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應霽‧戀戀香港味道

: 12/10/2008 - 16:00
歐陽應霽是跨媒體創作人,他畫漫畫,又寫作、搞家居設計、當電台主持等等。近年,他給了自己一大題目,也可說是他的功課,就是將創作題材集中在“食物”。因此,前後出版了《半飽》、《香港味道》系列等書籍。在完成《香港味道》系列後,受香港旅遊發展局之邀,為該局新推出的“叮叮地道美食電車遊”,擔任介紹電車路沿線的地道食肆的人。不當美食家只是創作上跟食物有關大家親切喚他“阿霽”的歐陽應霽,受訪時造型熟悉,就是穿着純白T恤,黑色寬鬆褲子,頂着一頭白髮。因為工作關係,常要到處飛,約他見面大不容易。最後約好時間地點碰面,他在受訪時卻意態從容。他說時間雖然總是不夠用,但工作嘛,盡力而為就是,因此不覺得太緊張。或許就是需要這種悠哉心情,才能從容選出香港電車沿線的好味道,以及約朋友吃飯談各人的香港味道,再將之化為圖片與文字。近年,他定下了食物作為工作主題,開始有人稱他美食家。歐陽應霽對“美食家”這個稱號自覺擔當不起。“每個人都有品嘗食物的能力。”他不當美食家,只是工作或創作上都跟食物有關。“我覺得食物這個主題彈性很大,一方面可以很輕鬆自在,風花雪月去談,另一方面,又可以很嚴肅去說。”半飽的狀態期待容下更多美好事物食物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命題,除了談如何吃、如何好吃以及食物故事,還有較為嚴肅的食物背後的運作,例如食物買賣、糧食問題、貧富懸殊、經濟情況對飲食業的影響等等。他所指的風花雪月,自然就是指寫作《半飽》、《香港味道》系列等等文集。歐陽應霽2005年出版《半飽》,說道:“太飽很辛苦,滿足過份就沒有了期待。”半飽就是肚皮留下空間,可以裝下更多小吃,讓人堅持節食,又不放棄美味,對事物永遠有所期待,始終可以容下更多美好事物。接着,又出版4冊《香港味道》,對香港飲食文化和歷史做一個全面的介紹,並請朋友談自己的飲食故事。關於食物嚴肅的部分,他在訪談後段,提及經濟問題對飲食業造成的影響,以及貧富懸殊的問題,這些課題絕非一般食評家所關注。“如果要去碰觸食物的問題,就無法避開。我對這個題材有興趣,就想要站在這個位置。”香港味道與大家的成長有關《香港味道》是他花了3年時間撰寫的文集,序中寫到“總是一直不斷地問自己,是什麼驅使我要在此時此刻花了好些時間和精神,不自量力地去完成這個關於食物關於味道關於香港的寫作項目?不是懷舊,這個我倒很清楚。因為一切過去了的,意義都只在提醒我們生活原來曾經可以有這樣的選擇那樣的決定。”吃當然是一種集體文化,為了完成《香港味道》,他到處請朋友吃飯,被請的人唯一的條件就是從他所設定的食物類別中,任選其中一款,講一個跟這食物有關的故事。食物跟每個人的成長有關係,因此每個人的食物故事都不同,他相信每個人都可以談出一個自己的食物故事來。林嘉欣──下午等蛋塔出爐他聽了朋友們的食物故事,亦是人生故事,再將自己好友的吃相,以及背後的故事都說了出來。如女演員林嘉欣,愛吃蛋塔,她跟歐陽應霽到灣仔舊區茶餐廳老舖吃蛋塔喝奶茶。林嘉欣愛吃蛋塔,她從加拿大回港拍《男人四十》,平常寧願不吃午餐,也要等著下午三點,蛋塔出爐。而且,唸書時,太想念香港的蛋塔味道,還自己動手做。謝家驥──奶茶聯繫父子情而資料搜集撰稿員謝家驥,小學跟着父親去餐廳,原本只喝鮮奶好立克,總不明白父親為何一定要喝奶茶。終於父親拿了杯子倒了一點給他,一喝就愛上奶茶,每日無奶茶不歡。奶茶也成了兩父子之間最重要的聯繫。當謝家驥父親改喝普洱,勸兒子少喝濃奶茶時,他回了一句:“二十年前,不是你教我喝奶茶的嗎?”蔡珠兒──台灣作家愛涼茶這些故事,全都在《香港味道》之中,朋友們的故事,串聯成香港的故事。