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中國生自由出入宿舍 隔離如虛設


: 2020-02-16 17:02:33

(吉隆坡16日訊)隨著馬大新青年指責馬大校方規定從中國返回的學生必須在硬體設施不滿足隔離條件的第十宿舍隔離,讓第十宿舍不像隔離所,反而更像是集中營,加上防疫設施不足、隔離程序錯漏百出罔顧其他學生安危,馬華公民社會運動局主任吳健南為此而於昨日在馬大學生會署理主席葉文清陪同下實地到訪該宿舍了解實際情況。

吳健南也是馬大校友;他於今日在其臉書粉絲專頁發文,指他到訪馬大隔離中心親眼目睹被隔離中國留學生自由進出逛街亂象:他把問題主因歸咎於教育部辦事不力和聯邦政府優柔寡斷入境限制。

他非常震驚大學宿舍雖被作為防範2019新冠病毒的隔離中心,但正如馬大新青年早前所揭發的,的確門戶大開讓該些被隔離的中國留學生乃至外人行動自如。

他在貼文中說,當他們在該宿舍入口處跟一些本地學生獲取回饋時,剛巧就親眼目睹到數名戴著口罩中國留學生,竟然大搖大擺從外頭乘車回來,還拎著大包小包疑似逛街購物戰利品,緩緩走入有關宿舍。

目睹中國生自由進出

“站在大門口站崗的警員竟然完全無動於衷,包括讓許多沒有佩戴任何學生證件或口罩者自由進出有關隔離中心。”因此,馬華公民社會運動局呼籲教育部盡速介入調查,並指示馬大校方重新檢討和改善這項錯漏百出和不符規格的隔離程序,尤其確認該宿舍地點和結構是否適合作為隔離中心用途。

吳健南要求衛生部給予馬大充分支援,調派真正具有專業資格醫護人員執行有關隔離工作並作出嚴格監督,而非繼續草菅人命要求完全沒有相關專業能力本地學生或該宿舍執委代勞,進而讓他們暴露於巨大受傳染風險中。

隔離程序下放校方處理   教部被抨防疫不力

吳健南說,根據馬大校方早前所公布的隔離中國留學生通告和程序詳情,有提到所有過去14天內從中國入境馬來西亞移民局關卡的學生,將獲得由衛生部所發出的健康警報卡(Health Alert Card)。

他要求教育部確認除了馬大以外,是否就讀其它所有本地國立和私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也必須接受類似隔離政策。此外,他也抨擊教育部至今在防範這項國際疫情方面辦事不力和後知後覺,竟然把類似重大的隔離中國留學生程序完全下放給各大學校方自行處理,而沒有制定基本的標準作業指南和給予充分資源。

他說,既然衛生部長祖基菲里阿末一再堅稱無需擴大我國對中國旅客入境限制,並只限現有23個涉及封城的中國城市,因此,他要對方回應為何如今又允許馬大自行和變相擴大有關入境限制,要求所有中國留學生包括來自封城以外區域也一律被隔離。

他認為,追根究底該風波的產生,主要源自於聯邦政府針對局部中國區域所制定的入境限制政策過於優柔寡斷和令人混淆,導致許多國人包括馬大校方和學生感到不安和缺乏信心,所以才向所有中國留學生落實額外隔離程序。

“這也跟我早前獲得部分電召車司機和旅游業者回饋,指現時不懂能否拒載或拒絕接待所有來自中國旅客的憂慮如出一轍。”

為了盡速停止類似聯邦政府入境政策跟東馬政府和本地國立大學不同調甚至出現矛盾亂象,馬華公民社會運動局呼籲以副首相旺阿茲莎為首的國家天災委員會,盡速撫順民意和果斷統一政策,一律向中國所有省份和城市採取劃一入境限制政策和條件,以免進一步擾亂民心包括引起國內各大專學生的恐慌,進而影響他們的學習環境和進度。

14志願者負責登記流動學生

馬來亞大學敦阿末再迪宿舍行動委員會主席莫哈末艾曼說,該宿舍目前有14名志願者負責處理“流動學生”(mobility students)的登記。

他在臉書發文說,校長於2月3日晚上告訴他們第十宿舍將會成為中國籍留學生(研究生、大學本科生和流動學生)的隔離中心。

他說,處理中國留學生登記的志願者,在新冠肺炎病毒爆發至今都不曾接受過任何正規的培訓,相關事務理應由馬大學生事務處處理。

他表示,他們如今所負責的工作已不是之前最初的範疇,包括創建有編號系統的健康檢查、在健康檢驗室內管理學生、分發食物及創建通行證以留意學生的動向。

“志願者還得打印出學生健康診所要求的表格副本,同時還要處理學生的投訴。”

《星報》報道,博特拉大學的學生隔離事工作由該校的健康中心負責。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