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睡不好 疼痛過日子 pDPN毀糖友生活品質


: 2019-12-03 10:12:10

(吉隆坡訊)2017年西太平洋(包括馬來西亞)約有1.59億人患上糖尿病,每3名成人就有1位糖尿病患,同時每3名成人死者就有人死於糖尿病,這是最多糖尿病患的區域。

雪蘭莪士拉央醫院內分泌內科顧問黃偉義醫生(Danish Ng Ooi Yee)指出,大馬有350萬成人患上糖尿病,每6人就有一名患者,有一半人數並不知道自己患上糖尿病。如果繼續加以忽略,到了2020年每4人就有一名患者,到了2025年,每3人就有1名患者。

他說,糖尿病的併發症包括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糖尿病神經病變、中風、心血管疾病和外周動脈疾病等。

“疼痛性糖尿病神經病變(Painful Diabetic Neuropathy,PDN)可以定義為由軀體感覺神經系統的病變或疾病引起的疼痛,每4人就有1人患上。糖尿病神經病變與神經性疼痛息息相關,通常是因感覺神經損傷而導致的,先以感覺變差為主,像對痛覺及溫度的感覺遲鈍,從末梢開始如戴手套穿襪子(glove and stocking)的部位。”

“當細神經纖維和粗神經纖維同時受到影響時,通常疼痛性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painful 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pDPN)顯示神經纖維功能障礙會提早發生。pDPN是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DPN)中,以疼痛為主要表現的病變。”

患者運動能力下降

他提到,在馬來西亞,pDPN應值得關注,很多患者平均等待1.7年後才願意與醫生談論他們疼痛問題。90%醫生相信pDPN對患者的生活質量產生嚴重影響,77%醫生認為pDPN需要被正視診斷,可是只有51%醫生優先考慮減輕與pDPN相關的疼痛問題,而他們只是主動篩查43%的患者。53%的醫生認為,大部分時間是由患者自己開始談論pDPN引起的疼痛問題。

“患者認為pDPN問題導致睡眠障礙(佔69%)、運動能力下降(佔62%)和焦慮(佔60%),直接影響他們生活質量。因擔心潛在的額外費用(佔74%)和缺乏疾病意識(佔68%)而導致患者無法解決慢性疼痛問題。”

活性負性症狀齊來

患者需描述疼痛感覺

黃偉義說,pDPN患者會有活性及負性症狀。活性症狀有不悅異常感、皮膚感覺異常、刺激獨立的疼痛、間歇性的痛苦疼痛、持續灼熱感、刺激引起的疼痛、痛覺過敏、異常性疼痛;負性症狀則有感官質量已喪失或損害、麻木和感覺減退。通常患者對疼痛具有矛盾的感官認知,這是因為活性症狀伴有的病變引起感覺減退。

“我們必須了解病患的症狀時程、質量和次數,必須由病患親口描述神經病變的感覺,比方說疼痛如刺痛,觸電,麻木,灼熱,射擊等。再來,使用模擬或數字量表來量化疼痛。在向病患詢問問題之前,可以先使用篩查工具來篩查神經病變狀況。”

他說,可以向病患更詳細了解疼痛特徵:

質量:

尖銳、射擊、燃燒、抽痛或刺傷的痛。

不悅異常感。

異常但不痛苦的感覺,例如刺痛。

疼痛的質量隨時間而變化。

自發還是挑釁。

由非傷害性刺激誘導,例如輕觸(異常性疼痛)。

與刺激(痛覺過敏)不成比例。

疼處:

哪裡疼?

哪裡引發?

持久性:

偶發還是持續性?

如是偶發,多久發生一次?

每一次偶發疼痛,持續多久?

惡化與舒緩因素:

什麼事情導致疼痛加劇?

什麼事情讓疼痛舒緩?

晚上加劇疼痛 影響睡眠品質

細神經纖維受影響:

疼痛擴增和痛覺過敏。

通常足部先受影響。

失去靈敏度。

自主神經症狀。

易患糖尿病足。

電生理學可能無法檢測到小纖維神經病變。

粗神經纖維受影響:

失去振動感知和本體感受(肌肉運動知覺)。

持續性深層劇痛。

肌肉萎縮。

可以通過肌電圖檢測異常”。

處方合適藥物治共病

一線治療失敗用二線

雪蘭莪士拉央醫院麻醉兼重症專科醫生馬姬拉(Mazlila Meor Ahmad Shah)指出,pDPN診斷目的是要提供潛在的病況治療,處方合適的藥物或非藥物方式來治療神經痛,並治療共病。

“所謂共病症,就是病人在接受治療或研究的主診斷之外,其他病症已經存在,且會對這次的診斷疾病產生影響的疾病狀況。當然,越早診斷,越能改善病患的身體狀況,減輕疼痛問題,包括改善身體機能、心理狀況及睡眠品質,甚至提高整體的生活質量。”

她說,如果非藥物治療,就必須嚴格控制血糖以降低神經性疼痛的發生率。非藥物性治療包括物理治療、心理治療、靈性治療以及病患教育課程。各式各樣的另類心靈以及與宗教有關的治療,如靜坐和拔罐治療也是選擇之一。一般而言,非藥物性治療是非使用藥物另外的“補充治療”,並且考慮到這些治療的安全性。

經常做足部護理

她表示,患上糖尿病神經病變的病患,其足部的神經線已受損,經常做足部的護理是很重要的。護理足部方面,病患必須經常清洗足部和使用保濕乳液塗抹足部。如果你無法直接觀察足部情況,尤其是腳底,可使用鏡子來觀察狀況,必須了解足部有否紅腫、割傷和起泡。再來,觀察鞋子有否破損或為尖頭鞋。

她說,藥物治療方面,開始的治療會使用一種或多種的一線藥物治療,比如加巴噴丁(gabapentin)、普瑞巴林(pregabalin)、度洛西汀(duloxetine)、文拉法辛(venlafaxine)、去甲替林(nortriptyline)、地昔帕明(desipramine)和外用利多卡因(topical lidocaine)。

“如果出現局部疼痛,就得增加另一種一線治療藥物。如果足部沒有得到任何緩解功效或疼痛緩解不足,就更換其他一線治療藥物。如果一線藥物治療失敗,就進行二線藥物治療,包括鴉片類藥物(opioid)、曲馬多(tramadol);三線藥物治療包括安非他酮(bupropion)、西酞普蘭(citalopram)、帕羅西汀(paroxetine )和托吡酯(topiramate)等。”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