裡頭不只香港人的故事,也有外來者的香港味道,如台灣作家蔡珠兒,談的是香港涼茶。歐陽應霽文中說,蔡珠兒將自己當成了香港人一樣,住下,還是台灣人之中,最肯講廣東話的一個。蔡珠兒的涼茶情緣,是初自香港的炎夏,喝下大碗苦味十足的“二十四味”,本來頭昏腦脹也頓時清醒,從此熱衷研究香港涼茶。香港味──你我的不盡相同什麼才是真正的香港味道,他沒有結論。“味道是一種神奇而又實在的東西,香港也是。也正因為不是什麼東西,很難科學地、準確地說清楚,介乎一種情感與理智之間,十分個人。所以我的香港味道跟你的香港味道不盡相同,其實也肯定不一樣,這才有趣。”(香港味道序言)上機前吃糯米雞回港時吃叉燒飯“每次離開香港,回來的時候想要吃的東西有好幾樣,一是叉燒飯,我會去中環金華。其實叉燒飯、奶茶等食物香港水準很好,各地方做得差不多。”他去金華,自然也是情意結作祟。其次就是蛋塔,他認為泰昌的蛋塔不錯。“蛋塔只要熱辣辣出爐,就很好吃。”雲吞麵,也是其中一種讓他戀戀不捨的食物,回來香港必然要吃上一回。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經常到處飛,離開香港前,他都會在機場吃糯米雞。為何專吃糯米雞?“我會吃大家樂(餐廳)的糯米雞。糯米雞這種東西,我吃了就可以避開吃飛機餐,有糯米雞可以‘撐著’。”他笑著說。應霽風格吃過和讀過的合成歐陽應霽多次受訪時都說過,自己天生愛吃。他“不求甚飽,唯獨好吃不倦”。不過,他沒有魁梧的身材,可能因為對吃也頗為挑剔,是那種“從小吃到大,眼闊肚窄嘴刁”的人。這種鍾愛食物的個性,除了天生,也是因為小時候家中有一位手藝了得的管家婆,每天除了張羅三餐,空檔時刻還用小點填滿。長大後,自然而然就算工作繁重,一日三餐絕對不能錯過。他愛吃,也挑剔,所以不太滿意一直在外面吃,反倒喜歡自己做菜。歐陽應霽的母親在上海出生,父親是印尼華僑,菜裡頭習慣放入很多油炸的紅蔥頭。這些特色混合一起,成了歐陽應霽家的特有味道。後來,他去意大利首次吃到提拉米蘇,發現竟然有這麼好吃的甜點,驚呼“多加一點酒,或者不加,完全可以弄出自家的口味。”若能花一些時間,回家做成自己的飲食風格,傳給下一代,就會變成傳統。因此,再忙,他仍喜歡抽空做菜,將吃過的味道,和看過的書中所講的結合,創造出歐陽應霽的特殊風味。只可惜這次採訪卻是約在他搬入不久的石硤尾工作坊碰面,無緣一睹他的廚房,或是嘗試他的手藝。歐陽應霽第一個工作坊是與廚具品牌合作,租下一個地方充當廚房,他將所有與食物有關的資料都放在那裡,平日設計食譜,也在廚房進行。美好味道去蛇王芬就像回家歐陽應霽最近的美食經驗,是受訪前一天,剛剛從意大利回來的他,到了中環的“蛇王芬”吃飯。“蛇王芬”是香港的知名老飯店,蛇羹固然是鎮店招牌,但是其廣東小菜亦有一定的水平。歐陽應霽認為這一餐之所以完美,除了熟悉的家常美好味道,還因為同時他跟店家相熟,在“蛇王芬”吃飯讓他享受到像回家吃飯一樣的自在放鬆。“因為跟aunty很熟,她對我們很好,去那裡吃飯、喝湯,好像回到家一樣。可能去蛇王芬那裡的機會,比回去我媽那裡吃飯更多(笑)。這裡是我覺得人一在香港,就會想去吃個飯,喝碗湯,探望一下aunty的地方。”本來一行人去談公事,結果吃一吃,聊一聊,成了最後離開的客人。“其實是很想去探望一下老人家,打招呼,覺得整個狀態去到就很relax,回家一樣。”後記久違了的真味香港以外,歐陽應霽難忘的則是數月前,在中國江西的道教名山三清山的飲食經驗。山區儉樸的農家菜,讓他吃到久違的天然真味。“對我來說,這些就很適合。”雖然他形容自己嘴刁,但是美食的定義,卻不僅侷限高檔珍饈。本期食客:歐陽應霽日期:24-10-2008
光明日報/尋味之旅‧報導:葉君菡‧2008.12.07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