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病父失業‧八口欠債過年‧我們嘆苦他們更慘【籌足,停止籌款】

: 01/24/2009 - 19:18
(吉隆坡)妻子患上產後憂鬱症無法工作,54歲的建築工人必須一人負擔起6個孩子及家庭的各種開銷,一家八口住在一間環境未及良好的單位,靠著他每月微薄的收入,生活勉強過得去。然而,去年一場經濟海嘯,使他連續3個月沒有接到工作,無法準時繳交屋租及水電費,結果欠下約2000令吉的債務。年關將近,大人小孩都為添購新衣新鞋及年貨而忙碌,但對他們一家八口來說,今年的新年不只無法添購任何年貨,還必須在債務中度過。十多年前,擔任建築工人的符亞財與現年48歲的張玉清結婚後,生下6名目前年齡介於1至13歲的孩子。一年前,他的妻子張玉清患上產後憂鬱症後,便留在家中看顧孩子,無法工作,全家開銷全靠符亞財一個月千多令吉的收入來支撐。沒吃午餐肚餓就喝水本來這樣的收入,在省吃省用的情況下還能足夠糊口。無奈過去幾個月受金融海嘯影響,符亞財連續3個月都沒有工作,頓時無法支付家中的各種開銷,連續欠下了3個月的屋租及水電費,總數約2000令吉,這還不包括妻子因憂鬱症而問診的款項。符亞財一家住在增江北區廉價組屋的其中一個單位,據記者所見,他們屋子裡的情況非常雜亂,不只傳來陣陣酸味及尿騷味,孩子們也沒有良好的學習環境,屋內3間房猶如雜物房,客廳則成了他們吃飯、睡覺、做功課等活動的場所。對於家中目前的情況,符亞財說,他是在這個月才開始有工作做,所以只好盡自己所能,去負擔家中的開銷及所欠下的費用。“雖然日子難過,但依舊必須生活下去,只要不餓死就好了,許多人比我還慘。”他說,為了節省開銷,他都沒有吃午餐,只吃早餐,放工時買一些簡單的菜回家煮給一家大小吃。“下午那餐沒吃,肚子餓就喝多一點水。”現在的他,只希望能夠儘快把所欠的費用都還清。他還自豪地說,雖然他欠下這些雜費,但他並沒有向人借貸。骨肉分離 妻憂鬱症不再送兒到孤兒院一家八口住在一間擁有3間房的組屋單位,全家平日的活動,包括吃飯、睡覺、做功課等都擠在一個小客廳裡。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生活環境,符亞財曾試過把其中4名子女送到蕉賴9英哩的孤兒院去,可是最後卻因妻子的憂鬱症發作而把孩子接回來。“當時妻子不能接受孩子離開他們,最後導致憂鬱症發作。”他補充,現在孩子大了,應該也不想要到孤兒院或福利局去。對於新年的願望,他表示不敢想,只希望一家大小都健康平安。長女沒考UPSR聽不懂國語輟學由於患上憂鬱症的母親不太管他們,符亞財的長女符美雲在小學六年級的小六評估考試中缺席,今年新學年開課時,她也只到中學報到,唸了3天便沒再上學去。記者跟她聊到這件事時,她卻對記者的詢問沉默以對,直到記者詢及她是不是因為聽不懂國語才不願去上學,她才輕輕點頭。不過,她始終不肯透露自己為何缺席小六評估考試。據記者了解,除了最小的兒子之外,符亞財其餘5名子女都是自理,母親甚少管他們。【6子女檔案】長女符美雲(13歲)── 身上及手上有著小時被滾水燙傷的疤痕,性格顯得羞澀,顯得自卑。次女符鳳明(12歲)── 聰明懂事,顯得比較穩重,看起來更像老大。三子符鳳豪(10歲)── 好動頑皮,性格看起來有些許叛逆,常愛到處去玩。四女符鳳玲(9歲) ── 活潑天真,長得較同齡的孩童矮小。五子符鳳安(7歲)── 活潑好動,長得較同齡孩童矮小。幼子符鳳興(1歲)── 還不會行走,由母親照顧。採訪手記生活雖苦但感情密切記者是從愛心養老院院長林振全那裡得知符亞財一家的情況,然後前往採訪他們一家。整個採訪過程中,符亞財絕口不提“苦”字。對於自己的工作、經濟、家中情況、債務等,他都沒有抱怨,也沒有申訴,更沒有主動要求協助,顯得異常樂觀。他是關心孩子的,從他即使欠錢也要為孩子報讀學校,以及買讀書用品如校鞋、校服等給孩子,便可略知。可是,他顯然不認為目前的家中環境對孩子的生活及成長過程會造成甚麼樣的影響。這還能稱之為樂觀嗎?他的妻子在訪問進行時,也只是與幼子一言不發地坐在一旁,對記者的詢問大部份都只是維持緘默。雖然他們一家的情況在外人的眼中並不好,然而從他們的互動瞭解到,他們的感情非常密切。記者不時探問符亞財是否願意讓孩子們被送到福利機構收留時,他卻拒絕直接回答,只是以妻子及孩子作擋箭牌,直稱他們不會答應,惟記者卻從他的言談及表情中,發現其實不捨得孩子的是他本人。
光明日報‧2009.01.24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