的跑車買掉,最後,連一輛馬賽地跑車也沒有留下……”問他為何不再收藏馬賽地跑車,他笑笑沒有回答,或許,他不愿回首當年忍痛脫售心頭好的記憶。不過,他也提到,當年“風光”無限的他,因商業伙伴無錢償還欠債,而用保時捷座駕取代。至今,這輛保時捷911 Carrera Turbo還是他最喜愛的收藏品之一。飆車中三萬當作繳水電費跑車不“飆”算什麼跑車?這是大多數愛車又愛飆車族的觀念,對於愛收藏跑車的威廉對此坦認有同感。“我以前喜歡飛車,人家說中‘三萬’(傳票)中到怕,我倒是不怕,車還是天天飆才過癮。”以往獲得的傳票,他當作繳水電費般交給跑腿去處理,當然,這是有錢人才辦得到,否則,一般打工一族一個月內接到二三張超速傳票,而且還要是沒有“拆扣”的那種,就足以讓人啃足一個月的麵包。他形容,坐跑車飆車,既威風又過癮,臉上還露出興奮的模樣,是典型的“飆車貴族”。“大吉利是”問他不怕飆車出車禍,甚至死不去“半身不遂”?他笑笑坦承,愛飆車的人根本不怕死。他表示,或許因為當年年少氣盛,對意外事故沒有太多的顧慮,所以,即使飆車時發生意外,事隔一段日子後還是“不怕死”,又繼續飆車。他說,飆車時發生的意外事故也不少,他也不好意思詳述,只敢說飆車的確很危險。“我以前喜歡飛車,現在卻喜歡駕車逛逛街、吹吹風,享受‘遊車河’的樂趣。”他聲稱,他偶爾會與三五知己一起乘坐跑車北上南下,到各州去遊山玩水。至今已達“公公級”年齡的他認為,也許是年紀使然,讓他有想要安定下來的感覺,飆車似乎成為陳年往事。不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是像個老頑童般的說:“我偶爾還是會飛車過癮一番。”威廉的“寶貝”名車簡介●勞斯萊斯(Rolls-Royce)Camargue勞斯萊斯Camargue是在1975年生產,自1984年停產,由全球唯一的法拉利的設計師安德魯平寧法列那所設計,全球只有約500輛。Camargue採取了勞斯萊斯“銀魅”的車身平台,是勞斯萊斯第一次進行二門式跑車的設計,並且裝備了先進的空調系統。其車身設計具有獨特的動感曲線,與一般勞斯萊斯標准尺寸的四門豪華房車截然不同,卻保留了英國特有傳統,即高貴、神聖、端莊。安德魯替勞斯萊斯設計過2款“遺作”包括1951年的Silver Dawn和1975年的Camargue跑車。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包素菡‧2009.04.2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