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靜”對爪夷文風波


: 2019-12-14 17:12:07

至今仍與馬華在拉曼大學學院撥款事件上纏鬥到不亦樂乎的林冠英,此時此刻面對再次掀波的爪夷文課題,他想必會因其正濃的“拚政治”興緻受到干擾而頓感掃興。

身為財政部長的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若於今日“回家”以該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代表的身份出席檳州行動黨今年度代表大會,屆時他不知會否針對2020年國民型四年級馬來文課的爪夷文字書法單元教學指南正式出爐後所引起的極大爭議,尤其是董教總即將召開全國華團大會,表達行動黨所抱持的態度與立場。

林冠英仍未表達火箭立場

這項擇定於本月28日在董總舉行的全國華團大會,旨在結合華社力量,促請政府聽取民意,取消在華小和淡小推行介紹爪夷文字單元。

行動黨於本屆“509”大選獲得逾90%華裔選民投選,因而被華社期待它在希盟政權內閣維護華裔權益,尤其是捍衛華校不變質,但它於過去一年多在這方面的表現顯然讓華社深感失望,包括未能踐諾促成華文獨中統考儘速獲承認,這或可從丹絨比艾補選中華裔選票回流國陣,致使希盟受重挫見諸一斑。

林冠英被其政敵指一方面不遺餘力地一再打壓拉曼和持續追擊馬華,另一方面行動黨領導層卻在希盟政權內閣內乏力無能地力阻教育部推行被質疑“溫水煮青蛙”般侵蝕華小特徵的教育“新”政策,例如落實有關“介紹”或“認識”爪夷文字書法的措施。

在某種意義上,董教總這回決定號召華教陣營乃至全國華團堅決不接受、不認同及不執行在國民型學校“介紹”爪夷文字書法單元教學指南,一定程度地反映出華社對行動黨在希盟政權內閣無法維護華教權益而深感不滿。

有稽可查的是,從行動黨一度猝不及防地讓教育部無阻地從明年起強制在華小及淡小納入爪夷文字書法藝術(Seni Khat)單元,如今改稱為介紹爪夷文字書法(Tulisan Jawi),而面對華社尤其是華教陣營強烈反對下,希盟政權“最終”決定有關單元從6頁減至3頁,並折衷地調整其落實方式,即只有在家教協會、家長和學生的同意下才能執行,同時不會通過測驗或考試來評估學生對爪夷文字書法的認識,但它對希盟政權內閣罔顧華社反對有關教育“新”政策的主流民意,尤其是以董教總為主的華教陣營之基本訴求,委實難以諉責。

這回由教育部制訂的有關指南之所以導致董教總與希盟政權的矛盾激化,原因它不僅違反了內閣決議和課程及評價標準文件(DSKP),也無視1996年教育法令所賦予華小董事部的管理權力,因此董教總堅持董事部必須擁有決策權,而教育部必須撤回有關指南。

董教總認為,教育部交給家長決定是否推行爪夷文字單元教學的舉動,不但撕裂華小內各族家長和學生的親善與和諧關係,更是雙重邊緣化董事部與家教協會的權力。

它指出,更嚴重的是,此例一開也導致董事部對華小的主權蕩然無存。

(根據最新指南,家教協會發問卷給家長後,必須統計家長的選擇,並以簡單多數51%決定是否推行爪夷文字單元;指南中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要點是,如果校方或家協沒有派發問卷表格給家長,那將會被視為是同意爪夷文推行的教學。)

曾被林冠英譽為我國歷史最佳華裔副教育部長張念群在有關指南掀起巨波後儼如是行動黨在此課題的代言人,她表示,政府沒有把學校董事部納入為決策單位,並不意味邊緣化董事會。

她指出,這項決定以家長和家教協會的意願為依歸,是因為小孩的教育應該由家長作為最主要和最終的決策者。

針對張念群“不知所謂”的回應,董總主席陳大錦質疑張念群對教育法令的認知有問題,才會發表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論;他指出,1996年教育法令第53條闡明,所有國民型華小都必須成立董事部,成員涵蓋贊助人、信托人、官委、家長及校友,這意味華小董事部不僅是華小的合法管理機構,還具有非常全面的代表性來主導華小的校務發展。

張念群否認邊緣化董事部

他認為,家協在執行指南時僅僅淪為一個發放問卷和統計結果的工具,此舉如何成為副教長所說的“最終決策者”,尤其是採用51%的簡單方式將打開華小缺口。

換句話說,華小董事部一旦開先例地在“爪夷文單元”一事上被邊緣化而喪失決策權,恐將導致華小主權陷入危機,其結果將帶來負面影響,甚至極大衝擊,進而不利於捍衛華小不變質的鬥爭,這應是全國華團大會所須傳達的明確訊息。

文/劉漢良

關鍵字: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