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醫費借阿窿‧小販拾荒治病妻還債


: 2008-10-28 20:10:25
(檳城)冰水小販的妻子因一場高燒過度,導致終身弱智後,這20年來,小販為了治好太太的病,頻頻向大耳窿借錢,前後借了約1萬令吉,但憑他賣冰水賺取的微薄收入,根本無力攤還利滾利的債務。如今,他不但天天帶著妻子過著被討債的日子,還得努力掙錢甚至靠拾荒變賣維生,以應付妻子每個月300令吉的醫藥費。44歲冰水小販鄭春祥的太太王碹婷在20年前因為發燒過度而引起大腦性麻痺,她不但喪失了正常說話的能力,連基本的飲食起居都無法自理。利滾利背債1萬鄭春祥懊惱的對《光明日報》說:“我沒想到太太發燒後會終身弱智,我白天要賺錢,只有晚上有空照顧她。她永遠都是安靜的呆坐在一角,見了也難過。”他說,妻子出事後,他感到六神無主,只想到一心要治好妻子的病,便四處奔走向人借錢,可是徒勞無功。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只好向阿窿借錢。“那個時候我的收入不穩定,根本沒有能力還錢。我前後共借了近1萬令吉,每個月只能還一兩百令吉,拖到現在利息滾利息,我總共還要背負大約1萬1000令吉的債務。”值錢物品已變賣鄭春祥指出,這1萬1000令吉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筆的債務,他不曉得還要用多少年攤還。大耳窿每隔幾天就會到他的家討債,讓妻子的精神飽受驚嚇。“家裡能變賣的東西他早就賣掉了,包括電視機、冰箱等,一件值錢的東西都不留。”“我沒有子女,太太的醫藥費是我唯一的經濟負擔,我從來不曾責怪太太,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無論還債多麼辛苦,我都會咬緊牙關支撐下去。”另一方面,48歲朋友賴秀婷(48歲)在得知鄭春祥的情況後,自動幫忙他照顧太太,好讓他白天放心工作,同時她也負責夫妻倆的三餐。7個月沒錢繳房租被高利貸纏身的鄭春祥,已有7個月沒繳房租了。他無奈的說,他那微薄的收入都拿去還債了,哪有多餘的錢去繳每月300令吉的房租?他非常擔心屋主隨時將他們夫妻倆趕出們。鄭春祥與妻子目前住在亞依淡甘榜比桑馬來橋,除了床和餐桌,甚麼家具都沒有。因為沒時間打掃,家裡非常凌亂,連“路過”的野貓也來和他們爭食物吃。“這房子一個月租金300令吉,房東已有7個月收不到房租了,他每次來每次都搖頭嘆氣掉頭走。”夫妻餐餐啃白麵包鄭春祥每天會準備大約50包的冰水及10包炒麵,拿到工廠附近賣,但每包冰水只賣1令吉,收入根本不多,碰到雨天更慘。他說,7月份整個月都在下雨,他幾乎沒有收入,和太太餐餐只啃白麵包。“我通常到丹絨武雅、日落洞、市區等地方賣冰水,我的冰水有紅糖、酸梅、桔寶、玉蜀黍及葡萄口味。”除了白天賣冰水,鄭春祥晚上也賣二手衣服。他指出,只要是賺錢的機會,他都不會錯過。變賣自穿衣服為了增加收入,鄭春祥不介意當拾荒者。他披露,若幸運撿到完整的衣服或電器,他就可以到跳蚤市場變賣二手貨。為了兩餐,他甚至連自己比較新的衣服也拿出來變賣。他說, 社工有建議他將太太送入老人院,以便有人全天候照顧她。可是太太卻不肯過去,寧願留在他身旁。“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病倒了,日子會過得更苦,我一天不能沒有收入。這麼多年的苦日子我都挨過來了,為了太太,我一定會撐下去的。”採訪手記送吃剩飯菜也是幫助檳城高樓四處崛起,人人在高喊發展的同時,卻忽略了生活在暗角的窮籍戶。那裡有許多人等著我們伸出援手,哪怕是一碗白飯或幾塊錢,對他們來說都是從天而降的救濟品,他們是多麼需要我們的援助與關愛。在這次訪問的過程中,我感觸良多,尤其到了鄭春祥的家之後。天氣炎熱,打開大門,迎面吹來的是一陣一陣令人難耐的熱風。整間家裡就只有房間有風扇,看了讓人心酸。窮人的家永遠都躲在角落。當你踏入他們的國土後,你會發現那裡的花朵,長得一點都不茂盛、大樹枯萎、樹葉零落,就連小草都是垂頭嘆氣。三菜一餐,對窮人來說是奢侈的。為了節省開支,有多少窮家庭白飯只配青菜,只求三餐飽暖。可是在現實生活裡,有多少家庭每天將吃不完的飯菜,毫不猶豫直接倒入垃圾桶。我家樓上曾經住了一位窮老師,每月只收學生15令吉學費。因為學生人數不多,所以他的收入很少。餐餐白飯加一粒雞蛋,不然就是快熟麵加雞蛋,這樣解決了一餐,鄰居見了也心酸。我母親每晚都會將剩菜留給老師。有人會問:把吃剩的食物給人會不會很不好?其實,窮人是不會介意吃剩菜的,因為我們吃剩的咖哩雞、甜醋豬腳、番茄醬煎魚等菜餚,對窮人來說是滿漢全席。老師一聲聲的感謝,震撼我年幼的心。很多慈善團體和組織都不曾真正走入貧窮區,使許多窮人無法受惠。窮人不識字,幾乎和外界脫節,唯有走進地獄,才能將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他們救出來。
光明日報/報導:張瑋耿‧2008.10.28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