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部長攀籬折射執政不力


: 2020-02-04 11:02:46

上星期五,柔佛州發生了一件在我國可說是史無前例、必被載入史冊之中的荒唐事情。

土團黨籍的青年及體育部長賽沙迪,在柔佛出席土團黨的活動時,竟遭遇約200不知名流氓的包圍、叫囂和推撞,在無法可施的情況下只得匆忙腰斬活動,並狼狽地通過攀爬籬笆來逃離混亂的現場。

更甚且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這位內閣最年輕的部長竟要如猴子一般攀籬逃離現場外,一同上演這荒唐戲碼的竟還有一位主人家、在地的柔州優景鎮州議員瑪茲蘭及一位馬六甲州行政議員莫哈末拉菲克。

如此多位高權重的高官和人民代議士竟被惡勢力逼迫並落得狼狽逃竄的下場,絕對是開我國獨立六十幾年以來所未有之奇觀,令人感到極度的震驚。

如此的荒唐事件發生之後,因應希盟執政不力、民心支持度低落背景下,網絡上四處可見一片嘲笑及譏諷之聲,多數人竟對這些高官的狼狽不給予任何同情或同理之心,甚至還落井下石地笑言賽沙迪等人是咎由自取、活該至極,由此也側面印證了民心向背,人民對當朝政府的怨恨有多深。

回望509第14屆大選前後賽沙迪“國民老公”、如偶像一般四處受人追捧的明星形象,到如今明明是遭遇流氓不合理、不合法的欺負惡待,卻換來了人們的幸災樂禍,實在是令人感到不勝唏噓。

這起事件除了早已人盡皆知的希盟民心低落這點之外,更完全暴露出了希盟變天後執政不力的癥結。試想想,在變天前何曾能夠想像,遑論出現堂堂政府高官竟會被這些法外之徒如此逼迫、叫囂和攻擊,甚至還需狼狽逃避的情況?

更甚的是,難不成部長、行政議員的安全,在我國竟是如此兒戲的嗎?就連有警方派出保鏢保護的部長,都能僅僅因為是意見不同而被一大班目無法紀的流氓如此公然攻擊,那手無寸鐵的平民老百姓所面對的窘境,不是更令人感到堪憂嗎?這筆賬該算到誰的頭上?

勤於內鬥內耗政事不作為

最直觀的觀察,就是在希盟執政不力的背景之下,行政紊亂導致政府效率低落,勤於內鬥內耗而政事不作為,才是導致如此荒唐事件能夠發生的主因。

就連部長及高官都得不到應有的保護,各種流氓、挑釁者、質疑他族權利者、挑起種族宗教課題者都能為所欲為公然犯禁而不受到任何對付,政府如此默許而不作為,基本上就與縱容無異,這就是社會越加混亂、我國晉入多事之秋的主要原因。

正如之前所一直強調,這即是政府支持度如此蹦跌的最大原因,希盟民望短時間內極速土崩式滑落,真是一點也不冤枉,怪不得人。

政治上最簡單的道理,監督政府而非在野黨,因為政府才是擁有資源、制訂法律、負責執法的一方。在野黨或是其他人任何的放肆和目無法紀,責任完全在執政一方的不作為或不願作為,全然怪不得其他人。

所以呀,萬望希盟政府別再推卸責任,亂怪在野黨或其他人造謠、抹黑、炒作。

事因全都是你自己的不作為所促成的呀!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關鍵字: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