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治療 中醫調理 中西醫結合 未來大健康趨勢


: 2020-02-21 10:02:54

(吉隆坡訊)在中西醫結合治療上亦如此,如果中醫可以幫助患者調理好體質,而較為急性的症狀則交由西醫接手,當兩者可以互輔之下,受益就是患者,因此中西醫互補是有必要的,讓雙方發揮其不同作用,而擺在眼前的第一道坎就是雙方必須互相了解,而這應該是從醫學教育體制的課程開始。

中醫(腫瘤科)林仁吉醫生(Lim Ren Jye)指出,2019年5月28日對於中醫而言是個不平凡的日子,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大會上通過《國際疾病分類第11次修訂本》(ICD-11),首次將中醫藥納入全球主流醫學綱要,說明了中醫的重要性已獲得認可,而中西醫結合治療將是日後醫學界的方向之一。

誤解破壞中西醫結合

“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以及梅奧診所(Mayo Clinic)被公認為全美前三名專科醫院,更是研究癌症治療的翹楚。”

“多年來,中醫的針灸技術及中草藥等已被廣泛運用在這3所中心的研究及實體治療上,肯定了中醫在結合西醫治療上的努力及療效。”

他提及,在大馬,由於醫療體係以西醫為主,中西醫結合治療尚未普及化,但隨着越來越多成功案例出現,比如在國家癌症中心的傳統與輔助醫學部門與西醫治療互相配合,從而讓患者獲得最大療效,因此日後中西醫結合治療疑難雜症指日可待。

“多年來,我以西醫及中醫身分來行醫,發現大馬的患者分為3類型,第一是西醫擁躉,除西醫之外,其餘謝絕;第二則是中醫鐵粉,絕不吃西藥;最後一類就是在面對重大疾病或疑難雜症如中風、不孕不育或癌症等,一開始患者是願意接受西醫治療,但在一段時間後病情沒有大突破,他們就轉向中醫或所謂的傳統醫學求助,期望有奇蹟出現,至於最終奇蹟是否有出現就因人而異。”

他說,其實第三種患者的求醫心態在另一方面就折射出大馬目前醫療所面對的挑戰,當某些西醫申訴中醫沒有科學根據,某些中醫師亦對西醫持不認同意見,歸根究底是彼此之間缺乏認知所造成的誤解,而這誤解卻是患者無法獲得中西醫結合治療的“破壞王”,倘若中西醫之間可以多一份理解及多一份認識,不僅可造福人群,更能提升人類的醫療水平。

新中醫教育體系 納入40%西醫基礎課

林仁吉說,這些年中國和馬來西亞的中醫教育體系不斷改善,並加入約40%的西醫基礎課程,比如生化學、病理學、解剖學或西醫診斷課程等,因此新一代的中醫師對西醫並不陌生,也具備一定的認知,儘管受限於法令而無法在行醫時為患者安排驗血、磁力共振造影(MRI)、超聲波及X光攝影等西醫影像診斷,但無阻他們分析報告,只因為在他們的5年本科中,西醫診斷是必修課之一。

“可是對於西醫醫學係而言,對中醫的認識卻是少之又少,只因為在本地的醫學系課程中,傳統與輔助醫學僅佔1%,還是選修課,一些已執業多年的醫生對中醫的認知還停留在藥材店抓藥的郎中印象,絲毫沒想過新一代中醫早已是現代化、規範化及標準化。”

他指出,在傳統的望聞問切上,新一代中醫已能翻閱患者的X光片或MRI報告,結合現代西醫發現來辨證論治,因此可以這麼說,在中西醫之間的認知上,中醫相對跨前一步,而西醫的固步自封反而局限了醫學向前邁進的努力。

“以國家癌症中心傳統與輔助醫學部門為例,多年來接待來自不同醫學系學生到訪了解中醫,尤其是中草藥及針灸的運用,最為常見的有牙醫系、護理系、物理治療系、藥劑系或中醫係等,反之純醫學系卻幾乎沒有,這是叫人感到沮喪不已的事,倘若這些準醫生也不願去多了解中醫或其他傳統與輔助醫學,那日後想要中西醫結合治療則難上加難。”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如今在國家癌症中心傳統與輔助醫學部門已開始與腫瘤科醫生緊密合作,一旦患者出現治療副作用,或是生活質量較差,如噁心嘔吐、貧血、四肢末梢病變或失眠等,中醫即會介入,而這一切都是有科研數據來支持。不得不說,以數據來說話也是新一代中醫必須加強的一環。”

科研執業指南標準化 中醫統一病症稱呼

林仁吉提到,以前曾有患者申訴說在諮詢中醫師時,對方說了很多術語,結果滿頭霧水只會乖乖跟從,但如今新一代中醫早已撇除這套方式,改用患者可以理解的詞彙來形容病情,這就是中醫專業及規範化後帶來的好處。

