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甜美人生

: 01/13/2009 - 15:24
邁克對各地的甜品瞭如指掌,聽他介紹在各國嚐過的地方特色甜點,一定會認定他是一個標準“甜牙齒”。甜食以外,他對鹹的食物也一樣懂得尋找好味道。各國甜點無法立刻飛到當地品嘗,只能紙上談兵。訪問後的午餐,邁克帶大家去吃藏在街頭巷尾的美食,直接滿足口腹之欲。據說有朋友認定“邁克不喜歡吃正餐,只愛吃甜食。”這麼一個印象不知道從何開始,讓邁克呼冤說一定要澄清,且連用了三個“不”字強調“這真的是一個誤會,我其實吃得相當健康,不會為了吃甜點而不吃正餐。”不過,或許因為他對各國的甜點都如數家珍,懂得尋找當地的特色甜點來品嘗,且會向朋友推薦,弄得大家都以為他不吃鹹的。“可能我的正餐偏好比較少,我不是不吃,只是對甜品的偏好比較多。”而在訪問結束後,他帶大家連吃了兩攤,都是正餐。雖然隨後他在附近也買了甜點,不過這麼一來,“沉冤”大概也得雪了。熱愛甜點從小吃到大常聽見人說很愛吃甜點,去到甚麼地方都要找甜品來解攙,卻很少聽說有人愛吃甚麼鹹食,去到當地非得找來一試不可。甜點似有神奇的吸引力,喜歡的人從中享受樂趣後,就欲罷不能。為何對甜點熱愛?邁克認為是小時候吃東西的習慣使然。他有一名住巴黎的英國女友人不吃甜點,他覺得奇怪。“問了之後我才知道,她的童年適逢世界第二次大戰時期,根本沒有甜的東西。小時候沒吃過,大了之後舌頭就沒有那個習慣。她這麼一講,我就覺得有犯罪感,在她面前就不敢再提蛋糕兩個字。”他小時候在新加坡特別愛吃一種叫“波拿”(Polar)的蛋糕,那是一家老餅店,至今仍在賣這種蛋糕。最近回到新加坡,他特別又去買來吃,味道仍是非常好。“小時候我很喜歡吃蛋糕上面那層糖霜,不喜歡吃下層的蛋糕。其實糖霜很不好,對牙齒不好,對健康也很壞。現在吃蛋糕我儘量少吃上面那層。不過一些比較健康的蛋糕,其實也好吃的。”相比之下,邁克比較喜歡吃西式甜點,中式甜點反而不那麼迷戀。一般人愛吃的花生糊、湯圓等,他都不怎麼愛吃。因此,他在各國嚐到的好吃甜點,幾乎都是西式的。吃的法則愛吃而不專一邁克每到一個地方去旅行,大多會找當地的甜點來品嘗。找到合胃口的,下次踫上仍會再吃,但他不是那種非再去吃一次不可的人。“有些人是不吃不可以,但我是不吃完全沒有問題。甚麼都是,甜的鹹的都是。有些人說回到家一定要吃甚麼,比如回到新加坡一定要吃沙爹,我從來沒有,我是去到甚麼地方就吃那邊的東西。”因此,再次回到同一個地方,就算原來的甜點店已經不在了,他也不覺得特別惆悵。他玩笑說自己很涼薄,不會想念。而且不專一,每個地方都有好吃的東西,不必一直覺得只有某種味道才是最愛。“我覺得這是我的好處,也是我的壞處。因為每個地方我都找到我要吃的,或者我喜歡吃的。我不是忘掉它,而是不想起它。我的習慣是那樣。”天下兼容最怕沒冷氣邁克對美食不專一,每個地方都有好吃的,他認為這種不專一很好,天下美食之多,通通兼容。美食對他而言,沒有固定形象,跟美男美女一樣,沒有定型。“很多人都有本身的美,食物也是一樣。有些人喜歡中菜或只喜歡吃西菜,那是限制自己,每個國家幾乎都有它好吃的東西,只是有些國家比較多,有些國家比較少。”他舉例,很難想像英國會有超過5種美食,但法國、香港、馬來西亞就似乎很多。“其實我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若在街邊吃大排檔,天氣很熱情願不吃,我情願吃沒有那麼好,要一個有冷氣的地方,這是我唯一的缺點。通常,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有沒有冷氣,如果沒有我覺得不可以商量。