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觀心集】老師:互為師生


: 2019-11-23 11:11:10

“超佛越祖是諸多禪師喜見的現象。”繼程禪師在2019年大專靜七的開示。

面對眼前的老病人,我先閱讀姚醫生非常詳細的推薦信。這應該是我在大馬所見過最完整的推薦信,除了描述病情,測驗報告,甚至講解病人的性格、家庭社會背景,最後還寫下自己的診斷。我不禁讚歎:“不愧是姚醫生,寫得很精準。”

第一次認識姚醫生時,她不過是醫科二年級的學生,申請到中央醫院內科部門見習。當時我已經考到英國皇家內科專科醫學院的第一張考卷,正在為最後一張考卷衝刺。我那時的醫學知識,應該屬於巔峰時期。

“怎麼選擇在假期中見習?為何不休息或旅行?”曾住澳洲7年的我,已被當地休閒好玩的文化感染,不禁如此問她。

“反正我回來檳城也沒事幹,乾脆繼續學習醫術。”她這樣回答,我即刻對她另眼相看。

我因為正拼命準備考試,很高興能夠將我所學傳授給任何要聽我教書或囉嗦的見習醫生或醫學生,這樣更能讓我對醫學知識憶念不忘。當時我以為她只略懂皮毛,反正我在大學二年級時也只會身理知識,對於病理一竅不通。豈知經過幾天相處,我才知道遇上一匹千里良駿,她的醫學知識,是我所見過的學生中,最佳的一位。

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她一大早就跟着我的隊伍巡房,在我教導見習醫生時盡量發問,這些問題有時讓我招架不住,要回家尋找答案才回复她,這無形中又增長我的見識。

青出於藍勝於藍

近代醫學發展神速,最大的理由是大家急着克服主要的病痛。這要從幾方面着手:大量人力物力投資在醫學研究,所研究的結果迅速發表,所證實的成績注入新醫學課程,老師對學生的教導絕不私藏。

作為老師的我,遇到品性好、聰明絕頂的學生時,會迫不及待的將知識傳授。當然不是每位老師都如此,但好的老師,至少我所認識的,看到學生超越自己,不恕反喜,像禪宗祖師般的願見學生超佛越祖。當她要重回大學進修時,我對她說將來她肯定成就非凡。

若干年後,在某一個醫學研討會又再重逢。相問之下,才知道她已成為腦科專家,而且嫁給我所認識的心臟科醫生。不僅如此,她還對我所擅長的“身心治療法”有深入研究,甚至在醫學研討會發表學說。

她將幾本身心治療的電子書傳給我,再講解裡邊的一些細節。我聽了感到欣慰,曉得她在這方面的知識已經遠遠的超越我,已經足夠成為我的老師。

老病人突然問我:“姚醫生不是嫁給一位心臟醫生嗎?為什麼不將我推薦給她丈夫呢?”

我微笑回答:“這位高明醫生認為您的病情不只是心臟問題這麼簡單,可能涉及到心理因素,因此,他要考考我這位學生。”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