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轉機】夫癌逝失依靠 爬行活出自己 堅強玫瑰絕處逢生


: 2020-03-21 10:03:52

(八打靈再也訊)“我的名字是羅絲·蘇萊塢·都高(Rose Sulau Tugao),但人人都叫我‘玫瑰阿姨’,因為我的手臂上有一朵花,而且我就是一朵花。”

手臂上帶花的刺青,揮灑着原住民色彩,玫瑰阿姨是砂拉越的少數民族——肯雅族(Kenyah),信奉基督教的她今年59歲,就如一般女人,花樣年華嫁給了愛情,單純寄望着下半輩子和老伴在美里度過餘生。

“玫瑰雖然美麗,但無法一生璀璨,就和我的情況一樣。”玫瑰阿姨在細心照料慈濟志工送給她的玫瑰盆栽時,不禁感嘆晚年生涯出現戲劇性的轉折。

一場失敗的手術,讓玫瑰阿姨失去行走的能力,但如今種植、家務樣樣難不倒她,甚至還成為環保志工,為社會出一份力。

對醫療失信心不敢再尋醫

玫瑰阿姨住在美里羅東(Lutong),一個主要由原住民構成的木屋區。她的住所和一般居家不同的是,所有的家具和設備都擺放在低處,好比廚房的爐灶、洗碗盆等,常人要蹲下才可以使用,但這卻恰好是適合她生活的“無障礙空間”。

根據《慈濟世界》的報導,2013年,玫瑰阿姨因為腰椎部分骨節緊密而常年腰酸背痛,尋求治療時,醫生建議動手術,將緊密的骨節分開到正常的距離。

不料,玫瑰阿姨手術後卻無法再站起來,使她對醫療的信心完全瓦解,甚至流露出一絲絲的恐懼,這也是她不敢再尋醫的原因。

慶幸的是,即使身邊沒有子女,玫瑰阿姨還有一位很愛自己的丈夫——阿江·傑尼亞(Ajang Janea)。他不惜放下所有工作,全心照顧和鼓勵臥病在床的太太。

玫瑰阿姨也重拾信心,積極努力學習行動,最終她找到了靠手掌和膝蓋來爬行的模式,活出自己的一套自理方法。

“我不想‘躺’以待斃,剛開始時,我的膝蓋非常疼痛,而且地上的沙子會割傷我的皮膚。可是現在我的膝蓋已經磨出繭,我可以一個人生活,做飯燒菜、洗衣掃地、做家務等都沒問題。”

或許愛情的力量,給人勇氣面都世界,但促使玫瑰阿姨能夠快速獨當一面,也或許是她預知這份愛即將離她而去。

月領500元福利金

縫紉種菜苦撐過活

2015年,阿江被證實患上腦癌,經過多次手術折騰後,他陷入昏迷,癱瘓不起。面對唯一的親人,即使玫瑰阿姨殘障,也沒有退路,用僅存的能力照顧老伴。

“當時我不可能工作,我們兩個人都是靠政府每月500令吉的福利金過活,但是我癱瘓的先生還需要用尿片和奶粉。我想我還有手,還可以爬,應該可以做些什麼賺點錢。”

擅長耕種縫紉

原住民擅長的耕種和縫紉手藝,是玫瑰阿姨絕處逢生的機會。她日以繼夜以手工縫紉原住民草帽和百家被;白天,她就爬到木屋前的小空地,靠自己的雙手耕種蔬菜和芋頭,並託友人代售,撐過苦日子。

她說,2016年4月,阿江的病情急轉直下,半年後離開人世。之後,玫瑰阿姨就在木屋區過着一個人的生活。

慈濟補助生活費

志工送防水褲當“戰袍”

玫瑰阿姨堅毅剛強的生活態度,生活中幾乎沒有她不能完成的事,不過外出丟垃圾及採購日常用品對她而言仍有困難,所幸得到慈濟志工的協助。

志工們每個月都帶着食材或是一些必需品到木屋區進行拜訪。志工鍾明瑂也為了保護玫瑰阿姨的膝蓋和腳踝,送了她一件量身定做的防水褲,成為她耕種時的“戰袍”。

夫逝世福利金減一半

鍾明瑂表示,2015年從報章看到“殘疾太太照顧癱瘓丈夫”的新聞,慈濟才開始接觸玫瑰阿姨。

她回憶,第一次到訪玫瑰阿姨家時,沒想到玫瑰阿姨是爬着出來迎接他們,而她旁邊就躺着瘦骨如柴的丈夫。這一幕,至今仍讓鍾明瑂留下深刻印象。

“當時真的很心酸,因為他們生活拮据,在玫瑰阿姨的臉上,可以感受到憔悴和憂愁。”

為了讓他們安心,慈濟開案補助他們生活津貼,還有病人專用奶粉與尿片等物資。

阿江逝世後,政府給予的福利金減了一半,慈濟持續補助玫瑰阿姨的生活費,志工至今仍不間斷定時拜訪和關懷玫瑰阿姨。

努力克服難關

不因殘疾埋怨生活

鍾明瑂說,“她沒有因為殘疾而埋怨生活,反而努力克服難題。一個人靠爬行種出那麼多芋頭,自己能做的,她都會自己來,從不會依賴別人。”

鍾明瑂也表示,自從玫瑰阿姨的丈夫往生後,擔心她在精神上失去寄託,於是慈濟志工嘗試帶她走出小木屋到環保站付出,讓她透過接觸不同的朋友找到精神陪伴。

為了出門做環保,她不再爬行,克服障礙撐起笨拙的助行器,從木屋區狹隘的巷弄,一步一步走到志工的車上,乘車向環保站出發。

淡然面對不幸

每當談起如何克服障礙,玫瑰阿姨談吐中總是不忘帶點風趣,試圖解除對方對自己的擔憂;每當談起不幸的過去,她總是淡然從容,彷彿在安慰對方不必為自己擔心。

“我和志工說,不要為我難過,我一定會堅強的,我也希望你們生活順遂。”

玫瑰阿姨反過來安慰志工,並感恩志工給予她的幫助。

人前表現堅強

夫墳前卸下心防哭泣

鍾明瑂和其他志工也曾特地開車帶玫瑰阿姨到基督教墳墓悼念阿江。

玫瑰阿姨說,“我已經很久沒有來看我的先生了,因為很少人願意載我來這裡。”

一看到先生的遺照,她再也掩飾不了悲傷,直接埋頭在墓碑上啜泣禱告。平日,玫瑰阿姨總是在人前表現出堅強意志與為他人着想的態度,但她卻在先生墓碑前卸下心防,串串淚水向唯一的親人傾訴這多年來,她獨自走過的甘苦。

一朵永不放棄的玫瑰

“我終於來看你了,還有我慈濟的朋友也來看你了,你不用留戀世間的苦難,我很好,你跟隨上帝到天堂吧。”

鍾明瑂表示,志工們願意繼續陪伴她,一直走下去。

“玫瑰阿姨是在地上爬行,不過我覺得她的精神,是那種一直朝向很亮麗,很陽光的方嚮往上爬的玫瑰。她非常積極、樂觀,是一朵永不放棄自己的玫瑰。”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