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怕了!新冠肺炎 】升旗山生意減半 每兩小時纜車消毒


: 2020-03-10 14:03:25

報導:李燕君

位於檳島的升旗山,是檳城地標之一,很多遊客來檳城遊玩,一定會登山打卡留念。如今新冠肺炎疫情日趨嚴重,國內確診病例也越來越多,升旗山機構為確保國內外遊客安心上山,特別引進消毒儀器,每兩小時就會為纜車大消毒一次。

升旗山首遇嚴峻挑戰

不到升旗山,不算到檳城。每年慕名而來升旗山的外國遊客很多,特別是中國遊客。不過,新冠肺炎在今年初爆發後,前來搭乘升旗山纜車的人數也銳減許多。

雖然截至目前,升旗山機構尚未統計收入,但該機構總經理拿督石禮興相信,連月來升旗山的生意額相信銳減了一半,更何況外國遊客也減少了25%。

“這是近幾年來,升旗山機構首次遇到的嚴峻挑戰,但我們有信心維持服務讓訪客安心。”

主要收入靠外國遊客

升旗山生意大多依賴國際郵輪,如今郵輪無法靠岸自然損失很大,尤其歐美遊客也因為疫情而減少,升旗山收入肯定受到很大程度影響。石禮興解釋,外國遊客的纜車票價比本地人高,收入一般多出三倍,也是該機構主要收入。

他說,如今人們過度擔心疫情,該機構也不得已取消計劃中的活動項目,包括每週活動也暫時根據需求而增減,但防疫措施也加強很多。

“由於海關已檢查遊客護照,我國不需要再次檢查上山遊客護照,也不限制特定國家遊客上山,但一定會為他們檢查體溫和要求使用消毒洗手液。若遊客體溫過高,我們會阻他們上山,並勸告他們馬上就醫。”

要上升旗山山頂逛逛,搭乘纜車是其中之一,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為加強防疫,該機構也有引進消毒儀器,以為主要設施和纜車徹底消毒。可如今國內確診病例不斷增加,該機構最近調整了消毒時間,從每天一次變更為每2小時一次。

此外,升旗山機構全體員工每天都須檢測體溫、戴口罩和使用消毒液洗手,上山訪客也受勸使用。

纜車收費全球最低

石禮興最近剛從歐洲返國,他認為檳城升旗山纜車服務費,可說是世界最低廉的收費,無論外國遊客或本地遊客,都是一項非常超值的旅遊享受。

“大家理應對本景區的安全措施信心十足,安心上山遊覽。升旗山來回程收費只是不到國外一半,而且持有大馬卡者,車票比外國人還要便宜。除此,山上居民和常上山的登山者,也有提供特定優惠車票。”

他說,最近售票處有提供一些小優惠,凡使用快速通道的本地訪客或外國遊客,可分別折扣5令吉和10令吉。

他希望本地人基於廉價車票優惠,應該多加上山遊覽,如早晨8點前可上山看日出,傍晚可上山看夕陽,都是健康的休閒活動,山上還有許多吸引遊客的景點和小吃。

他表示將與山上業者開會,以討論適當的招客主意,不過並不希望加重業者負擔,所以不刻意要求他們給遊客優惠,畢竟都是小商小生意。

本地遊客明顯減少

在升旗山山頂販賣紀念品已有2年的業者塔莎說,過去旺季,每日上山訪客有逾千人,如今最多也只有百多人。

“上山者多數是外國遊客,本地遊客明顯減少,如今大多是一家人上山的大馬人。”

她說,疫情爆發以來,今年1月至今的生意都很差,生意額下跌降50%。她寄望即將到來的學校假期,可以為升旗山帶來更多本地訪客。

盼政府援助旅遊業

經營遊客攝影服務的員工美娜說,無論外國遊客還是本地遊客,都因為疫情減少後而變得難招客,但生意還可維持下去。

她期盼政府援助旅遊領域的優惠,能夠幫助升旗山旅遊業者生意早日復甦,特別希望學校假期,可帶來更多本地遊客。

人潮多寡決定命運

與妻子在升旗山山頂經營印度海娜手繪藝術與古方草藥按摩服務的業者林甘受詢時說,他們夫婦作業26年,從沒遇過像新冠肺炎如此嚴重的經歷,生意連月來一蹶不振,令他開始傍徨家計。

“我們的生意來自上山的遊客量,遊客人潮多寡決定我們的收入和命運。”

縮減開銷渡時艱

由於不曾遇過這麼嚴峻的時艱,林甘夫婦並沒有對策和後路,他們坦言只能從開銷方面縮減和撙節。

他的日常生意,如今已從每天逾50單,跌至區區幾單,員工也從原本的8人,減至4人。

其實林甘夫婦在去年經濟不景時,已開始大促銷,如今疫情打擊,他們更注力更多促銷,包括調低至30令吉的服務費,但偶而還是不敵顧客討價還價,25令吉也照做不誤。

林甘表示他明白政府和人民需要一起應對這大考驗,而他本身也勇於面對和設想辦法來節省,但不清楚自己能撐多久,也不曉得是否能夠撐得過去。

他說,前陣子還有中國遊客,現在不但一個都沒,連歐美遊客也銳減,指望能改善情況的本地遊客也不多。

“為了照顧好家庭,我只能量入為出,走一步看一步,因為錢不可能從天上掉下來,只有祈望疫情早點平息告終。”

德士司機:收入跌70%

在升旗山山腳等候載客的德士司機邱先生說,近年經濟不景令他無法退休,被迫駕德士維持生計2年,豈知遭電召車搶灘,生意額一落千丈,還禍不單行遭新冠肺炎重挫,每日收入降幅超70%,有時幾乎歸零。

“從先前我每日可接2、3單生意,如今一天只接到1單。”

他說,生意最差一天,只能賺20令吉已苦笑。他無計可施,也無言以對,笑稱可能落得要借阿窿解困,希望政府積極抗疫,也正視電召車重挫德士業問題。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