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女子公寓


: 2020-02-13 10:02:14

在臨回港工作的前一日,大斗那幫高中閨蜜,是好是歹,大家像用到盡的牙膏那樣(時間太短要走訪的親人太多——大概沒多少家像咱們那樣不按情理的吧),總算努力在時間表擠出半個下午,湊齊出來吹水打屁了。

諷刺的是,其中兩個是要趕回美國開工的。哈,這自然刺到其他人,所以動不動打從牙縫裡酸出一句:“當然啦你們這些賺美刀的。”哎,這完全是只見賊吃肉不見賊挨打,等繳稅才知被那把稅務美刀追砍得血流成河,特別是尚無家累可抵扣減免的單身族——也只能啞子吃黃連了否則人家更以為你在曬命。(大斗才說了,他們辦公室有個一貫花錢是洗手不抹手模式的小哥,稅月無情剛剛才跟老闆商量借錢繳稅應急呢。)

大概那日瘋得猶覺未盡意(已有家室老公的都要“被回家”),大斗遂私底下了決心,非要爭取年中回美一趟出差不可;而且,打算先飛西岸再跟她們再續前瘋一輪才辦正事。(難得那兩個姊妹都集中在三藩市的灣區工作,一石二鳥的天作之美。)

鬧騰得餐館侍者都擺臭臉

要知道咱家向來是女子公寓,大斗一踏進屋子,自然迫不及待一五一十要跟老娘updated下。然後,她提起當年一個在馬大唸數學碩士班、到他們學校當臨教、歌唱很有張信哲feel的全班女生暗戀對象的人物,如今移民做了島國人還是4個孩子的爸了……“你不記得咩,XX聽他的歌感動得流淚這事……”這是在考老娘的失智指數麼?

總而言之,她們鬧騰得餐館的侍者都擺臭臉趕客了。

然後,其中一個在孕期吃盡苦頭的說:“買房子一定要靠近娘家!”蛤,為啥?“可以跟自己的媽媽發爛渣呀,難不成你敢跟婆婆訴苦咩!”眾女聽得突然淚如泉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關鍵字: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