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BossKu絕地反擊敦馬


: 2020-01-22 11:01:05

上週六晚,納吉想必會酣睡到天明,或也曾做個“國陣重新入主布城”的美夢;相對地,敦馬哈迪不知會否再度難以安眠,即使“希盟只當一屆政府”慶幸沒有入夢來。

敦馬和納吉的心情,若真有強烈的對照,歸因於國陣的巫統這回在我國自本屆“509”大選以來舉行的第10場補選中,重挫希盟的“政治伙伴”沙巴人民復興黨,而再度捍衛沙巴的金馬利國會議席。

對自詡挾着“BossKu”(我的老板)旋風,一再東渡沙巴,卯足全力為在國陣旗幟下出戰的沙巴巫統候選人莫哈末阿拉明助選的納吉來說,國陣尤其是巫統每贏得一場補選,就形同力爭於來屆全國大選重奪中央政權邁開重要的一步,更可視為這位前首相因被系列貪腐官司纏身而受重創,甚至險遭終結的政治生命累積“求生”的政治能量。

但對身兼土著團結黨和希盟名譽主席的敦馬來說,他最不願看到被他於過去一年多部署“摧毀”的沙巴巫統,在“險中求勝”金馬利補選後不僅擺脫一度瀕臨瓦解的厄運,甚至有望在曾被喻為“國陣政治定存州”的沙巴東山再起。

或者可以說,國陣在金馬利補選報捷,勝得漂亮,也等於為納吉向敦馬乃至希盟政權所展開的“絕地反擊”增添彈藥。

有跡象顯示,自被逐出布城以來,持續遭被指動用國家機器的希盟政權追擊,納吉近來不甘示弱地反擊自保,這可從他應對反貪污委員會所涉及的“竊聽風雲”見諸一斑。

話說反貪會本月8日公開9段約45分鐘、涉及納吉與其他人的對話錄音,內容疑似與一個大馬發展公司(1MDB)和SRC國際公司有關,也涉及納吉夫人羅斯瑪和反貪會前主席祖基菲里;拉蒂花指控納吉為了掩蓋1MDB醜聞,而犯下洩密及妨礙司法公正等罪行。

這宗在我國罕見的“竊聽風雲”,尤其是其爆炸性劇情即時震撼朝野,大多數國人相信也頓感“嘆為觀止”,有者認為納吉恐將陷入“絕境”,但隨着輿論包括法律界的反應似乎並不認同反貪會的做法,甚至對拉蒂花及反貪會產生負面觀感,頓使正對其SRC匯款弊案所成立的表罪進行自辯,以及仍面對一馬醜聞“世紀大審判”的納吉伺機化被動為主動,展開反擊,反使拉蒂花可能惹“禍”上身。

除了聲稱有關錄音正好證明他在被提控的SRC和1MDB兩案中清白,因而建議把它列為呈堂證據,納吉也表明將起訴反貪會和拉蒂花妨礙司法公正及藐視法庭,而他基於“或會衝擊SRC案及1MDB相關案件”,日前入稟吉隆坡高庭,申請獲取反貪會早前公開的1MDB案錄音檔,以便有助於他的抗辯。

至今為止,各有關方面尤其法律界咸認,這宗“竊聽風雲”可能使一馬世紀弊案的審訊延長,而反貪會公開有關錄音或將構成“妨礙司法公正”及有藐視法庭之嫌,以及引起媒體公審,有違法治精神,而反貪會的誠信也受到質疑。

這宗“竊聽風雲”如今又“節外生枝”,拉蒂花揭露,數名人士包括律師在內幕後主使,正密謀報復,意圖捏造和分發黑材料以貶低其人格和誠信,而反貪會已據情報案。

拉蒂花矢言無私無畏肅貪

拉蒂花矢言無論現在或未來,她都不會因受威脅、恐嚇和攻擊而放棄執行反貪會主席的職務。

去年6月4日在一片爭議聲中獲敦馬任命為反貪會第一位女性掌舵人以來,拉蒂花展現肅貪的意志與決心,積極徹查一馬醜聞及其他重大弊案,不負希盟政權的期望。

如今不幸遭遇她所指的報復陰謀,拉蒂花此時此刻更應牢記反貪會前主席蘇克里所給予的忠告“做正確的事”及“用正確的方式”做事,勿向壓力屈服,並應無私無畏,以獨立和中立的態度秉公辦事。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