檳城的美食大家說得再好吃,如果沒有冷氣,我覺得好像跟我也沒有甚麼緣份。”要吃真味原產地最佳紙上談兵他覺得不夠,真的要吃到好味道,還是要到當地品嘗最好。“書本或電影,很容易在遠距離觀看,吃東西不一樣,不在原來的地方吃就不是那個味道。我覺得吃是跟那個地方很有關係,比如你叫我在香港吃一個希臘甜品,無論做得多麼好,我覺得不是那個味道。環境不是那樣,畢竟一個出口的甜品,就算做得好,你始終覺得是一個獵奇,不是真的地方色彩,我覺得環境也蠻重要。”他平時也看美食書,但不是食譜,如舒國治、杜杜等人的書籍,與吃的歷史或故事相關的書籍他才看。“我最怕看教你怎麼煮東西的書,因為我不會煮。而且教你怎麼煮沒有甚麼作用,煮跟吃我覺得是兩回事。”邁克帶路嚐香港美食邁克經常在香港小住,訪談結束後,他說要帶大家去品嘗兩家他認為很有道地香港本土風味的美食,其中一家是大排檔。原本他請大家選擇吃其中一家,因兩家的餐點份量都不輕,既然入了寶山,且有高人領路,自然是不客氣地兩家都去。炳記茶檔豬扒米粉第一家是炳記茶檔,是香港所剩無幾的大排檔,就在巷子間一個小小的攤位,不是有人帶著恐怕還不知道有好味道藏在裡頭。吃的人很多,非常港式的大排檔。它的豬扒米粉味道特別好,豬扒醃製入味,煎香後配上清湯米粉,一濃一淡搭配剛好。豬扒肉汁鮮美,份量又足,為了留點空間給第二家餐廳的餐店,因此兩人吃一份,仍覺飽足。再叫一杯檸檬可樂,現在人們懷舊,可樂瓶子又恢復過去小時候的有腰身的玻璃瓶。檸檬切片與冰塊同置杯中,翻動一下,居然有半顆檸檬之多,比起許多地方只給兩片薄如紙片的檸檬,店家的餐點飲料都是貨真價實。邁克雖怕熱,但香港已入秋近冬,天氣涼快,就算坐在大排檔吃麵也不怕汗流浹背。民聲冰室豬扒包吃過豬扒米粉,一行人轉戰浣紗街的民聲冰室,據說小小的店面大明星也愛捧場。下午時間吃飯的人很多,門外的桌子都坐滿人。邁克特別推薦民聲冰室的豬扒包,雖然澳門的豬扒包很有名,但民聲的味道也很不錯。豬扒包算是點心,份量不算大,麵包鬆軟,豬扒與生菜搭配,做法簡單不花巧,平凡中見真味。另外點鹹魚蒸肉餅,以及韭黃炒蛋,雖然已經飽得很,但食物上桌香味四溢,仍是一人一口配白飯吃。肉餅的肉用刀剁碎,仍可吃到完整肉塊,而非絞成肉末。鹹魚完整的大塊,是一道家常菜色,頗有媽媽的味道。韭黃隔絕陽光生長,本來就是黃色,與蛋同炒,加入叉燒,非常下飯。再喝一杯冰涼的檸檬紅茶,又是大半顆檸檬,酸酸甜甜,消暑解膩。甜牙齒的地圖倫敦──Victoria Sandwich Cake邁克覺得英國倫敦的本土蛋糕不那麼有特色,直到最近到倫敦,朋友帶他到Piccadilly的Wolseley咖啡座喝茶,就迷上了這間店的蛋糕。“那是奧地利傳統蛋糕,我吃的是維多利亞蛋糕Victoria Sandwich Cake,中間放果醬,很甜很甜。我很喜歡吃,但知道不能夠吃太多,頂多一年吃一次就差不多了。西班牙──Churros西班牙也有一個類似的甜點,跟星馬的油條很類似,叫Churros。“其實是早餐吃的甜點,放進咖啡或熱可可吃。”Churros略帶甜味,但不是太甜,扁扁的捲起來。邁克還開玩笑建議,若找不到照片,可以找油炸鬼來假裝一下。意大利──雪糕很多人愛吃意大利甜點Tiramisu,它家喻戶曉, 但相比之下邁克更喜歡義大利的雪糕。“我吃tiramisu是很久以前,當它還沒有熱潮的時候,我吃了就覺得是很普通的甜品。我不大喜歡有酒的甜品,尤其它這麼紅以後,我更加排斥它了,呵呵。”他覺得意大利所有雪糕都好吃,無論在威尼斯或佛羅倫斯,好吃的雪糕到處都有。“ 有一些放很多人工色素,就避之則吉,通常水果base的那些,像西瓜、密瓜,一般都‘冇走雞’,通常好吃。”法國──Macaron法國的甜點原產地是奧地利,長居巴黎的邁克卻覺得巴黎的甜點比奧地利還要好吃。