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綜合

慧禮法師籌款被譏馬戲團‧弘揚佛法願埋骨非洲

慧禮法師1992年緣化非洲,目睹愛滋病肆虐非洲,許多棄兒四處流浪,病苦、貧窮、動亂、死亡,層層籠罩在這一塊黑色土地上。於是,慧禮法師立下“埋骨非洲,五世轉世非洲”的度眾悲願,開啟了以非洲53國為版圖,設定300年的弘法進程。

帶著一群非洲孤兒巡迴演出,卻被批像“馬戲團”取悅別人,面對這種指責,慧禮法師絲毫不以為然,因為他的弘法理想堅定不移,再沒有人比他清楚,非洲孤兒迫切需要援助,他們無依無靠,沒有經濟來源,如果不巡迴演出籌募,如何辦教育,如何助他們脫離貧窮?

問慧禮法師為何選非洲?他表示,世界各角落都有佛光山道場,就非洲沒有,佛光山需要人到那裡弘法。因此,他舉手,毅然遠行。

他說,在這之前,他是透過媒體資訊看見非洲貧窮落後的情景。當他踏足南非,卻是“大失所望”,因為南非很現代化,經濟與物質相當繁華,公共與道路設施等非常完善,感覺好像去錯地方。

“後來我慢慢發現,南非也有很落後的地方,一般黑人區建的都是鐵皮房子,家徒四壁,一無所有。”離開南非後,他才發現真正的非洲面貌──貧窮、落後、饑荒、疾病、戰亂。

他首先於南非創建佛教在非洲首座大乘佛寺“南華寺”;繼之於馬拉威的布蘭岱,成立第一所佛教創辦的孤兒院“阿彌陀佛關懷中心”,並以收養培育當地孤兒,提供技能培訓及醫療,致力社會教化,幫助重建非洲本土文化等多元化的服務,為其力行之重點。

他表示,當時在佛光山有14年之久,去非洲前沒有甚麼大志願,只是抱著想出去外面走走闖闖的心態。去到非洲以後,知道那裡有53個獨立國家,9億人口,居民不是黑人就是白人,不是信耶穌或聖母瑪利亞就是信真主阿拉。

他很用心地去瞭解非洲,東非、西非、肯雅等,接觸窮困的鄉下部落,發現一定會有教堂,基督教、天主教已深入人民的生活,已然不可切割,教堂再怎麼樣破落古舊,還是有傳教士駐守其中,不管是牧師或是神父。

“問他來了幾年,他說三四十年,歐洲的白人跑到非洲窮困的鄉下部落裡面,在古老破落的教堂一呆三四十年,我覺得非常罕有,作為一名佛教法師,相對基督教、天主教的傳教士,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根本不可相提並論,所以也給予我們很大的刺激。

“我就在那個時候發願,要讓佛光普照非洲,一輩子做不到,我誓願來生。我也曾經發願,要五世埋骨非洲,做非洲出家人,一定要讓非洲佛教本土化。”

好東西才算文化

馬來西亞的多元種族和睦共處,慧禮法師覺得是一個典範。他說,非洲過去也跟咱們一樣膜拜神明,對祖先天地存有敬畏之心,這是非洲原始的一個宗教。後來基督教、天主教、穆斯林傳入後,現在人民的信仰幾乎是以基督教和穆斯林為主,當然也有印度人的印度教,所以他們的宗教也是多元化的。

“種族上大部份是黑人,也有不少的白人與中國人,各色人種、宗教與文化皆有;而基督教跟穆斯林向來處於對立狀態,假如未來我們的中華民族文化、佛教信仰團體傳了進去,我想情況就好比馬來西亞,帶出消除對立的訊息。

吃串烤小老鼠是壞習慣

“我一直說,馬來西亞在多元種族、信仰和文化之下能夠共存共榮,和諧發展實屬一個典範。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這裡有兩成六的中華民族、文化和佛教信仰,假如不是這個樣子,我相信馬來西亞無法在政治及經濟上持續和諧發展。”

“其實非洲的文化非常單純,”他舉例說,“非洲人唱歌跳舞是全民運動,屬於活在血液裡的天性。從小孩到老人,每天都會唱歌跳舞,較先進的首都反而沒有,各部落幾乎都保留了這些傳統文化。”

他說,在馬拉威,3歲到90歲的小孩老人都唱歌跳舞,沒飯吃倒不覺得怎麼樣,沒歌唱、沒舞跳,生活好像缺了甚麼。你問他歌曲的意思,他說是對天地、自然環境、祖先的感恩,這種弱勢文化,要用點心,花點力替他們保存下來。

他認為,文化要合乎“真、善、美”的條件,能被大家接受的東西,“曾經有個台灣人,在南非嚼檳榔,他說這是台灣文化,我說不是,這是壞習慣。馬拉威人有吃小老鼠的習慣,可能是因為食物不足,他們把小老鼠烤了一串一串的賣。我們的幹部就去買來吃,我說不行,這是壞習慣。”

他說,要公認為好的東西,才能算是文化,不能把壞習慣當作文化。

他表示,文化、語言、信仰是三個不同類別,卻是全人類共有的財產,不能因為文化信仰不同而產生對立,我們都要彼此尊重與包容,互相欣賞、接受和認同。異中求同,同中有異,就像彩虹一樣,多種顏色才顯得絢爛。

中國人會吃小孩?

