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渾水


: 2020-02-07 10:02:29

九十年代伊始的RM尚未安定下來,每天總是遲到早退,即使留在公司也是晃來晃去不安於室。他那一兩年最大的“成就”,不外是與一家位於澳洲的大客戶對着幹,如果以最終撕破臉一拍兩散之事也算是成就的話。

奇的是,連老爺子也是偏幫兒子,不惜去掉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重要海外市場。不錯,該澳洲客戶確是財大氣粗,仗着自己是大客,找出各種壓價和要求折扣的藉口,簡直是在欺負咱們這種家庭式的中小型公司。

看到劉偉才的ISO宏願在自己的老父雷霆下被迫提早下課,他也毫不關心,只淡漠地對我說:“他太不懂事了,那班人怎會坐下來聽他giving orders(發指示)?”

不過,RM也對那群老樹盤根的老臣毫無好感,尤其是那名人稱“老大”的總工程師趙柏年。趙不錯是老爺子倚重之人,但RM與他並無什麼交集的機會,也不知樑子因何而起。

由於那年的ISO以失敗告終並不影響到RM,所以他也一副闊佬懶理的樣子置身度外。

然而他在10年後因自己S公司的美國客戶要求,不得不順從趨勢,在勞師動眾取得品管認證後,便意氣風發地向對ISO“只識得條鐵”的OL炫耀一番。

兩年後,M公司的自己幾家跨國客戶也要求ISO認證,在情勢比人強之下,老爺子也不得不下令全體員工要準備為申請認證而參加培訓。

那可要從外面徵聘專才,心目中的首要人選也有了。因我知道離開公司後的小青年劉偉才,在多年前自設公司當起老闆,此時已成為市場灸手可熱的ISO導師。

已是人生大贏家

既然老爺子有令要申請認證,我便嘗試聯絡這名同是檳城同鄉的ISO guru(大師),問他是否有興趣接受諮詢委任,因為他曾在公司工作過,對我們的整個生產和品管系統有一定的瞭解,必可達成事半功倍之效。

他來見我時,只見他已成為穩重幹練的卅來歲企業家,不再是那名滿腹怨憤壯志難酬的憤青,而且是有妻有兒的好男人。人生的大贏家,大概也不外如此。

在更後來,他還成為某政黨的龍頭老大。對此,當年作主頒發獎學金給他的OL,只有一句從未對他說過的話:“好好的一個人,何必去蹚那潭人皆避之的渾水。”

但他最終還是未能受委,因為RM要M公司聘請同一家他自己S公司曾聘用的培訓公司。我其實已經感覺到他不喜歡劉偉才,但不知原因為何。我們對某個人的喜歡與否都是憑直覺,而且直覺一般都很準確。可能當年的RM,單憑直覺已經知道劉偉才日後會與一大班政壇巨鱷在渾水中共浮沉(swim or die together)吧。

來到自2002年底便開始的那場申請ISO備戰,OL的部門雖不屬品管認證範圍,卻也一樣忙得人仰馬翻,因為部門中人紛紛都要去當各組別的檢證組長或組員。而身為人事部檢證組長的OL,因連發31則違例狀給該部門經理漢堡包,本已心存芥蒂的他,從此更將我視作勢不兩立的世仇。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關鍵字: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