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在咖啡館的路上

: 12/06/2008 - 10:00
曾經浪跡天涯的Tigun,在開咖啡館之前是踩遍世界各地的腳車旅者。印尼籍的他在歐洲成長,成年後一直在美國紐約百老匯當燈光師。咖啡對這個國際人而言,是每停駐一個城市,便迫不及待投進去的溫暖香味和精神慰藉。結束了25年的紐約客生活,他跟隨大馬籍華裔太太 Sandra落腳檳城,開了一家叫si Tigun的純粹咖啡館,賣的是印尼咖啡,口味獨特正宗,完全不順應大眾口味,繼續貫徹紐約客的我行我素個性。純粹喝咖啡的si Tigun“喝咖啡就是喝咖啡,亞洲國家的鄉下人千百年來都靠咖啡來聯繫感情,是很平常的生活部分。但大部分現代人都把上咖啡館和身份標示聯想在一起,喝咖啡很多時候變得不再隨心所欲。”Tigun一開始就這樣給我們“洗腦”。他的這套想法,旨在洗滌全球咖啡連鎖店灌輸給我們的那一套咖啡文化。也因為這樣,他的si Tigun,用理想化的方式經營咖啡館,這裡不准抽煙,沒有餐點,不能玩撲克牌,只有安靜舒適的咖啡香陪伴。那是Latte別喝錯聽Tigun說他在地球上一步一腳印,每去一個地方就停下來品嚐當地咖啡的故事,就是一部流浪之歌。他去非洲時,會走進當地市場,看看非洲人如何磨咖啡喝咖啡。在歐洲時,會把腳車踩進安靜的後巷,看看老婦人如何從烤箱捧出Tiramisu,再虛心求教。這種旅者精神,讓Tigun把喝咖啡當一回事,還扮演著教育者的角色。比如,他很慎重告訴我們,本地人常喝的Cappuccino,都被咖啡師泡成拿鐵(Latte),烘焙好的咖啡豆不可置放超過3星期,要不然就會走味等等等。清一色賣印尼咖啡Tigun的si Tigun賣的清一色是印尼咖啡。印尼咖啡口味和非洲中美洲那美酒般的咖啡口感相對,印尼的咖啡豆展現了另一種風情,它質感黏稠,有濃烈的藥草或野菇氣息。印尼是世界重要的咖啡豆產地之一,爪哇、蘇拉威西和峇里島都種滿咖啡。“不少客人難以置信的問我:什麼,你只賣印尼咖啡,印尼咖啡算什麼?你沒有意大利咖啡,沒有法國咖啡,稱得上是咖啡館嗎?每次聽完他們的我大笑不停。這些人懂咖啡嗎?他們連咖啡豆產地和咖啡種類都分不清楚,還要反過來質疑印尼咖啡。”他分明是和連鎖咖啡店劃清界線。每天烘焙新鮮咖啡他在店子的大廳處有一架巨大的咖啡烘焙機,這架從意大利進口的烘焙機,每天都在烘焙新鮮咖啡豆,以便上桌的咖啡夠鮮又夠香。經過這架大機器,咖啡生豆透過烘焙釋放出咖啡特殊的香味。每一顆咖啡豆蘊藏其香味、酸味、甘甜、苦味,如何淋漓盡致的釋放,則觀其烘焙火候。所以說,從淡而無味的生豆,到杯中餘味無窮的香醇咖啡,都靠控制這烘焙功夫的咖啡師。第一次在這幢漂亮戰前建築物裡喝印尼咖啡,這黑得發亮的杯中物有了幾分苦,但多增了幾分香,醇厚無比。Kopi Luwak是神話咖啡?!說印尼咖啡,怎能不提Kopi Luwak。 這個今年開始風靡世界咖啡愛好者的天價咖啡,在美國一小杯要賣約100美元(約馬幣260令吉),香港也有了它的蹤跡,大馬還不見啡影。印尼出生的Tigun多年前也喝過這麝香貓排泄出來的咖啡豆炒成的咖啡。問他這咖啡是不是像報導中的國色天香?他搖搖頭不置可否。“我覺得Kopi Luwak不像咖啡,它比較像神話,讓人傳誦歌頌。神話的真實度並不重要,因為它只是個神話。很多年前在印尼喝過這杯咖啡,那時覺得它的味道並不怎麼樣。這豆子的與眾不同在於它是經過麝香貓的腸胃排泄出來,豆子未烤已有化學作用。不過,我始終覺得,咖啡的素質,很大程度還是來自處理它,比如烘焙的過程。喝一杯公平咖啡據悉,在蘇門答臘中西部,靠近巴東山區出產的曼特寧(Mandheling)與安寇拉是世界上質感最豐厚的咖啡,其中曼特寧比較有名,而琳冬水是最受讚譽的。印尼蘇拉威西(舊名西里伯斯),最常見到的名咖啡要算是產在島中心區的托拉雅。充滿愛心的Tigun為了協助印尼咖啡園圃的勞工改善生活,所以和當地NGO組織合作,通過他們直接購入咖啡豆,讓他們不被中間人剝削,賺取多一些生活費用。“市面上的連鎖咖啡店把咖啡售價定得太高,高得不近人情,但人們仍舊覺得它是值得的。當你知道這些咖啡豆的原價後,就知道大家手中享受的咖啡,原來一直是一場無止盡的不公平交易。”si Tigun地址:15-17, Nagore Road, 10050 Penang.電話:04-228 7108
光明日報/招牌菜‧報導:張麗珠‧2008.11.3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