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除夕笑梗


: 2020-02-06 10:02:34

出來晨走,遇到幾個同樣運動不懈的晨友,自然邊走邊哈拉,突留意到我手臂那塊大新燙疤,遂調侃說:“煮什麼大餐搞到傷成這樣呀!”哈,她這句真夠力,正好戳中我那三腳貓功夫的硬傷。

於是,說着說着,順便再添個新年笑話讓她們更開心下。

話說,除夕夜大斗突想吃滑蛋河和福建麵作宵夜。呃,也難怪她心思思那些重口味的,咱們在午間就吃過了團圓飯,而且她吃得特清淡,就專注在蒸魚和鮑魚加一些素菜,其他的肉類也沒見她沾筷。

問題是,大年過節的,餐館沒預訂是想都別想進去卡位子了。況且,那幾塊錢一個價位的大炒,開口下單等着被人打臉?嘿,還虧老娘跟得街坊吃家多,想起小區裡,有家由印度大廚掌鑊的海鮮樓,及他的老婆是砂拉越友族——肯定有開。再說,在過大年夜吃團圓飯的華人是不會去幫襯的(沒冷氣不夠體面嘛)。(這要聲明下,人家大廚雖是印裔,可鄰里一致公認,他是那兒一排幾家大炒餐館中煮得最地道好吃的一家囉。)

死不要臉欲蓋彌彰打哈哈

不過,更大的問題是:怎樣去可完全考倒老娘俺了——要去到那兒我才認得出是哪家。幸好阿斗她爹抓得準我描述的蛛絲馬跡,儘管一時“好像這裡轉”,一時“好像那裡轉”,也虧這小區並不那麼大,兜兜轉轉,總算沒辜負宵夜人的期望……

一眼望去,餐館裡高朋滿座,顧客不是印度友族就是非洲人。大斗隨我下車去打包,見幾個捧餐的印尼女工給客人上的菜,大致都不失海鮮樓菜餚標準。

印尼妹遞給我兩包麵時,用不鹹不淡的發音說了句:“恭喜發財!”大除夕晚的讓家人吃這個也太丟人了吧老娘俺……“Bukan Cina啦……”死不要臉欲蓋彌彰的打哈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關鍵字: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