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紀碧真‧刁嘴巧舌為廚手打分

: 09/19/2008 - 21:51
拿督紀碧真說,這世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是很會煮的,另一種人則是很會吃的,而她,很幸運也很“不幸”的,是屬於後者。“我雖然跟廚房沒什麼緣份,難得進廚房,就只曉得煎蛋和煮即食麵,但說到我這張無比挑剔的嘴巴,可真是無人能及的,同一種食物進到我嘴巴,我舌頭一動,馬上會告訴你,這是那哪買的,廚手是什麼名堂,味道的差異,我馬上給你分曉。”她說,如果這世上如果所有的人都只曉得煮,唯獨少了會吃的嘴巴,那是非常悲哀的。“沒人給你打分,分享你的創作,再會煮,又有何意義?”家庭餐越吃越上癮曾經是民政黨前全國婦女組主席,現任檳州旅遊行動委員會主席的拿督紀碧真說,退黨後,日子過得更清閒的她,政治餐是少吃了,但溫暖的家庭餐,卻是越吃越上癮了。“我有兩名跟了我8年的印尼女傭兼廚手,打從第一天入我家門,就不斷地在捉摸我那萬分挑剔的味蕾,現在,我只須每天說出一個我要的味道,沒一會,她們就會捧出我今日最想要的佳餚,甚至有時什麼也不必說,單單只觀察我今日的心情,最美麗最稱心的菜式,就會擺在我眼前。”走遍全世界、吃遍天下美食的紀碧真笑着說,對於美食,她永遠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而且非常堅持。聘女傭練一流廚藝就像當初,她請來這兩名貼心廚手,卻一個月不許她們碰廚房一樣,她說,要吃就要吃最好的,最適合紀碧真的味道,不然她不想“糟蹋”自己的嘴巴。在家裡女傭還沒找到紀碧真熟悉的味道前,整一個月,紀碧真充滿耐心地把最一流的食物給打包回家,然後慢慢地讓兩名女傭了解她要的口味,捕捉她對美食的獨有的“情意結”。有時,她還會常把她們帶出門,各處去品嘗她心目中最經典的美食,而女佣最令她感動的是,她們總會二話不說地隔天就把吃過的味道給呈獻出來,而且味道絕對是相當貼近的。用顆心品美食感動“天底下有很多的美味食物都曾令我深深感動,我很喜歡吃,也一直很用心地在吃,不把一顆心拿出來吃是不行的,再美味的東西吃下肚去,也不過是填飽肚子的食物而已,對於美食,我從不將就,吃下去的每一種食物,我都會習慣地找出它的美妙來,很認真,很嚴格的。”讓她慶幸的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家的兩名女傭很快地就開了竅,一點就通,煮出來的味道不只像極了她買回來的食物,而且常常還讓她吃出更多的驚喜來。“現在她們做的參峇蝦米,哇,味道實在是超贊,我最愛吃娘惹餐,卻也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夠味的,現我去到國外,都會習慣地拿幾瓶出門,然而會很驕傲地告訴當地人說,那可是我家獨門的秘方,呵……”最怕煮失媽媽廚藝紀碧真擅長吃,卻絕對進不了廚房,她說,她最怕煮,雖然媽媽的廚藝是公認最頂呱呱的,而且家中的姐妹也一屁股跟着媽媽團團轉,誓要把媽媽超棒的廚藝給學上,所以,廚房是女人天下,是絕對沒錯,然而,就偏偏只是紀碧真落單。她說,她不愛下廚,也根本沒時間下廚,會進到廚房去,往往就是最“落魄”的時候,但煮即食麵的時候並不多啦。“我老公蠻會煮,這是我比較幸運的地方,但我也有貢獻啦,飯後洗碗囉。”雖然她吃遍世界各美食,但她說,還是覺得檳城的美食最好,就算是日本餐或是西餐,她也覺得這裡的口感最合她意,只因改良過的口味,總覺得更貼近我,感覺到味就是了。“我們一家人的口感各異,老公他是絕對的西式,我則較‘道地’,孩子們就鍾愛意大利麵,而很幸運地,因為擁有很有默契很貼心的廚手,我們可以很快樂和融洽地享用我們最幸福的每一餐。”在餐桌上享受天倫樂時,紀碧真不改她一貫風趣爽朗的作風,吃飯時,總愛和孩子們分享冷笑話,把孩子逗得笑聲連連。後記檳城美食的最佳廣告紀碧真談吃,很自然大家都會想到她圓潤潤的身形,而率直的她對於自己身材,可一點忌諱也沒有,而且還大聲打哈哈的說:“我這身材,可是最佳廣告耶!”她說,有時到國外出差,不必大費周章地大力推荐檳州美食,她只要一站上台,搖一搖身子,台下的人馬上恍然大悟地大笑,接著並落力地給予掌聲,讓她樂開了懷。“我只能說,能吃是福,想吃就盡情地去吃,是我向來的堅持,但吃得健康,吃得平衡,也是我對美味追求的原則,尤其是到了某個階段,你會更強烈地意識到,只怕是食物擺到你眼前來,想吃也吃不了,那才是人生最大的痛苦。”
光明日報/名人開餐‧報導:林春蓮‧2008.09.1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