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家常靜好


: 2020-02-07 11:02:20

明天就是元宵節,新年那個“新”字可以下畫了,總歸要納入家常生活了唄。

這個年,欸,該怎麼說呢?興許可小釋了口氣了吧大家?先不說關鍵時刻爆發出的武漢肺炎危機,把這個年氛搞得特低迷。實際上,咱們在這小區住了快10年了,往年年關未至,社區這裡那裡都開始有孩子在玩煙花什麼的,多多少少醞釀起那種氛圍。

邪了門的,今年出奇靜蠅蠅到,連最關鍵兩大重要過年事項,迎財神和初八晚拜天公時刻,竟也只依樣畫葫蘆似的,稀稀落落響了幾聲爆竹,呃,就算完事了。

不過,說開來,這正月年節上,其實正是歐美剛度完“紅毛年”回來開工忙到飛起時刻。俺家那個小斗是沒話好說,可那個儘管置身在亞洲,畢竟依然是吃歐美茶飯的大斗,也不得不把工作帶在身上,依照歐美時間連線工作。

人回來心仍留在北美公務

話說,一日大斗跟一個在瑞士的投資者聊完公事,順便提了下此刻她人在馬來西亞過年這樣。哈,不意對方一聽,竟然說——她也是馬來西亞人,檳城人也!

路人說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這總的來說,畢竟有貶義暗房裡存放着的“跳船厲害”的案底存檔。可是,咱馬來西亞人(╮(╯▽╰)╭),沒海水的地方亦能找到不出奇,犀利的是——大斗說,曾跟她接觸了整年長,由於她說的英語略帶着法語口音,加上是老外姓氏(應該是結婚冠上夫姓),從來沒想過她會是亞洲人乃至馬來西亞人——都在吃腦的高職位子上的……

當然,這一切自非天掉下來的,大斗專程回來為見她那高中閨蜜,人是回來了可心仍留在北美的公務上。明明拿了假期,卻還天天日夜不懈為公司賣命,居然等到散band那天,才勉強擠出來見上一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關鍵字: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