“當世衛通過《國際疾病分類第11次修訂本》(ICD-11),把中醫納入主流醫學後,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中醫對病症的稱呼統一化,世衛認可中醫的貢獻之餘,也等於中醫科研與執業指南必須標準化。”

他說,目前衛生部已為本地政府傳統與輔助醫學部門擬定一套臨床執業指南(CPG),包括針灸指南或中草藥運用指南等,這與以往各家各派不同方式有很大不同,中醫可依循執業指南來看診,因此患者在諮詢時也無須感到困惑。

“另一方面,往常我與外國醫生談及中西醫結合治療他們都很有興趣,因為這類醫者不否定其他醫學的存在,他們認為研究世界裡沒有對或錯,既然你提出了這樣的假設,那就應該繼續向前行來證明你的假設是正確的,而這一思維模式還需在本地西醫圈子加以推廣。”

藥材泡洗法 緩解周邊神經病變

林仁吉表示,當一名腫瘤患者在化療時口服某些藥物後,有可能會出現四肢末梢麻木症狀,即周邊神經病變(chemotherapy 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儘管可用上西藥如加巴噴丁(gabapentin)或普瑞巴林(pregabalin)等治療神經性疼痛藥物,但有者疼痛依然。

“不僅如此,當四肢末梢出現麻木後會進一步潰瘍,以致無法進行下一步治療,而一些患者在復原後,麻木感覺依然在,嚴重影響他們日常生活作息,就連扣衣服鈕扣或拿起一枚小小硬幣也做不到。”

他根據患者形容,此時雙手好比戴上厚厚的手套,沒有絲毫感覺,而雙腳踩在地面也沒有感覺,因為就像套上一個厚厚的鞋套,就因為沒有感覺,患者容易跌傷,這與糖尿病患出現周邊神經病變沒差,若出現傷口感染後沒有妥善處理,嚴重的話可能要截肢。

“2017年上海的胸科醫院曾發表一篇論文,當惡性腫瘤患者在進行化療時出現上述症狀,他們以針灸與電針來處理問題,研究發現其療效令人滿意。此外,國家癌症中心也嘗試開展為患者用藥材泡洗法來處理出現周邊神經病變的研究,這讓患者在治療上有了另一個選擇。”

針灸電針 改善化療嘔吐

林仁吉解釋,噁心嘔吐也是化療常見的症狀之一,目前西醫亦有止嘔藥,而且對於一般噁心嘔吐相當有效,可是對於化療後或是心理所引起的噁心嘔吐,這類止嘔藥也無法發揮功效。早前在國家癌症中心曾進行一項相關研究,通過針灸和電針在足三里及內關穴位上下針,能把急性惡性嘔吐症狀大大減低。

“當時醫護人員用了一周來跟進患者針灸後的狀況,包括詢問他每天有多少次嘔吐,或者其他細節等,直到有一天患者竟然告知‘我忘了要吃止嘔藥’,當時醫護人員都感到非常振奮。其實每一名接受化療後的患者都獲分配一定數量的止嘔藥,因為噁心嘔吐是常見的症狀,但接受針灸後的患者沒有噁心嘔吐感覺,當然就不必吃藥了。”

“根據中醫理論,內關是心包經穴位,至於足三里則與調理脾胃有關,現代醫學研究證實針灸刺激足三里穴可增強腸胃蠕動,因此針灸可發揮止嘔效果,不過須由受過正規培訓的中醫師,而不是隨意自行扎針。”

治療期間看中醫 西醫揪心患者不相告

林仁吉表示,西醫在治療腫瘤患者最常面對一個情況,那就是患者悄悄不來了,原因是他們在接受治療期間暗地裡也接受其他治療,比如中醫、土方甚至是吃某些保健品等,而這也是西醫最為揪心的事,因為往往就是患者不願坦誠相告,結果兩者互相排斥而影響了療效,也因此當中醫介入治療時,醫生會對此感到驚恐。

“第一原因是他們擔心患者在選擇接受中醫治療後,中醫師沒有及時發現復發轉移或病情惡化,以致延誤黃金救治時間;第二則是因為西醫對中醫介入治療究竟在做什麼一概不知,擔心服食藥物中含有來歷不明的成分,因此對於中醫介入治療有排斥之感。”

“而擔心患者在服用中草藥後會影響肝腎功能亦是西醫常顧慮的另一要點,因此當他們知道中醫介入治療後,後者會持續跟進就相對放心。”

他表示,其實化療期間出現的骨髓抑制、噁心嘔吐、四肢麻痺以及關節疼痛等症狀,中醫早已有相關對策,包括口服中藥與針灸方式來應付,更為重要的是,每一個切入點都有相關數據支持,若是西醫願意放下身段去了解,相信可以對患者的治療有極大幫助。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