“可能我比較熟悉巴黎,所以我覺得比奧地利好吃。奧地利當然也有好吃的甜點,不過在巴黎我找到的多而且真的比他們好。”他最喜歡的店是Laduree,法國的知名甜點老店,即使是外國遊客也懂得指定要到這家店去吃甜點。Laduree是可以坐下來吃甜點的咖啡座,光在巴黎就有三家分店。“它最著名的是Macaron小餅乾。兩塊小餅乾,中間夾cream,很多不同味道,最著名是那個東西,也很好吃,但我通常會吃它的蛋糕。”Laduree在這兩年內變得更紅了,那是因為電影《Marie Antoinette》(瑪麗皇后)的緣故。戲中瑪麗皇后吃的蛋糕全都是這家店的出品。“之後它就用這個做宣傳,很多遊客就想去吃皇后吃的蛋糕。其實之前已經很著名了,現在更多人想要去試。”法國──巧克力蛋糕邁克也很喜歡巴黎另一家名店Constant的蛋糕。這家店其實賣麵包,來這家店裡買麵包的客人包括有“法國第一美人”之稱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邁克就曾在這家店遇見這位法國影壇巨星本尊。“我通常買蛋糕不買麵包,買的是巧克力蛋糕。它的巧克力蛋糕做得十分好,巧克力很苦,而且很多巧克力,很少糖,所以小孩子不喜歡吃。”這種蛋糕討大人歡心,但小孩嫌太苦,一般都不愛。邁克最喜歡吃的兩款蛋糕是“黑太陽”和“中國之花”。前者像太空館一樣的外型(“不過沒那麼大”,邁克補充),後者則是鎮店之寶之一。“兩個我都很喜歡,不是買A就買B。隔壁有一間小小家的咖啡館,不是很多人在那邊,通常都是外賣的的多。”希臘──Loukumades希臘有種名為Loukumades的古老傳統甜點,用油炸過,圓球形。“Loukumades用一鍋熱油去炸,炸完後在上面放入蜜糖和玉桂粉,很好吃。這甜食一定要新鮮出爐,因為是一個過時、落伍的甜點,因此不很多人會特地找來吃,現代人不會跑去吃這個東西。它應該是多納(Doughnut)的變奏,它比較小,而且是一顆圓球。”土耳其──Sahlep“土耳其有一個甜點是我很喜歡吃的,不是蛋糕類的甜品,是一個甜飲,叫Sahlep。那是一種有奶的甜飲,是用蘭花根磨粉後開出來的飲料。那是當地人小時候很喜歡喝的甜飲。”Sahlep的味道香甜,但不是花香, 熱呼呼的, 當地人喜歡在冬天晚上喝。邁克說味道雖不一樣,但它的性質和我們的美祿有點像。“我覺得那是在伊斯坦堡最滿意的發現。在伊斯坦堡的時候,我和朋友幾乎每天晚上都跑到Saray,那家專門賣這甜飲的店喝一杯。”香港──椰子糊香港的甜點邁克原本並沒有特別推薦,後來想想他記得靠近電車路的大良八記,有一道椰子糊味道非常好吃,只有在週末才出售。不過,他已經好幾年時間沒到過那裡吃這道椰子糊,連甜點的名字都不太記得。另外,香港出售的日本式小蛋糕,以前他也不太熱衷。“因為經過日本到香港,不是那麼原味。近年吃習慣,我覺得也蠻好吃。小蛋糕不需要那麼擔心說吃了之後怎麼辦。”新加坡──Polar Cake新加坡是邁克的出生地,他小時候常吃的一種“波拿”蛋糕,至今還在銷售。現在名稱改為“Old Polar Cake”,營造一種古早味的感覺。另外有一家位於義安城樓下的咖啡座Toast的花生醬杯子蛋糕亦是他的最愛。雖然邁克說自己不會非吃甚麼食物不可,但這個花生醬杯子蛋糕卻是他每次回到新加坡都會去吃的甜點。“花生醬杯子蛋糕當然是很胖很胖的呀,不能時常吃,好在我不是時常回去,我回去一定吃這個。本期食客:邁克尋味地點:炳記茶檔──銅鑼灣大坑施弼街5號側民聲冰室──大坑浣紗街16號地下日期:24-10-2008
光明日報/尋味之旅‧報導:葉君菡‧2009.01.1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