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煙花


: 2020-02-14 10:02:05

在那段為申請ISO的備戰期間,文生梁只在初期為我們這班慒盛盛的ISO白癡設下工作策劃,餘下的就由外聘的導師指點迷津,然後他便抽身而出,滿懷鬥志繼續為RM打拚去了。

獲得微軟工程師文憑的文生梁是我們以及RM公司整個集團的資訊經理。此時RM已完全控制本來屬於其伯父的新加坡C公司的管理權,得以在裕廊工業區佔下一塊寶貴的工業地後大展拳腳,並且將整個貨倉和物流系統電腦化,好讓C公司和S公司在東西馬來半島的操作連線,所採取的是當年最先進的SAP ERP軟件。

但好學又靈敏的文生梁,也有遇到難以解決問題的時候。我偶爾會聽到RM的一些申訴:“新加坡嗰邊嘅system唔係幾stable。”他說的是新建設的電腦系統常出狀況,所以作為資訊經理的文生梁不得不來回奔波。

雖然早已物非人亦非,我仍然清晰記得RM在我面前重複文生梁曾對他許下的豪情壯語:“Do or die!”(不成功便成仁)。

當時他很得意地微笑着對我說:“See, this is the quality of my staff!”(看,這就是我的員工質素)。

但如此高效率視工作大過天的好員工,RM全都留不住。更確實的說法,是他想方設法逼他們自動辭職。為何要出此下策,OL我以慣常的小眉小眼之心估量,可能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他對該手下已有所不滿,逼着他吃不了兜着走便可省下大筆解僱賠償金;其二便是RM自己本人壽星公嫌命長,他不想繼續活下去了。

第一次聽到RM竟然憧憬sudden death(突然死亡)是他年約卅歲時。那一天,我正為一架剛剛失事的飛機而在唏噓,並對站在我桌前的RM說:“又有飛機失事嘞,你成日咁飛嚟飛去,遇到氣流時會不會驚㗎?”

為求自保不得不走

他一派輕鬆地微笑:“死於空難是最好的死亡方式。我恨不得可以那樣死去。”

“為什麼?”我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望着他,看到他雖然帶笑,但態度卻很認真,不似在開玩笑。

“因為一眨眼便沒有了,也不會知道痛,這不是最好的死亡方式嗎?”

聽到這樣匪夷所思的“最佳方式死亡”,我還是不能相信一名足以顛倒眾生的高富帥男神,生平的最大願望竟然是變成一束煙花。

他的命到底有什麼不好?如果連這樣錦衣玉食的生活都不想過的話,自七八歲起便半工半讀的OL更不該苟延殘喘了。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RM肯定有過什麼傷心事吧?但他從來都不說,然後他就逐漸成魔,讓身邊的每一個人都不好過,以至最終到了趕盡殺絕的地步。

那名“不成功便成仁”的文生梁,便是為求自保不得不走的人才。那兩年,只看到他每次都來去匆匆,據知是每個月都飛去墨爾本,逗留兩三個星期後,接着又飛去新加坡,一個月沒有多少天在家。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關鍵字: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