慧禮法師表示,就世界趨勢而論,中華民族正在崛起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全世界超過半數的國家把中文列為第二語言,中國經濟影響力也越來越大,語言的傳播需求也相應提高,所以中華民族崛起的機緣正在形成。

“非洲還窮,我們還有機會改變他們,而他們也願意接受我們的幫助來提昇自己,隨著中華民族的崛起,我們在非洲做事,別人對我們也比較有信心。”

他指出,5年前孤兒院建好,開始收養孤兒的時候,他們遇上阻力,當地傳說中國人會吃小孩,我們聽來是笑話,但所有部落都聽信傳說,由於收養孤兒必須經過部落酋長同意,結果一句話就打敗他們蓋孤兒院的苦心。

後來,他把所有部落酋長集合過來,請他們參觀關懷中心,吃頓飯,“我告訴他們,十幾年前我從台灣過來之前,親戚朋友曾告訴我,非洲人很野蠻、暴力,會殺人、吃人,他們不願意讓我到非洲來,怕我被吃掉。”

結果他來了十幾年,還活得好好的,也沒有被吃掉。所以,非洲人很野蠻,會吃人的說法是傳說,今天聽見中國人會吃人同樣也是傳說。

他指出,一般非洲人對佛教的觀念只有兩個:達賴喇嘛和少林武功。他們對佛教沒有真正的瞭解。你跟他說佛教,他說那是恐怖的宗教;你說釋迦牟尼佛,他說是魔術師;你說我們是佛教法師,他說是東方的傻蛋,是魔鬼,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他知道你是法師,就罵你是毒草,佛教在那裡已經被醜化了。但是只要有愛心和耐心,慢慢地通過交流、對話、溝通與協調,很多事情都可以改變。”

策劃辦中學

慧禮法師擔心,非洲孤兒受先進的洗禮而追求現代化,在追求文明的過程中會以為自己的東西不好而棄“所以我們現在都很用心去教育他們,主要分為三層教育,每20個孤兒住一棟孤兒房,3個保姆,有如一個家庭。第一層教育,保姆要負責傳統文化語言的傳授;第二層教育,這群孩子要送到學校完成國家規定的教育;至於第三層教育,義工或志工教授中文課、佛教信仰、功夫武術除了孤兒院,阿彌陀佛關懷中心還設有小學,他透露,由於最大的孤兒已15歲,正面臨升中學的困境,所以他們也打算要蓋中學,儘管當地有政府規格的中學,但是教育費較貴,加上那些小孩自小學中文,學中華武術的,如果送到當地學校去,中文和武術教育會因此中斷。

“如果是自己辦的教育學校,這方面的課程可以持續加強,所以我們希望有自己的中小學。如此一來,武術、中華文化、佛學、中文訓練等都可以達到一定的程度。”

放學後再練功兩小時

他表示,孤兒們的日常生活就是早上四點半起床,然後坐禪、練功、吃早餐上學,放學後再練功兩小時,過後是自由活動如種菜、種花,上語言課、文化課等,晚上八九點就上床睡覺。鄉下沒有電腦、電玩、電視機,生活都很單純,規律。

“非洲孤兒實在太多,我們在部落設立救濟院,有倉庫和教室。聯合國規定每個孩童需要多少的糖鹽油,我們就照著份量配給,當地的部落會派志工支援。原則上,我們挑選4至10歲沒有患愛滋的孤兒,因為我們對愛滋的控管能力有限,難免會有漏網之魚。”

慧禮法師進一步解釋,馬拉威政府有規定要同等對待愛滋兒童。其實,愛滋兒童跟健康兒童一起生活是很安全的事情,因為愛滋傳染的途徑只有三種,即體液、血液及母體感染,一起吃飯,一起生活並不會受到感染。

他指出,18歲是一個分水嶺,成績特好的孤兒就讓他們考大學,考不上的可以在佛教學院當幹部,目前關懷中心的幹部和保姆是基督教徒和回教徒,在管理上比較困擾,不太順暢。

“他們在就業上應該不會面對問題,因為他們會講中文,也懂得武術,已是一個就業優勢。我們給予的生活管理不像一般的家庭,比較嚴,視野也比較寬闊,學習的東西也多,比如《三字經》、《弟子規》、《唐詩》都是必修課程,所以這些孤兒的成績比其他孩子來得好,而且勤勞節儉。”

為孤兒明天巡迴義演

慧禮法師這次蒞檳城,是為了推廣《莽原佛種光明行感恩之旅》馬來西亞文化慈善巡迴演出,藉此促進馬非民間友好情誼,並感恩過去捐款的善心人士,讓非洲孩童的教育基本設施增添不少,使到更多孩童接受教育。

不僅如此,透過去年的活動,讓隨同孩童的視野開拓良多,對生命保持更積極以及認真的態度,極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因此,他們再次來馬展開另一場別開生面的巡迴演出,非洲、馬來西亞、汶萊演出將於11月28日至12月30日期間隆重登場,入場免費,檳城站將於12月23日在赤石大酒店舉行,這一場演出是由大慈育幼院主辦,《光明日報》及三清慈愛福利會聯辦。

許多善心人士秉持“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心,正視非洲孤兒的助養與教育問題,進而帶動民眾積極參與公益,協助處在黑暗大陸的孤兒們找到充滿希望的明日。

慧禮法師向大家請命,設身處地想一下,假如你是他們,你怎麼辦?沒有父母,沒有家庭,疾病交迫,孑然一身,好像孤魂野鬼到處遊蕩。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人們瞭解孤兒們的需要,伸出援手幫忙他們,給予機會,給予教育,這些孤兒都是人才。(光明日報/副刊‧報導:劉珮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