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轉機】完成超馬100公里 腦麻選手曾志龍 跑出燦爛人生路


: 2020-02-08 10:02:53

(八打靈再也訊)曾志龍(35歲)是一名超級馬拉松選手。

超級馬拉松考驗選手體力與耐力的極限,對健全選手而言已不容易,更何況是患有腦性麻痺的曾志龍。

“志龍加油!加油!加油!”在一陣打氣和歡呼聲中,曾志龍披着國旗跨過了終點線。受訪時,他剛從台灣返馬,這趟台灣行對他意義重大,因為他在“2019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中突破了個人紀錄,首次在24小時內完成了100.906公里。

在國際賽上一般選手可以跑出超過200公里的佳績,但曾志龍沒有多加理會,他用他的速度,跑出屬於自己的路。

腦性麻痺患者從小就必須與肢體障礙共存,包括肌肉協調性差、肌肉僵直、吞吐及說話困難,曾志龍說他3歲就意識到自己不同於一般人。

跑步初期常跌倒受傷

“其實我3歲開始就知道了,小時候我媽媽、外婆都不讓我跟表兄弟玩在一起,因為我很容易受傷,一受傷可能要好幾個星期才會恢復。小時候很無聊,不能去玩耍,乖乖從早到晚坐在一張凳子上。”

即使從小就喜歡運動,但無奈大家都害怕曾志龍受傷,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打籃球、踢足球,於是他開始了一個人也能完成的運動——跑步。

2004年,那時還在南方大學學院唸書的他,每天傍晚都會看到年過半百的長輩在校園內跑步,讓他有了想要接觸跑步的念頭。可是一開始並不順利,他說,因為協調性不好,幾乎每個月都會跌倒受傷。

“因為那時的我走路不太方便,跑起來真的很慢。有些同學會笑我,可是這班老前輩每次超越我的時候,會給我加油、鼓勵。”

長輩告訴曾志龍,跑步不是跑給別人看的,還教他一些跑步的技巧和方式。

在校跑步被取笑 花數年控制步伐

從搖晃不安到可以控制自己的步伐,花了曾志龍好幾年的時間。這時候,人們開始鼓勵他參加5公里或7公里的短距離路跑,他原先很抗拒,心想“在學校跑步都被人笑,何況跟一般大眾一起跑”。

不過,他還是給了自己嘗試的機會,每次路跑也都成功跑完,這為曾志龍帶來了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後來他陸續參加了21公里半馬賽和42公里全馬賽。

曾志龍的跑步節奏比一般人慢,他說,42公里的全馬一般人大約5小時就能跑完,他用了8小時45分鐘。2012年是個重要的一年,那年是他首次參加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

邊跑邊胃抽筋

“那時候很大的心理壓力。在還沒出國前,在馬來西亞很多人會懷疑我,為什麼我能夠去跑全亞洲數一數二的國際賽事。”

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已舉辦了20年,是台灣最早出現的超級馬拉鬆比賽,也是世界上唯二的金牌賽事。

曾志龍說,如果排名沒有在亞洲前100名,通常是跑不進這項國際賽。但在實踐家文教基金會的引薦下,主辦單位邀請了曾志龍前往台灣參賽。

當然,那一次他也順利完成了比賽,並以74公里成績寫下舉世腦性麻痺患者完成24小時超級馬拉鬆的第一人。

兩年前,他給自己訂下要突破100公里大關的目標,雖然在廈門超馬跑出了91公里的佳績,不過同年的東吳超馬他卻只跑出了60公里的成績。

去年休息了一年,重新出發,更是沒料到自己可以在2019年結束前破了100公里的紀錄,而要換來這100公里一點也不容易。

他回憶說,“這次比賽,我也很意外能夠突破,前面8小時我都處在胃抽筋的狀態,邊跑胃一邊抽筋,所以前面8小時成績也比往年差,到了傍晚才慢慢趕上。”最後在後勤團隊“激將法”的支持下,他緩緩跑向了終點。

“原本想放棄的,因為太辛苦了。第一次出現胃抽筋的狀況,自己也很掙扎。”

自律不靠父母

演講鼓勵障者

即使身體有缺陷,但曾志龍卻告訴自己不能成為家裡的負擔,於是他決定通過演講,鼓勵更多身障者走出來。

曾經被人潑了冷水說,“我不像你志龍這樣不要臉出來分享”,但他並沒有因為人們的冷言冷語而退縮。

“我認為這不是你要不要臉,因為今天你無法走出來,你的臉皮有多好都沒用,你願意走出來,將來至少可以自己去創造。

要成為社會資源一分子

“今天如果你在意別人看你,你就不吃不喝,這樣就沒有人發現。但我還要生活,我要吃要喝,旁邊的人怎樣看我是他們的事,不是我的事,至少我能自律,不用靠我父母。

“我常說我是幸運的,一出來就有很多朋友,很多善心人士願意協助我,一步一腳印走到今天。包括贊助商的支持,不然我也不能出國比賽。”

他也說,面對身障者,家長越保護孩子,往往是對他們最大的傷害。不如嘗試給他們出來,給他們碰釘子,讓他們學習如何跟社會接軌,而不是躲在家裡,等着別人救濟。

“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到成為社會資源的一部分,而不是拖累社會或者家庭的一分子。”

校長邀回母校演講獲肯定

曾志龍說,他19歲開始演講,第一場演講是回到母校,對象是一群即將要面對評估考試的小六生。

他說,那時候中學畢業找不到工作,被小學校長撞見,邀請他回校分享。不過曾志龍後來被校長開出的報酬吸引,校長答應只要他演講30分鐘,就會給他500令吉。

“我心想,我連講話都不敢,還叫我站在前面。那時候我也忘記我講什麼,但講完過後感覺很好,有很多小朋友給你鼓勵和肯定。很多時候,我們會認為自己做不到某件事,是因為還沒有開始踏出第一步。當我們願意去做的時候,要抱着不要看結果的態度,很多人還沒付出就問結果。”

盼跑進東京奧運

2017年報章曾採訪過他,那時他透露,希望自己有機會跑進2020東京奧運,眼看奧運將至,不知道他是否實現這個目標了?

他坦言,東京奧運必須在2017年做最後申報,不過,他那年的成績不亮眼,政府也沒有提供任何協助。

原以為這個夢想注定落空,但他遇到日本代表隊隊長,對方決定幫助他向奧委會提出申請,讓他的圓夢之旅出現了一絲希望。

他表示,2020年2月將會收到日本奧委會最後的答复。腦性麻痺患者的身體功能可能會隨着年齡增長而惡化,不過,曾志龍卻說他的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連主治醫生都無法解釋。

他告訴記者,“過去十幾年我改變很大,如果你在10年前問我,有可能你滿腦問號,不懂我在說什麼。”

採訪過程中,曾志龍不斷提到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鼓勵更多身障者踏出家門,走入社會。

盼政府協助殘障運動員

曾志龍透露,今年10月他將在馬來西亞舉辦第一場“志龍杯”國際殘障6小時超馬賽。另外,他也希望政府能正視我國一群努力付出的殘障運動員,並給予更多協助。

顫抖寫下給讀者的話

他透露,參加國際賽事都需要政府單位發出的國家代表證明文件,但他卻一直申請不到,甚至表示福利部和體育部相互推讓,沒有單位願意負責。

採訪結束後,我們請曾志龍寫下一句他想對讀者說的話。因為手指和手掌的不受控,他的一筆一畫,在外人看來非常吃力。

曾志龍顫抖地在白紙上寫下了這14個字:“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想做的事。”寫完後他還笑着說,這是他2019年寫過最多字的一天。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