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弟‧追求美食背後的故事

: 10/13/2008 - 21:43
集創作、歌唱和表演藝術於一身的友弟穿起一身藍色的娘惹衣裳,姿態優雅地一口一口慢慢品嚐著滿桌子的娘惹佳餚,光看此畫面,就叫人賞心悅目。向來聽說友弟對表演一絲不茍,站在舞台上自有歌者的神韻,但料不到原來對吃,友弟也同樣認真看待;她強調吃是一種選擇,而隨著生活品味的提升,友弟對吃已經昇華至一種藝術,在品味美食的同時,內心只想著追求美食背後的故事,聆聽食物要向她述說的真實心情。細心準備直教人感動對於吃,友弟說這是人類自古以來賴以為生的一種自然現象。然而,到底生活是為了吃,抑或吃是為了生活?友弟聳聳肩表示:“吃其實是一種選擇,吃與生活品味息息相關。”友弟對娘惹餐情有獨鍾,愛上它的酸、辣、甜、香,以及用心精心的繁瑣準備工夫。然而雖然愛,但卻不常吃。友弟對娘惹餐的烹調過程常表驚嘆,尤其在準備工夫上的嚴謹及一絲不苛的態度,直叫她肅然起敬,因此當品嚐娘惹菜時,無論怎麼樣也不敢隨意浪費一顆飯粒,一滴醬汁。把美味都留給我們有一次友弟到一戶娘惹家庭吃飯,結果見到廚房中一名老婦為了這一餐,竟然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來準備,“她用雙手在石板上把香料磨碎,香茅、黃薑、小洋蔥一粒一粒用心的磨,香料汁沿着石板旁邊的小溝流到碗裡頭,而單單這項準備工夫就不少過1個小時。”當天吃飯時,老婦人吃得很少,過後就靜靜坐在一旁臉帶微笑的“觀賞”友弟和其他人品嚐她親手烹調的娘惹菜,“我當時好感動好感動,她可是花了一天的時間來準備啊,但後來自己卻不吃,把美味都留給了我們,我豈有不感動的道理?”對歌唱表演,友弟是執著的;對吃,友弟也一樣不馬虎。這就是退下舞台之後,友弟在餐桌前表現最自然的另一面。娘惹菜美食混合體“娘惹菜是歷史的見證。古代華人和馬來人通婚之後,生下的兒女就叫峇峇或娘惹,娘惹美食則是指結合以上兩種飲食繼而誕生的一種飲食文化,也就是華人餐和馬來餐的結晶,同時,它也是代表一個區域的食物文化。”友弟認為,品嚐娘惹菜是對味蕾與舌頭的挑戰,即是挑戰兩個器官對食物認知的層次和深度。娘惹菜是中國佳餚與東南亞美食的混合體,而友弟,作為一名創作歌手,又是本土演繹時代曲的代表人物之一,是否覺得本身也是音樂上的混合體呢?“是命運把我帶到這裡的,大家可以接受我則又是我的榮幸了。”吃與表演都是藝術友弟的歌唱生涯啟步於創作歌手,一路走來表現有目共睹,在本地樂壇更是無人不曉,1999年開始,30至60年代紅遍上海和香港的時代曲注入了友弟的生命,而她,也成為本地“表演”時代曲的代表人物。“創作歌手和演繹時代曲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和體驗,1999年我在Old China Cafe表演《玫瑰愛情香》,透過一景一物甚至一杯一匙,再配合現場的燈光和音樂,心情就來了……時代曲除了唱,更大部分是用來‘演´的。”在友弟的字典裡頭,無論是表演時代曲或品嚐娘惹菜都和藝術脫離不了關係,表演是一種藝術,而吃,又何嘗不是呢?表演前不碰辛辣食物友弟經常受邀演出,我倒好奇,穿上旗袍,一臉高貴氣質身材玲瓏有致的友弟,如何在演出前保持那優美身段,不令多餘的贅肉有機可乘?“我可說是最沒有飲食紀律的歌手,時胖時瘦,朋友見到我都會取笑我。我覺得演出前的飲食習慣對整個演出很重要,為了避免影響喉嚨發聲,我在表演前2天就不碰辛辣食物,而且重點是要睡得好。”演出當天,友弟的要求是早餐一定要吃得好,至於午餐就要吃得飽,而晚上呢……通常就不吃啦,免得胃部負擔過重,影響演出。當然,如果挺着微凸的肚子上台,也不好看哪。”至於表演完畢之後,如果時間尚早,友弟就會叫大家一起夜宵,為成功的演出慶祝一番。美食所在經營娘惹餐廳依戀童年味道Precious Old China是一家專售娘惹菜的餐廳,創辦人鄭雄城本身就是峇峇娘惹的後裔,開辦餐廳是他的心願,也是他保留和傳承娘惹飲食文化的一種方式。來自北方的鄭雄城談起娘惹佳餚滔滔不絕,他本身會煮,一身的功夫都是從姨婆身上學回來的,姨婆是個百分百娘惹,“我本身從小就品嚐娘惹菜長大,與其說經營娘惹餐廳是一樁事業,倒不如說是滿足自己在心靈上尋找娘惹菜的慰藉,是依戀小時候的味道。”鄭雄城強調,每一道娘惹菜本身都有一個精彩故事,或者,每一道娘惹菜都賦有本身存在的意義,又或者,在當年研發這一道娘惹菜時,研發者本身就備有他的想法和精神,在烹調時已經不經意的把這精神融合在菜式當中。“總而言之,娘惹菜是文化的結晶,也是人文歷史的總匯,當然,更是一種藝術的表現。”鄭雄城對娘惹菜作出了這樣的總結。Precious Old China地址:Lot M2, Central Market, Jalan Hang Kasturi, Kuala Lumpur.電話:03-2273 7372
光明日報/名人開餐‧報導:高寶麗‧2008.10.1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